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为战争铺路

按照真实的历史,美国直到参战前联邦陆军的员额也不过十余万,这里还包括驻菲律宾等海外领地的部队在内,也就是说,留在美国本土的陆军到头了五万人。弄得潘兴带着美国远征军到达法国参战时,必须要得到英法军官的训练之后,才敢让美军参加战斗,虽然那些战斗以防御为主。

这种不利的情况,直接影响了美军在协约**队中的地位,幸亏潘兴是一个非常能坚持的将领,如果换了一个稍微软弱些的将领担任远征军司令官,美国远征军的命运将是被英法拆解使用,等待美军的命运就是真正的炮灰。

即便美军后来经过训练并且在局部战役中取得很好的战绩,美军的战斗力依然受到英法的轻视,表现在政治上就是巴黎和会上美国的遭遇。

美国总统威尔逊最先提出“十四点计划”,主张通过集体安全来维护和平,建议虽然好,但最后美国却被排除在会后建立的国联领导权之内,虽然按照很多人的分析认为是美国国内对《凡尔赛和约》的不认同所致,但绝不能忘记的德国人著名的政治家脾斯麦曾经说过的一句话:“真理只在大炮射程之内”。如果像二战一样,英国和法国都是依靠美军的力量才能在战争中取得胜利,那么英国和法国有什么勇气敢排挤美国参与建立国际新秩序呢?!

威尔逊的失败,实际上就是多年来美国国内孤立主义盛行导致的,常备军队重视:数量少、缺乏训练、缺乏装备、战术不是落后而是根本没有,这样的军队哪个国家会在意?而军队不给力,究其原因,就是国会的问题,没有国会的批准,总统能怎么样?不给拨军费,多一个兵也招不了。所以不是威尔逊不给力,只不过国会把黑锅甩给了威尔逊罢了。

有亨利联络各家各派的议员团体,让这个时代的美军好过了不少,至少扩军带来的各项军事装备的扩张就使不少企业得力匪浅,而受到企业资助的各位国会议员们也多了不少赞助费。钱多了的议员们日子好过了,当然不愿意再过清贫的生活,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已经有不少没什么根底的议员找到菲利普等亨利的盟友们表示支持了。

很明显,议员们是不会把手里的权力价格卖得过低的,即使是背后没有顶级家族支持的议员们,也一样希望能把自己卖个好价钱。在资本的世界里,是没有太多秘密的。鲍尔默家族和其盟友的一举一动都是被很多人注视的,跟着大佬有钱赚是基本信条嘛。

亨利的水压机项目就是最好的证明,当菲利普和马可放出去筹资的风声,很快就有不少议员代表背后的中小企业{势力}上门询问,到了五月份,资金已经到位再加上确定了投资意向的金额已经达到了300万美元,远远超过了亨利的预算。

在这种情况下,亨利开放了另一个投资项目:无线电通讯和雷达。两个项目都是特斯拉这位鬼才发明家、科学家的研究成果,也是亨利指定的研究项目。从1905年到1906年5月,这两个项目基本达到亨利的要求,尤其是无线电通讯,从技术上讲,可以进入市场了。不过由于受到电子管的限制,功率和体积体重还是个问题,应用到军队中的话,只能用到团一级部队,营连部署还有些吃力。现在特斯拉正在进行晶体管的研究,因为是无线电通讯的后续,所以亨利没有把这个项目独立开来,让特斯拉略有不满,在老头看来,亨利提出的晶体管在应用上更广泛,属于另一个领域,一直责怪自己当时怎么就被亨利忽悠住了。

而晶体管需要的主要金属锗在美国储量是很高的,但主要是作为铅锌矿的伴生矿出现。而美国的铅锌矿主要分布在落基山脉东侧,从1903年起,鲍尔默家就加大了对落基山脉的矿产考察以及涉矿区土地收购,为此还引起了老洛克菲勒的不满,因为有些地段可能属于石油矿藏,跟老洛克菲勒的生意产生了交叉,要不是彼得许诺这些地段如果发现石油,就交给洛克菲勒的标准石油负责开采,而鲍尔默家只分得红利,弄不好就会发生一场生意场上的战争:老洛克菲勒可不是心慈手软的人,是什么手段都能用出来的暴君。鲍尔默家没必要为了石油开采权与洛克菲勒发生战争,除非老洛克菲勒过于不讲究生意规则,执意打压石油土地价格。

