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从印度洋到太平洋

喀拉拉邦还有一种现在不为世界熟知的保健方法,就是阿育吠陀养身方法,这是独到的印度美容、保健、治疗等等方面的医疗手段,在艾丽斯看来,这种方法充满了神秘的味道,当拉玛瓦尔玛的妻子邀请艾丽斯一起进行保养的时候,艾丽斯以一种小心翼翼的心情跟着去了。

这是一种很放松很惬意的体验,艾丽斯做完保养后对亨利说的话。

“当温热的神秘草药油从头顶慢慢的流下来,一种润泽的感觉布满全身,负责保养的专门的女药师用柔嫩的手掌摩擦过身上的皮肤,让一阵阵轻松袭上心头,不知不觉之中就过去了一个小时。做完保养,好像全身的皮肤都紧绷了不少,长时间的旅行带来的疲惫也消失不见了。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头发不太好洗。”晚上,夫妻躺着床上,听着艾丽斯娇媚的描述,亨利不觉得兴致高涨......

在喀拉拉邦住了一周,拉玛瓦尔玛也抽出时间陪同亨利夫妻游玩,期间还安排亨利参加了一场狩猎活动,让亨利得到机会向拉玛瓦尔玛推销了勃朗宁与亨利合作的兵工厂生产的轻机qiā

g,虽然数量不是很多,不到一百挺,但是作为打入英国人地盘的第一个客户,亨利就没打算挣钱,以几乎白送的价格谈成了交易,即便还搭上了运输费用,但让拉玛瓦尔玛牢牢地认下了一个人情。

再次坐上邮轮,依然是头等舱,这次的目的地是新加坡,至于印度总督府所在地加尔各答,亨利就没打算去,亨利是很受不了大英帝国官员那种趾高气扬的姿态,似乎除了大英帝国之外的国家都是二等公民一样。如果新加坡不是印度洋与太平洋之间的交通要道、必经之路,亨利也是愿意绕道走的。

马六甲海峡呈南北走向,最窄处只有37公里,而可以通航的深水航道最窄处波德申港只有5.4公里,只要在港口附近建设炮台,安装大口径火炮,就足以封锁整个海峡,而此处也是驻新加坡英军修建的新加坡要塞的对面,英军出于对自身海军舰队实力的认知,认为波德申港位于马来西亚半岛上,马来半岛面积远远超过小小的新加坡岛,防御上的难度会大大减轻。新加坡弹丸之地,面临马六甲海峡,背后是广阔的印度洋,可以获得大英帝国印度洋舰队、地中海舰队的海上支援,时间如果再放宽一些,就连本土大舰队都能赶来支援,这是海上舰队支援,除此之外,新加坡还能得到印度这颗英王皇冠上的明珠的人力和物资补给,只要防备敌人自海峡而来的进攻,新加坡就是永不陷落的帝国堡垒,是大英帝国拿捏东方所有国家的咽喉。后来的二战首相丘吉尔曾经把新加坡称作“东方直布罗陀”,可惜的是,整个二战,德国人都没有进攻直布罗陀,而日本鬼子却只用了短短七天就把当时驻扎在新加坡的13万英军收拾了,花费数千万英镑的要塞成了马奇诺第二。

到1905年新加坡要塞已经建成了将近五十年,而进入二十世纪以来,无论亚洲还是欧洲表面上都是一片和平景象,这座要塞也几乎成了摆设,军械库和dà

yào库都是空空如也,就连原本的总督也被英王驻新加坡代表所取代,负责新加坡、马来西亚槟城和马六甲的一切事物,现任英王代表是安德逊爵士。这位爵士先生给新加坡留下的唯一记忆可能就是安德逊桥了,这是一座钢铁大桥,两边是华丽的拱门,旁边就是著名的新加坡的标志:鱼尾狮所在的公园。不过现在的亨利是看不见的,因为这座桥1910年才建成。

桥没建成,并不影响亨利携艾丽斯到总督府拜访这位爵士,因为这位爵士先生是个比较好相处的人,不仅没有太多的莫名的傲慢,反而在政务上有很多出色的举措,比如新加坡港务局就是这位爵士先生创立的,还有新加坡元也是他依靠新加坡港务局的收益建立的。可以说,后世新加坡的繁荣,很多都来自于这位约翰.安德逊爵士。

在新加坡停留只是出于过境,拜访也是礼貌,如果美国总统的女儿来到新加坡不去拜访当地政要首脑是说不过去的。拜访过后,亨利夫妻也没有停留,第二天就继续前行了,前方就是菲律宾,美国的海外领地。

