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亨利的收集癖

似乎所有的穿越者、重生者都有名人收集癖,亨利也不例外。但对于已然获得稳稳步入军队高层条件的亨利来说,这种收集癖可能更多的是打算以前辈提携者的身份出现,就像亨利记在名单头名的马歇尔。虽然后来的马歇尔官至五星上级,由担任过杜鲁门的国务卿,但此时的马歇尔虽然已经在菲律宾服役了两年,但依旧是个少尉,后来更是带着中尉军衔干到1916年,如果不是赛博特将军赏识让马歇尔进入远征军并获得潘兴的青睐,估计可能连少校都晋升不了,落得个退役的结局不是不可能。但对于此时的亨利来说,这都算不了什么!以亨利对后世历史的了解,怎么可能放过如此将才,只不过以前没有机会认识罢了,一有机会,绝对是有错杀没错过的道理。

闲话少说,且说亨利和艾丽斯小睡了一会儿,晚上七点,城堡新安排的女管家艾米丽吉特轻轻敲响了房门,把还在沉睡的准夫妻二人叫了起来,八点钟晚宴开始,总要留给未来的女主人梳洗打扮的时间吧!

八点,准时来到富丽堂皇的餐厅,两个人一点也看不出来曾经的疲惫,又是精神奕奕的样子。服装服饰也都换了,这会儿亨利不再穿着军服,换了一套轻松的衬衣,没带袖扣,没记领带领结;艾丽斯也不再穿着礼服,换了小团领的泡泡裙,尽显青春本色。

两人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们早已就坐,在往常肯定不会是亨利两人最后出现,但谁让今天二人是主角呢,最后出席让大家等也就顺理成章了。因为是家宴,所以大家都和准夫妻一样,没穿礼服,都是家居休闲类的衣服。同样,家宴也不想白天的冷餐会,虽然依然是分餐制,但主菜都是特地请来的法国大厨操刀的法式大餐:鹅肝、焗蜗牛、鱼子酱、红酒小牛排、奶油蘑菇汤等等,量不是很大,但数道菜吃完保证吃好。当然家宴也少不了有酒,鲍尔默家自家就有酒庄,上的就是自家酒庄雷顿酒庄窖藏了10年的赤霞珠,这也是雷顿酒庄最后一年生产的赤霞珠酿造的,之后的1895年雷顿就该种设拉子了。所以这款酒代表的是鲍尔默家的传统或者说过去,彼得选这款酒也意味着亨利将担负起鲍尔默家未来的荣誉并由亨利和艾丽斯的儿子继续传承,无形中菲利普的地位被亨利取代了。“亨利,祝你幸福。不要意外,这款酒不是爹地选的,是我选的。你能取得今天的地位和成绩,是我和马可、戴维比不了的,你比我优秀,所以,你应该满饮一杯!”说话的是菲利普,现任伊利诺伊州众议员,是共和党的一颗政治新星。

家宴完毕,已经是十点钟了,即便小睡了一会儿,可亨利忙碌了一天,跟各种老狐狸谈话聊天可是时刻绷紧了神经,一丝松懈都不行,此时身体还不太累,脑子却累了,但是还不能休息,白天和内森约好不管多晚都要见见内森的弟弟,这可不能失约啊。

亨利强打精神,先送艾丽斯回了主卧室,再去洗漱间狠狠洗了几把凉水,这才精神了不少,吩咐艾米丽叫人去请内森等人,自己则先到五层的书房等着。

很快,为了显示自己和亨利的亲密关系,内森没有敲门就直接进来了,“亨利,我把弟弟和他的朋友一起带来了。”

