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捎带发财

能一边旅行一边发财是任何人都愿意的,除了脑子进水的家伙,谁能拒绝神不知鬼不觉的发笔小财呢。对于亨利和艾丽斯来说,自家的地位权势还有身家就不会把一般二般的所谓富豪放在眼里,华夏老话,所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说的就是亨利这种人物。

亨利和艾丽斯一起蜜月旅行身边也是要带着一批安保人员十几个人,男女都有,不过平时没事的时候都不会露面,隐隐约约的能让亨利感觉得到就行,这次夫妻俩前往霍克森假借了一个半道上休息的名义,而其中就有五个提前先到那里去准备,从环境安全到食物饮水、服装被褥,甚至壁炉柴火都要检查一下,免得出什么意外。

英国的气候很有意思,受大西洋暖湿气流影响,全年温差都不太大,比较湿润,但每天阴晴不定,很可能上午还是阳光明媚,转眼就是狂风暴雨,有点三岁小儿的感觉。亨利好艾丽斯就很不巧的碰上了大雨,还是进了霍克森的时候。大雨冲击着草地,让草丛下边的土地吸足了水分,原本就略微松软的小路也变得泥泞起来。亨利和艾丽斯的汽车开进了保镖收拾好的一个小院子没几米远的时候,不幸发生了:一个汽车轮子陷进了泥浆里,任凭亨利加大油门,只见到泥水飞溅,就是不见汽车轱辘从泥坑里出来。看着亨利悻悻然的样子,艾丽斯倒是开心大笑,艾丽斯很少看到亨利吃瘪的样子呢。看到几个保镖打着大号的雨伞迎了上来,艾丽斯急忙拉着亨利从车子的另一边下了车,踩着一脚一脚的泥泞走到屋檐底下,换上保镖拿过来的干净鞋子,这才进入了这栋别致的英国农家房舍。

这倒霉的车子只好等天放晴才能收拾了。亨利确实很郁闷,本来想带着艾丽斯到霍克森玩寻宝游戏的,没想到还没开始就被英国的天气给了一记闷棍,真是倒霉啊。还好,艾丽斯虽然不知道亨利为什么不太高兴,但是至少是与英国这破天气有关。艾丽斯虽然不能呼风唤雨,但是她能逗亨利开心啊。艾丽斯能歌善舞的,随便给亨利跳个舞就行了。当然,刚从汽车里出来,又是雨天,身上感觉不利索,于是跳着跳着就把自己和亨利跳进浴室了......{后边省略,老猪确实不太会描写}

一晚好觉,第二天早上。亨利红光满面的走出了卧房,“嗯”亨利鼻子里发出一声常常的shē

,空气真好啊,雨后的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青草的味道,连带着围绕着农舍的薄雾,影影绰绰的,好似仙境一般。

不过马上好心情就被破坏了,罪魁祸首就是--就是昨天那辆陷进泥里的汽车!昨天下车时,还只陷进去半只车轱辘,今天早上一看,陷进去了大半只车轱辘,最可恶的是,一晚上时间雨停了,可是泥坑也平了,如果把车轱辘上半截去了,剩下的半截在下一场雨估计就找不到了。

吃过保镖们做的不怎么样的早餐--夹了鸡蛋的三明治和热牛奶巧克力,亨利招呼保镖们,“挖!先把车挖出来!再看看为什么这片地这么软!地下是不是有问题!”看着发火的老板,保镖们也很郁闷,这都叫什么事啊!还好的是,四周有多半人高的围墙,这片村庄也都被老板买下来了,即便还住在这里的居民,名义上也是老板的属民或者佃户,不敢靠过来看他们热闹的。只要不丢人,随便老板干什么吧。

一共十八个保镖,两个女的负责艾丽斯贴身保护,剩下十六个四个人一组抡起铁锹嘁哩喀喳一通挖,亨利也是不是下到坑里挖几下,很快就挖出了一个一米多深的大坑。可是哇了两钟头,什么也没挖出来,都是一坨坨的泥,不过倒是能看出来,陷住车轮的这块地方的土质确实比边上的土质要疏松一些。

亨利看着一波人有点无精打采的样子,挥手换人。在第三波人开挖之前,亨利不知道从哪找了一把长剑跳到坑里冲下乱捅,忽然,亨利的手一顿,好像长剑碰到了什么硬物,距离坑面不太深,看没入坑底的长剑的样子,估计也就是3~40厘米的样子,“嗯?嗯?!哈哈哈!就是这里!再挖!挖下去半米!我感觉有东西。”亨利兴奋的跳出大坑,冲边上等着的保镖吼道。众保镖都是出身亨利家的农牧场,自然都知道亨利的规矩,一听少爷有了发现,立时精神大振,铁锹飞舞的速度登时增加咯一倍还多!

艾丽斯本来等了两个小时没看到挖出东西,已经回到房间休息了,这时候听到亨利的吼叫也匆匆跑了出来。看着亨利一身的泥土,脸上也是这一块那一块蹭的泥,突然感觉心疼,赶紧招呼女保镖给亨利打盆水,洗洗脸洗洗手。

亨利没管艾丽斯怎么想,拉着爱人的小手,:“等会儿挖出东西,我们一起看看到底是什么!昨天晚上我就觉得这里的地面不对劲,别的地方就算能陷住车轮也没有这块陷得深,肯定有问题!”

