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惊险的行程

亨利在诺福克安静地等着泰迪派人到来,他从泰迪的问话里听出了问题:艾丽斯的信件被人截获了!可能自己写给艾丽斯的信也被截获了!为了不露破绽吗?不对,只要自己一回本土,就可以通过电话了解情况,截断通信做不到这一点,那么就是有别的目的。亨利可以断定,有人不安好心!

但是,这伙人应该不是美国以及各州的大家族成员,因为自己不仅没有与他们发生矛盾,而且还会不断促进他们增加收入,所以可以排除,那么就是一些中小家族,有一定经济实力和社会影响力,才能做到一些收买邮局人员的事情。注——亨利和艾丽斯的信件往来都是通过民间邮局,这个时代的美国还没有军事邮政体系。

可那又怎么样?有人想威胁自己吗?即使是和平时期,作为参联会重要的中级军官自己都可以有一名副官、一名警卫侍从的配置,军人持qiā

g更是理所应当。何况美军在古巴的军事行动还没有完全结束,亨利还没有正式卸任第八步兵师参谋主任的职务,这时候如果袭击亨利,是要开战的节奏吗?

亨利从9月14日到达诺福克基地后就没有动地方,既然发现了危险就要一劳永逸的解决掉。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当林登带着人来到诺福克之后,亨利再次跟泰迪通了电话,把自己的想法和泰迪交流了一下,泰迪对亨利的想法表示赞同,但是要求亨利必须注意安全,表示不想艾丽斯年纪轻轻就成为寡妇,这可把亨利气坏了,这为老不尊的...

按美军的规定,亨利在战时可以有至少一个班的师属警卫营士兵作为行动时的护卫,现在这个班就在诺福克,亨利并没有让他们解散。这里要说美军的薪金制度了。

美军的薪金制度,有一个特点,就是服役时如果参加战斗、派驻海外等都是有特别津贴补助的,现在跟着亨利,只要一天没有解散,就可以认为是在战斗状态,就可以多拿一份津贴,所以尽管在诺福克待着无所事事,这几个士兵也并不着急。这会儿一听可能会遭遇刺杀之类的事件,几个士兵都兴奋起来了!又有钱能赚了!表现的出色的话,未尝不能成为长官控制的私人安保公司员工啊!未来的高收入就在自己的身边嘀。

亨利并没有立即出发,而是安排林登与自家彩虹城堡的安保人员联合,在诺福克到华盛顿的路上进行侦查,重点是接近华盛顿的位置,对所有能够进行伏击的地点提前排查控制,亨利相信有两天的时间足够那些心怀不轨的家伙得到消息了,一个一个地洞挖老鼠,不如引蛇出洞好解决。

亨利现在就等侦查结果了,只要有了消息,就可以出发了。老婆孩子还等着呢。

在诺福克等了三天,消息传来,真如亨利估计的那样,在华盛顿以南的亚历山德里亚和佛里德里克斯堡之间的公路附近,发现了有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员频发的来来往往,就连安纳波利斯到华盛顿之间的公路上都有发现。不过,林登等人发现这些人很复杂,似乎不仅是白人,还有黑人和黄种人,而且这些黄种人个子都比较矮不太像华夏人,因为卡尔负责的安保公司里有不少华夏人,林登还跟着一些华夏人学过格斗。对于林登这类从事安保职业的人来说,认脸的本领是必备的要求,能够比较容易分辨危险程度,而这些人让林登感觉不像是华夏人那就肯定不是。为了找出这些人的来历,林登特地同在纽约的司徒通过电话,确认了一下。司徒第二天的回复是,在纽约的所有华夏人的组织都没有人离开纽约,华盛顿周边的华夏人社区也都在。

亨利明白了,这一次的问题估计是日本人和古巴的反对派武装人员联合起来搞得。参联会或者战争部提高对日警戒的议案被日本人知道了,于是与古巴人合作想铲除自己这个对日威胁。而且亨利还能猜测到,合作模式,估计是日本人出钱并负责安排线路,古巴人出力负责刺杀。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亨利对古巴人还是不太在意的,反而是日本人亨利很重视,这个国家可是不乏死士的,真要是被来一回自杀式bàozhà,亨利就是有九条命也不够玩的。

