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印度王公

道尔塔塔先生很绅士,把话题转向了亨利夫妻的来意,表示愿意协助亨利夫妻的旅行行程,并介绍了几个孟买附近的名胜古迹,表示自己会举办晚宴欢迎亨利夫妇的到来,并介绍了打算邀请的宾客,得到亨利认可后,约定了具体时间,然后干脆利落的告辞。

晚宴自然是亨利艾丽斯两人于孟买当地的王公还有附近各邦王公见面的机会,别以为这些王公们就那么愿意在英国殖民者压榨下生活,有几个土皇帝愿意头上蹲着以为太上皇呢。英国殖民印度以来,时不时爆发的跟土王之间战争还有不少的所谓农民起义是怎么回事儿,还不是权力之争,土王就算了,很明显;农民起义是怎么回事儿,没有地方上有声望、有实力的高种姓领头,谁能在很短时间就聚集起大批的人手和武器装备,要知道,普通老百姓家里有把菜刀就不错了,大刀长矛想啥呢!比如说,****沙二世和章西女王领导的印度中部起义,还不是英国人自己作死,让****沙二世得了机会,这位莫卧儿王朝的皇帝要利用这个机会恢复自家的权威嘛,顺势跟英国人打一场,赢了,恢复莫卧儿王朝,败了,了不地被囚禁,英国人还敢把他杀了吗?章西女王就是太过坚强,结果战死了,如果投降也不过是囚禁罢了。还是那句话,这些王公都是利益驱动的生物,没有好处谁会去zàofǎ

。再说,现在大英帝国如日中天,没有后世那么畅通迅捷的咨询,这些人只知道大英帝国在南非打赢了布尔人,全取了南非,占有了南非的金矿,有钱!有军舰!厉害的很呐。

作为被邀请的重要客人,亨利和艾丽斯是最后出现在晚宴上的,道尔塔塔邀请的其他客人应该是作为陪客先亨利和艾丽斯出席宴会,,这是宴会的规则。而且参加宴会的客人都应该穿着符合各自身份的衣着,,比如女人们一水儿的沙丽,古吉拉特邦和马哈拉施特拉邦的男人们受到***的影响或者直接就是***的,穿着就是类似***的长袍,亨利和艾丽斯是美国人,属于欧洲白种人,穿着就是英式风格,亨利是燕尾服,艾丽斯是带鲸撑的落地长裙,项链、戒指、耳钉、胸针一个不能少,而且首饰上的宝石都必须是祖母绿、鸽血红一类的名贵宝石。

走到宴会厅门口,立刻就有按照印度民族服饰盛装的仆役拉开门,带着假发套的英式管家则高声通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亨利鲍尔默中校携夫人艾丽斯李罗斯福鲍尔默夫人到。”大厅中正在各自交谈的宾客都停止了说话,本来热闹的大厅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原本就站在大厅门口不远处的道尔塔塔几步走到门口,主动伸手合十,按照传统作揖并问候道:“纳玛斯戴。”亨利入乡随俗,也一样照着塔塔的动作回礼:“纳玛斯戴。”然后又按照西方礼仪,两人握手,塔塔还按照西方礼仪对艾丽斯行了吻手礼,礼仪之周全,不愧是印度第一的企业传人。

主宾双方行过礼之后,道尔开始向亨利夫妻介绍今天晚宴的其他客人,不像外交似得,等待介绍的客人要排成一排等领头的介绍,而是向西方传统自助宴会一样,道尔带着亨利夫妻走到准备介绍的客人身边一一介绍。当然,每介绍一次,亨利夫妻都要学一次“纳玛斯戴”。不出亨利的预料,道尔介绍的客人都是现在住在泰姬玛哈酒店的客人,不过这些客人都是来自孟买周边各个土邦王国的王公或者王公继承人,比如来自古吉拉特的艾哈迈德沙.拉杰皮普拉,来自孟买本邦的拉贾伊尔汗,来自喀拉拉的拉玛瓦尔玛,尤其是喀拉拉邦的瓦尔玛家族,即使后世印度废除了各邦王公的身份,瓦尔玛家族依旧掌握着喀拉拉邦的大片土地,掌握着大量的人口,虽然没有王公的名义,实际上依然还是喀拉拉邦的土皇帝,而且南方的传统,喀拉拉邦根本没把新德里的印度政府当回事。要不明明知道帕德马纳巴史瓦米神庙藏着无数的金银供奉,怎么不知道取出来用呢,这可是瓦尔玛家族几百年不断的供奉积累出来的,要说瓦尔玛家族没有详细的记载谁信啊!可是人家就是没有动,自家的家庙一样的神庙,没动是因为瓦尔玛家族有那个底气,我有钱,用不着祖宗留下的金银!