亨利抬头一看,内森身后是两个个头差不多180左右的年轻人,一个长相与内森有七分像,一个则显得有些老成,很明显,长得像内森的是兄弟,老成的肯定是内森兄弟的朋友。

亨利伸出手和两人一一握手,又请两人坐下,“喝点什么?红酒还是咖啡?”“喂喂,怎么不问我?”内森叫道。“你?你在我这里跟在自己家什么区别?哦,对了,这里你还没有进来过。那怪你要在一边絮絮叨叨。好吧,酒柜和咖啡都在你背后的柜子里,自己挑吧。”两人也不避讳,兀自的斗起嘴来,看的两位新人目瞪口呆。“哎,等等,你先给我介绍一下这两位客人,不然就是你挑好了也别想喝。”“对对对,我忘了。”内森赶快放下一瓶罗曼尼康帝,转身对着亨利伸手介绍道:“这个小子是我弟弟,埃里克,小名艾克{书友无想无情客串},跟我长得很像吧?!另外这个是艾克的朋友,也是他在弗吉尼亚的校友,同届的,艾克毕业时名列第十名,可他这位朋友可是名列第七的,而且担任过校内仪式的学生指挥哦。怎么样...”不等内森说完,亨利就打断了他,“等一等,先不要说名字,让我猜一猜。”亨利看着这个有些显老的青年,喃喃道:“和艾迪同期毕业,也就是1901年的,毕业第七名,担任过学生指挥,好像听说过这个人,”迟疑了一下,亨利问那个青年:“你是哪里人?宾夕法尼亚的吗?”青年立刻站了起来,“是的,长官!宾夕法尼亚尤宁敦、”声音很洪亮,即使压低了声音,但依旧能让整间书房里听得清清楚楚。亨利马上就跟自己记忆里的那个人对上了号:“你是乔治.卡特利特.马歇尔。比我小了快一岁。不要惊讶,在战争部看过你的档案。我很想调你到参联会的,可惜被大佬们以经验不足为由拒绝了。”看着马歇尔惊讶的表情,亨利哈哈一笑,伸手过去,手里是一杯内森刚倒好的罗曼尼康帝。“不过,内森和艾克今天给了我一个惊喜,你是一个人才,到哪里都会发光的!”马歇尔接过酒,举杯示意:“谢谢,谢谢长官对外的看重。”“乔治已经调到雷诺堡了,去年的事儿。”艾克补充了一句,“我在弗吉尼亚毕业后又进了西点,在您组建的实验部队做过排长,但没有机会和您认识。”“呵呵,艾克,我基本上只是列出大纲,训练我就没有怎么参加,训话是不少,根本没有给你机会,你怎么会可能找我说上话呢。”艾克感叹道:“是啊是啊,那时候每天练得我们累得要死,晚上一休息几乎是躺下就着,大伙儿都恨死那个总教官了!现在一想都不知道怎么熬过了的。”“喂喂喂,艾克,你从来没讲过被这家伙折磨的这么惨。亨利,今天必须补偿我兄弟!”内森听了很是不平。“没问题,今天认识了两个大有前程的新朋友,我的罗曼尼康帝就不找你要钱了!”内森一愣,赶紧看向手里的红酒瓶,上边的年份有些模糊,仔细辨认还是能认出来1885的字样,“上帝!1885年的!”内森就是一哆嗦,这年份的酒流出在外的很少,到了美国的更是极少,不知道亨利是从哪里弄来的,就被自己咔嚓一下开了,19年近20年啊,如果卖的话不下两万金法郎啊!亨利手疾眼快,就在内森哆嗦的时候,一把把酒瓶抄在手里,“这罗曼尼康帝用来补偿够不够?如果不够,就只好让内森你自己添上了。”亨利不忘了打趣内森。内森到底是存活至今开国元勋家族后人,只一哆嗦也就缓了过来,看亨利打趣,也不反驳,“没关系,格瑞斯已经同意我们可以试着交往了,我给不起,将来还有格瑞斯呢。”“你这个不要脸的家伙!”这回轮到亨利吃瘪了。

亨利和内森逗了一会儿嘴,也就打住,开始细细问起乔治马歇尔和艾克的情况。要想提拔马歇尔,就要了解他,贸然提拔,估计只能让马歇尔觉得自己任人唯亲,可能适得其反,亨利要的是马歇尔归心,而不是貌合神离,为了二战,亨利有很多要做的事是离不开这个未来的陆军参谋长和参联会主席的。而艾克以仅次于马歇尔两个排名的成绩毕业,说明内森的弟弟也不应该是浪得虚名之辈,未来成就可能不必内森差,毕竟内森没有搞情报组织的经验,筹组完军情会后能不能长期占据这个职位还是两说呢。

再说亨利自己私密的小本子上记载的一战二战美国名将好几十,已经收拢到手或者是成为好友的也不多,一个是自己同学道格拉斯麦克阿瑟,还有自己的临时副官乔治巴顿,马歇尔是第三个,艾迪有了内森的关系,不管怎么折腾绝跳不出去自己这个圈子,就没算在内。而历史上二战名将很多是1914年毕业的,这会儿还是小屁孩儿呢。还有一些在一战和二战都能大放异彩的家伙,这会儿最多刚从安纳波利斯毕业,其他凡是撑不到二战的都不必太重视。不过也有例外,比如亨利未来如果主张大力推进发展航空母舰就绕不过另一个推动者,在美国海军中以激进著称的威廉.索登.西姆斯,未来的海军上将、航母倡导者、战列舰无用论提出者、现在美国海军炮术改进者,此时刚刚以少校军衔担任海军射击检查演习官及舰队情报官,虽然在二战前就去世了,但此人在海军的影响力十分强大,二战前海军两大派系巨舰大炮派和航母派站立一派的领导者。西姆斯需要拉拢,可此人比亨利大了足足二十二岁,不可能成为亨利的跟班,只能是盟友,所以亨利没打算把西姆斯通过内森调入参联会的情报部门,也没有拉到自己的装备部门,而只是给他提供了更多的便利,疏通西姆斯的晋升通道就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