即便是在重视,亨利也是要回华盛顿述职的。在诺福克停留了一周之后,亨利出发了,带着一个副官和十个警卫,三辆汽车,沿公路直发华盛顿。

从诺福克开始一路都很平静,过了佛里德里克斯堡之后,亨利就开始与士兵们做好了准备:qiā

g上膛,shǒuliúdà

也放到顺手的位置,准备随时打开车门跳车作战。

果不其然,就在距离亚历山德里亚还有十来公里的时候,路边传来林登手下用镜子发出的摩斯密码:前方小山有埋伏,二十个人左右,有步qiā

g。

既然知道敌人在哪里,就好办了。前边的小山距离亨利他们的汽车有两公里之远,凭肉眼是看不清他们是在做什么的。亨利的安排是到了离小山头五六百米的地方,装作汽车故障,几个人下来修车,其余人借机会在边上埋伏,引敌人从藏身处出来,战场上永远是防御比进攻死的人少{势均力敌的情况},原本是敌人占据主动的优势,现在亨利知道时间在自己一方,如果公路上车多人多,伏击就无法进行,可是敌人等的了吗?等不了就必须从藏身处出来进行攻击,这样亨利就从被动变成主动,进攻变成防御,再加上还有暗中跟随的安保公司人力的反包围,胜利就一定是亨利的!

果然,伪装修车不过才一个小时,埋伏的敌人看着亨利这边一边修车,一边四处溜达,甚至还开始从路边捡柴火,好像要做烧烤的样子,是在憋不住了!一个、两个、三个,越来越多的人从暗中藏身的地方钻了出来,逐渐汇聚到一起,开始兵分三路慢慢想汽车这里围了过来。

亨利这里都是战场上的老兵,那边敌人刚刚围了过来,这边老兵们就有了感觉,一个个无形中提起了精神。虽说要诱敌来攻,但谁也不想成为第一个被击中的人。

一声qiā

g响,打破了沉寂。几乎是qiā

g响的同时,亨利这边所有的老兵都做了同一个动作:卧倒加就地滚动。这是亨利在西点时编写的步兵战术动作中的一个,是战场上进攻防御是士兵必须掌握的动作。在后世的步兵操典上,这是应对机qiā

g火力突然袭击用的,因为机qiā

g的射击一般不会只对准一个点连续射击,而是会左右扫射。并且机qiā

g射速越快,击中一个狭小目标范围概率越高,卧倒之后滚动其实就是在赌敌方机qiā

g手扫射的方向,50%对50%的方向选择,再考虑到机qiā

g射击时的水平高度,这样士兵的生存率无疑是提高了很多。

亨利在组织编写操典时,还用染色的石灰弹头{粉笔知道吧,类似的东西。}做过士兵躲避实验,只要卧倒速度快,按照600发/分钟的射速来计算,一挺重机qiā

g最多拿下5%的伤亡,多挺重机qiā

g最多提高到10%。当然这是有距离要求的,亨利是以后来一战时机qiā

g射击的距离标准进行测试的,这个距离是800米到1000米,实际测试中考虑到使用石灰弹头的重量,亨利把重机qiā

g放到了300米开火。当然,测试结果很喜人,这种动作是有效的。{别挑刺,主观设置。换你来也一样行}

所以,这次的结果也同样喜人,在车下边的7个人没有一个受伤的,而留在车里的4个人就更是屁事没有。因为不知道敌人装备的是什么qiā

g,还有射击水平,但就连汽车的油漆都没有被蹭到!

车里的四个人在一阵乱qiā

g响过之后,都是同样的动作:拉开车门,qiā

g在前,人在后,蹲在车门后边,利用车门和车身的缝隙进行观察,并没有像很多大片一样,从车里窜出去。那是在找死,不是演戏。

亨利等人的汽车停的位置很讲究,路边靠近公路的排水沟的拐弯处,排水沟外侧还有不少的灌木遮挡,从上方看不清排水沟里的情况,但从排水沟里能透过灌木的根部看到对面的情况。这是很好的防御地形,有拐角,敌人就不能直接利用排水沟射杀己方人员,有遮挡就便于防御人员移动,也便于己方的寻找射击目标。

对面敌人的呼喊声让亨利和这帮老兵很无语,你们是打埋伏哎,非法的,难道不应该“悄悄地进村,打qiā

g地不要”吗?还大呼小叫,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在哪里吗?

亨利做了一个手势:“放进了再打。”老兵们都点点头。就冲敌人的表现,面对面可能都打不中自己。

零七八碎的qiā

g声不断响起,子弹在天上乱飞,可就是没有一颗能击中亨利他们所在的位置,最多就是偶尔有依法或者两发能打中汽车,到时候把汽车侧面的玻璃打碎了两块,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随着这些敌人的脚步听得越来越清楚,亨利做了第二个手势:“慢慢打,掌握节奏,别把他们吓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