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试验部队

从总统家宴出来,伊莱休交代亨利“尽快把你的设想形成文字交给我,这几天你就不要回西点了,两地距离不近,我在军需大厦给你找一间办公室,你就在那里完成。早一天完成,就能早一天看到美利坚的强大。哦,上帝啊!我都有一些迫不及待了。”

“是啊,伊莱休叔叔。现在大英帝国还是世界霸主,美利坚要想取代大英帝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英国人最强的是海军,拥有上百艘大口径火炮的战列舰,这是我们美国比不了的。我觉得可以以此为突破口,游说国会加大对海军实验性军舰的投入,比如统一口径火炮战列舰现在世界各国还在争论当中,我们美国为什么不先设计一艘xiǎokǒujì

g的军舰呢?我们完全可以使用比如120mm的火炮,这种火炮我们是有现成的,只要对现有军舰进行改造就能实现实验。同时我们还可以同卡内基先生合作研究更好的炮钢,更好的装甲钢,要知道军事装备的研究成果都是能用到民用的,我们要做的无非是限制军事装备级别的成果直接民用,也就是说民用产品要比jū

gpǐ

低一到两个质量等级;更何况军品产出还有战争部埋单。如此,相信卡内基先生也愿意在军品的研究开发上进行投资。而和卡内基先生关系密切的梅隆先生、摩根先生也肯定愿意为此而去发挥他们在国会的影响力,帮助联邦军队发展军事装备。这仅仅说了海军舰炮,那么陆军呢,陆军需要的火炮更多直射的、曲射的、xiǎokǒujì

g的、大口径的.......还有dà

yào种类,发射药,啊啊,这有联系上了杜邦先生,需要杜邦先生帮助开发更安全为力更加强大的huǒyàozhàyào......伊莱休叔叔,您看,仅仅说了火炮和火炮相关的dà

yào,就能关系到卡内基先生、杜邦先生、梅隆先生、摩根先生,他们都是我们联邦军队在国会中发挥影响力的帮手,如果我们在联想到军事装备的其他方面,您知道我们会找到多少盟友吗?有了这么多盟友,只要我们不做太多关系到普通纳税人的大事,我敢肯定联邦军队几乎所有的要求都能在国会通过!”

亨利越说越起劲,原本初见伊莱休鲁特和西奥多罗斯福的拘谨此时也完全不见了踪影,浑身散发出咄咄逼人的自信,眼睛中也冒出如刀似剑的精光。

伊莱休看着这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好像看到了担任海军部长时期的西奥多罗斯福,这一刻两个人似乎重合到了一起:“知道吗亨利,看到你刚刚的样子,让我想起了几年前刚刚担任海军部长的泰迪,你们一样的意气风发,只不过泰迪那时不到四十岁,而你刚刚二十二岁。”

亨利一愣,怎么说着说着军队发展就偏到罗斯福和自己身上去了?

“你说得对,亨利。我一直在单打独斗,没有从军队与工业企业的联系方面考虑,不然也不会只让国会通过十万人的联邦陆军常备军的编制。”伊莱休有点沮丧地说。

“哦,不不不,伊莱休叔叔,”亨利有点讨好的说“其实联邦陆军的常备军数量并不重要!人少了,我们每个人多花点钱,编制虽然定死了,但是可以要求国会增加临时支出,比如火炮的研究预算等等,拉住了盟友这是很容易的,那么在这种钱比较的预算里面加上一些小预算案就不引人注意了。那些国会的老爷们会在通过大案子的时候顺手通过小案子的,我们增加常备军军费的目的也就实现了。钱的事解决了,那么关键的事情就是怎么用这笔钱了。我建议战争部可以这样操作,建立一到两只试验型部队,一只连级编制,一只扩大到团级;连级编制实验各种步兵战术,团级编制研究大兵团作战。具体的说,我们是在试图把每一个十万人编制当中的士兵按照中士班长来培养,每一个上士按照中尉连长来培养,少尉则是少校军官,上校就是中将,这样一旦发生大规模战争,我们的联邦陆军瞬间就可以扩建出一只数百万的军队。就算把这个想法直接告诉国会的老爷们,他们也只会鼓掌通过的!”