生意中有合作、有妥协,才是正常的市场。亨利家族这几年陆续把内华达州的锰铁矿、亚利桑那州的银铅锌矿和钼铅矿、加州唯一的蓝锥矿、科罗拉多的金矿、阿拉斯加州的费尔班克斯金矿,就连墨西哥的雷亚尔金矿都收购了一部分。最大的手笔是在澳大利亚,彼得亲自出马,用350万英镑的价格直接收购了澳洲西部红土高原,几乎就是整个西澳大利亚州的范围,不客气的讲只要出了西澳州的城市就踏进了鲍尔默家的土地,即使西澳州政府要扩大城市面积,没有鲍尔默家的许可,也是不可能成功的。

西澳州的铁矿储量十分丰富,但基础设施却十分落后,只有袙斯一个中型城市,其他虽然也叫城市,但规模上最多是一个小镇。鲍尔默家买下这片土地之后,要想开发,就必须投入巨资先建设从矿区到港口的铁路。而要想直接在矿区冶铁,运输半成品也不现实,因为西澳洲缺乏煤矿,虽然有石油和天然气,但现在的技术开发起来困难很大,而且浪费严重。所以虽然买下西澳州的土地和采矿权,但亨利就没打算大规模开采,只要有了土地所有权,开矿就是时间问题,而这个时间就放到二战后吧。

归纳起来,亨利发现在自己开始展现赚钱能力的这四年来,围绕在鲍尔默家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军工企业集团,上下游企业一应俱全,影响力也非昔日可比,夸张一些的说法,鲍尔默家打个喷嚏,美国政商两界都要抖一抖。

在这种影响下,美国工业届已经开始围绕军工开始发力,越来越多的军火被生产出来,越来越大的军队规模在形成战斗力,军事装备的科技含量也越发的多了起来。现在,美国需要一场小规模的局部战争来对自己这些年来的提高做个检验。参联会的对策委员会已经在研究这个问题:寻找合适的对手。最好就像当年的西班牙,其实墨西哥就是一个很好的实验对象,可惜的是现在墨西哥还是很平静,没有美国出手的机会。

其实一战前不是没有局部战争发生,比如两次巴尔干战争{1912~1913},比如法国吞并摩洛哥{1907~1912},荷兰对东南亚巴厘岛的土著战争{1905~1906},墨西哥农民起义{1910~1917}......

这么多局部战争之中,适合美国的没有几个,即便是荷兰对巴厘岛土著的战争,美国参与也不容易,很容易引起荷兰背后的盟友英法的不满,唯一合适就是墨西哥农民起义,美国可以直接排除军队参与。其他的如果美国加入,就只能以雇佣兵的形式参与。不过没关系,不管什么形式,只要能起到锻炼军官的目的就可以。

还有一个时间比较接近的战争,就是华夏的辛亥革命,但现在距离爆发还有五年。1906年还有一件说不上大事的事,就是古巴农民起义,古巴的现任文职政府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

对于急于寻找对手的联邦陆军和亨利来说,真是个天赐良机,出兵!一定要出兵!这么软的柿子不捏白不捏!不管能起到多大的作用,至少让新一代的军官们见一见血!

得到参联会授意的关塔那摩基地的指挥官立刻出发去见古巴总统托马斯.埃斯特拉达·帕尔马,向他大气,表示美国即将出兵帮助帕尔马政府挽救局势。

与此同时,参联会开始紧急动员留在国内的常备陆军,结果军官们报名踊跃,人数之多,足以组成一支完全由军官组成的团级部队。亨利也是报名者之一,不过出于参联会禁止亨利直接参与战斗的命令,亨利是申请作为总后勤官的身份参加,负责的也是参战部队的后勤辎重和战场补给。

但是!暂时亨利是去不了的了!

1906年5月26日,亨利在白宫。满头汗水的等在主楼二层皇后厅的门口,一刻不停的走来走去,今天是艾丽斯生产的日子!从25日晚上9点多一直到26日早上7点,亨利已经等了10个小时,从艾丽斯感到第一次阵痛开始,亨利就叫来了几个白宫的男工作人员,将艾丽斯抬到早已准备好的产房——白宫二楼的皇后厅,又赶快交代艾丽斯的二弟弟科米特马上去请提前几天就住进白宫的纽约皇后医院的产科医生和护士,让昆汀去告诉泰迪和伊迪斯。一通忙活之后,亨利想进作为产房的皇后厅陪着艾丽斯,却不料被赶过来的伊迪斯轰了出去。尴尬的亨利面对丈母娘实在是招架不住,只好乖乖地在门外等着。于是才有了满头大汗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