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没有傻瓜

不能不承认,凡是历史超过百年的家族都不可以轻视,凡轻视的必然自己就是傻瓜。亨利知道这个道理,因为自己就是出身历史超过百年的家族。鲍尔默家是美国独立建国前就来到美洲的德国移民,祖先是在红胡子腓特烈大帝时代的军功贵族,姓氏里带着“冯”字,参加过腓特烈的几次对意大利作战以及十字军东征,鲍尔默家曾经获得的最高爵位是伯爵,在欧洲也是个不上不下的爵位等级了。经过几百年的战争、兼并,鲍尔默家也曾几次战败,家族逐渐衰落,1750年,干脆就有一支分支跨过大洋,移民了北美。二十多年的发展让鲍尔默家在北美大陆站稳了脚跟,在北美独立战争爆发前以伊利诺伊州的议员身份参加了独立会以,并在后来的《独立宣言》上签字。正因为如此,鲍尔默家才与美国开国的那些政治精英们建立了良好的友谊,并且一直延续至今。鲍尔默家作为德国容克阶层的固有秉性,对土地的眷恋也让他们积极向美国中西部开拓进展,大批的土地和矿山就这么被鲍尔默家收入怀中。到了亨利这一代,从彼得对亨利三个哥哥的教育中就可以看出,三个哥哥没有一个是纨绔子弟,尽管天赋不同,但都在自己的天赋范围之内取得了不小的成就。亨利则是更加突出的那一个。

于此相同的是,印度的王公也有一套自己的培养下一代的方式方法,虽说不能保证所有的后代都能有出息,但作为继承人的培养绝对是不予余力的,尤其是印度沿海地区的土邦,开阔眼界是必须的,很多家族的继承人都有留学英国的经历。

后世70年代,印度中央政府强力取消了各土邦王公的王位传承,受到影响的主要是位于中央邦的土邦,而沿海地区的土邦由于大多有留学经历,纷纷使家族转型,一样还能过着相当舒适、受人尊敬的生活。

所以,总之一句话,知识决定命运。只要社会有通过知识的掌握得以晋升的通道,获取知识、掌握知识的人就天然获得了成功的基础。换句话说,只要是大家族出身,有足够受教育的机会,有大量财富支持,有丰富的人脉,如果还不能成就一定高度,那就是真正的酒囊饭袋。君不见,后世美国闹出种种花边新闻的帕里斯希尔顿后来都自己创立了化妆品品牌,小日子依然过得很好。

眼下这几位或年轻或中年的土邦王公继承人,基本上都是留英回来的,经过了英国人给开阔了眼界,知道土地并不能带来巨额的利润,只有工业才是更加坚实的基础:掌握资源和资源变现的途径,掌握依附于工业的人力。从政治经济的角度讲,工业天然代表了政治影响力。在孟买附近的几个邦中,发展最好的是喀拉拉邦,拉玛瓦尔玛的家族一直到二十一世纪都是喀拉拉邦最大的地主,最大的工业企业的股东,实际控制着大量的印度工业。

塔塔家族则是发展的更好,几代传人都是非常厉害,一步步把老塔塔留下的纺织厂、银行等等企业发展成为印度最大的工业集团,塔塔钢铁更是名列世界钢铁企业的前几名,通过并购收购了大量老欧洲的钢铁企业,后世还有传闻说塔塔四世打算用一美元的名义价格收购克莱斯勒公司,可见这些家族的教育体制是十分出色的。

喀拉拉邦作为印度西南角上的土邦,地理位置很优越,土邦王公一贯的不鸟新德里或者说在加尔各答的英印总督,一直是自行其是,只是名义上服从罢了。所以,这样的喀拉拉邦正是美国加强在印度影响力的最好的着眼点。亨利对此有清晰的认识,对拉玛瓦尔玛也略有不同。当然,亨利也不会单独对一个人表现太过了,引起拉玛瓦尔玛的戒心就不好了,毕竟今天几人才是头一次见面。而且,古吉拉特和孟买本身也有大量的矿产资源,尤其是铁和锰,这都是军工企业必须的原料。对于亨利来说,他很欣赏后世美国的一些做法,比如封存国内的一些资源,尽量从海外进口,虽然说起来美国很自私,但比较一下后世美国高昂的人工成本,进口资源就很正常了。

很自然,当亨利表达出愿意为王公们联系投资开发矿产以及矿产的初加工企业的心思后,受欢迎的程度立刻就提高了一大截子。对于这些土邦统治者来说,有了美国人的插手,就多了对抗英国人的底气。于是,双方皆大欢喜,并约定单独拜访的时间。宴会自然也就进入了尾声。

