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战略是长期的还是短期的?

总统西奥多罗斯福也一定程度上参与了这一争论。泰迪是一个坚定的马汉《海权论》的支持者,竞选成功以来一直大力鼓吹海军的作用,尤其是1904年竞选连任后,对海军的支持力度就更大了,不过有了亨利这个女婿,泰迪对陆军的支持也增加了,第一批十万人的常备陆军就是泰迪推动通过的,第二批和第三批也是泰迪推动的,所以现在才有了30万人的常备陆军员额。

不得不承认,西奥多罗斯福是一个很有远见的总统,战略意识一点儿不比参联会的将军们差,反而因为身处美国最高领导人的位置,战略考量更要注意视野的宽广和深度。得益于平时和亨利的谈论以及翁婿两个之间的兵棋游戏,对未来美国参与一战的必然性有着明确的认识。但即便是总统,泰迪的权力也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大,可以一言九鼎,没那好事。如果不能平衡好各派别的利益,一样能够被架空,甚至被“啪”的一qiā

g......

看了几次参联会的会议记录后,泰迪的脑袋一样大三圈。现在泰迪非常盼望亨利回来,好让亨利去参联会当当鲶鱼,刺激刺激那帮子老古董们。

亨利回华盛顿的路上的遭遇,动静不小,不仅是亚历山德里亚和佛里德里克斯堡,就连华盛顿也都在第一时间就把消息传开了,没办法,双方交火虽说时间很短,但死的人多,在美国国内一次性的死了这么多人,而且是qiā

g战,更别说里边有疑似别国的人,很轰动了!

于是乎,当亨利第二天到达华盛顿战争部大厦的时候,迎接他的不仅是战争部派出进行警戒的大批士兵,还有更多的媒体记者!面对这种情况,亨利就是再愿意隐身幕后也别无办法,只能上报纸曝光了。

当亨利推开车门下车时,顿时被暴起的镁粉闪光灯晃了眼。熟知后世媒体的无底线的亨利,深知这会儿绝对不能用手遮挡,那样会被说成是心虚,就会被深度解读为道德有亏的表现,然后就会被有心人炒作败坏亨利的名声。所以,亨利强忍着刺目的闪光,在身边警卫的保护下走进战争部大厦,这才觉得安全了。

不见了疯狂的记者,亨利才有时间问出来迎接他的战争部官员:“怎么这么多记者?他们怎么知道的?”问题很简单,却很关键!肯定是是有人直接把发生的情况通报给了报社,并且点出了与亨利有关,谁透露的肯定就和这次的被埋伏有关,即便不是幕后主使,也一定知情。

对于这种情况,明面上下手,亨利是不怕的,但暗地里勾结外国势力行此黑手,亨利绝对是不能容忍!规矩就是规矩,不管是明面上的规矩,还是潜规则,都是必须遵守的,,但最麻烦的是亨利抓不到幕后黑手的把柄,没法从占据道德制高点,最多找机会给那个势力的人穿点小鞋,还不能做的太明显,很憋屈,剩下的只能和对手一样暗地下手了。

迎接亨利的官员很尴尬,看到刚才的场面,他也明白是怎么回事,难怪亨利很不爽,可是他的级别太低,知道的太少,真是“宝宝心里苦啊”。

亨利没有为难那个官员,没必要,亨利还是有这种度量的。其实就是猜都能猜到,这种事情必须到了一定级别才能第一时间知道亨利这边上报的经过,这是有限的人员才能接触的,只要从这些人里排查,在分析其平时的言论,就能知道其人是否与亨利有冲突——利益上的冲突。

以亨利的为人,在战争部和参联会基本没有人会与亨利直接发生冲突,明面上大家虽然会因为见解不同、利益出发点不同而发生争论,但公事之外都能一团和气;那么只有暗中代表的利益了,不管是不同派别后边的经济利益还是内部的权力之争,都有可能面上哥俩好,背地捅刀子。只不过,这次过分了!既然有人想从**上消灭亨利,就不要怪亨利也消灭幕后黑手的**。

想知道谁给媒体爆料的并不困难,亨利自家也有媒体,更何况顶级家族的能量不可小觑,回到办公室之后,打了几个电话,亨利就去找塔夫脱了。作为战争部长的塔夫脱有双重身份,亨利订婚主持和亨利的上司,同属泰迪的派系,一个从政一个从军,二者之间只会互相配合而不是互相拆台,所以,此时的塔夫脱绝对能得到亨利的信任,亨利也绝对是塔夫脱的支持者,亨利找塔夫脱没毛病。

在办公室办公的塔夫脱也是一脸的怒气,他对这种私自泄露亨利是遇刺事件当事人的情况也是非常愤怒,对这种破坏规则的行为,是哪一个当权者都不能容忍的,亨利遇刺到不是第一问题。这个时代的美国,行刺掌权者并不鲜见,只要你和你身后的势力能做好利益交换,死个个把掌权者算什么!从安德鲁杰克逊到林肯,从加菲尔德到麦金莱,后来还有小罗斯福、杜鲁门、肯尼迪、福特、里根,只不过有的安然无事,有的点背见了上帝而已。至于其他领域的大亨们其实也不少,只不过都被压住或者掩盖,没有被外界知晓罢了。

