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初会小罗斯福

这一趟西部之旅,亨利可以说收获满满,不仅解决了开公司建工厂的资金,获得了老爹的全力支持,还收获了坚定的合作者,这都构成了亨利前进路上的坚实基础。尤其和司徒美堂先生的合作,给亨利带来的好处更多:司徒所代表的安良堂此时已经在美国和加拿大都设立很多的分支,可以说北美只要有华人就能找到安良堂或者洪门的堂口,这代表亨利的力量可以借助华人伸到北美的每一个角落。而来自父亲彼得鲍尔默的全力支持代表父亲的在各方面的盟友的支持,这种支持代表亨利许多的设想可以付诸实施,前途将一路畅通~无非就是各自利益取舍比例{分赃嘛}多少了,甚至那个让亨利非常痛恨的《排华法案》被亨利搞没了都不新鲜。要知道美国人在十九世纪中末期的移民大潮时代并不讨厌亚洲移民,不管是来自华夏还是日本,那是一个亚洲移民的黄金时期,而因为华夏移民的勤劳肯干却又胆小怕事,让华人成了不良白人移民的打击对象,而日本人因为主要移民地在夏威夷远离北美大陆躲过一劫,所以此时的日本移民并没有受到《排华法案》太多的影响。

获得了彼得的政治资源的亨利,现在最想做的就是突出日本对美国的威胁,就如同英国人干的那样:大力宣传美国wēixiélù

,大力宣扬德国wēixiélù

,用以方便自己进行海军军备扩张,维持世界霸主地位似的,亨利也要借助日本明治维新后的海军扩张来给联邦军届势力最大的海军示好,顺便踩一下日本移民,为搞掉《排华法案》做准备。后世时空,小罗斯福就是借助日本在亚洲的不断扩张,才能轻易地废掉了这个狗屎一样的法案,小罗斯福能做到,我亨利也应该可以,而且应该在后世时空的抗战全面爆发前甚至九一八之前就解决掉。亨利暗暗下了决心:从今天起,不予余力地抹黑日本!什么不尊重妇女,什么漠视生命,什么贪婪残暴......还有日本海军实力影响了美国在菲律宾的管制,还有日本对华夏的经济渗透不利于门户开放等等等等。最能打动国会那帮老爷背后的经济大佬们的理由,就是日本人影响了他们在华夏攫取的利益了,对症下药,看你怕不怕?!

在穿越北美大陆的火车上,亨利计划好了今后的努力方向,就开始琢磨从谁身上开始下手,最好的人选就是小罗斯福,富兰克林罗斯福,这个未来连任四届美国总统的家伙,这个在后世毁誉参半、朋友和敌人一样多的未来总统,比亨利还要小两岁,此时不过二十一岁,还未大学毕业,初出茅庐都还没有,此时亨利提供的帮助简直就是雪中送炭一样的恩情。以小罗斯福人情味很足{对朋友}的性格,足以了。现在是1903年,小罗斯福在哈佛读政治、历史和新闻学的最后半年,明年就要进入哥伦比亚去读法律,从而奠定小罗斯福未来从政的基础。而且这时也应该是他和未来的dìyīfūré

埃莉诺打得火热的时候,再过两年就会结婚。那么,从泰迪那里入手会很好,何况艾丽斯李也是那么吸引亨利的目光呢。

实话实说,去年在华盛顿编写计划大纲时,亨利经常陪着伊莱休鲁特去白宫,没少和艾丽斯李接触。对于很多人不以为然甚至反感的艾丽斯李那种特立独行的作风,亨利并不觉得有什么接受不了的。亨利的灵魂来自二十一世纪,在后世,类似艾丽斯李的性格作风被看做是女性自尊自强的表现,什么女王范、大姐大之类不要太多,亨利自然对此免疫,而艾丽斯李也难得碰到一个和自己聊得来而又不谄媚的主,两个人之间就会自然吸引,更何况亨利高大魁梧,面部线条干净利索,又是一个英俊的前途大好的军官呢,如果不是两个人见面的时候基本在总统府,弄不好此时已经**了。要知道,十九岁的女孩正是满脑子春天的时候,艾丽斯李自然也不例外。{小罗斯福的老婆埃莉诺和艾丽斯李一边大。}而富兰克林罗斯福和埃莉诺的结识就在西奥多罗斯组织的家庭聚会上。

对于亨利来说,认识小罗斯福的最佳机会就是罗斯福家族的聚会。所以回到东部后,亨利第一时间就是先去华盛顿,而不是纽约哈德逊河畔的西点军校,理由很简单,对武器试验和战术、地形演练的试验场地点选址进行汇报。报告是亨利在火车上写好的,选址不外乎后世美军的基地所在,比如内华达的沙漠区,比如犹他州的湖泊水网地带,比如俄勒冈州的滩涂,比如佛罗里达的沼泽地。不同的选址代表进行不同地形和作战环境,亨利在伊莱休鲁特跟前一直都在强调联邦陆军要成为一只能适应各种地形、各种条件下作战的军队,武器装备先进要超越欧洲列强,战术思想也要超越欧洲列强,这样才能做到来之能战而且战胜还有少伤亡的目的。伊莱休和泰迪对此也是极为赞成,国会批准的常备陆军的规模太小,一点点伤亡对于美国来说都是巨大的损失:{足够高大上的理由吧。工作之余,亨利是不会浪费时间的,在白宫给总统提供意见绝对是工作需要{附带泡妹子}!

