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假期

麦克阿瑟不愧是未来的五星上将,感觉十分敏锐,再加上麦克阿瑟也是一个火力至上主义的奉行者,在西点的这几年没少和亨利一起讨论、争论,可以说亨利论文的成型,麦克阿瑟出了不少力气,要知道亨利前世专业上是冶金机械方面的学霸,业余的军事历史专家{资深爱好者},并没有实际上在任何一个国家的军队中服过兵役,也没有任何一场战争经验,所以在军校学习期间很多东西都是纸上谈兵,不过超越时代的科技知识和历史经验让亨利引领了潮流。

麦克阿瑟出身军旅世家,老麦克阿瑟官至中将,很多战争经验都传授给了小麦克阿瑟,所以小麦克阿瑟能用父辈的战争经验弥补亨利的不足。两人成为了挚友,就不足为奇了。

“嗨,听着,肖恩。”亨利看着这个给力自己无数帮助的好友,有些头疼的说:“肖恩,还记得我们讨论过的内容吧,我需要你去利用老麦克阿瑟先生的资源,找到合适的军工厂,研发轻机qiā

g的事情怎么样了?”

“没问题,虽然你给我的时间很短,但是现在已经出了成品。”麦克阿瑟很随意的回答。“这种事情是小问题。你都把设计指标提出来了,找兵工厂完成就是再简单不过了。”

“是吗?”

不等亨利继续发问,麦克阿瑟就接着说道:“导气式原理,半自由qiā

g机,7.62口径,dà

yào与春田即将定型的步qiā

gzǐdà

通用,全qiā

g重不超过12公斤,qiā

g管可以方便更换,弹匣、弹鼓、弹链三种供弹方式可选,两脚架、三脚架可选,射速配两脚架400发/分钟,三脚架600--800发/分钟,射击俯仰角-5~80.啊,对了!还有射程,使用重qiā

g管时射程1000米,轻qiā

g管600米。oK,我记得很清楚吧?”

亨利竖起了大拇指,称赞道:“不愧是连续四年的西点优秀学员,记得真清楚!”

麦克阿瑟哈哈大笑,从小麦克阿瑟都是一个喜欢别人恭维他的人,特别好面子,亨利在后世看过《麦克阿瑟传》,对这一点了解的恐怕比麦克阿瑟自己还清楚。

比如,后世小日本投降后,麦克阿瑟成为驻日美军最高司令官,被称为日本太上皇,就对接替去世的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的杜鲁门不屑一顾,不仅不听总统命令,还时常发言要指导总统如何行事,逼得杜鲁门求助于马歇尔等一帮军中宿将,一家伙免除了麦克阿瑟的所有职务,差一点连麦克阿瑟的军衔都给收回。也算是当时疏忽而起的一阵轩然大波。

而麦克阿瑟也不是一个轻易能认输的家伙,被免除一切职务回到美国本土之后,大量参加各种宴会、酒会、jíhuì,大肆抨击杜鲁门的各种政策,闹得杜鲁门也是头昏脑涨。最后让艾森豪威尔代表共和党很轻易地击败了连续执政20年的mí

zhǔ党,从这个角度上说,麦克阿瑟也是居功至伟。

“现在已经生产出来多少样qiā

g?这次以明年毕业的学员组建的试验部队按照我们讨论的方案需要每班至少配备一挺机qiā

g。”亨利很认真地问。

“已经有500挺了。足够你用的。不过你要是想得到他们,还要等几天。估计最快一周后能见到。现在工程师先生们正在进行最后的测试,当然如果按照你说的更加严格的各种环境下的测试要完成估计明年都让你用不上。”身材高大的麦克阿瑟得意的很,从亨利委托给他这件事到机qiā

g生产出样qiā

g不过短短7个月,在1902年的美国这简直就是飞一样的速度,当然值得骄傲。

“还有,勃朗宁先生还特意生产了150挺12.7mm的重机qiā

g,按照你说的减重办法,不含三脚架32公斤;还有7.62mm的150挺,全抢含三脚架25公斤,一共轻重机qiā

g600挺一起送到。剩余的200挺轻机qiā

g也会按照你的要求由专门的工程师到新墨西哥州、内华达州、阿拉斯加州、佛州、夏威夷去继续测试。”

开玩笑归开玩笑,一旦说起正事来,麦克阿瑟从来不会含糊,当然这也就是和亨利才会有的开玩笑的时候,对别人,麦克阿瑟总是仰着头的。

“很好!很好!”亨利很高兴,这意味着美军几乎会提前十五年装备大量的轻重机qiā

g,提高部队的火力投射量。

原时空历史上,美军一直到一战爆发后,看到重机qiā

g那惊人的túshā效率显现出来后,才开始重视起重机qiā

g的作用,在购买的法国制造的绍沙式机qiā

g不堪世用的情况下,这才把目光转向国内,寻求质量可靠的重机qiā

g装备,勃朗宁1900改进型也是在这时才被战争部相中,开始大批量采购。

勃朗宁1900改进型也正式命名勃朗宁1917型重机qiā

g。特别补充的是1921年中国汉阳兵工厂也成功仿制了这款勃朗宁1917式重机qiā

g,国内的名字叫卅节式重机qiā

g{三十节式},为抗日战争的胜利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包括后来的人民解放军和志愿军都曾大量装备。

“现在,肖恩,我们先不谈工作了,作为留校军官教官,我们有特权去军官食堂吃一顿豪华大餐。”

“有红酒吗?”

