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和华人合作

回到长岛的第二天,看着艾丽斯的黑眼圈,亨利立刻就猜到是为什么了。“正好为华人提供一个进入美国主流社会视野的机会,只有改变主流社会的看法,才能顺利改变华人处境。中医药就是可以利用的方面。以医生和医学界的影响力,撬开《排华法案》的一角不成问题。一旦大势所趋,即使是总统推动的法案也照样让他折戟!”

有了富兰克林罗斯福,找司徒就方便多了,谁让德拉诺就在哈佛上学呢。托海底电报电缆的福,司徒这位已经通过和鲍尔默家合作的华人大佬也在美国获取了不菲的政治经济利益的华人大佬,一纸电文之下,上海、江浙、广东、湖广、四川、云贵乃至东南亚的大大小小的华人帮会都行动起来了,托门路找关系,目的只有一个:司徒大佬的朋友受伤,需要养血补气的中药。于是,让上海的美国轮船主们惊讶的大量中药汇集到了经营华夏——美国航线的商船上,仅仅两个月后,在纽约长岛家中休养的亨利就收到了大量的中药材和大量的药丸、药散。什么补气的、补血的、排毒的、内伤的,还有跌打的,应有尽有,负责长岛住宅的女仆男仆足足收拾了一天,才在亨利指挥下分门别类、一一整理好。亨利暗暗乍舌,这些药物估计够一个团的伤兵用了!而亨利却根本不像别人想象中的还是病恹恹的样子,大概是托重生者的福,仅仅一个月的时间,亨利就已经基本恢复正常了,两个月的时间,在顿顿牛排的招呼下{不吃不行,艾丽斯李天天盯着呢},体重又重了大约五六公斤,要不是亨利坚持进行恢复性锻炼,{艾丽斯李也说不清这会儿进行运动对不对}估计亨利的小肚子早就鼓起来了,不敢说将军肚,但怀里揣个橄榄球是没问题了。话归正传,这批中药到了之后,亨利更是名正言顺地开始了大强度的锻炼,很简单,两个月的养尊处优,即使锻炼也还是胖了,亨利的目的是马甲线。

终于在7月的第一天,艾丽斯李亲眼看着亨利把一颗重达五公斤的铁球扔出了足足三十多米之后,终于同意了亨利的意见:亨利的身体完全恢复了健康!那些古古怪怪的中药居然这么厉害管用!

随着亨利的健康得到艾丽斯李的认可,女孩也就没了继续留在亨利身边的理由,毕竟两人连订婚都没有,要是连陪伴病人的理由都没了,分离就是必然。临走时,看着眼泪汪汪的女孩,亨利贴到女孩耳边悄悄地说了一句话,就看着女孩红着小脸上了火车,随即一声长鸣,白色的蒸汽遮断了两人的视线。

没有了艾丽斯李的亨利,一边准备需要的东西,一边整理中药的功效。和华人的明路上的合作就从中药开始了!这个时代,不管是美军还是其他列强的军队,对于伤口止血、消炎都没有管用的方法,除了包扎、缝合几乎就没了其他手段,至于伤口感染就只能看上帝的了。所以士兵们最怕的往往不是战死,而是受伤!尤其是一点伤口,看着没多大事,可是一点点发炎、溃疡,然后被一截截被锯掉,那种折磨恐惧......没有崩溃,就是这个人足够心大了。就连军医,都有受不了,最后发疯的。现在有了中国来的止血药材,有了补血药材,有了亨利的例子,如果能让伤口早日愈合,不说军队,就是民间的医生都能把国会翻个天,为了药材,为了治病救人{抢钱},这帮医生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更何况,直到今天,医生、律师、税务师都是公认的尊贵职业。在美国,谁能不和医生打交道呢!

好药材,有用的药材,有利可图的药材生意,就是亨利改善华人处境的第一步!即使《排华法案》有未来岳父推动的因素在内,谁也阻挡不了大势所趋!亨利会一点一点撬动《排华法案》废除!当然,为了不打自己未来岳父的脸,而且还不能让华人认为废除这法案来得容易,好深深记住亨利的好处,估计要等五六七八年,亨利对才会让其实现。

于是乎,很多有名的医生汇聚到了长岛。在一众名医们的眼里,一种有用的的药材可比亨利重要多了,话又说回来,如果不是鲍尔默家的名声还有足够的威慑力,估计亨利早就被踢到一边画圈圈去了。不得已之下,亨利提出建立一个医药公司,鲍尔默家占三成股份,众医生占三成,剩余四成对外招股,但医生的三成股份只有一半的投票权,对外招股的份额也只有一半投票权,而鲍尔默家三成股份占有六成办的投票权,同时还规定不可修改的一条公司规章:鲍尔默家必须掌握公司绝对投票权,即使将来股份被稀释到5%,如果鲍尔默家的股份不足5%,则公司解散清算;清算后的全部资产捐献给伤残军人协会。虽然亨利制定了如此凶残的规章,但医生们哪个不是人精,反正亨利这样做不干医生们的利益,就随亨利折腾去吧。于是,还不待招股开始,公司就开始运营了,负责人当然是亨利的二哥马可。同时,对国会议员的游说也开始同步进行了。

半年后,国会休会前,议员们通过了对排华法案的部分修改或者放开:医生和药材商人以及药材种植商人/工人不再法案限制范围之内。这是亨利获取的第一个反对该法案的胜利!

