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战争之神

马歇尔不愧是本世纪最优秀的参谋人选,根据亨利的意图所制定的作战计划很完善。

是个人都有三亲六故,都有一群朋友,马歇尔也不例外。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给朋友一些便利,并不违反作为军官的职业道德。这一次,马歇尔就把步兵第八师的进攻任务交给了艾克所在的第二团一营。理由是以一个营的兵力独自发起向哈瓦那方向的进攻需要足够的兵力,而二团的兵力编制是三个团里最大的。为了凸显二团一营的攻击力度,马歇尔把隶属于师部的炮兵团加强给了一营。

不过,现在还不等美军发起进攻。盘踞在关塔那摩市的古巴人就开始对基地的进攻。

远远地在望远镜里看着乱糟糟一团、连个进攻阵型都没有的古巴人,芬斯顿将军郁闷不已:就这样的人就能把古巴政府打得招架不住?真是不是不烂只有更烂啊。

这片进攻基地的古巴人粗粗看起来大约有两千余人,手里的武器也都各式各样:木棒、斧头、短刀、割蕉刀、短火qiā

g、长火qiā

g、前装qiā

g、后膛qiā

g,甚至还有人推着古老的青铜大炮。

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与这种对手作战,芬斯顿感觉是一种羞辱,不过用来让年轻军官体验实战倒是没有任何危险,于是,芬斯顿冲亨利摆摆手,“中校,这里交给你了。我回去休息。结果告诉我就行。”一转身,带着副官和几个警卫就走。泰勒将军和亨特上校会意的一笑,拍了拍亨利的肩膀,也走了。

亨利明白了,这是给自己这些年轻人机会呀。当仁不让!“命令。师属重炮营测量距离、方位,准备齐射。”

“是!”兴奋的何止亨利。包括性格沉稳的马歇尔都是一样!更不要说再次成为亨利副官的小巴顿了!这可是个天生的战士!

两个155mm重炮营的威力可真不是盖的,绝对杀伤半径15米,破片杀伤半径50米,确保杀伤半径200米;想一下,一个标准足球场的大小——120*90米,按照破片杀伤的范围,半径50米等于直径100米,覆盖了90%的足球场面积。这样的威力在战场上是何等可怕!

现在,盘踞在关塔那摩市的起义军就感受到了155mm重型榴弹炮的威力,虽然这款重炮原型是海军舰炮,但威力并没有削弱多少,再加上两个连16门大炮的齐射,那个壮观!

远远看去,之间一团团硕大的火球沸腾而起,随之冲天而起的是黑漆漆的烟柱,bàozhà声震耳欲聋。

果不其然,在威力巨大的155mm榴弹炮的齐射下,本来就属于乌合之众的起义军就混乱了起来:有的躲在石头或者大树后瑟瑟发抖,有的在声嘶力竭的嚎叫,有的丢下步qiā

g向城里逃跑,有的在阵地上抱头乱串最后被炮火撕成碎片......总之,还没有等到美军的步兵开火,所谓起义军的进攻阵型就已经开始崩溃了。

马歇尔一点没有因为对手是黑人起义军就轻视的想法,密集的炮击进行了足有十分钟。

当二团一营排着战斗攻击队形发起进攻的时候,古巴人的阵地上几乎见不到一个还能站得起来的人了。这可是让a连连长艾克大为恼火。就好像憋足了力气要打出一拳,本想打中拳靶,却打在了空出,那种别扭,嘿!

按照西点训练时要求,艾克所在的一营完全按操典展开,散布成一个宽度足有1000多米的进攻线,但一营的任务实际上从反击起义军的攻击变成了炮击之后的阵地搜索:看看还有没有活人。

关塔那摩市的古巴起义军溃逃了,在美军牛刀杀鸡一般的火力打击下直接崩溃。2000余起义军等到炮击结束时,只活下来不足30人,2000余人在炮火中丧命,整支部队全军覆没。留在市区的起义军还有大约1000余众。看到进攻基地的古巴人的遭遇,丧胆之下开始向西撤退。自古以来撤退都是非常考验军队的组织性的,这些古巴人显然不具备华夏红军的组织纪律性,撤退一开始就是混乱的,撤出市区不久,队伍就已经开始四分五裂,要打游击的、要回家的、要向西汇合其他队伍的争论不休,最后各行其是,1000余人分成四股分别行动。既然开始分裂,那么分裂就会继续下去,而分裂的结果很容易由军队变成有组织的暴徒。等到迅速开进的艾克a连来到市区时,关塔那摩市区已经到处是身上穿着五颜六色抢来衣服的暴徒,更有人手持砍刀闯入商铺和民居肆意行动:抢劫、杀人、强迫、放火......市区已经变成了一片垃圾场。

美军进入古巴的第一次作战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了。

随着芬斯顿将军投入三团的一个营加入追击的行列,不仅是从关塔那摩市区的起义军余部开始了向哈瓦那的狂奔,就连正在农村攻击庄园主的起义军也身不由己的卷入了狂奔的行列。

三团其他两个营和团部此时已经登上了开往马娜荻港的运输舰,在四艘护卫舰的炮火掩护下开始了登陆作战。

炮兵是战争之神——拿破仑

四艘护卫舰并不是现代意义上舰种划分的护卫舰,而是美军开始建造“无畏舰”这种全重火力统一口径战列舰之后,被认为落伍的舰艇——装甲舰,一样装载着280mm口径的的重炮和127mm、57mm的副炮,只不过不像弗吉尼亚号一样是8门重炮罢了。海军的280mm舰炮的威力可比陆军的155mm重炮强大的太多!

