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第一场战斗

第八步兵师登陆古巴后的第一场战斗来临得很快。6月28日,古巴总统托马斯.埃斯特拉达·帕尔马致电美军第八步兵师师长弗里德里克·芬斯顿少将,希望美军能加快速度,因为帕尔马能指挥的古巴军队已经不多了,哈瓦那岌岌可危。

弗里德里克.芬斯顿,美国参加过美西战争的优秀军官,获得过荣誉勋章,1903年晋升少将,古巴是他战斗过的地方,非常熟悉,是海陆军都认可的人选。

亨利对芬斯顿也很熟悉,两人都是德国血统,亨利因为在参联会的工作也不时的上门请教作战中对武器装备的实际需要;芬斯顿对亨利提出的各种支援火力配置以及速射火力的装备也都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这次第八步兵师的编制就有亨利和芬斯顿很多的意见、建议在其中。比起其他参联会的老资格将领,芬斯顿更能吸收新的作战装备的思路,也正因为有芬斯顿的帮助{已经内定的师长人选话语权还是比较重要的},陆八师才没有编制成一个两旅四团制的臃肿怪物{炮兵团等单位作为辅助,不计入师级编制},但还是在营级编制上妥协了,编制了个四四制的连排结构。

以亨利的猜想,参联会的老将们估计是不敢想象在古巴战败的情形,所以能往编制里塞多少人就塞多少人。其实按亨利的思路,美军一个师级编制三团9营就可以。不过以古巴的地形看,多山多丘陵,不利于重型装备的迅速运动,是山地步兵的作战战场。而美军现在还没有专业的山地步兵,现在就只能用更多的普通步兵作战了。

接到帕尔玛的求援电报后,已经到达关塔那摩的芬斯顿立刻下令,让参谋记录:第一步兵团再次上船,走海陆增员哈瓦那;第二步兵团和第三步兵团一起走陆路,直趋哈瓦那外线。要求一团在哈瓦那只守不攻,吸引古巴起义部队与城郊,等待二、三团到达哈瓦那外线,形成反包围,一举歼灭起义部队。

“等一等,将军,”亨利拦住了芬斯顿,“将军,我们在古巴的最东侧,哈瓦那在西侧,两地距离差不多900公里,让二、三团一线平推过去,是不是有些浪费?再一个,我觉得慢了一点。”打开一幅古巴的地图,亨利继续说“我们的补给都是在关塔那摩上岸,如果由东向西进军,就要改为陆上运输,效率会大大降低,而且不必要的损耗会增加。如果这样,”亨利在地图上用铅笔画了几个箭头,指向了古巴的几个港口:马娜荻港、西恩富戈斯和哈瓦那省的苏西德罗,“我们可以利用海军运输舰队分别运输三个团在这三个港口登陆作战,依次进行,迫使所谓的起义军迅速向哈瓦那集中,并且迫使混乱的敌军放弃重武器,便于我们将其驱赶至哈瓦那聚歼。至于哈瓦那本身,可以调动一团的两个营步兵支援就可以,有海军舰炮辅助,他们不需要带上炮兵。”

“亨利中校,登陆作战的港口你确定了三个,你打算怎么安排兵力?现在你只有两个团加一个营。”芬斯顿已经过了需要更多战功的时候,作为一师之长,部下的功劳就是自己的功劳,何况亨利还是很得芬斯顿喜爱的后起之秀。这时听到亨利的建议,也想考教考教,看看这个年轻军官肚子里到底是不是草包。

“是这样的,”亨利知道芬斯顿的好意,“马娜荻港是第一个港口,我们使用一个团的兵力登陆。有舰炮火力的支援,我们一个团6000多人,拿下一个港口并不费事。之后,留下团部和辎重部队,以三个营为基础作战方面,向西、南两个方向出击。而东侧由一团留下的一个营负责由关塔那摩攻击前进,这个营应当提前出发,作战目的以驱赶为主,不以歼灭为目的。登陆港口后向南进攻的营要先向东再向南,一定要留给敌人一条随时可能被切断的后撤通道,方便敌人撤退但又不能让他们带走重武器。向西进攻的营要与海岸线平行进攻,要求是保持在舰炮火力支援的距离内,起到加速敌人向哈瓦那退却的目的。”

亨利详细介绍了自己的作战设想,一脸希翼地看着芬斯顿的表情。

芬斯顿仔细地用直尺量了量地图上从关塔那摩到几个港口的距离,又招呼负责情报的参谋找来几个港口的简单水文资料和古巴境内的丘陵河道的情况,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搂在胸前的来回踱步,就在亨利以为自己的作战计划告吹了的时候,突然发问:“亨利中校,打下了第一个港口之后,你计划的第二个港口可是在古巴的南侧海岸,与第一个港口不同,为什么?还有你打算怎么安排登陆所需的舰船?”

