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秘密听证会

亨利分析了德国的情况,总结说明:如果德国不能迅速击败法国、迫使法国退出战争,就必须打通另一条资源线——海上贸易线。但由于英国所处的地利以及海军实力远超英国,海上贸易线被英国封锁死的概率极高。换句话,两条路哪一条都不好走,德国将是必败的结局。美国要做的就是提前给德国输血,好让英法多流一些血,更虚弱。

附件3:对英分析:a英国是海权国家,海上贸易线将决定英国的存亡。而海上贸易线的安全取决于英国大舰队,这就迫使英国加大海上投入;b英国陆军:由于历史原因,英国王室对陆军的重视远远落后于海军,陆军的人员不过20万人,装备相对落后,现装备的李恩菲尔德步qiā

g虽然非常先进,但步兵部队使用的支援火力很差,少量装备丹麦的麦德森机qiā

g{这种机qiā

g射速比较慢},重机qiā

g的数量也不多,用于进攻将存在火力不足的问题,防御倒是可以依托阵地,依靠大量的射速极快的李恩菲尔德步qiā

g形成火力网。

故而,如非有把握住,英国不会在战争中投入大量陆军,而是会以海军为主,就是说英国的战略是:将以海上封锁为主,迫德国公海舰队决战为辅,只要消灭或者重创德国公海舰队即可达到目的。从而形成德国国内因缺乏物资的困境,迫使德国国内秩序崩溃,达到逼德国投降的目的。

对于食品等必须生活消耗,英国的战略储备并不高,战时需求旺盛。幸亏英国有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这样几个还算发达的联邦成员,只要海上贸易线不被切断,英国的战争潜力就不会被削弱。

以上都没什么,重要的是人口。英国人口5000万的总数,将是英国的软肋,为保护庞大的殖民地,英国人口的损失不能太大,否则不等德国战败,英国就会解体。人口问题导致英国不会为法国提供更多人力方面的支援,这就会造成法国会遇到大量的人口损失。不客气的讲,英国会帮助德国打断法国的脊梁!

附件4:法国:法国人的特点是讲究浪漫,好幻想不切实际。自从普法战争失败,法**队就失去了进攻的勇气,估计一旦德法之间爆发战争,一开始法国会发动进攻,但由于法国遵循的作战宗旨还是防御,会导致法国在进攻中损失大量军队,然后陷入防御~再防御的循环,依靠防御拖垮德国。收缩防御会导致法国在开战之初丢掉大量国土,损失大量人口。这会使法国即使战争胜利也陷入国力衰退的窘境,甚至在下一场战争时轻易战败!

准备好了报告文件,亨利先找到塔夫脱,然后一起去白宫向泰迪汇报。因为是公事,所以不能像回家一样甩开塔夫脱,单独告诉泰迪。听了亨利的汇报,一先一后的两位总统对亨利报告的认识非常一致,报告提出的很多问题和建议都可以作为未来美国的国策。

现在就是最重要的部分,圈定主宰美国未来政治走向的那部分人选,只有这部分人才能按照今天制定的方案执行下去。亨利是报告的始作俑者,不必再提,因为未来肯定是会以政策制定者为主导的。真正困难的就是年青一代的选择,像西奥多罗斯福,最多在竞选连任一届总统,按照竞选总统的不成文的规则就到头了。塔夫脱能干两届,现在是1905年12月,也就是说,罗斯福能执政到1909年,塔夫脱最多执政到1907年,但这玩意谁敢保证呢?也许只能一届总统就结束了,这还是塔夫脱一直以来的志向不再总统的问题导致的。

塔夫脱之后,可能就是mí

zhǔ党上台了。要保证美国崛起的路线不动摇,就必须取得mí

zhǔ党的支持,也就是说,必须要有mí

zhǔ党的后起之秀加入这个大规划当中,谁是最合适的人选?

亨利给出了一个建议:伍德罗.威尔逊。这是一个充满了理想主义的哲学家,不管他是否能登上总统宝座,还是在未来任职期间会选择哪种类型的执政方略,有两点可以可以确定的是:1.此人是现在mí

zhǔ党可以推出的最好的总统候选人,即使现在他没有竞选总统的打算~因为西奥多罗斯福太强了;2.此人从心底是愿意为美国做事的,只要是能让美国更强大,在困难他都愿意去努力,这是他的哲学家本性决定的。还有哪个比威尔逊更合适的呢?

