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被灭口的

卡尔当然不是一个人,跟着卡尔的足足有近三十人。自从彼得同样亨利自组班底,卡尔就被亨利要了过去,现在卡尔是亨利组建的安保公司金雕的主管,负责招募、培训等等事物,因为人员逐渐充足,卡尔已经几次要求亨利给卡尔增加副手了。亨利说:“我不管,副手还是助手,你自己找。”又瞥了卡尔一个白眼,“我只要结果,权力给了你,如果不行,可以找彼得换人。”此时的卡尔就只剩下耸了耸肩膀。

亨利带头走进了这座被传说为鬼宅的城堡,作为重生回来的人,亨利绝对不怕鬼,我是上帝青睐的人,鬼算是什么玩意?在上帝面前,任何强大的鬼都只有呵呵了。

午夜,是传说中鬼哭的时候,这种不知从何而来的隐隐约约、时断时续的哭声很恐怖:因为无知,所以恐惧。亨利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找出哭声的来源,上帝所眷顾的男人,必将无所不利!区区一个声音来源怎么可能找不到呢!此时的亨利正带着自家的保安高举火把和手电筒,一层一层的寻找。从第一层开始,每隔五米一个人,事情只有一个:听。听自己站立的位置有没有声音,并用火把或者手电筒找到发现传出声音的位置。很快,就有了收获,一个保安听到了他站立的位置有声音,而且声音来自墙体底部的一个方洞!亨利马上赶了过去,用手电筒照进方洞,要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可惜的是,除了有风从洞里吹出来之外什么都没有。有些失望,亨利放下手电筒,对着身边的众人说:“再找,只找这种方洞。”众保安一哄而散。很快就有保安过来,情况和第一个发现的方洞一样,只有风吹出来。亨利突然想到,折房贷应该不是别的,这是通风口!想到这一点,亨利再次下达了新的命令:“先休息,明天白天再找。明天注意找通风口的最终来源!我要知道通风口形成的路线,最后找到通风扇的位置!”

好了,找到通风扇的位置估计就能找到所谓鬼哭的来源了!亨利放心的去休息了。

第二天,阳光灿烂。三十个保安分散到城堡的每一个角落,标注出了每一个通风口的位置,最终形成了一份通风线路。亨利拿着图,一点一点计算这些线路汇聚的位置,很快就有了发现,所有通风口连接起来组成的线路最终指向了五层,位置就在五层楼梯口附近。亨利一挥手,带着保安们冲上了五层。“大家找找通风口,哪个通风口风大,哪个就是主通风口!”亨利对保安们吩咐着。“遵命,少爷。”人多就是力量大,仅仅两分钟,一个保安就喊道:“少爷,这里的通风口出来的风很冷,您来看看是不是要找的?”这个口子离走廊口很近,亨利在这个风口感受了一下,点了点头,没错,是很冷,于是顺着这条走廊往前,到第二个风口又感受了一下,没错,这个走廊的风口都很冷,比其他几层都冷,也就是说整个城堡的换气系统是由上而下进行的。那么有一个问题,这么冷的风是怎么送到这个层面的呢?众所周知的物理原理是热气向上,冷气下降,可这一层的风比底下风几层要冷,明显违背了物理原理。如果要解释的话,只能有一个合理的答案,就是必须有一个强有力的冷风作为换气的源头,现在找到源头就代表麻烦被解决了。那么,作为源头的位置在哪里?

亨利再次拿出城堡的地图,他要根据城堡的地理位置做出判断!而作为军人,地理位置判断是必修的一门课,这是亨利在西点时非常重视的一门课。城堡所在的位置是一个半开放的山谷,城堡迎面是一小片平原,有一个小葡萄园,这个方向是不可能给城堡提供强劲的风源,两边是比较陡峭的山壁,也可以不予考虑。那么只剩下了最后一个方向,城堡的背面!按地形来说,城堡的背面虽然还是山,但山的后面就是大海,海风的力量足够成为城堡的通风来源!现在,通风扇的位置就应该在两边山壁的交汇处,那里的山体最薄弱!而城堡是把这个薄弱处也囊括进去的!

做出了判断,亨利立刻带着卡尔和保安们直奔亨利判断的位置。那里是一个小会议室。里里外外转了几圈,亨利感觉不对劲,这个会议室的形状不符合习惯,长宽比例有问题,这种不合惯例的长宽比例让人很不舒服。不舒服就是有问题。亨利又问了其他人的感受,得到了近似的答案,这下可以断定这间会议室有问题了。“卡尔,叫人拿锤子,砸墙,对,就是砸墙,你没有听错。嗯,对了,是西边的那堵墙。从方向上,那堵墙后边应该有个通向大海的通道。不然没法解释风是从哪里来的。上帝保佑我的判断没错。去干吧!”

