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马歇尔

随着亨利朋友和亲戚的资金逐渐到位,大压机项目的研究也走上正轨,美国并不缺少专业的人才,尤其在亨利这种少壮派的投资项目里,年轻人比比皆是,而很多年轻人的奇思妙想更是层出不穷。在这种朝气蓬勃的环境下。大压机的研究进展也超乎了亨利原本的预计。

先放下研究,再说亨利关注的的后世的将星们。

排在首位的无疑是马歇尔。这位未来的参联会主席、国务卿,著名的马歇尔计划的提出者、欧洲复兴的恩人,1906年还是一个少尉军官,可能是托他是佛吉尼亚军校毕业吧,从1901年毕业到1906年,整整五年时间,马歇尔的军衔就没有得到晋升,连带内森的弟弟也一样跟着倒霉,艾克也仅仅晋升了一次、军衔到了中尉。

不过这个时期的军衔对亨利来说也就是那么回事,不外乎留住一些人才;如果军衔太高反而会是一个麻烦,譬如你现在是上将军衔,年龄不过40岁,那么你还能继续服役多少年?最多8年,这还必须是任职参联会主席的情况下才能办到的。

亨利今年不过26岁,肩膀上就看着中校军衔,如果真的按照这个速度晋升下去,四十岁晋升上将不是不可能,那么到时候亨利很快就面临退役的问题了。所以亨利打算苟着,因为美军里中校晋升上校一般都需要近20年,亨利即使再等上十七八年也不过四十岁出头,正是年富力强的年龄。所以对于马歇尔、巴顿、肖恩还有其他军中的朋友大嗓门鲍勃、萨默维尔等人的军衔都没有注意过。

为什么又想起马歇尔了呢?还得说起艾克的一封信,不是给亨利的,记得内森是干什么的吧?对,艾克写给内森的,向让内森帮忙查一查到底是什么情况影响了艾克那些好朋友的晋升,是人还是其他。艾克对自己的晋升倒是没有什么疑问,因为一般少尉晋升中尉需要四到五年,艾克的晋升时间正好是这个规律。也正是因为艾克的晋升符合规律,才使得他开始怀疑是不是有人在暗中做手脚,延迟佛吉尼亚军校毕业的军官们的正常晋升时间。

内森接到信,就来找亨利,内森毕竟不是一直在军中服役的,这家伙在军校厮混了一阵子。毕业后就跑路了,根本就没当几天兵,对军队里的很多事,也就是个稀里糊涂。要不是搞情报本身就不是军队一群老古董擅长的,而且情报委员会实际上也不过就是挂在参联会的一个机构,内森想上位,只有一个姿势:滚!

现在,还是亨利能给艾克一个准确的回答。

“亨利,没想到军队这种纯洁的地方,实际上也是一样的乱七八糟。真是难以想象。”

“这有什么。你要知道,内森。军队也是人组成的。只要是人组成的组织,那么就有阶级,就有阶层,也就有各种利益诉求。”亨利在办公室接待了好久没见的准姐夫内森.亚当斯。

“哼哼,说吧,我倒是想听听这里边到底是什么情况。”内森斜靠在沙发上,摆弄着手里的佛吉尼亚号的模型。

“我们都必须承认佛吉尼亚军校的教育质量非常好,毕业的军官素质也都很高。但内森,你要知道一点,西点毕竟是专业的军校,所有专业课都是围绕军队需要进行的,毕业生也是联邦军队的主流。任何团体都是会对非主流有排斥的,军队也不例外。华夏有一句话,我觉得很能说明问题。嗯嗯,这就话怎么说的?我想想。”在内森面前,亨利不必装模作样,因为内森是少数亨利不需在乎形象的朋友。

“是这样,华夏语是这样说的: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就是说所谓人生四大喜,其中一条就是在遥远的其他地方,没有朋友可以交流的时候,遇到了自己的好朋友,那种亲切的感觉是一种很强的喜悦。你想一想,我们的毕业生都会被分配到各个驻地的部队当中。在陌生的地方,遇到自己的学长或者学弟的时候,你会不会感到有可以有依靠呢?在一个团体中,有帮手和没帮手可是不一样的。内森,你自己也应该有这样的体会。”

“哦,是的。我有。如果没有你的指点,没有家族的支持还有我过去的各行各业的朋友帮忙,我能把委员会筹建起来都是一个困难的事情。但现在,我感觉自己轻松多了。”内森若有所思地说。

“不过,”内森话锋一转,“你还是没有给我说清楚我的问题。不要避重就轻。”

“好吧,”亨利做投降状,“记得我第一次和艾克以及他的好友马歇尔见面吗?”

