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负伤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就是五月份了,新组建的试验部队经过三个月的淘汰式训练和四个月的战术训练,已经可以说能够成军了,虽然迫击炮一时没有经过测试不能装备部队,但简单一些的做法:qiā

g榴弹却在亨利的努力下可以进行列装前的测试了,只要测试通过,最基础的步兵战术就可以成型,再补充训练两个月,这批试验部队的西点学员们就该毕业下部队了。一想到,这些一千多西点学员将洒向各个部队,就像一颗种子将在十万陆军还有海军陆战队开花结果,亨利就充满自豪!自己给变美国从军队做起,改变军队从军校做起,改变军校从装备做起的计划,终于开启了关键一步。就看今天qiā

g榴弹的测试实验了!亨利右手一锤左手,干!

亨利抄起一只步qiā

g,经典的老qiā

g——春田1903,在美军服役到二战结束的老qiā

g,不过现在这只老qiā

g还刚刚定型,开始装备部队也不过两个月,这还是占了试验部队的便宜,其他部队换装这款步qiā

g比西点晚了至少一个月。现在,亨利就要用这款步qiā

g实验qiā

g榴弹。

其实说是qiā

g榴弹,不如说是改造了的shǒuliúdà

:把拉发式的shǒuliúdà

引信改成触发式的延时引信,利用步qiā

g发射子弹的huǒyào的冲击力将木柄shǒuliúdà

顶飞,这时子弹弹头将击碎shǒuliúdà

木柄底部,撞击的力量触动触发引信,引信点燃延时装置,待shǒuliúdà

飞出一定距离后延时引信作用结束,引燃bàozhà装药,shǒuliúdà

bàozhà。说起来一大堆话,但实际从发射到bàozhà不过短短几秒而已。亨利现在拿起的就是这样一枚经过改造的shǒuliúdà

在春田步qiā

g的qiā

g口装上发射qiā

g榴弹专用的套管,再把shǒuliúdà

插好,亨利斜端步qiā

g,扣下扳机,“砰”的一声,

“上帝!”shǒuliúdà

没有被子弹顶出去多远就落了地,距离亨利不过五六米,死亡的恐惧立刻笼罩了亨利,还有身边的几个工程师!千钧一发的时刻,亨利不及多想,一转身,一边大喊“趴下!”一边把距离自己最近的两个工程师扑倒在地。就听“轰”的一声巨响,亨利就感觉背后一麻,“上帝,我被弹片打中了!”

亨利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好像被捆住了,眼睛也睁不开,手脚一点知觉也没有,“难道我又挂了?哦不,我的上帝,我仁慈的上帝啊!我的大业才刚刚开始!”渐渐的,亨利似乎听到有哭的声音,隐隐约约,时断时续,似乎离自己很遥远又似乎很近,声音好熟悉,是个女人的声音,妈妈?不像,这声音很年轻。格瑞斯,不像,格瑞斯应该在洛杉矶。那是谁呢?难道是艾莉斯李?艾莉斯李?!怎么可能!谁会告诉艾莉斯李呢!华盛顿到纽约也有300公里呢!

想着想着,亨利又沉沉睡去。

清晨的阳光又爬上了亨利的眼角,一阵眨动之后终于挣了开来:“我还活着。”亨利看见了头顶洁白的墙顶,也问到了一股好闻的幽香。亨利努力地转动脑袋,自己身侧,趴着一个一头金发的女人,很熟悉的金发,亨利认识的关系密切的女人里只有一个是这种接近亚麻色的金发女人——总统先生的长女:艾莉斯李.罗斯福。亨利此时是真的开始相信上帝了!原来我听到的哭声真的是艾莉斯李!虽然醒了之后还一动不动很难受,亨利还是忍着。亨利不想惊醒这个估计守候了自己一夜的女孩,让她多睡会儿吧。

不知道是心有灵犀,还是趴在床边睡得不舒服,亨利醒了没多久,女孩就摇了摇头,睁开了有些红肿的眼睛。

“医生!医生!亨利醒了!亨利醒了!”和亨利对视了一眼的女孩,惊喜之下来不及和亨利打招呼,跌跌撞撞的冲出了病房,大声喊了起来。

随着女孩的呼喊,一群白衣天使涌入了病房。为首的医生是一个鬓角花白年约五十多岁的男人,微微对亨利点了一下头,自我介绍了一下:“鲍尔默先生,我是你的主治医生安德鲁,安德鲁.杰森。现在让我给你做一下检查。”在护士的配合下,安德鲁给亨利听了心跳和肺部,量了血压,又揭开纱布检查了伤口。亨利的伤口不少,但并不是很深,背后的伤口只有一处比较长,麻烦的是很多伤口都比较细小,手术取出碎片用的时间很长,而亨利伤的最终的一处伤口是在小腿上,这块弹片从小腿肚后边穿透了肌肉,最后从腿骨旁边钻出了一半,幸好没有击断骨头和神经。现在导致亨利伤势的最大问题不是这些伤口,而是长时间手术导致的失血。这个时代,安全的输血方法是1901年才被认可的,但即使时间过了一年多,也还未被普及,这也是亨利现在极为虚弱的原因。“罗斯福小姐,”安德鲁医生同时转头向女孩示意,“鲍尔默先生,你的伤口恢复的很好,没有红肿,也没有渗液,虽然还是比较虚弱,但主要是失血以及未进食导致的。现在鲍尔默先生已经清醒,那么就可以开始进食了。不过不能着急,先从麦片粥开始,身体再恢复一些,才可以进食固体食物,比如面包。”安德鲁医生说完,对护士们以及其他进来的医生摆了摆手,示意大家“检查完了,可以出去了”,然后对亨利和艾丽斯微微一躬,“我先告辞,有事情请马上叫我。”