几个大块头抡起八磅的大锤,带着“轰轰”的声音,冒起了一片烟尘。亨利对卡尔摆了摆手,两人一起走出这间屋子,这屋子里太那个呛了。

亨利随手拿出雪茄,给了卡尔一只,卡尔很有眼力的先给亨利点上,然后才轮到自己,“少爷,你伤好了没多久,这烟还是少抽一些的好。”亨利白了卡尔一眼:“卡尔,你什么时候也学得这么狗腿了?”看着卡尔懵懂的眼神,亨利自失的一笑,自己又把网络时代的用于带到这个时代了,难怪卡尔听不明白。

不等亨利给卡尔科普一番,屋子里跑出一个大汉,恭敬的说:“少爷,发现了一个大洞!”眼神里满满的崇拜,“少爷您真是厉害,就凭着看看周围,就能看出来风从哪里来的,还知道会有山洞!”亨利得意的一笑,也不解释,拉着卡尔走进屋子。

这时,小会议室的西墙已经被砸开一个两英尺左右的窟窿,里面黑黝黝的看不清有什么,但是能明显感觉到有很强烈的风吹出来。亨利指着黑窟窿说:“扩大一些,至少能让你们这些大块头方便进出。卡尔你带两个人先跟我一起进去。”“少爷,还是我先进去,等我们看看是不是安全,您再进去好吗?上次您受伤,我就被老爷骂了一顿。”卡尔满心的不情愿。“卡尔,你现在是我的人,在我没有把你赶走之前,爹地吩咐的话要放到第二位。”亨利很平静,知道卡尔是在担心自己,但还是要敲打敲打,“现在,服从我!”也不看卡尔脸上摆出的幽怨表情,亨利一头钻进黑窟窿,鸟的,亨利后悔了,这窟窿太小了,以亨利的块头忒费劲了。

伸手接过卡尔递过来的火把,点燃,亨利打量起这个隐藏在会议室墙壁后的山洞。

虽然山洞洞壁依然是凹凸不平的乱七八糟,但地面上比较明显的经过人工整理过,百十年的时间过去,除了地面上还有一些细碎的石子,连尘土都没有多少,估计是风口的原因吧。

身后传来卡尔的声音,“少爷,这个山洞可是真的不小啊。”明白这是卡尔在提醒自己大家都进来了,亨利转过头,对还留着会议室的大块头们说:“你们多拿些火把进来,”又对卡尔说:“卡尔,你们找找墙上应该有插火把的地方。”

随着火把一只只沿着山洞延伸,亨利带着卡尔等人也一步步进入山洞深处。经过一段有清晰的人工开凿痕迹的路,地段尽头隐约能看出来是一个比刚才入口处更大的洞窟,风声在这里也大了不少。“哈哈,狗屁的鬼哭,原来就是风的声音!”卡尔如释重负。过去的一整个晚上,卡尔都是在鬼哭的声音里睡的,结果就是早上起来,四周一片国宝。现在终于放心了。

山洞尽头的大厅一般的洞窟里,这会儿在火光的映照下,已经能看到很多巨大的箱子杂乱无章的码放着。但重要的不是这些箱子,而是洞厅地面上散落着好多的尸骨,在火把照耀下,还能看出尸体身上还没有完全风化掉的军装,这是百多年前英军的样式,还有陪伴尸体的老式燧发qiā

g、刺刀、背包。

亨利和卡尔几个人不约而同的倒吸一口凉气,怪不得百多年来没有人发现这个地方,原来当初的知情者全被灭口了!

这里的尸体依稀还能分辨出不同的式样,毕竟军官和士兵是不同的,看得出来,面冲下趴着的一定是被人从背后一击致命,而仰面朝天的很可能是没有立刻死亡的士兵反击导致的,而最靠近山洞通道的应该是最后被杀死的,而且应当是城堡建筑者的亲信,从会议室墙壁的建筑手法来说,亨利回想起来还是能想起来其中与会议室其他几面墙不和谐的地方,不过,亨利还是很佩服哪位总督阁下,泥瓦匠的手艺还是真不错,如果不是有这么多被灭口的士兵存在,亨利就是找后账也看不出来这面最后由总督自己封闭的石墙跟其他墙有啥区别。但是,那又怎样?就是总督阁下再守口如瓶,只要被怀疑了,也就只能接受被干掉的结果,就连妻子儿女都没有保住。亨利画了个十字,上帝保佑你那不干的灵魂,早日下地狱去吧,你留下的财宝我亨利,以我的家族名誉保证,会给他们找个很好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