“真是一个神转折。”亨利暗暗嘀咕。对芬斯顿将军的话,亨利早有准备:“将军,古代东方的那个历史悠久的古国华夏,曾经有一位伟大的军事家,孙。他的一本军事方面的著作中提到军队作战的一个原则。”亨利停顿了几秒钟,重新总结了一下语言,不得不说,华夏的语言真是艺术,英语真是一个乏味的语言:“叫做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这八个字亨利是用华夏语说出来的,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嘛,不能说的太过字正腔圆,曲里拐弯是必须的。然后看着芬斯顿将军和作战室中的军官们一脸萌比的表情,无奈的耸了耸肩,“这是那个国家的语言,简直太难学了。这两句话的意思是,攻击敌人就要从他不注意的地方、时间开始,攻击也要攻击他防备不严密或者根本想不到的地方,这样才能取得战争的最大效果。”

“上帝,”芬斯顿惊叫了一声,“那个古老落后的帝国还有这样的军事著作吗?真是不可思议。”

“是的,将军。这是一本伟大的著作,我还是在西点负伤的那一年,从来自东方的一位朋友那里得到的。我用了整整两年才读完了那本晦涩的著作。您要知道,我说的是看,而不是读懂看明白。”

“很好,看来有时间也要看一看,到底是不是你说的那样伟大。亨利,不介意把书借给我吧?”

“当然,将军。我很愿意效劳。不过也许您需要等待一段时间,我正在找来着东方的而且精通英语的朋友,帮我翻译这本书。只有把它翻译成为我们的语言,才能让我们看明白。所以,也许您还需要再等待一两个月的时间,才能看到。嗯,对了,这本书华夏语的名字叫做{孙子兵法}。意思就是一位叫做{孙}的先生写的关于军队、士兵的原则方面的东西。”

“好,我很期待看到这本书。”芬斯顿很满意亨利的态度。

“将军,我们说到选择登陆港口的原则。我的想法是,我们第一次登陆发生在古巴北面,那么我们的敌人就会注意到哈瓦那在古巴北侧海岸,距离美国本土很近,很利于我们的舰队行动。那么他们就会在古巴北侧的港口加强布置,虽说不能阻止美**队的登陆,但能给我们带来不小的伤亡,对于他们来说就足够了。因为,我们美国人民对于军队伤亡是很在意的,也许巨大的伤亡会促成美国政府撤出在古巴的军队。”

芬斯顿将军很有同感。美国现在所谓的孤立主义盛行,但很多人忘了这个孤立主义并不是要美国孤立于世界之外,而是要排除其他欧洲国家对整个美洲的影响。什么国家,不管哪个时代都有歪嘴和尚,把原本很好的经念歪,华夏如此,美国也不例外。

“所以,我们宁可绕远,从古巴南侧海港登陆,不仅能是敌人措手不及、陷入混乱,更要让他们疑神疑鬼,不知道我们如果再次发起登陆会选择南侧还是北侧。要知道,我们基地外都是古巴人,难免会有敌人的探子,只要我们的舰队出动,他们就会得到消息。任何人在面临选择的时候,都必须要有足够的情报资料才能做出正确的决定。那么在第二次和第三次登陆我们就可以在外海做出佯动,让他们犯错误。”

“是的,比如第二次发起登陆战,就可以让舰队先往北再往南,绕个圈子,即使后来的古巴渔船能把正确的方向传递回来,也会是敌人来不及重新调动,进行部署。”芬斯顿做了一个手势,“继续说。”

“还有,做出佯动之后,加上一般军人对地理要点的看法,敌人会估计我们第三次出动舰队的目的是增员哈瓦那。毕竟,多次登陆作战是要有一段时间的。而这段时间里,可能帕尔马政府会先撑不住了,急需美**队的增员。他们判断第三次登陆会发生在北侧海岸甚至哈瓦那就是必然了。而且他们一定会加急对哈瓦那的进攻,不计伤亡的进攻。反之,我们可以利用第三次登陆,将军队从苏西德罗直插哈瓦那敌军的背后。对于来自背后不设防的地方的攻击,直接导致敌人崩溃的概率超过50%。剩下的小规模清缴就可以由少量美军带领大量政府军进行了。我们美军不宜介入这种清算行动,对我们的形象影响不好。”

听完亨利的大段大段的介绍,芬斯顿表示满意,对作战参谋表示,就按亨利的意图制定作战计划,具体安排各团行动顺序、时间。参谋理顺了作战计划后,芬斯顿再次进行了审核,看到没有出入之后,签字、下发。作战计划正式生效。

偷偷提一句,知道作战参谋是谁吗?

乔治卡特莱特马歇尔。原本正在军校进修的马歇尔,被亨利利用职权,一纸文书就调动到了新组建的第八师,成了参谋主任的副手,顺便提前晋升了中尉。嗯,没错,亨利的副手。第八步兵师参谋部主任,参谋长、副参谋长的助手,实际意义上的第八步兵师的第五号长官:除了日常工作外,主抓后勤补给大权。马歇尔的好基友艾克{内森的弟弟}中尉,被亨利打发去了第二团一营做了一个连长,a连连长,临时军衔上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