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海外领地的问题

日俄战争打的如火如荼,尸山血海一般,俄**队战败速度之快、战斗力如此之差都让美国大开眼界;日本军队的坚韧、不惧死亡的万岁冲锋更让美国观察员从心底发冷。

欧美国家在此之前从没有遇到如此惨烈的战损,一直以来评价军队精锐的标准虽然不少,但有一条是公认的,就是一支部队的战损比:一般部队伤亡达到10%,部队长官就要考虑战斗方式,甚至作战会束手束脚;伤亡30%,就会要求修整补充;一旦伤亡到达60%,部队就有崩溃的可能;70%的话,投降就会普遍存在;90%还能继续作战的部队基本上不存在。但是在日俄战争旅顺攻防战的203高地,日军投入一个师团{第七师团}的兵力对旅顺港的防御关键点进行进攻,在280mm的重炮掩护下夺取了高地,但承担进攻任务的第七师团战至殆尽,仅余1000余人的兵力,战损14000多,伤亡率高达90%以上!

在西方国家看来,这简直不可思议!也就是经此一战,西方国家包括美国开始了对日本的重新认识!这就是从1904~1905年日俄战争之后,西方国家对日采取绥靖政策的开端和原因。但事实上,只有英国对日本即重视又无视,主要原因就是日本基本上是英国扶植起来的,当时的日本无论从军舰的采购还是海军训练都来自英国,并且得到了英国转让的海军造舰技术,就连日本与俄国开战所需的资金都来自英国,所以以英国人的高傲自大是不担心有一天日本会对英国动刀子的。

不过事物都有两面性,随着以英国为首的列强对日本的绥靖政策,几十年里日本的胃口和野心也越来越大!先是打败了俄国,继而强占青岛,干涉远东苏俄革命,霸占东北,全面侵华,直到对英美在广袤的太平洋地区宣战,可以说离不开英国人的纵容,当然也离不开美国人自己的退让和鼓励,当然牺牲的主要是华夏的利益。这是后话,现在还没到后悔的时候。

面对日本在东亚的崛起,以陆军参谋长查菲中将{现任实权}为首的一批曾经在菲律宾和华夏服役的老将向国会和总统提出了加强美军在太平洋区域的作战能力的建议,因为即便算上夏威夷,这些领地都距离美国本土太过遥远,所以建议认为应首先加强太平洋舰队的战列舰数量,用更大吨位、更新建造的战列舰替代已经服役了二十年以上的老舰,新战舰的火力应以速射炮为主力,过去那种射速慢的要死的架退式舰炮应全面退役,更换射速更快的管退炮。

亨利很无奈,因为现在才是1904年,英国人的无畏舰才开始建造龙骨,1906年才能下水,如果这时就暴露出美国第一个建成了全重火力统一口径的战列舰的话,没准就让英国人把原本对准德国人的靶子指向了美国,这对美国是不利的。这个时代的欧洲已经明显的分成了两个阵营,陆地上是俄法对德奥,海上是德国对英国,并且因为德国越来越明显的对海外市场的渴求,使得威廉二世在海军的投入上一年比一年增加,德国公海舰队的实力已经达到英国大舰队的七成多引发了英国海军的一片哗然。而此时的英国,经过两次布尔战争的消耗,国库空虚,已经无力再保持压制全球列强海军战舰的数量优势了,造舰经费不得不进行压缩,继而对德国的挑战不得不另辟蹊径,这就导致了无畏舰的出现,原本英国海军的打算是凭借技术优势继续保持对德国的压制,但事与愿违或者说弄巧成拙,不仅没有起到压制作用,反而把自己拖入了全新的军备竞赛当中,日不落帝国的夕阳真正开始到来了!

1904年这是个很尴尬的时间段,新式主力战列舰已经开始建造了,估计下水时间能够赶在英国的无畏号前边,1906年年初下水,但问题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英国人的海军还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再有百年海军不是吹的,没有长时间的各种训练,亨利感觉即使有了新式战舰,美国海军也会被使用落后战舰的英国大舰队吊打。时间!一切都需要时间!

历史上,在无畏舰诞生十年后,美国海军的炮术也是很差劲的,1917年参战的美国援英舰队4艘无畏舰特拉华号、佛罗里达号、纽约号、怀俄明号到达斯卡帕湾进行实弹打靶,被英国海军本土舰队司令官戴维贝蒂海军上将评价为“糟糕和令人失望”,可见一个国家的海军实力并不全是靠新装备能带来的,人的因素也是重中之重,所以当亨利提出“宁肯让人等装备不让装备等人”的时候,陆军和海军都没有提出异议:只要先有了可以进行训练的少量装备,就会有大批经过训练的人,一旦战事来临,凭借美国的工业实力就可以迅速武装训练有素的士兵海,这样非战时就减少了对军费的日常支出部分,可以把节约下来的军费用到新装备开发、士兵训练上,同样提高了军队战斗力。