仅仅每舰2门一共从门舰炮各射击了一次,三团1/3两个营就开始了登陆。虽然炮击没有指向马娜荻港,但守卫在那里的古巴人也一样一哄而散。两个营的登陆没有受到任何阻击,只有一个小个子士兵因为上岸而被人从运输舰上挤下了水,差点被沉重的背包拖进水里淹死,索性被救的及时,成了因为呛水而住进团野战医院的第一名伤员。

位于马娜荻港周边的古巴起义军得到从港口逃跑的起义者的美军登陆消息后,也不等和美军接火,就纷纷开始远离马娜荻港:一部分向东流动,一部分向南,最后一部分向西。

登陆后的美军在副师长罗纳德泰勒的率领下开始分兵,罗纳德.萨默维尔中校指挥一营按照亨利的设计,先向东后向南开始追击从马娜荻港逃走的古巴人,鲍勃约翰逊少校带领3营向西追击。

虽然罗纳德和鲍勃都放缓了脚步,不过当从马娜荻港逃跑的古巴人与从关塔那摩撤退的古巴人汇合的时候,恐慌被扩大了!因为马娜荻港仅仅遇到了8门重炮的示威性轰击,并没有遭遇关塔那摩的遭遇,所以一听到关塔那摩人的讲述,一边庆幸自己没有看到那种惨状,一边怀疑是不是关塔那摩人太过夸大,又开始疑神疑鬼:美军会不会也给自己来一顿猛烈的炮击呢?

两路古巴人汇合,已经是美军登陆马娜荻港后的第三天,追击而来的二团一营也距离不过10余公里。

就在两路古巴人汇合后的凌晨4点钟,二团团属105mm榴弹炮发出了怒吼,8门大炮的齐射虽然比不上关塔那摩市wàiwéi的炮击那么惊天动地,但一样吓坏了刚刚逃到拉斯图那斯的古巴人:马娜荻港的人傻呆呆的顶着炮击不知道躲藏,关塔那摩人毕竟有了一次经验,也不通知战友,就开始了继续西逃。

古巴人的第二次溃逃开始了!罗纳德也迎来了第一次一心狂奔的人群毫无章法的攻击。

看着漫山遍野的奔跑的人群,罗纳德举着望远镜都不知道放下,只是张大了嘴发呆。直到站在身边的副官低声叫了几声“长官”之后,才吐出一句:“真壮观啊。”而副官也很配合:“是啊,真壮观!”

数千人排成队走起路来,给人的感觉都是地动天摇的,华夏古语说得好:“人上一万,无边无沿;人上十万,接地连天。”

这时的山路上、丘陵上到处都是向西狂奔的人群,黑压压的一片又一片,数千上万人的脚步声隆隆作响,几公里之外就听得清清楚楚。罗纳德一挥手,立刻有参谋给一营布置好的阻击阵地打电话:“准备作战。”

当人群来到距离阻击阵地只有五百米的时候,随着一声qiā

g响,一营所有的轻重机qiā

g全部打响。瞬时间,数十条火舌飞窜而出,数千条步qiā

g也一并开始射击,一时间天地为之失色:阵地前毫无侦查也就毫无准备的古巴人就像秋天割麦子一样,齐刷刷倒下一排又一排......

没有任何悬念,即使有组织的军队面对32挺轻机qiā

g和24挺重机qiā

g以及上千条步qiā

g的攻击,伤亡之惨重也是能够想象的到的。原本历史时空的一战索姆河战役,已经有了比较丰富作战经验的英**队一天就在重机qiā

g的火力下伤亡五万多人,就不要说拿qiā

g前还是农夫的古巴人了。

在前锋遭遇重大打击后,向西溃退的古巴人根本没有想到重新进行组织编成,反而更改了前进的方向,希望从拉斯图纳斯南部绕开阻击的二团一营,继续西逃。而罗纳德也没有让部队追击多远,毕竟自己的部队只是一个营,1300多人的兵力,即使将古巴人打得失魂落魄,可是对方毕竟人多,此时估计还有3000人以上,如果轻易追击很可能被溃军拼死一击,使部队受到重大损失,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从关塔那摩出发执行追击任务的是二团二营,艾克的连依旧是开路先锋。仅仅在这边战斗结束不过半个小时之后,艾克就与罗纳德联系上了。两支部队顺利会师,二团一营加上三团一营、三营就有组成了一个完整的团级编制、

随后,两个一营合兵一处直接向西进行压迫式追击,两个营八个连每次派出两个连展开作为先锋追击,剩下六个连边休息边行军,四个小时依次轮换,让每一只连队都能得到休息,同时也让古巴人总是在美军的火力驱赶之下,不得停顿。

得到战斗胜利的通告之后,副师长泰勒少将{高职低配的}命令萨默维尔中校留下部分营部直属辎重兵现行清扫战场,团部会派出辎重连与营属辎重队汇合,销毁缴获的武器装备,以免这些武器被其他bàoluà

分子得到。

追击的两个连队摆出半月形的散兵线,沿着海岸线一路向西,把困顿劳累、精神萎靡的古巴人追的像只兔子:刚刚停下来想休息一会儿,就听到身后传来qiā

g声,立刻又开始向西跋涉;刚想烧火吃点儿熟食,后边美国人有追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