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芬斯顿报告

虽然古巴之战轻松结束,但芬斯顿将军还是发现了很多美军在训练上、装备上、组织结构等方面的问题。这些问题都需要芬斯顿将军一一考虑清楚,然后总结成为具体文字报告,提交参联会。这也是芬斯顿将军把马歇尔从亨利手下要走的原因之一,以芬斯顿久经沙场的经验,如何看不出来马歇尔的性格和能力,何况在私下里也没少和亨利谈起过马歇尔,有了非常非常了解马歇尔、甚至比马歇尔自己还了解他的亨利,于是从性格特点、为人方式、工作能力、擅长方向统统都被一老一小两只狐狸分析了个透彻。可怜的马歇尔还在丝毫不知情的时候,自己的未来就被锁定了。

芬斯顿的报告当然不可能只有美军遇到的问题,作战中表现出色的军官和士兵,需要芬斯顿为他们申请军功,评价他们的贡献和能力,给予晋升军衔的推荐,等等,琐事一堆,这些也是马歇尔这种属于参谋类型军官所最擅长的工作,能帮助将军打理的很好。

芬斯顿报告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自然是对此次作战的回顾,并且把其中表现出色的中下级军官的功绩一一列明,为他们请求适合的奖赏,另一部分则是对作战中发现的问题进行阐述,提出建议。

报告已经提交,就在参联会引发争论,有赞同的自然就有不满的,两派人马各抒己见,从议论到争论,从争论到争吵,不亦乐乎。

这个时代,美国人的武器装备并不出色,与欧洲列强相比还是差了很多,最关键的是,美国没有经历太多的战争,尤其是大规模、高烈度的战争。原本时空,美国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才从英法那里学到的,那时候美军被讽刺为穿英**装,用法国武器,被英法教出来的小老弟,根本没有体现出来一个工业大国的实力,也就难免被别国轻视了。

即使到了二战,美军的武器装备也一样落后,比如号称二战时期最好的战斗机P51野马,如果要用美国自己的飞机发动机,也一样是废柴一个,但换了罗罗的梅林发动机之后,再装上副油箱,野马就真的变成野马了:在欧洲上空自由驰骋的野马!还有坦克,美国人的坦克设计思路学的是英国人的思路,生生把坦克当做步兵遂行支援工具,并不承担进行装甲对决的任务,而把对抗地方坦克的任务交给了坦克歼击车——也就是突击炮一类的战车,大口径火炮但移动速度比较慢,结果在与德军装甲部队对抗时,吃尽了苦头。例如,美军登陆北非的第一站:卡塞林山口,美军坦克、装甲车、汽车损失惨重,为此撤换了第二军军长菲力,换上了铁血巴顿。而巴顿对美军坦克力量的运用学自德军名将隆美尔,于是美国的装甲力量的使用才踏上正轨,也就有了阿等战役后期巴顿在三天内做好了解救被围巴斯托涅的101空降师的准备,并在随后的第三天开始进攻,五天之内就让第一辆坦克冲进了被围的巴斯托涅,使101空降师得以解围。

而整个二战,美军也没有多少出色的战例,有捧美军臭脚的宣称这叫做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其实就是美国人仗着充沛的后勤补给,欺负德国人的物资匮乏罢了。实际上还是美国一强大的工业生产能力以及丰富的物质资源压倒了生产能力未能整合以及资源短缺的德国,所谓非战之罪也不过如此。所以,即便是德国投降了,德**人也是高高昂起自己的头。

斯皮尔伯格导演的二战电视剧《兄弟连》最后一集,那位德国将军在投降时的讲话,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美国人自己也是很佩服的。

公允的评价一下二战时期欧洲战场的美军高级将领的话,最擅长协调{和稀泥}的无疑是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最擅长安抚部队、上传下达的是有平民将军之称的布莱德雷,而只有巴顿被所领导的士兵和军官视为胜利的象征。