再往前提前两个月,第一批中药止血包成为军队采购对象!

再往前提前一个月,医生们接到亨利的来信,希望开展具备镇定止痛作用的药物研究,并提示可否从鸦片等可成瘾药物中提炼——在中药止血包成为采购对象之后,mafēi被提炼出来{有了金手指再不出来就该砍砍砍啊砍了}。

具以上,亨利的万里长征已经迈出了坚实的第二步{武器第一,药品第二}!

亨利送走了艾莉斯李,马上就赶回西点,已经因为受伤离开两个月了,但这一年的实验训练马上接近尾声,亨利必须参与最后阶段的训练,这是qiā

g榴弹击伤亨利重新后几次改进后要进入部队开始实弹演练的最后阶段。同时,亨利也该考虑自己今后的去向了。当初和伊莱休鲁特的约定就是给亨利一年时间留在军校,之后就必须按照部长先生的要求去指定的部队任职了。所以,亨利还要利用在军校的最后几个月时间和部长先生商量好自己未来的工作,是下部队担任营连长还是搞出一个新机构来呢。

不过,后面这些不重要,亨利必须先完成军校学员们的实践,才能进行其他:亨利某种程度上是那种完美主义者,一件事不做好是绝不会轻易放手的。

现在,亨利就在学校的训练场上,训练场分三部分,各种地形下的防御工事,体能训练场,最后就是靶场。今天的实弹训练就在防御工事场地上进行,连队级的进攻,主要训练武器是以轻机qiā

g为进攻核心,连属重机qiā

g作为直射火力支援,额外增加了一个排的xiǎokǒujì

g{37毫米}火炮作为炮火支援。亨利看着在演习用的空包弹、发烟罐、小zhàyào炸点的烘托下摸爬滚打的学员们,很嗨,这些都是我亨利鲍尔默练出来的,今后会有很多人留在军队,从刚毕业的少尉到少校,再到准将少将,也许会晋升中将乃至上将,他们的晋升将会推动亨利爬的更高,只要不是一个只会纸上谈兵的当代马谡,亨利就不会落在他们后边,更何况亨利的目的并不是去一线直接指挥作战,亨利会利用自己重生的优势在幕后操纵美军未来的军备走向。总之,做一个背后大佬,然后躺赢五星上将才是亨利要做的。上前线什么的,多危险,你看看历史上,就连中将这种级别的高级将领都有阵亡的,这个倒霉的家伙就是二战诺曼底时期的美军第一集团军群司令麦克奈尔中将,虽然他是被进行轰炸的美军空军覆盖了,但如果不去前线就不会发生这种惨剧。所以,亨利说:“躺赢最伟大!”

观看了一会儿演练,亨利摇了摇头,巴顿问:“上尉,演练让您有什么不满意的吗?”“哦,乔治,学员们的演练很好,如果再想更好就只有进行实战了,可惜,我们一时间没有这种机会了。我摇头是因为连队火力还缺少曲射火力支援,而37毫米直射炮的威力还是比较弱,射程也太近了。如果我们的迫击炮能够定型装备,那么xiǎokǒujì

g曲射火炮就没问题了。”亨利也希望迫击炮现在就能用上,可惜新装备研发可不简单:火炮不是步qiā

g和机qiā

g,仅仅一个专用炮钢就能搞个几年。亨利又不能直接开金手指:一个军校生怎么能直接给出炮钢配方和冶炼方法,简直滑天下之大稽!所以等吧,现在还没到一战呢,有时间不着急。

不过,时间不等人,从身边大摇大摆地溜走了。

马上就要到学员们毕业的时间了。亨利也该去华盛顿战争部最后确定自己今后去向了。

八月的这一天,西点军校阳光灿烂,微风之下,所有要毕业的学员穿着毕业礼服,整齐地站在包场上,无论横看还是竖看斜看都是一条线。这是在三个月淘汰训练时亨利搞得一项训练养成的,亨利后世时常看华夏阅兵式,每当看到阅兵方队那整齐的队列就极为震撼,而美军的军纪历来呵呵,所以亨利就在训练时极为强调纪律,于是才有了现在操场上如斯整齐的方阵。难怪米尔斯校长在几个月前的淘汰训练时曾经感叹:“这是西点历史上最有纪律的时期。”今天,距离毕业式还有半小时,而学员们已经站了一个小时了。而学员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教学主楼的楼顶,一群将军正拿着望远镜看着呢,已经看了足有半小时,亨利也陪同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