同样的问题,现在日本在英国的支持下大力发展海军,竟然一再击败俄国太平洋舰队,甚至后来从波罗的海调来的俄国主力舰队也一并被日本击败,就不能不说日本海军的实力已经成为美国太平洋舰队的巨大威胁了。夏威夷到东京的距离是6200公里,洛杉矶到夏威夷是4100公里,虽然美国人近了2000公里,但是夏威夷是日本移民到美国的首选地点,二十世纪初夏威夷的日本移民占了夏威夷人口的40%左右,不客气的讲,如果日本打完了俄国立即就打夏威夷,估计也就是一鼓而下的事,换谁来看美国都必须把日本视作重大威胁。

历史上1904年泰迪鼓捣的法案将《排华法案》弄成了无限期,而且对华人移民的限制也越来越多,但现在多了亨利这么一个变数,从1902年开始泰迪就没有在提过限制华人的问题。甚至在亨利的一再引导下,对日本的警惕性越来越高,当1904年2月日俄战争爆发以来,这种警惕心理愈发的加重,现在泰迪正在酝酿针对日本移民的法案,而且准备将原本《排华法案》的部分内容进行修改。不过,原因倒也并不是全由亨利引导的,《排华法案》传到华夏后,华夏人民自发的反对美国货的运动让很多进行美华贸易的商人损失惨重,自1903年开始,大批商人的抗议就不断涌向白宫和国会大楼,已经有一部分原本赞同《排华法案》的参众议员转变了立场{受到了捐款的威胁},有一部分比较顽固的坚持fǎ

huá的liǎ

ghuì议员还有受到人身威胁的:有人给寄了子弹!再加上日俄战争中日本表现出的强烈的攻击性,三管齐下,泰迪也必须考虑考虑自己鼓捣出的《排华法案》是不是和时宜了。当然要想立刻就能让泰迪转向废止他自己的法案也是不可能的,泰迪是总统啊,总统必须要脸面的,哪怕是刚下台法案就被废除,也不能自己出尔反尔的。但即使不能废除也没关系,事情都是人来办的,泰迪只要给愿意追随自己的人一些眼色,放松一些或者睁一眼闭一眼就可以了。

华人的问题的解决一时半会儿完不了,解决日本移民的问题又迫在眉睫,必须chūtái新的制度,以控制日本人在美国太平洋沿岸的数量,于是原本历史上没有的新法案chūtái了:各州移民人口比例法案,经过短时间的酝酿于1905年1月出炉啦。该法案限制了各州新移民{第一代移民}占原居民的比例,美国内陆州比例不得超过1%/年新增,%;单一移民种族人口不超过15沿海州西部不超过0.5%/年新增,东部0.8%,单一移民种族不超过沿海各州总人口10%。也就是说针对第一代新移民不能在某一个地区聚集太多,必须分散,以减少因移民抱团引发的社会问题,真是目的就是通过法律把夏威夷集聚的大批日籍移民转移分散到美国东中部,防止大批日本人的存在带来的问题,尤其是第一批移民往往对母国具备很强烈的感情,是成为间谍或者间谍掩护者的最好人选。反间谍最怕的就是眼前所看到的每一个人都像间谍,那样反而无从寻找;最不怕的就是针对绝对少数人群的不同种族、国家的间谍,因为人数稀少,乃至肤色不同都好追踪。所以对于夏威夷的日本人来说,很多原本隐蔽好的工作就要重新开始了!因为内森负责筹组的情报局就拿日本的移民试了把手,试手的结果也大出内森的预料:不是收获太少,而是太大了!

事情是怎么回事呢?还得数巧合无处不在。

内森派去到夏威夷负责排查间谍工作的小组是借助了移民局的身份进行的,巧的是这个小组里有一个成员就是属于出生在夏威夷但成长在加州的一个家伙,叫做鲍威尔的西班牙德国裔混血儿,很饶舌的一个家伙,平时总是喋喋不休,并不得小组其他人的喜欢。

这一天,鲍威尔一边检查一个矮个精装的中年日本人的证件,这个日本人自称是商人,经常往来于旧金山和檀香山之间,但两个人聊起天来,鲍威尔发现这个日本人对檀香山和旧金山的港口和天气更为熟悉,对他自称商人所经营的商品行情反而略显陌生,比如白糖在旧金山的价格就明显属于过时的信息。这小伙子虽然饶舌,但却是个心细如发、善于分析的出色的情报人员,饶舌是他的伪装,因为没有一个人会认为一个说话喋喋不休的家伙能保守住秘密。鲍威尔没有立刻表现出异样的神色,反而装的兴致很高的样子,和这个日本人约定了拜访的时间,一起喝个咖啡嘛,正常的交往,顺便让日本人误解一下,以为鲍威尔可能成为日本人的情报来源之一。鲍威尔的目的达到了,根据时候对这个日本人的跟踪调查,这个小组发现了留在檀香山的另外三个间谍,都是以合法的身份作掩护:购买港口附件的土地建设酒馆、旅馆等商业设施一边监视港口的美军舰艇调动,一边做生意结交各色人等。

内森接到报告后,经过情报委员会的讨论,大家认为已经暴露的间谍危害性大大降低,不仅可以顺堂摸瓜,查出更多的间谍、新到的间谍,还可以提供假情报误导敌人。当然,现在美日之间还不存在实际上的军事冲突,直接抹掉这些间谍不合适,容易造成日本人发难的借口。于是。参联会情报委员会开始了长期的监视活动,直到“珍珠港事件”爆发,美国对日本宣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