到了美国的海外领地,即便是美国自称的是指导菲律宾的mí

zhǔ进程,国际上依旧把菲律宾看做美国殖民地一样,亨利和艾丽斯也不觉得此时的菲律宾与美国有什么不同,除了来来往往的人肤色不一样,穿着不一样之外。

事实上,美国在菲律宾的统治并不像之前的主子西班牙人一样,可以说很文明的。因为美国占领菲律宾更多的是出于在太平洋的一侧占据一个立脚点,便于美国在亚洲的存在感。众所周知,美国被称为商人的国度,给所有列强的印象基本都是有奶就是娘的主儿,只要能做的生意,赔本都干。比如,为了打进华夏大陆的市场,美国人提出了“门户开放”政策,要求自己享有欧洲列强在华的全部特权——为了做生意。而欧洲列强也不想多一个美国参与欧洲事物,再说美国也不干涉他们在华夏的利益,也就统统默认了美国的要求,让一个后来者、没有为打造华夏殖民化进程出力的美国轻松挤进了华夏市场。再有,日俄战争打到最后,还是美国出面协调日俄停战,西奥多罗斯福成功的在日本人心中种下了仇俄的种子,之后才有了十月革命后的各国干涉军,日本成了进军西伯利亚进行干涉的主力,才有了日本夺取中长路权利的武力举措。第三,美国最先取消庚子赔款,不管和因《排华法案》引起的华夏反美浪潮有没有关系,但这个时空,肯定和亨利有关系,美国利用庚子赔款建立了以教会大学为基础的清华大学,提供给大批赴美留学的学子奖学金,从文化科技知识方面开始引导华夏对美舆论和认知。这种潜移默化的作用,可能一时半会儿看不出来,但一帮子美国老资格的政客和经济界大佬可是明明白白,只有长线投资,收益才是最大的。

纵观自甲午战争之后的华夏,凡是睁开眼睛看世界的人里,几乎没有对美国进行严厉批判的,而留学英国、留学日本、留学法国、留学德国乃至留学苏联的,基本上都会对所留学的国度进行严厉的批判,虽然批判点有所不同,比如鸦片、火烧,比如****、比如特务dúcái等等,但是对美国呢?好像没什么有力度的。没有别的,只能说,美国在教育体系上被人诟病的少,其他什么种族歧视,什么幕后操控、什么经济入侵,哪个大过少过?只不过表现不同罢了。英国人就不歧视澳大利亚人吗?德国人没搞过集中营?苏联没干过卡廷?小鬼子没侮辱过朝鲜?法国人是没那么多,可法国人混血混的厉害。

且不说别国,至少在菲律宾,美国人虽说是太上皇一般的存在,但太上皇毕竟是太上皇,具体的事物还是交给菲律宾人自己治理的,并且也鼓励菲律宾自己的文官政府行使权力。而菲律宾的文官政府的始作俑者就是给亨利和艾丽斯主持订婚仪式的塔夫脱,塔夫脱的后任者们也都遵循了塔夫脱的理念。

1905年亨利和艾丽斯到达菲律宾时的总督是卢克.爱德华.怀特,此时已经接到白宫的命令,准备卸任,等新任总督到达,交接后即可离菲返美。得知亨利和艾丽斯来到菲律宾,怀特总督立刻派人邀请亨利夫妻到总督府做客。说起来,怀特担任菲律宾总督是和塔夫脱推荐分不开的,从某个角度来说,怀特也属于西奥多罗斯福的亲信一类,对亨利和艾丽斯自然不同,起码从总统的关系上来说是一家人啊。

亨利夫妻所到之处入住的酒店必然是当地最好的酒店,来到菲律宾马尼拉,入住的也是菲律宾最好最古老的马尼拉酒店。谢绝了怀特总督邀请小夫妻住在总督府的盛情,是因为总督府是美国在菲律宾的要害地点,进进出出始终不太方便。

亨利到菲律宾还有一件事就是看望一下,当年亨利严训出来的那一批西点毕业生,那批毕业生不少人都在菲律宾服役。不过,这一次艾丽斯是无法陪着亨利了!下船不久,艾丽斯就有呕吐的反映,两人之前做了那么长时间的邮轮,虽然其间艾丽斯也有不适,但没有这一次严重。尤其是在总督府参加欢迎会时,艾丽斯反映很明显,一度打断了宴会的进行。

不过,这是好事。当亨利焦急之下催请医生后,医生的话让亨利惊喜莫名:艾丽斯怀孕了!喜讯传来,连怀特总督都跟着高兴,马上让副官急电华府,告诉总统这个喜讯。于是,在善解人意的艾丽斯催促下,看望毕业生的事情只能亨利自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