随着人群的离开,病房里安静了下来。

病房里安静了,只有两个人在默默的对视。随着亨利越来越炽烈的目光,女孩的脸也越来越红。最终忍不住的还是女孩,女孩天生就比男孩害羞,这毋庸置疑。艾丽斯毕竟还是那个敢作敢为的性子,终于收敛起女孩的矜持,走到病床旁边,轻轻抱住亨利的双肩,喃喃道:“知道你受伤的那一刻,我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你知道吗?你昏迷了足有一天一夜,我真怕你睡着了醒不来。亨利,答应我,不要再做这种危险的事了。”这时候的亨利,虽然想伸出手摸摸女孩的脸,安慰安慰,可是手脚还是很无力,动都动不了,只能乖乖地听着女孩的倾诉。

“咕咕咕”的声音响起,女孩回过神来,“什么声音?好像是从亨利身上传来的。”女孩不由得看向亨利的眼睛,亨利眨了眨眼睛,努力看向自己的肚子,女孩终于想起安德鲁医生的嘱咐,明白这声音是怎么回事了:亨利饿了。女孩脸一红,大着胆子在亨利额头轻轻一吻,柔声说:“亨利,你等一会儿,我去准备粥。”

喝过麦片粥之后,亨利以惊人的速度恢复了控制身体的能力,不过醒来两个小时,就能够从床上爬起来,如果不是艾丽斯执意要求亨利必须躺着,估计亨利都开始走出病房溜达了。即便如此,吃放的时候,艾丽斯也不许亨利自己动手,而是由艾丽斯一小勺一小勺的喂食,亨利则是乖乖地享受你女孩的温柔。

不过到了第三天,亨利就有点受不了了,明明可以下床随便活动却偏偏不能,是一种什么样的难受,即便艾丽斯再不愿意也知道亨利是个束缚不住的人,也就同意了亨利出院的要求,不过艾丽斯提出了一个条件:亨利必须获得至少两个月的假期,以便于完全恢复健康状态。而安德鲁医生也很赞同,毕竟在没有手术输血的年代,大量失血是一个要命的事情,即便没有生命危险,之后的恢复也需要大量的时间,严重的可能导致身体机能的全面衰退,对于军人来说更是会失去原本光明的前途。为健康计,为前途计,安德鲁医生主动替亨利开出了休养两个月的假条。当然,米尔斯校长虽然一再埋怨亨利的冒失或者说对qiā

g榴弹研发的不满。但还是同意准假,而且还把亨利舍己救人的事情上报了战争部,为亨利争取一枚勋章/奖章。

离开医院的亨利,当然不会回伊利诺伊,纽约的长岛就有鲍尔默家的小庄园似的别墅,自然不会舍近求远,去别墅休养就是首选。按说亨利出了院,艾丽斯就应该会华盛顿了,但艾丽斯舍不得这种和亨利独处的机会,为亨利也同样不愿放艾丽斯走,这次亨利的负伤,更像是直接捅破了两人之间的那层窗户纸,迅速进入热恋状态的男女怎么舍得分开呢!

于是乎,一个电话给了西奥多罗斯福,请总统阁下允许艾丽斯留下。早就对这两个孩子之间不时眉来眼去有所察觉的老狐狸也就顺水推舟了:泰迪很早就觉得亨利绝对是一个好女婿的人选了。毕竟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亨利都是一个上佳的女婿人选,放在后世妥妥的钻石王老五,论家室,鲍尔默家是美国最大的地主之一,不仅土地还有大量的矿山,工业领域虽然没有直接参与管理,但参股多啊;论人品,亨利能团级,会分享,不贪权,能放手;论能力,提出的很多建议都非常实用,得到一大批将领的赏识,还能设计研发武器装备;论颜值,一米九多的运动员体魄,面部线条硬朗又不失柔和,稳稳地高富帅啊。如此女婿,有什么不满意的。要不是艾丽斯从小就和老爹疏远,泰迪早就想让亨利做女婿了。现在得知女儿推迟回来是为了陪亨利,泰迪很痛快的就答应了,还嘱咐女儿不用着急回来。

晚餐时,泰迪很高兴的开了一瓶烈酒~威士忌,当伊迪斯问起来为什么时,一向不爱说家事的泰迪竟然作怪,让伊迪斯去猜痛饮的原因。虽然当晚泰迪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但此时的长岛却有人无心睡眠。

艾丽斯还在为亨利合适恢复健康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