第六十六章圣迭戈

如果综合的比较圣迭戈和洛杉矶的位置,其实圣迭戈的位置并不是太好,主要是圣迭戈更靠近边境。不过墨西哥早已被美国打趴下了,而且墨西哥的海军即使有,也是在大西洋沿岸,至于墨西哥的西海岸,呵呵,美国如果能放他们走巴拿马运河,那就是属于见鬼的那一种。

对于巴拿马运河,其实也是很无奈的事,关系到美国的两洋协调,这里是最近的路,肯定是美国不会放手的地方——美国现在还不是制霸全球的超级大国,那么就必须保证巴拿马运河能控制在美国手里。

等到核动力航母出现后,巴拿马运河对于美国的作用就没有战列舰时代那么大了,即使美国一样保留了驻军,但更多的则变成了象征性存在。

所以,像圣迭戈这种地方,在和平时代,更多的还是要以民用为主。而这几座巨型船坞,可以为圣迭戈带来多少就业岗位,才是更重要的。

圣迭戈附近没有铁矿,但并不要紧,完全可以利用海运获得铁矿石,而加州未来更是以电子业为主,也需要一些重工业吸收城市里的低学历工人,另外,富豪多了,就需要更多的游乐工具,而游艇就是一种能够充分表现自己b格的大玩具,与其让这些富豪去国外定制,不如到圣迭戈来。

亨利清楚,要想一直保持自己家族对美国社会政治、经济的影响,就要在两方面做好、做出色,一个就是创造就业机会,一个能够影响到一定数量级别的就业人口的企业,无论是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都是当地政府的大事,不管是圣迭戈还是加州,,有了这张护身符在,只要自家后人不作死,那么就不会有人找麻烦,或者想踩着自家的声誉向上爬;再一个,经济方面,一定要尽可能多的控制更多的关联、不关联的企业,只要自家动一动,美国经济就会打喷嚏、感冒,就一定会是美国上流社会中顶尖的存在。

如果能达到这两项,鲍尔默家一直隐身都没有问题。

亨利在圣迭戈的自己造船厂里看到了自己设计的第一艘斜角航母。这艘取代了原时空英国凯旋号航母第一的美国航母,现在还没有进入到栖装阶段,依旧在船台上,不过已经看不见龙骨和内部结构了,能看到的只有高大的船体和巨大的螺旋桨、尾舵。

与战列舰的设计类似的是,这艘巨剑使用了双层船体,中间是用柴油仓做的分割,这种夹心饼干似的设计,就是用来对付鱼雷的,不仅如此,最外层的船体并不是装甲钢板,而是强度高,但韧性更高的合金钢板,内部与柴油隔舱接触的内层更是有无数的坚硬的蜂窝状结构,目的就是在鱼雷bàozhà时用蜂窝分流bàozhà冲击力,同时一个个的柴油仓也会起到削弱bàozhà冲击波的作用,而柴油仓最外侧也是蜂窝状结构,不过就是和外侧船体的结构形成错位,而最内层的船体,则是使用硬度最高的装甲板直接焊接而成,用来抵抗鱼雷bàozhà后穿过前两层防御之后的威力。

当然喽,航母的龙骨也是很关键的,为此,这艘航母使用的是加强了的双龙骨结构——实验品,亨利可以不惜工本的。没有双层飞行甲板,因为亨利认为就算是用双层甲板,也不过是同时可以起飞的战机多一些,而降落还是只能用一层,实际上是浪费了航母的作战效率。

由于有了亨利的坚持,这艘实验性航母的吨位也是前所未有的近五万吨,这样大的巨舰未来要成为海军的靶舰,确实令海军的高层们心里一阵阵的不舒服——不管是谁建造,钱可是话的海军经费啊。

当然喽,这艘军舰的建造开始与华盛顿条约签署之前,而根据华盛顿条约的规定,这艘船是应当被拆毁的,于是就不要怪亨利钻空子了。反正要拆毁,我建成之后,在用于实验,被自己击沉也是可以的吧?