亨利昂起头,这一刻非常自信,是的,二战时的**德国就靠着这一手几乎席卷了整个欧洲,德国能从一战战败后的艰难中崛起,我这里可是远离两次大战战火的美洲,我们也不是战败后被限制被瓜分的德国,而是历次对外战争的胜利者。

有一个强大的国家作为后盾,建立起一支拥有十万士官的军官部队并不是什么费力气的时。“当然,伊莱休叔叔,为了不让英国这个欧洲大陆的搅局者再炮制什么美国wēixiélù

,我们只需要在本土进行这个方案就可以了,至于派驻在远东中国和菲律宾的就暂时让他们成为被英国笑话的部队吧,省的总是有一些不知趣的人在那里大放厥词。”

伊莱休听到亨利的话,不禁大笑:“亨利,你知道吗?现在你让我感觉你才是战争部长,你说的这些可是我这个战争部长要说要做的事情啊!看到你,我已经看到联邦军队的未来了!我老了,未来还需要你这样勇于进取、勇于承担责任的年轻人啊!”

亨利尴尬了,他说的这些确实是应该是伊莱休鲁特这个正牌的合众国战争部长的工作,幸亏幸亏,我投了一个好胎,美国顶级富豪家的小儿子,即使有些不合适,但是也不会有谁觉得冒犯,这正是站在权力圈顶层家族的特权。

亨利想:“如果不能迅速成为有分量的权利人士,怎么能名正言顺地帮助那多灾多难的祖国,虽然今生生为一个白皮肤的美国人,但灵魂却还是一个黄皮肤黑眼睛的华夏人啊!怎么可能不想办法帮助自己灵魂的祖国呢!尤其是就在今年盖瑞法案的通过几乎让排华法案成为永久,因为这个法案没有截止日期!”

亨利深深感到了社会舆论导向的威力,在没有成为手握重权的高官之前,任何逆潮流而动的举措都不会成功,还会成为被上流社会排斥的对象,办事就会事半功倍,得不偿失!包括改变建军方向也是如此!

美国历史上两次大战的参战都废了很大力气,并不是像很多人想象的美国人故意作渔翁行鹬蚌之利,而是美国社会有一种很深厚的保守思想,让美国人不愿意为了别的国家付出牺牲。

看一看二战中美国参战前几年的社会调查结果,在新闻舆论反复对***德国和日本的暴行进行宣传披露后,才使得美国普通民众对日德的反感从百分之十几点上升到了七八十点,也就是在日本人偷袭珍珠港之后,仿效德国**主义的组织才彻底销声匿迹就可以知道了。

要知道美国是一个选举制的国家,国会两院的议员、各个州的两院议员虽然受到富豪们的操控,可是毕竟要参加选举,需要普通纳税人的投票,如果他们选择不顾普通人的观念作出决定,等待他们的必然是选举失利,没有人愿意失去权力的,尤其是享受了权力带来好处的政客们更是如此。

所以,只有获得足够的权力地位才能使用自己的影响力,通过舆论来改变不利环境,达到目的!亨利越想就越对获得权力着迷,有什么比改造联邦军队的武器装备和战争潜力更快的获得足够的影响力呢!哈哈,我改造成功了联邦军队,我就是现代联邦军队之父,我就成为了军队中的权威!有这样的标签,我的仕途将一帆风顺!

“亨利,想什么哪?这么入神?”

“哦,上帝!都走到伊莱休的办公室了!”亨利脸红了红,“抱歉,伊莱休叔叔,我在想是先找泰迪叔叔还是先去联系和武器装备有关的先生们哪个会更有利于我们的事业。”

伊莱休鲁特拍了拍亨利的肩膀,笑着说:“既然到了我的办公室,就先找来霍华德为你安排办公室,至于其他的,不要太着急,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需要有一个周详的计划。”

“哦,是我太兴奋了,我有些急切的想开展这个工作。”亨利接着说道:“伊莱休叔叔,我希望能尽快开展工作,实现我们的理想,我们共同的理想。同时我还希望能够通过这项工作帮助我成为联邦军队的高层,当我退休时至少能挂着中将的终身军衔去过个荣耀的晚年!您知道,我毕竟只是鲍尔默家的小儿子,如果没有意外,我不会得到家族的全部资产,退休后的生活就绝对称不上荣耀,只能是富足和一部分人的尊重。这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是站在高山顶上去俯视芸芸众生,伊莱休叔叔,你会帮我吗?”

“很好,这才是有野心的年轻人的样子!拿破仑将军说过{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你和我现在在为同一个目标在努力,作为长辈,我会帮助你实现你的目标,当然还有我的。”

伊莱休鲁特很喜欢这个野心勃勃又聪明远见的小伙子,做事有目标有手段,思路开阔,懂得分享利益,而且出身上流社会大家族,未来不可限量,有谁会排斥这样的年轻人争取上位呢,不仅自己会多了一个能力很强的助手,还能交好鲍尔默家族,实际上也是政客的伊莱休绝对不会做出错误的选择:战争部长可是文官。这意味着伊莱休鲁特如果从战争部卸任,他去参选州长、议员等职位会很顺利,即使不去竞选,在政府中任职也没有阻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