亨利进入塔夫脱办公室时,看到的就是一脸怒气的塔夫脱。亨利并没有摆出什么愤怒或者委屈、失望的表情,没必要,都是一个圈子里混的,谁不知道谁啊。亨利可以肯定一点,塔夫脱的怒气绝不是因为自己遇刺发生的,只会是因为泄密!所以亨利也不废话,直截了当:“部长先生,我觉得我们的国土安全就是一个筛子,什么人都能漏进来;而且战争部也是一个筛子,什么机密都能被我们的对手或者潜在对手获取。我认为,我们应当成立一个专门的部门,负责国土安全和保密工作。”

“亨利,你说的对,我们需要这样一个机构,至少不能让战争部成为筛子,很多情报一旦泄露,对美国将产生致命的威胁。”

“还有,部长先生,我们不仅仅需要军队内部的保密,还必须考虑来自其他领域的保密,比如那些议员们会了解我们的军事秘密,一旦从他们那里泄露,也是极端可怕的,而且我们还不能把他们怎么样!”

“头疼!”这是塔夫脱此时的感觉,不提国会还好,一提国会就头疼,议员们权力在手,有时候真的是肆无忌惮,就像这次亨利的遭遇,背后没有那些议员的影子谁信呐!“亨利,你去准备一份情况备忘录,这不是小事。我们都需要时间。”塔夫脱考虑的很全面,亨利的意见不仅涉及军队,这是塔夫脱的权限,还涉及到其他领域,这是总统的工作范围,何况设立新机构,不管是军队的还是政府的,都有预算问题在其中,需要国会的配合。要做到今天亨利的建议,就必须通过各方面的利益协调才能办到,还真不是他或者泰迪一句话能办到的。

亨利也不是初出茅庐的菜鸟,几年来在战争部和参联会的经历,就算不是出身大家族的小官僚。足以摸清楚这些门道了,何况亨利。

现在,参联会争论的中心话题就算美国国家战略,危机自然来自于此。

回到华盛顿的亨利,找过塔夫脱后,就跟没事人一样开始了工作。不管私下里亨利跟泰迪聊了什么,至少在参联会的午餐时,开始悄悄流传了一句话,“什么是战略?战略是长期的还是短期的?长期是多长?短期是多短?”

与此同时,战争部和参联会有多了一个话题:国防安全局要不要成立?职责怎么划分?权力有多大?机构怎么组成?总统府和国会也在讨论要不要设立新的机构,负责军队之外的间谍与反间谍机构,保密与泄密怎么处理......

华府上空波云诡异,一幅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情形。

放出关于战略的定位话题之后,亨利的重心也有一部分放在调查遇刺幕后黑手方面了,搁谁也是不甘心的!

顶级豪族+政府力量+军队的力量,真是强大无比,很快,参与埋伏亨利的日本人的来历就被调查清楚了。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夏威夷的日本人移民。说来也怪亨利自己,当初他提出要分散各国移民的建议被一些反对派议员散布出去了,本身日本民族的尿性就是一点风吹草动就会借机发挥成森林大火,何况亨利的建议直接破坏了日本在美国的情报网络,并且亨利还不接受日本人的好意——钱嘛,亨利不缺啊。使得日本人一直在找机会要给亨利一个好看,包括请亨利去找天照大婶去聊天。

在芬斯顿报告出炉但亨利还没有回来的这段时间,有些国会反对派再次把亨利的消息散布了出去,本来就买通邮差的日本人就希望可以通过亨利与艾丽斯的信件掌握亨利的行踪,这下一下子有了亨利具体行程的消息,这些日本人就坐不住了。

有了国会反对派若有若无的帮助,日本人很快与逃亡的古巴武装组织联合到一起,就利用亨利到达诺福克的几天时间,匆匆忙忙的组织古巴人偷渡进来,并且在公路上设下埋伏,却不想被亨利带领的老兵们打了个全军覆没。就如同亨利所说的那样,时间太紧张,准备太匆忙,所以一切背后的痕迹都没有处理好,被三方势力顺藤摸了瓜,就连远在夏威夷遥控指挥的日本情报人员也没有逃掉。替国会反对派议员办事的wàiwéi也被司法部抓到了文字证据:日本人、古巴人和这些wàiwéi互相联系的信件没有来得及销毁。估计那些人也没有想到,司法部的干员有胆量调查他们,而且负责抓捕的是鲍尔默家的安保公司派出的精锐,从破门而入,到那些人被绳子捆起来,总共用时不到三分钟!

抓捕行动结束后,不仅得到消息的各个家族上门要求签订安保合同,就连司法部都提出要与安保公司签订一份行动组人员的培训合同,以卡尔为总经理的安保公司出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