于是这艘还没有正式命名的航母,就已经被决定了它未来的命运。

与其他海军将领不同,亨利不是海军出身,根本就不必考虑海军对军舰的感情,所以拆毁也是无所谓——只要能继续建造,到时候即使不被自己击沉,该做货轮也可以啊,反正都属于不花自己钱的东西,不心痛。

另一个,航母肯定是未来海上决战的利器,也是战争威慑的利器,如果自己都搞不清击沉一艘航母所要付出的代价,怎么战胜敌人?不知己,又怎么能知道敌?那会付出没有任何人想看到的结果!

美国的海军将领也不是看不懂亨利的目的,他们一样是很严谨的军人,只有知道自己军舰的防御能力,才能正确估计需要使用的兵力。有时候,压垮骆驼的可能只差一根稻草,可是怎么估计何时需要,就是一个科学问题了。

海军将领们现在看到这艘早已被决定了命运的战舰,就是非常的痛苦啊。如果不是要进行打靶实验,几乎没有一个海军将领愿意来圣迭戈!满眼的泪水啊。

按照要求,这艘注定被摧毁的战舰内部所有的舱室,都要按照图纸的设计进行建造,不能有任何偷工减料的地方,毕竟这关系到未来数千在战舰上服役的士兵生命,没有人会忽视这一点,万一自己的子弟也会上航母服役呢?

这艘航母建造完成后,首先要实验的就是战机的起降实验,检验飞行甲板的耐受力;然后就是俯冲轰炸机的轰炸实验,看一看飞行甲板安装装甲板对轰炸是影响,同时还要在轰炸后进行飞行甲板的修补实验;经受鱼雷打击的实验,以及在内外部进行维修的实验,最后才轮到击沉航母的饱和攻击实验。

所有的实验,都是为了今后建造新航母做的准备,有每一次实验之后的总结、评估,相信美国的航母会在性能和造价上达到平衡。

有了重型航母的摧毁实验,那么建造级别更低的航母就简单多了,甚至开战后,美国航母下饺子一样的下水、服役,会让日本人惊掉一地眼球!

别看亨利不是海军将领,但又哪一个孩童时代不崇拜巨舰大炮呢?能开金手指,就能让很多几十年后的设计被直接应用。尤其是斜角甲板又不是什么超前的发明创造,亨利这时候提出来,也不过会被当成天才的一次灵光闪现。

于是,斜角甲板出现了。但说是斜角甲板,不如说是原来直条的飞行甲板,多出了两条边而已,但多出的这两条边,就等于多出了一条跑道,右侧的舰岛也被缩小了,舰岛两侧还可以多携带不少的飞机,比如用来侦查的水上飞机,这回就不用放到机库里了,可以直接放到甲板上。

两条跑道的好处就不用说了,起飞时原本可以前后错开起飞的是两架,现在可以起飞四架,效率提升一倍。并且这艘航母是按照巴拿马运河通航能力设计的,飞行甲板的全长有330米,不像后来轰炸东京的大黄蜂号只有不到230米。

如果这艘实验舰能够令美国海军满意,那么就是说,未来美国的舰队主力航母都会是这个级别或者更高级别的设计标准。至于护航航母和轻型航母,那就更不算什么了,大不了减少装甲厚度,或者少带几架战机,用途不同,要求不同甚至就连动力系统都可以使用更便宜、更慢一些的。降低造价的手段多的是,而且战争结束,很多航母还是可以改装成其他用途的舰艇的。

