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美利坚的海陆之痒

即使到了二十一世纪,海陆两军的争端都没有停止过,这不仅仅是美军有,华夏也有,欧洲搅屎棍也有。而二十世纪这种情况更为普遍,也更为有趣。最突出的恐怕还得数小矬子们,人家据说连机qiā

gqiā

g栓的方向都要分个左右。二十世纪初的美国倒是好一些,因为刚刚才通过没多久的常备陆军才十万人,泰迪又是个海军出身的总统,再加上此时欧洲局势趋紧,列强都在海军上大搞军备竞赛,如此一来海军的拨款远远超过陆军就不存在任何可以杯葛的问题,起码常规陆军的胳膊太细,抗不过海军的大粗腿。而海军陆战队这个发源于风帆时代战舰接舷战的兵种确是加在两大军种之间的受气包,叫他们后娘养的一点儿错都没有:陆战队要上岸作战就属于陆军范畴,可是序列上属于海军,于是装备要陆军解决陆军不愿意,要海军解决海军又力不从心,好可怜的孩子。于是就有人出主意,搞出一个联合机制,有什么事大家商量着来。当然,现在这个时候,这种思路也不过刚刚冒头欧,虽说一冒头就被各位军方大佬们所认可,但现实是大佬们还没听到这个主意呢!

亨利的想法就是还是我来把这玩意捅出来,到时候各位大佬在上边扯皮,我就猫在老大跟前办自己的实事,给大佬们添了一个新机构能放很多人,到时候我办事谁不会给开一路绿灯啊,大佬们都得承情啊。

在我们都熟悉的历史上,参联会就是1903年西奥多罗斯福设立的,用以调节海陆之争。而随着参联会的建立,这个机构逐渐成为美军的最高统帅机构,同时也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机构,二战末期开建的五角大楼如果说是国防部大楼,不如说是参联会大楼,如此一般就可想而知了。当然,这个机构要想建立,绝对绕不开泰迪,有了泰迪的支持,伊莱休那里就更容易通过,也更符合文官统管军队的传统,同时作为上级的战争部长和最高统帅的总统也能有专业人员提供专业建议,所谓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不外如此。

得到泰迪支持的亨利去战争部找伊莱休鲁特暂且不提,还是给大家说说一战前美军中的海陆之争。

从华盛顿指挥独立军打赢了北美十三州的独立战争以来,美利坚的陆军从来都是有了打仗的事情就组建,仗打完了就解散,众所周知的美军对印第安人的围剿其实不是联邦陆军的常备部队干的,主要是国民警卫队,最多加上一个第一骑兵师而已。这个第一骑兵师其实是后世的称呼,那会儿叫第五骑兵团,上溯历史是华盛顿组建的第二骑兵团,后来加上第七第三骑兵团,才有了1921年的第一骑兵师,而当初组建的这几个骑兵团也是旋即组建旋即解散,就没稳定过很长时间。国民警卫队呢,名义上有个“国民”的高大上称呼,其实就是各州自己组建的民兵组织,这些队员也不是成年累月的在队里待着,训练也就那么回事,墨西哥战争时期就曾经被墨西哥人给虐过,要不是有潘兴和泰迪这种猛人,美墨战争能打出什么结果还不知道,当然,美国人输是不会输的,就看代价有多大罢了。据此,这也是泰迪和伊莱休上台后搞起了常备陆军并进行军队改革的原因:泰迪不想他搞大美洲的时候让人骑自己一脸!

但是,军费是有限的,出了常备陆军,就会有常规拨款,就会分军费,在国防开支没有大幅度增长的时候,海军的态度就是:动了我的奶酪,姥姥!何况《海权论》的作者马汉和率领过黑船的乔治杜威这两位大佬还活着呢,尤其是后者,此时刚刚从海军总委员会离任,可想而知泰迪的压力有多大!