在亨利的不断推动{鼓动}下,艾丽斯李撺掇着西奥多罗斯福再一次在白宫组织了家庭聚会,时间是1903年2月14日,正好是"qingren"节。作为西奥多罗斯福的长女,艾丽斯李制定了这次家庭聚会的名单,理所当然的把富兰克林和埃莉诺都加了进去。而亨利虽然不姓罗斯福,但亨利和艾丽斯李的关系似乎得到了泰迪的默许,也被列入了这次聚会的名单。

现在的亨利是两地奔波,纽约西点~~华盛顿,虽然很累:周五晚上赶到华盛顿,一早到战争部汇报工作,晚上去白宫汇报工作——找艾丽斯李也是汇报工作嘛。第二天休息时间到白宫混一顿午餐,下午就可以逛街好几个小时了,虽然华盛顿没有多少商业区。有的时候,艾丽斯李会驾驶她的敞篷车载着亨利在宾夕法尼亚大街狂奔,来上一次飞车党的游戏,每到这时,泰迪的脸色就是铁青,亨利就会以工作方面的事情把总统吸引过去,这种事情发生多了之后,泰迪无奈的说:“亨利,你快把艾丽斯惯坏了,每次艾丽斯做出出格的事,你就过来谈工作,让我没时间再去教训她。现在我已经感觉艾丽斯不属于我了。”听到西奥多罗斯福的唠叨,亨利一般就会挠挠头发,低头一笑了之。亨利知道,现在还不到向艾丽斯求婚的时候,这么特立独行的女孩,仅仅对她顺着是不行的,即使加上崇拜也不能保证,一定要等到艾丽斯李觉得离不开自己的时候,能不顾一切感到纽约找自己的时候才能大功告成。当然这都是后话,现在亨利才去了四五次白宫,最后一次去白宫是二月八日,就是罗斯福家聚会的前一周的周日,亨利刚刚帮助艾丽斯李统计好了参加聚会的人数。

“亨利,还有一周,你能帮我把名单上的人找齐吗?富兰克林在哈佛读书,离纽约不太远,你来的时候能把他带上吗?”“没问题,我安排快艇到波士顿接他。哎,艾丽斯,听泰迪叔叔说富兰克林好像准备考安纳波利斯,被阻止了,这是真的吗?”“这有什么,家里出了爹地一个海军就行了,叔叔也是看到爹地当海军才想考安纳波利斯的吧。”“喔,原来是受泰迪叔叔的影响,我一直认为他受马汉的影响呢。”“那又有什么区别呢!泰迪平时也总是把马汉的话放在口头,去年讨论巴拿马运河的事情是经常请议员先生们到白宫做客,就总是大声用马汉先生的海权理论说服他们,嗓门大的几十米外都听的很清楚。”“哈哈,这个我知道。去年和哥伦比亚谈判时,我还出过几个主义呢。”“什么主义呢?能告诉我妈?”“当然,这也没什么。你知道哥伦比亚政府很穷吗?”看着艾丽斯李点头,亨利继续说:“我跟泰迪说,我们干脆踢开他们,直接找巴拿马的人谈。”“什么意思?”艾丽斯李毕竟是个19岁女孩,即使出身总统家,也一样不懂亨利的话是什么意思。亨利嘿嘿一笑,敷在艾丽斯李的耳边说:“就是让巴拿马独立,我们在和巴拿马政府谈判。只要我们支持巴拿马新政府,哥伦比亚就无可奈何。运河就是我们的了。”艾丽斯李在亨利肩头锤了一把,“你好阴险,看来我要离开你远远的。”说着就笑着跑开了。看来能得到艾丽斯李的心了,亨利急忙追了过去。

转眼间,时间的脚步来到了2月13日。12日的时候亨利就提前请好了假,带着自己的副官助手小乔治.史密斯.巴顿坐快艇到了波士顿。艾丽斯李提前给富兰克林发了电报,告知了有人到波士顿接他,让富兰克林到波士顿的航渡码头会面。亨利坐的快艇是鲍尔默家专门定制的,在1903年那个时代绝对是怪异的外形:这是一艘双体飞翼艇,在海面上能飙到六十节的高速,如果不是这时代发动机比较原始,换成了后世即使是四十年代的发动机,估计速度能达到八十节!亨利的打算是驾驶快艇直奔新泽西的大西洋城,然后北上费城,在费城休息一晚再驾车,到达华盛顿估计上应该是中午,聚会后第二天晚上再坐火车回纽约{波士顿}。别看海路不近,但实际上因为没有暗礁没有交通堵塞,并不比火车或者汽车慢多少。后世亨利曾经开车走过波士顿~纽约~华盛顿一线的高速公路,最后到达佛罗里达,2000多公里,一天开车12小时,车速没掉下100公里,还开了两天,下车后人基本上是软的。

正在和小乔治吊着雪茄聊天的亨利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英俊青年冲二人走了过来,远远地就举起手打招呼:富兰克林罗斯福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