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我是上帝的宠儿

对于亨利随便让人一挖就能挖到宝藏,艾丽斯也有些感觉太过离奇,没人注意时私下里问亨利:“亨利,亲爱的,你是怎么知道这里会埋着东西的?还有彩虹城堡的发现怎么解释呢?”“亲爱的,如果说这都是碰巧,你相信吗?”亨利用一往情深的眼神看着艾丽斯,“其实别说是你怀疑,就是我自己到现在也没有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要是有个解释的话,亲爱的,我只能说这是上帝的宠爱吧。”夫妻二人相视一笑,这事儿就这么算是过去了。好在艾丽斯经过了一次彩虹城堡的文物清理,自己也喜欢上了整理古董的感觉,马上就放掉亨利,把精力全放到出土的金银币上边去了。

其实,艾丽斯对这次出土,还是有些遗憾的,金首饰不少,29件,可是原本应该有镶嵌宝石的,现在那里是空空乌有,可能是埋下这些财宝的主人更看重宝石吧,走之前把首饰上镶嵌的宝石都抠下去了。不过,这也没什么,以亨利和艾丽斯的身份地位弄到一大批用在首饰上的宝石不要太容易了,只要补上,对于现在富豪权贵阶层,古罗马时代的金首饰不要太追捧就算是没人了。只要放出消息去,不用范围有多大,不出英格兰,29件首饰就能被一帮子贵族包圆喽。

糊弄过去艾丽斯对于亨利来说,不费什么事情,因为亨利看过后世排名的世界十大宝藏,英伦四岛就占了两个,霍克森是一个,还有一个是在爱尔兰的基尔肯尼郡的丹漠洞,那里的宝藏其实并不是太多到哪去,只不过因为历史上的一场大túshā而显得更加厚重。亨利是不屑于寻找这种历史意义大过实际利益的宝藏的,不过今后有机会可以带着私人卫队去开发开发加勒比海的沉船还有沉没的罗亚尔港——罪恶之都的金银珠宝,还有智利的印第安墓葬。这些可以说都是不务正业,对于亨利和家族来说,这是外财、横财,能有多少?更多的当然还是凭着雄厚的资本,名正言顺地搞投资,只要家族旗下多上几个矿山,不管是金矿、铁矿、铜矿、铀矿还是钻石矿、宝石矿,甚至别忘了中东的石油现在只在伊朗有所发现,两河流域的yīlākè和海湾沿岸的ālābó国家呢?那可都是真正的宝藏啊!君不见,后世的美国为了石油,都怎么干的!

闲话不说,亨利和艾丽斯带着保镖忙了一个晚上,把出土的金银币、首饰等等清理干净,艾丽斯能认出来的金银币单独放在一起,不认识的一种挑出一枚回头找更专业的人士辨认,又留出几枚准备拍卖混个明白价格的金银币,剩下的一股脑打包,让保镖分出六个人运回彩虹城堡,放到库房,过一段时间再说。亨利和艾丽斯都清楚,任何财宝一股脑扔到市场上,是绝对卖不出好价的,细水长流才是王道。至于29件金首饰,亨利可不打算留着给艾丽斯佩戴,虽说在地下休息了一千多年,可谁知道沾上什么脏东西没有。自家守着一个小钻石矿,又不缺这些玩意,还是卖出去最好,不仅能小赚一笔,还能和英国的贵族们建立良好的私人关系,双赢多好!艾丽斯出身政治家庭,对此也是理解,有什么比丈夫多一些有能力的朋友更好呢,管他们是哪国的,总有一天能用得上的。

很快,亨利就委托在伦敦的朋友放出来消息:有一批古罗马时代的金首饰要在贵族圈里拍卖,因为首饰上缺了宝石,所以出价者需要自己后配。一时间就在伦敦掀起了一个小波澜,不少贵族都在四处打听是谁有这么豪,一次拍卖二十多件古罗马时代的首饰,即使没了原本镶嵌的宝石,也足以称得上大手笔了。

当一个月后拍卖会开始的时候,亨利和艾丽斯早已离开了英国,正在地中海游览那里平静的海波,高高的金字塔正在等待着亨利和艾丽斯的来临。

对于埃及,亨利没有多少好印象,这里除了金字塔和苏伊士运河之外就不剩下什么了。可仅仅一个苏伊士运河就可以让列强觊觎不已,以英国人的尿性,是怎么都不会放弃埃及的,如果不是后来两次大战德国人对英国打击太沉重了,沉重到了积攒了几百年殖民掠夺的家底被消耗一空,又怎么可能有埃及独立的机会呢。不过,后来对印度这个国度却充满了好奇。