虽然后世的印度政府坑了瓦尔玛家族一把,但架不住亨利知道这事儿后对这个家族有好感呐!于是,在拉玛瓦尔玛莫名其妙中,亨利与拉玛瓦尔玛多聊了几句,让这位已经四十多岁的中年有些不可思议的兴奋。

宴会开始后,等主人讲话、客人讲话,又主客共饮了几杯酒{***不饮酒,上的果汁,以下不单独说明}之后,就开始了歌舞表演。别说,印度还真是个能歌善舞的国度,孟买也不愧是后来的印度电影的中心,宝莱坞的所在地。各种美女、健男边唱边舞,实在是精彩,尤其是一群壮汉手持盾牌钢刀表演的战舞,就使得观众们气血沸腾,恨不得立刻加入其中。

亨利知道,今天来的这些印度土邦的王公们并不是冲着亨利这个无名的中校或者参联会的名义来的,而是艾丽斯这个总统女儿的身份吸引了他们,但是亨利有必要告诉他们,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人,能为他们做什么,这样才能获得尊重。这个圈子就是这么现实,如果没有利用价值,亨利就不会受到尊重,连带影响到介绍亨利参加类似活动的引荐人跟着受排挤。所以,现在亨利必须有合适的理由引起这些土王们的重视,喀拉拉邦的地理位置就是一个最好的话题。因为喀拉拉邦地处印度次大陆伸进印度洋的那只脚的脚尖上,西侧海岸就是ālābó海,如果舰船从红海出发直接到喀拉拉邦补给,就能缩短航线,最重要的是,这里一旦建立军事基地和舰队母港就可以直接封锁ālābó海和红海。

亨利悄悄地和道尔塔塔交谈,请道尔在歌舞表演后请拉玛瓦尔玛单独交谈。道尔不明白为什么,因为就像亨利不知道老塔塔是什么时候去世的一样,道尔也不知道亨利到底是什么身份,一开始道尔也是因为艾丽斯的身份才要邀请亨利夫妻参加宴会的。亨利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告诉道尔,自己可以有推荐权,比如在海外建立补给港,与一些国家地区进行军事合作,虽然还必须经过参联会的审批以及国会的表决,但亨利的推荐一般是不会遭到否决的。为什么不会遭到否决的原因,就在于亨利本身就主导了参联会的一大重要委员会的工作——装备委员会是与美国海陆军关系非常密切的,而亨利的陆军中校的军衔也是永久军衔。在美军,永久军衔晋升之难,外人是很难了解的。比如到现在为止,美军的军衔最高不过中将{荣誉性质的不算},亨利中校军衔不过是这四年因为巨大的功劳获得的晋升,无论在哪个国家,这种晋升都是罕见的,足以说明亨利在美军中的地位。

亨利和道尔的低语,开始没有人注意到,就连艾丽斯的精神都放到了歌舞当中,但时间稍长,各位狐狸一般的王公们就注意到了主人和主客之间这种奇怪的低语。几位土王和土王继承人互相用眼色交谈了一会儿,年龄最小的孟买本地土王之子只有25岁的拉贾伊尔汗被推了出来:“尊敬的道尔塔塔,您在跟我们的客人聊什么呢?这么好看的歌舞,您都没有鼓掌到合适的地方?”听到问话,道尔才醒悟过来,自己在无意当中竟然逮到了一条大鱼:不仅出身于美国顶级家族,而且自己就拥有大量的财富,更厉害的是一定程度上能干预美**队的建设走向,这种人如果是在英**队,也一定是手握实权的大佬级别的人物,况且还这么年轻!绝对是前程广大的军届明星!与这样的人建立友谊,何等的荣幸啊!

回过神的道尔对几位王公说:“大家知道,我家里是做贸易起家的,家里还有一间纺织厂。亨利先生表示,印度的长绒棉质量很好,希望通过我进行大量采购,供应给家里的工厂,包括棉布都可以按照要求定制生产。另外,亨利先生还委托我在印度采购橡胶、咖啡和香料,我说这些不用问我,今天来的客人家里就有这些东西,如果需要,亨利先生可以直接找客人们了解。亨利先生就让我和各位另约时间谈谈生意问题。”几个当权派听了道尔的话,表示了解,但依旧很好奇,区区一个陆军中校能做到什么级别的生意,需要直接与他们这种社会顶层的决策者直接联系沟通呢!

亨利向道尔示意,表示自己直接说明,得到道尔摇头后,亨利对在座的几位当权派举杯示意,“各位朋友,你们可能没有去过美国,不了解我的姓氏代表了什么,就像今天,如果没有塔塔先生介绍了各位的身份,我们也不会知道各位的名字代表了什么。这该死的社会,通讯手段限制了我们的交流,让我们不能及时的互相了解。那么,我就详细的介绍一下我自己。我,亨利鲍尔默,美国鲍尔默家族第四顺位继承人。鲍尔默家族是美国最大的地产主,拥有超过一万五千英亩的农场和牧场,拥有大量的矿山,还掌握着四家以上的报纸,一家广播电台,两个兵工厂,一家汽车公司和一间律师事务所。而我和艾丽斯自己还拥有一座面积超过100英亩的城堡山庄的居所,服装工厂是专门为美国陆军提供作训服的工厂,因此需要高质量的棉布和优质长绒棉,橡胶这些工业原料。至于香料,那是家族厨房的必备品。当然,以我的工作情况,虽说可以启动美国的军事采购案,包括对外的军火销售审批,各位领地很多出产都是我或者美国需要的,而我同样可以为各位提供各位所需要的...”

几个当权派立刻就感到兴奋了,对视一阵后,干脆离席,请道尔带着一起找清净的地方,打算直接和亨利了解更详细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