“当然,我记得。那是你的订婚仪式后。”

“是的,时间过得真快。艾丽斯怀孕都九个月了。”亨利故作缅怀状。“我说过,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以艾克毕业排名第十都能晋升中尉,排名在艾克前边的乔治也不成问题。而且,你要知道一点,很关键的地方,就是军队服役的规则,一个军衔服役期间的问题。尤其是对于我看好的军官,我一般不会赞同让他们过早的上位,包括我自己在内。现在我是中校,如果按照这个晋升速度,我晋升到准将也就是最多5年,晋升上将也不过20年,那么46岁的我还能在军中服役多少年?8到15年。这还必须是我成为参联会主席才可能服役到61岁。”亨利停了一会儿,等内森消化自己讲的内容。

“内森,这是和平时期,按部就班的晋升。但是你别忘了,还有战争。所有战争时期的晋升都是非常迅速的。即使是临时军衔晋升,也说明了该军官的能力,在战后重新晋升到与临时军衔一致的永久军衔也只是时间问题。再一个,一场战争初期必然是大量扩军,战后大量退役,那些有能力的军官是会被注意到的,留下服役的军官晋升将是必然和快速的。”亨利说这些话时很郑重。“所以,对于马歇尔这样的军官,即使不是西点的毕业生,我都是一直在关注的,尽管有时候会有不公平的时候。”

看着内森一脸的鄙视的表情,亨利摇摇头,“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时间,我已经给了马歇尔帮助,你以为他能进利文沃斯是偶然的吗?和他一样优秀的军官不止他一个,为什么他的上司一推荐,利文沃斯就同意了?”亨利最后还是无奈地透露了一点,本来亨利是不想让内森这样的非当事本人知道的,那样做有点狭恩思报的感觉。

内森即使不太了解美军的晋升体系,但是也知道只有不断接受新的培训,校级以下的军官才能得到顺利晋升的资历,马歇尔能进入利文沃斯堡进修,就代表着晋升上一级军衔指日可待了。

历史上,马歇尔在中尉军衔上干了足有十年,36岁。在十四个不同部队服役,在联邦常备陆军和国民警卫队两进两出,一度丧失在军队服务的信心。如果不是他的上司哈古德将军非常欣赏马歇尔,给予的评价极高,马歇尔可能就在中尉军衔上退役了,而不是在1916年晋升上尉。马歇尔幸运的是,美国很快参战,因为哈古德将军的欣赏,哈古德的好友赛博特将军调马歇尔参与组建陆军第一师,让马歇尔以临时中校军衔在第一师的参谋部任职,并因此得到潘兴的认可。此后,马歇尔才一步一步走上军人职业的顶点。

现在,有了亨利这种一直猫在参联会的准大佬的关注,马歇尔的军人生涯不会再像历史上那么无奈了。

亨利不仅想让马歇尔拥有充足的参谋经验,还想让马歇尔拥有实际指挥部队作战的经验。虽然,历史上的马歇尔表现最出色的方面就是他的统筹能力,但很多时候马歇尔缺乏独立作战指挥官的决断能力,亨利打算弥补这方面马歇尔的不足。另一方面,马歇尔自己用人为亲的习惯,也影响了一批非常优秀的军官晋升。比如范佛里特,这个非常优秀的战士和指挥官仅仅因为马歇尔把他和另一个酗酒的范佛里特搞混了,就让这个范佛里特在他的同班同学纷纷晋升将军的时候,还在当一个上校团长。如果不是布莱德雷无意中解释了此范佛里特非彼范佛里特,詹姆斯.奥尔沃德.范佛里特还会继续当他的团长,而不是后来的陆军上将。

有部队长的经验和没有部队长的经验,对马歇尔可能是非常重要的,至少会让马歇尔在部队军官中了解很多军官的名字会很相似,避免詹姆斯的那种误会。

当然,这种经验或者资历对亨利来说就是无可无不可了,谁让亨利有上帝赐予的金手指呐。拥有后世经验的重生者,对于一战、二战的美军将领都很了解,尤其是美军大放异彩几乎横扫欧亚的二战,那种云集的将星正是亨利记忆最深刻的。不过按照亨利的年龄,即使一再延长服役期限,1944年也就是亨利必须退役的时间了。如果亨利期望以军职看到敌人投降,还必须做出努力,但估计必须放弃实际承担职务以顾问之类的身份达成目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