这个庞大的英国殖民地,拥有上亿的人口,在英国统治下依然像几百年以前一样,只要不是英国人故意针对,每一个印度王公都依然过着奢侈的生活,而印度那个延续几千年的种姓制度,则保证了位于统治阶级的婆罗门和刹帝利不会对没有影响其自身利益的殖民者予以反抗。在外国人眼里,印度平民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但熟悉印度的人知道,只有种姓下层才是这样,尤其是吠陀还有贱民这两个种姓才是真的水深火热,但印度人自己都觉得正常,别的人操什么心呐。亨利就是这种不干我事就不操心的人。再说,以夫妻两人跟这些水深火热中人也接触不到啊。

邮轮出了红海,直接驶向了孟买,印度西海岸的最大港口,亨利打算在这里休息几天,一味的赶路不是王道,蜜月旅行不能成为邮轮之行。

孟买是个历史悠久的古老城市,有很多古迹,其中有被历史文献记载清楚又被湮没然后再次被发现的阿旃陀石窟群,从公元前1、2世纪绵延建设了近700年之久,在山林里消失了一千多年后,80多年前被一群打猎的英国人发现,据说十分壮观。亨利的计划是和艾丽斯到这些异族宗教场所参观一番,多了解了解这些精美的宗教艺术杰作。孟买还不仅仅是汇聚了大量艺术品的都市,还是一个拥有很多美食的城市。

来到了孟买,当然要入住后世著名的泰姬玛哈酒店,所幸的是亨利来的时间很好,塔塔先生的酒店刚刚在1903年全面完工,让亨利不必到了孟买因为找不到而出丑。码头上的印度跟班们虽然讨厌,但人生地不熟的少了他们也不行。一般人会因为跟班们强要消费而愤怒,但亨利不会,十几条大汉一围,任何一个跟班都不会轻举妄动。

保镖伸手招来路边等待客人的马车,问清了去泰姬玛哈酒店的路程,有意无意的露出了腰间别着的手qiā

g,亨利与勃朗宁先生有合作的武器工厂,保镖用的武器自然也是自家合作公司的产品了,因此手qiā

g使用的就是勃朗宁先生设计的m1903式自动手qiā

g。不过,亨利要的是勃朗宁特别设计的改装qiā

g,弹容量比原装大,qiā

g管也长,口径是.38,威力大,手劲差的人打不了几qiā

g就能抬不起手来。马车夫看了这帮黑西装,还明目张胆的带着qiā

g,吓得不行,一路上提心吊胆的一点儿花样没耍,就把亨利一行人送到了开业时间不长的泰姬玛哈酒店。

到了酒店,自然有打前站的保镖订好了房间,酒店最顶级的豪华房间。

泰姬玛哈酒店的大门很有意思,并没有像通常靠海滨的酒店一样,把正门开在临海一侧,反而开在面向市区的方向,而这种与众不同的开门方向,再加上塔塔先生建造泰姬玛哈酒店的原因,就诞生了很多有趣的传闻,比如塔塔先生因为受到英国人的侮辱所以特地把门开在了与海滨相反的方向,意味着不愿意接待英国人等等等等。

走进酒店,你就会发现,这间酒店不愧是印度最好的酒店,不仅装饰的金碧辉煌,而且大量使用了拱廊,不仅增加了采光的通透性,而且增加了空间感,配合上塔塔家族几十年来收集的艺术品,整个酒店显得非常典雅舒适。酒店一共有四十多套顶级套房,亨利和艾丽斯选择了一套英式风格的套房。放下行李,略微休息了一会儿,就有保镖前来报告,酒店的主人塔塔先生过来拜访。亨利和艾丽斯不觉得意外,像他们这种身份入住酒店,主人不来拜访反而是失礼的行为,除非主人家并不在孟买,亨利和艾丽斯觉得主人家掌握的时间刚刚好。

亨利和艾丽斯换好衣服,主人家来访,初次见面,需要庄重一些的衣服,包括首饰。不过,让亨利和艾丽斯有些意外的是,来人并不是贾姆谢特吉.塔塔,因为按照年龄算,塔塔先生应该有六十多岁,而来人是以为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来人很精明,一眼就发现了亨利二人的诧异,急忙自我介绍:“鲍尔默先生、夫人,你们好。我是道尔.塔塔。家父贾姆谢特吉.塔塔。众所周知,泰姬玛哈酒店是家父一生的心血凝聚,为此付出了无数的精力。所以,当酒店建成营业后,家父心愿已了,就于去年回归了阿胡达.马兹达的怀抱。”亨利知道自己和艾丽斯险些闹出了笑话:“请塔塔先生原谅。现在的消息传递的实在太慢,我们险些失礼了。”“没关系,鲍尔默先生、夫人有心了。家父完成了心愿,是带着微笑离开的。”道尔塔塔对于不了解情况的亨利二人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怨怼的地方,何况,现在的塔塔要想继续发展,还需要亨利这样的权贵予以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