亨利视察完圣迭戈,这一次亚洲之行就算是圆满了。

远东,广州,黄埔岛。

就在亨利到达夏威夷的时候,六月十六日,黄埔军校正式开学了。

第一批入校的学生经过了严格的考试,面试,这才得以踏入这间在未来数十年里留下深重印记的新式学校。

这所新型的军校刚一开学就发生了一件有意思的事,后来被称为黄埔一期生里的老大哥的胡宗南,就是这间有意思的事的主角。

是什么情况呢?这位胡老大哥呢,本身并不符合黄埔军校的招生标准,军校要招收的学生是18~~25岁,胡宗南那时已经28岁了。从高中毕业后,胡宗南已经当了十年的教师,但此人这时还是有一腔热血,听到黄埔军校招生,就立刻报了名,并且得到了去广州军校复试的机会,以及军校发给的旅费。不过前边都还顺利,却在体检上被刷了下去,为什么呢,胡宗南个头矮,只有一米五九,结果就因为这个被认定不合格。

换了一些意志不坚定的人,可能就灰溜溜离开了。但胡宗南,不!一腔热血。,希翼尽忠报国的胡宗南那里能接受这个结果,于是就在黄埔军校的大门口和招生人员吵了起来。

要说胡宗南也是有大运气在身的人,正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军校党代表廖仲恺的车被围成一团看胡宗南吵架的学生给挡住了。廖仲恺不得不下车了解情况——开学第一天,黄埔军校正是学生入学的日子,这么多人围在门口,很影响军校的声誉。结果,刚下车,就听到了胡宗南慷慨激昂的辩驳:“个子矮怎么了?干革命不能以貌取人,拿破仑个子不高朝阳驰骋疆场,校总理孙中山也只有一米六八,校党代表廖仲恺更矮是吧,但根本不影响他们干革命,而且还开创了诺大的革命事业,就连黄埔军校都是由孙先生做总理的!你们凭什么看不起个子矮的?!”一边说,还激动的掉下了眼泪/

这一下,别说旁边围观的同学们都产生了共鸣,就连廖仲恺都对胡宗南这个矮个子刮目相看——因为廖仲恺先生自己的身高也就1.63。于是,廖仲恺先生就发话了,让胡宗南参加最后的一次考试,而胡宗南当场破涕为笑。这一下,民党就多了一位“五虎上将”。

这是一件黄埔军校的趣事。但还有一件是令孙逸仙和廖仲恺都难受的事情。

这还得从孙逸仙回到广州,重建大元帅府和大本营说起。孙逸仙是被杨希闵接回广州的。杨希闵、刘震寰两人被重返云南的唐继尧击败、逐出云南后,就一路杀向广州,虽然二人是败军之将,但广东军阀里只有一个陈炯明还有实力,但因陈炯明的部下逐走孙逸仙一事,让陈炯明有些心灰意冷,所以陈部也是兵无战心,让杨刘二人轻松占领广州。

为了合法占据广州这个财赋重地,二人就需要有个名义,那么孤身一人、号召力强大的孙逸仙就成了二人的选择。于是就有了请回孙逸仙的举动。

而孙逸仙要办属于自己精神理想传承地的黄埔军校,这就和杨希闵、刘震寰二人的利益有了冲突。但因为孙逸仙是他们请回来的,又不好明着阻止,只好暗中下绊子,也就是在军校办学经费上打马虎眼,使出拖延的办法。

在亨利还没有到广州之前,孙逸仙和廖仲恺正为此事头痛,廖仲恺这个民党元老甚至要等着杨希闵抽完大烟,才能和杨希闵说上几句话,而经费也是一点一点挤牙膏一样,从杨希闵那里挤出来。

但是,等亨利到了广州后,军校得到了亨利的大力支持,不仅让正式开学后的学生们有了人手一只步qiā

g,就连军装被服都补充整齐,用于训练的dà

yào更是足足的,让杨刘二人大为失色——在二人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办到这些事,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孙逸仙得到了更强大的力量支持。

杨刘二人调查后,发现能够运输武器的途径不外乎是水路和陆路,而陆路上有滇军的大量哨卡,这么多的东西不可能不被自己滇军的哨兵发现,那么就剩了一条渠道——水道!

而水道运输,一次性这么大的量,是不会一点线索没有的——全部线索都指向了一艘美国轮船!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