第二天上午,首先来访的是地主马哈拉施特拉邦的土王,拉贾伊尔汗的父亲mùhǎ

mùdé.阿里.汗,这位孟买和马哈拉施特拉邦的主宰者今年也不过四十多岁,但黝黑的脸膛显得足有六十几岁,举手投足都表现出绝对的上位者气息。mùhǎ

mùdé与亨利的交谈是十分友善的,亨利透露了自己还是美国钢铁公司的股东那个身份,自然更有说服力。但亨利知道,吃独食在哪个圈子里都是不受待见的行为,为了避免当地势力的干扰,有本地实力派的加入是最好的选择,况且,亨利也不打算让美国钢铁占有多数股份:美国钢铁是搅局者,让英国人膈应的角色。如何发展,发展到什么程度,最好还是由未来的塔塔钢铁的领头人来负责吧,亨利到时候只管收红利就可以了。很快,亨利就和mùhǎ

mùdé达成一致意见,马哈拉施特拉邦以土地和铁矿最为股本,亨利负责邀请美国钢铁公司出技术,道尔塔塔负责经营管理以及公司运营所需资金,三方四部分各自占有股份比例为29%20%45%6%,亨利授权道尔行使属于亨利的6%股份的权力。

下午,来得时古吉拉特的艾哈迈德沙.拉杰皮普拉,艾哈迈达巴德作为邦首府也是土王的治所离孟买还是有不断距离的,因此第二天的会面土王本人是无论如何赶不过来的,并不是古吉拉特不重视和亨利之间存在的合作。与古吉拉特的合作主要是盐、锰,石油是后世古吉拉特的一项支柱产业,但现在亨利并不想碰这个对于英国来说是禁脔的资源,但仅止于此也足够艾哈迈德沙满意了。

晚上来的是拉玛瓦尔玛,这是现任的喀拉拉邦的土王,鉴于喀拉拉邦的矿产有大量的钛铁矿,是未来极为重要的金属矿产,再加上喀拉拉邦的地理位置,两个人谈得尤其热烈,拉玛瓦尔玛邀请亨利夫妻自孟买离开后一定要访问喀拉拉邦,亨利则欣然应允。如果不是两个人年龄差距比较大,拉玛瓦尔玛恨不得与亨利磕头拜把子。

作为酒店的主人,道尔塔塔是全程陪同。亨利和各位土王或者土王代表的会谈,都收入道尔的耳朵里,对亨利事事都拉上道尔塔塔,虽然不解,但是道尔依旧很感激亨利的提携。送走了最后一个拜访者拉玛瓦尔玛,道尔问亨利为什么如此看重塔塔家,亨利的回答是:“我是上帝的宠儿,这一切都是上帝的指引。”看重道尔满脸苦笑的样子,亨利哈哈大笑,又说了一句令道尔哭笑不得的话“我看你顺眼”。

牺牲了一天时间用来和几位土王进行商业合作事项的洽谈,亨利觉得第二天不管如何都要陪着艾丽斯展开游玩了,不然即使艾丽斯不说,亨利也要对自己不满了。

游玩是在马哈拉施特拉邦的拉贾伊尔汗的陪同下进行的,有当地的掌权者陪同是非常安全的。拉贾伊尔汗不仅出动了十头大象,还带上了一百人的卫队,土邦王公出行不是摆不摆排场的问题,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印度这地方野生动物还是很丰富的,尤其是亨利要去的阿旖陀石窟,是在文达雅山区的悬崖上开凿出来的,上个世纪被重新发现也源于一次猎虎之行,到现在在第十窟的崖壁上仍然能看到当初发现者的名字:约翰史密斯以及时间:1819年。所以必要的武装是防范老虎等野兽的,还有毒蛇。印度的毒蛇最广为人知的当属眼镜蛇,很多印度耍蛇人玩的都是眼镜蛇,在印度城市里,很多地方都能看到坐在路边,吹着笛子的耍蛇人,而眼镜蛇就是他们谋生的工具。但印度最厉害的是圆斑蝰蛇,栖息地就在田野里,所以在印度并不是农田里就比森林里安全。对于亨利和艾丽斯来说,没有这种经验,由当地人陪同就再好不过了。而拉贾伊尔汗以土邦王子的身份陪同,说起来绝对是足够尊重了。

从孟买出发到阿旖陀石窟大约有300多公里,真是不近啊。一路上坐大象要走5、6天,旅途很辛苦,但是南印度的魅力就在于此:到处是美丽的田野,生机勃勃的树林,还有清澈见底的溪流,蓝蓝的天空和雪白棉花一样的云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