再有,时间如果放得更长远一些,我们可以从共和党内挑选合适的可以培养的年青一代转入mí

zhǔ党,去继续执行现在的规划。对于这个人选,亨利也有一个,别忘了小罗斯福啊。自从邀请小罗斯福参加了自己的订婚仪式,亨利就看出了小罗斯福对权势的羡艳之色,估计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小罗斯福就有了从政之心了。为什么自己不推他一把呢?毕竟是亲戚,毕竟这是亨利所知的后世被称为最伟大总统的连任了四届的独一无二的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

后来的历史上虽然记载了小罗斯福是加入了mí

zhǔ党,但为什么没有说,只留下了西奥多罗斯福痛骂堂弟的记载。但现在,如果亨利的提议得到认可,那么可能历史上小罗斯福的转换阵营也可以照此推理了。

泰迪沉默了,作为总统,作为共和党大佬,作为堂兄,这并不是一个可以轻易做出的决定,况且还要征求德拉诺的意见,着毕竟是对出身于共和党世家的背叛。自己这个要强的堂弟会不会愿意去做呢?

亨利没有等到马上的回答,但很理解。不过,说服德拉诺的工作就归泰迪去做了,估计到时候还是会演上一出兄弟反目的戏,不然怎么能让mí

zhǔ党放心呢。

至于其他人,亨利就不管了,泰迪是现任总统,共和党领袖,塔夫脱是内定的下一任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共和党内的优秀人物就用不着亨利操心了,当然,亨利还是会往里边掺上私货,比如内森,情报部门很关键啊;比如自己的老哥菲利普,这样的事怎么没有自家人看着呢;还有鲍尔默家在长岛的邻居史汀生。

出生于1867年的亨利.刘易斯.史汀生是亨利的忘年交,亨利养伤时,两人经常来往,知道史汀生的执业律师的身份后,亨利还特别邀请史汀生做自己的私人律师,顺便指导还在学习法律的小罗斯福。随着亨利和艾丽斯结婚,史汀生也成立白宫的常客,经常被亨利邀请到白宫做客,并且获得了泰迪的赏识。泰迪已经准备任命他成为纽约南区的地方检察官了,如果没有意外因素捣乱,明年泰迪的提议就会通过,史汀生会获得正式任命。

作为亨利的好友,因为对美国很多政策有一致的看法,史汀生成为亨利在政坛投资的重点。亨利明白,总统任期有限,而且要考虑各方面的因素,综合平衡。而总统的信息来源与建议都来自于一群下属,占据关键位置的下属能够影响总统的选择。所以要想控制总统的抉择,重要的就是控制或者影响他的重要幕僚,有了史汀生,亨利就有了直接影响总统的另一个支点。

当然了,按照历史演变,德拉诺成为总统的时代正式波澜壮阔的二战时代,亨利的思想将直接影响德拉诺的政策,再加上史汀生的帮助,还有谁能扭曲亨利制定的规划呢!

换句话说,一旦小范围的秘密听证会召开,这些mí

zhǔ党、共和党的未来精英们就将成为亨利的助力而不是拉后腿的,美国的未来40年就在把握之中。剩下的就是一点一点把空白的地图填上色彩了。

小范围的听证会在圣诞节前召开了。

亨利把这次会议弄得很神秘,首先,所有参加者必须戴头套,不能让别人知道你的长相;第二,所有人不能说话,有问题只能递纸条;第三,所有人参会之前,必须签署保密协议,期限是永久;第四,既然不能让别人看到你是谁,那么也不允许打听其他人身份,即使未来接触时发现了对方参加过这次会议,也不允许说出来,只能保持默契。

作为主持人的人选,亨利在明面上与mí

zhǔ共和两党都没有交集,作为军人,天然的属于中立派,又是报告撰写者,作为会议的主持再合适不过了。

会议的选址,没有在国会大厦,不合适,秘密的嘛,怎么能暴露在公众眼中呢。亨利找到战争部的图书馆解决了这个问题。

看着走进图书馆大阅览室的参会者,那一个个带着黑色头套的滑稽样子,亨利真的有点好笑,这可都是未来美国政坛上呼风唤雨的人物啊,这应当都是即便几十年过后多会成为谈资的事啊。可是自己定下的规矩不好自己破坏啊,只能捂在肚子里了。

亨利也是蒙着脸的,只不过为了区别起见,用的是全覆盖的面具,在熟悉的人眼里是能认出来的。在讲台上,亨利先是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为什么召集这次会议,开宗明义,就是对未来四十年美国要走的发展之路做一个规划,以及要达成的目标。这些在眼前的精英们的心里都是没问题的,他们只会对提出进行规划的人的远见卓识表示钦佩。

接下来,亨利就再次把这次环球之旅中对欧洲列强的了解进行了阐述,明确地分析了欧洲的局势以及各国列强的军事力量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