“哈哈,当然!在回西点前,我特意让老彼得给我送来了一箱,我家纳帕溪谷雷顿酒庄1880年设拉子,和我们的年龄一样大!”“

很有意义,不是吗?”麦克阿瑟一听葡萄酒的年份,不禁十分感动,“正好庆祝一番,我们终于毕业成为军官了!”

注:美国人叫彼得的人很多,亨利说的了“老彼得“是和亨利父亲同名的老管家,比亨利父亲彼得.鲍尔默年长近20岁,是彼得鲍尔默父亲时代就服务于鲍尔默家的老人。

欧美国家贵族豪门的传统是:如果管家不曾出现过原则性错误,主家不破产,那么管家作为最可靠的家臣是会一代一代传下去的。管家的地位也是可以作为主家加入的形式存在的。

那些电影电视中说管家背叛主家,撺掇主家财产的故事,就当个故事吧,千万不要当真。绝大多数家族的管家都是不会背叛自己主家的,那些背叛的绝对是极少数中的极少数。

军官餐厅,两个人找了一个角落,亨利从军官餐厅大厨那里拿来自己管家老彼得送来的红酒,打开后放在冰桶中醒着,对麦克阿瑟说:“肖恩,你父亲在菲律宾担任过多年的总督,对远东了解很深刻,有时间的话多跟老头儿交流交流,现在欧洲局势虽然有些剑拔弩张,但是估计十年内不会有战事冲突发生,而我估计远东倒是会发生战事,如果阿瑟先生也是类似看法的话,是不是可以以此为基础游说国会增加海军拨款。”

“为什么是海军拨款?”麦克阿瑟不明白。

“哈,肖恩,用一句古老的的中国话来说,这叫投桃报李。意思就是今天我帮你办了事情,明天你就要帮我办事。你想啊,现在军队中的火炮大部分都是海军工厂生产的,我们需要的轻型火炮勃朗宁先生可是生产不了,我们托关系找到春田,可人家根本不愿意掏钱研究,你说如果给海军增加了军费,那么......”亨利故意拉了个长声。

“你真奸诈,不过我喜欢!”麦克阿瑟恍然大悟,将醒好的红酒拿起来给二人倒好,举起酒杯,“为了火炮,干杯!”

“干杯!“

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并没有太多时间在西点停留,和亨利一起吃过午饭就急匆匆坐火车感到华盛顿战争部去了,去部队之前还是要去战争部报道的,如果不是不知道亨利这一个月的行踪,估计早就去华盛顿了,没准倒是可能在战争部遇到亨利呢。

现在,亨利又交给麦克阿瑟一个新任务,就是让老阿瑟组织人去游说国会增加海军拨款,而亨利也很享受这种甩手掌柜的经历。朋友多就是好啊!亨利打心底里感谢这些朋友、兄长们,有了他们,自己距离未来的五星上将就又近了一步。当然,亨利想完全轻松下来也是不可能的,还有一大堆工作等着他呢。

这不,刚刚送走麦克阿瑟,鲍勃约翰逊就来找亨利了。似乎永远不变的大嗓门:“亨利鲍尔默上尉,米尔斯先生请你去大会议室开会!”

亨利无奈的摇摇头:“嗨,亲爱的鲍勃,你的嗓门什么时候能小一点点呢?!”

“欧,这是不可能的,大嗓门是天生的,在锯木厂没有好嗓子简直不可思议。”鲍勃笑着说,然后凑到亨利耳边,声音突然变得很轻:“当然,如果遇到我心爱的姑娘,嗯嗯,我的嗓门一定很小,可惜你是个大老爷们。凭什么要我和你轻声啊。”

亨利也是一愣,鲍勃从来没有表现出自己还有幽默的一面,真让亨利吃了一惊。不过亨利也知道这是鲍勃在向自己示好,也就用力锤了鲍勃胸膛一下,“你这家伙......”

三个月的时间,对于亨利来说很快,对于这一届的学员来说很漫长。在亨利宣布淘汰测试结束之后,所有人都松了口气,这三个月让人感觉现在地狱里渡过的:不断增加的负重跑,武装泅渡,长时间草地、林地甚至沼泽地潜伏,还有夜间随时响起的紧急集合的哨声,等等等等,亨利虽然没有把后世从电影电视里学到的手段都用上,可至少也用上了一半,终于从1200名学员中筛选出来180多人。现在可以开始第二阶段的训练工作了。

按照亨利的训练大纲,第二阶段的训练是从武器装备开始的,这意味着亨利和麦克阿瑟的努力结果要上场了:重机qiā

g、轻机qiā

g!而亨利和众多的教官以及学员们暂时可以获得一定时间的休整了。

随着一声解散的哨音,学员们三三两两地走回宿舍,亨利也要利用这一段时间开始自己的另一个打算了:休假!对,就是休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