其他低一级别的将领,比如范佛里特,比如李奇微,比如克拉克,比如霍奇斯,等等,他们虽然各有各的勇猛表现和性格,但最大的共同点就是一个,不能在物资稍有匮乏的情况下或者地空火力支援不足的情况下打胜仗!其中最熟悉的例子就是“范佛里特dà

yào量”。在面对以弱势装备进行防御的华夏志愿军,范佛里特在攻击上甘岭时9天打出了36万发炮弹,结果还是一事无成,上甘岭依旧是上甘岭,并且成为美军的“伤心岭”。

所以,在这份报告中,芬斯顿着重提出了两方面的不足:装备和人。

装备好说,美军差的不是数量,而是装备应用思路以及设计思路,芬斯顿是真的认识到了一种先进思想能够给美军带来的巨大利益:轻重机qiā

g和大口径比较容易移动的重炮直接改变了作战难度,本来芬斯顿预计在古巴的作战要进行至少一年时间的,但亨利策划的进攻只用了不到两个月时间,其中还有大量的时间是用在了行军上;伤亡也是屈指可数。芬斯顿是经历过南北战争的,见识过战争的惨烈和巨大的伤亡,所以这次作战给了芬斯顿巨大的思想冲击!原来战争还可以这样打!

至于人的问题,最主要的方面是纪律,即使有亨利一再强调纪律、纪律,但照样有很大一部分士兵和军官纪律散漫、军容不整,虽然在宪兵的随时巡视下没有发生抢劫、强迫等恶**件,但其他次一等的层出不穷,最突出的就是酗酒和串暗门子。如果严格追究部下各级军官的责任,芬斯顿都害怕军队能哗变:实在是潜规则人数太多。

对于这种状况,芬斯顿也很愤怒,但却无力解决:军队必须长期训练,才能灌输进去纪律观念,而美军按现在的规则,是不能拥有太多员额的,能把常备陆军提高到30万,就已经是十分难得了。原历史时空中,一战爆发前美军常备陆军不过34万人,那还是国会看到欧洲已经开战才扩充的。

常备军队的数量少,就导致美国如果发生战争,就必须大量招募普通国民,而短期训练是不能让士兵形成良好纪律习惯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两次大战还有后来美军参与的战争中,美军军纪很差的原因——当无视纪律成为习惯之后,这种坏毛病是会被继承下去的。要解决,就必须扩充常备军队的人数,比如海军,有多少舰艇,就要有多少舰员,还必须梯次配备后续力量,现在陆军做不到!

这种论调,正是参联会争吵的重点!

芬斯顿作为参加过美西战争的名将自然有很多好友和支持者、追随者,但在这个问题上,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和芬斯顿志同道合。虽然美国宪法规定美军是不能参与国内政治的,但是别忘了和军队联系最紧密的行业——军火商们的军工企业,他们身后都有着一大批利得者,会影响大批的政客:各州有参众两院议员,联邦也有参众两院议员,这是一批政治派别,那么肯定就有其反对派别或者竞争者支持的派别。这些不同利益派别的支持者就会在军队中寻找符合他们利用的各级军官,这样在军队中也就有了不同派别,最简单的就是海军派和陆军派。

参联会的组成是由海陆军各派出四人一共八人组成最高级别的联席会议,既然是联席会议,也就是互相扯皮,或者利益交换,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空军知道47年才正式单独成军的原因,实在是陆军压不住编制越来越庞大、战略作用越来越突出的陆军航空队了。可是和平时期扩大陆军编制对海军有什么好处?陆军刚用帮助海军增加造舰经费扩大了15万人的编制,再使这个方式作用就小了,而且芬斯顿的报告里提起的常备陆军的数量最少要达到50万人,这要给海军增加多少造舰经费才能达到啊!陆军这边也要考虑国会能不能通过的问题——美国财政收入还不是后来战争时期能有理由通过发行债券进行扩张的时候,1914年的美国国民收入才是137亿美元。

在参联会争论最激烈的话题当属美国的战略重点,到底是海上海上陆上。这一点,海军完胜,陆军完败,即使是芬斯顿也无话可说。因为陆地上,不管是加拿大还是墨西哥都没有挑战美国的实力,美国的唯一威胁就来自于海上,不管是现在的东海岸,还是未来的西海岸,美国的威胁只可能来自海上。

任何制定美国国防战略的人都只能承认这一点,毋庸置疑。而所有的战略计划都是围绕着这一点进行的,包括开凿巴拿马运河,都是出于这一战略考虑——沟通两洋,让大西洋与太平洋联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