再说头一天亨利求婚成功之后。

虽然这顿晚餐亨利从客位做到了艾丽斯的身旁一起渡过,不过吃完后,艾丽斯就受不了弟弟妹妹的眼光落荒而逃,亨利虽然想追上去,但却被泰迪叫住了。老丈人有诏,女婿自然不敢走。

来到客厅,泰迪虽说因为亨利的求婚举动为女儿开心,但并不能掩盖住愁容。亨利也是见多识广{前后两世},很容易就发现了泰迪的不对劲的地方。于是很干脆地问道:“总统先生,有我能为您分忧的地方吗?”“亨利,你的求婚艾丽斯点头了,我和伊迪斯也很高兴,你现在叫我泰迪吧。”这位准岳父用手用力揉了揉眉间,话音中满是沮丧。“好的。总~嗯,泰迪。”亨利少有的不适应的感觉。

“知道你的主意很多,关于晋升军衔的事,你有什么办法吗?我的提议已经被驳回了,约翰到现在还是个上尉,对不起他的功劳,如果再晋升不了中校以上的军衔,就要退役了。联邦需要约翰。”不管西奥多罗斯福是因为惜才、友谊还是潘兴的军工能帮他平衡陆军派系,还是其他,不能否认的是潘兴的的确确是个名将,还是美军奠定两次大战胜利的名将。亨利觉得这是个机会,获得潘兴感激的机会,虽然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用上潘兴的这个人情,但历数二战名将有几个五星和潘兴没关系,还有大量的四星,几乎都出自西点,出自潘兴或者潘兴提拔的将领麾下,收获潘兴的友谊或者人情,即便自己从此在不勾引那些学弟们,也足够亨利成事了。思考片刻,亨利就拿出了真实历史上西奥多罗斯福的招数:不管上校还是中校军衔了,直接晋升准将完事!虽说历史上这招很无赖,但很管用,唯一不确定的是为什么晋升准将没有受到军衔委员会的抵制,只能估计背后有其他交易吧。但是现在,亨利必须要给泰迪找一个可以交换的利益点才可以。而这个利益点就是同属于历史上泰迪的动作:参联会。参联会全称: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当时海军有参谋长,陆军有参谋长,这是军人的最高职位,而相应还有海军部,陆军部{后来陆军部改成战争部},最高长官是文职,由总统人命,属于内阁成员,比如伊莱休鲁特。而前面提到的杜威刚刚离职的海军总委员会实际就是一个规划和技术委员会,类似智囊团的那种,要知道1899年国会专门晋升了杜威特技上将的军衔,这种军衔虽然荣誉程度更浓厚,但未尝不是国会大佬们想让杜威靠边站的一种明升暗降的手段。在美**事体制中四星上将现在都不多,就是因为这种两军分别清晰的制度,如果设立了参联会,就代表陆海军军种的参谋长将不再是将军们晋升的天花板:特级是怎么来的?不就是按照体制走,没法按级别晋升了吗,而且美军的职位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儿,一个军衔一个位置,以杜威打赢马尼拉海战时的军衔不过是上校,有功不能不赏,于是国会军衔委员会在1898年晋升杜威少将,但少将给了杜威,杜威麾下的各舰长呢?还有好几个上校呢,给不给人家晋升,而且杜威这么大功才晋升一级,别说海军就是陆军也不干啊,得,没办法,干脆撸个特级给你,然后滚一边去吧。于是这玩意就这么定了。要是1898年美西战争时期就有了参联会,估计给杜威一个上将了事,因为上边多了几个位置给杜威腾一个出来没问题了。而二战时这问题就更简单了,马歇尔是五星,艾克也晋升了五星,可马歇尔马上退役,担任了文职的国防部长{战争部改名},等布莱德雷晋升五星,艾克去准备竞选总统去了。所以看似多了一个机构,可仅仅从军官晋升体系就可以带来这么多好处,还不要说参联会能解决的诸如协调之类的问题就更多了,要知道这是1903年,飞机才刚刚出了莱特兄弟那只飞了百十米的“大玩具”,远远不到后来阿诺德鼓捣时名陆军航空队的独立成军的时候,到时候三大军种再加上导弹火箭,没有参联会,美军简直不要太酸爽。

亨利林林总总一大段论述,把参联会的好处说得天上有地上无,好的不能再好了,直说的口干舌燥,也不管旁边放着的是酒还是咖啡,一咕咚灌了下去。喝完一抹嘴唇,看着似笑非笑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客厅的艾丽斯,这才回味过来,鸟的,这是威士忌!

“亨利,原来不知道,你喝酒这么厉害!”艾丽斯的话听不出来什么情绪,很平静。

但是,平静就不对了!这里边杀气隐隐!亨利心里警钟大作!此时也顾不得泰迪了,哄老婆最重要!于是,各种情话从亨利嘴里滔滔不绝而出,其肉麻程度让泰迪这只老鸟都浑身直冒鸡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