正说着,一锹泥土被抛了上来,忽然就有一点金光在阳光下闪了一下,虽然只是一刹那的功夫,不但艾丽斯注意到了,边上正面冲阳光方向的几个保镖也都注意到了。“停,停一下,”艾丽斯叫道;“亨利,刚才抛上来的土里,好像有东西,闪了一下。”“啊?”亨利一愣,“真的?”艾丽斯使劲点了点头。

“在哪里?在哪里?把水端过来。”亨利一边问四周的保镖,一边招呼端水。果然,一坨土里露出了一线金边,也不管沾了多少泥,亨利想也不想直接用手把这缕金光捏了起来,在水盆里使劲涮了涮,一枚银币,一枚精美的金币静静地摊在亨利的手掌上,因为长时间的土壤水的侵蚀在阳光下映射下乌突突的。亨利把银币在毛巾上擦了擦,叫过来艾丽斯,“亲爱的,你看看这枚金币,认识吗?”亨利没学过这些古董知识,以前遇到的都是黄金制品,估价也是按照黄金价格估计,都没有把艺术品的加成算进去,还好自己老爹不坑儿子,要不然估计亨利哭死的心都有。不过,虽然亨利不懂,可是虽然亨利找了一个认真的妻子呢!自从艾丽斯接受整理彩虹城堡的印第安遗藏,就开始学习古董和艺术品方面的知识,现在不敢说精通,但至少打好了基础,比亨利强的太多了。

接过银币,艾丽斯反反复复看了起来,这枚银币上人物的轮廓都磨的很模糊,看起来应该是经过长期使用,正面的男人侧脸应该代表古罗马帝国的皇帝,背面是两个人抬着东西的样子,人像下边还有一行字。艾丽斯在学习古董知识的时候有一位老师是纽约大学的一位专门研究古罗马史的教授,这位教授收集了大量古罗马时代的钱币。艾丽斯曾经见过教授的收藏,其中有一枚品相有些残损的金币跟自己手里这枚很相似,“亨利,如果我没有认错的话,这枚金币上的男人头像应该是罗马帝国第一位元首屋大维,大概是公元14年以前的罗马帝国皇帝。这枚金币应该就是标准的奥里斯,而且还是公元11年以前的。因为公元11年以后,屋大维好像就没有再铸造这种金币的。”“哦?”艾丽斯看着亨利一脸懵逼的样子,哈哈笑了起来,凑上前给了亨利一个吻,说道:“亲爱的,你只要知道这种金币很少就行了。很值钱的。”亨利点点头,“没关系,亲爱的,那么你就多操心吧。”

四周的保镖们都听见夫妻二人的对话,天哪,古罗马帝国时代的钱币,公元14年,好久远呐,到现在快1900年了!于是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一样,激动了起来。就是不考虑亨利的奖赏问题,单单能见识到这么珍贵,数量可能会很多的钱币,对保镖们来说已经就可以在自己的子孙后代面前吹嘘很久了!

随着保镖们再一次开始挥舞铁锹,更多的发现也随之而来:“叮”的一声金属碰撞的声音,把正在清理泥土的艾丽斯和女保镖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坑里,这一声绝不是铁锹只碰到一枚两枚钱币所能发出来的,看来是挖到主要堆积层了。不待亨利和艾丽斯吩咐,坑里的保镖就招呼上边的人,换工具,这会儿不适合使用铁锹了,换小铲子才能更好的干活。

用了三个多小时,在十几个男女保镖一起努力下,终于把坑里的东西清理干净,找不到任何一点遗留之后,有用筛子细细筛了一遍,方才罢手。亨利和艾丽斯两个人坐在大个的水盆边上把混着泥土的出土物略略清洗放到盆子边上的草席上,感觉腰都要断了。艾丽斯不时揉揉小腰,总算坚持到了挖掘干净。

剩下的就是清点分类了。现在可以把挖掘出来的土回填夯实了。“大家都辛苦了。先做饭吃,吃饱了休息一下午,晚上再继续。”亨利也累了,没有谁是钢筋铁骨,都会累的。

下午,亨利和艾丽斯好好睡了一个觉,感觉精气神都恢复了过来,这才拉着依旧慵懒的艾丽斯到小村里散步,活动活动筋骨。

晚餐是两个女保镖的作品,出来给艾丽斯当保镖之前,两个女孩就是家里里里外外全能,不仅如此,两个女孩还喜欢qiā

g械设计,给艾丽斯当保镖又受到了亨利从华夏聘请的武师的贴身格斗训练,可以说亨利赚大了。

晚餐过后,小小的农舍里装了20多个人,显得有些拥挤,不过大家都被亨利安排了一摊子活要干,也就不在乎了。经过分类清点,大坑里共挖出银币14191枚,金币565枚,铜币24枚,还有79个银汤匙,20多个银烛台,29件金首饰,以及不少的银质小雕像,不过这都算不上吸引眼光,这批金银里最引人注目的是重达250多公斤的纯金金块!天知道这批埋藏了一千五百的宝藏的主人是什么人:商人?还是将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这些金银都是姓鲍尔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