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小毛奇

即便德国的鲍尔默家没有人在军队担任高级职务,但容克的身份注定了鲍尔默这个姓氏的人脉一点不少,与亨利沟通之后,罗尔夫特意邀请了小毛奇参加这次宴会。

能做到德棍的总参谋长,除了小毛奇曾经是威廉二世的侍从武官的关系,他本人也是很有才干的,至少懂得做人。接到鲍尔默家的请柬,小毛奇就知道有着一样姓氏的美国人肯定有秘密的事情,而且是和军队有关系的事情要与自己沟通,于是欣然应约。

老欧洲的宴会晚宴居多,主要是可以在明亮的灯光反射下让各家淑女、贵妇们佩戴的昂贵首饰熠熠生辉。项链、手串、手镯{环}、戒指、胸针、发饰、王冠、臂钏,一应俱全,黄金、铂金、钻石、绿宝石、红宝石各种宝石也是一点不差,尽显贵族的豪华贵气。

不过lǎomáo奇没有穿军装来参加,换了一身长款西服,高筒皮靴、高筒硬质礼帽,一身庄重的黑色;左胸衣襟上挂了一条金链子,亨利估计应该是一块怀表。

作为客人,亨利是不会去接待别的客人的,如果见,也需要由宴会发起者带着客人或者亨利到需要介绍的人身边才可以,一般是地位比亨利高的或者年长的是亨利过去,而地位比亨利低的由主人带过来。

这不,罗尔夫就带了一位过来,不过不是亨利想见到的小毛奇,而是另一位大佬,海军的提尔皮茨,德意志第二帝国海军元帅、海军大臣,威廉二世口中的“永远的提尔皮茨”!不过现在还只是海军上将,到1911年才晋升元帅。

经过罗尔夫互相介绍之后,亨利也是很惊讶,没想到罗尔夫把这位爷请了过来,不得不佩服这位远房的爷爷辈真是考虑周全。提尔皮茨来了,那么青岛的问题就可以提上日程了,在国内的时候,尽管参联会对亨利青岛换食品的计划已经认可,但这种事没有合适的渠道,是没有办法找德国人商量的。现在,机会到了!

今天的晚宴罗尔夫邀请的大部分都是德**方的高级将领以及威廉二世的阁僚重臣,提尔皮茨还不是其中地位最高的一个,因为首相阁下伯恩哈德冯比洛也来了。冯比洛和罗尔夫是老朋友了,两个人有很多相同的兴趣爱好,可也在殖民地问题上有不少的分歧,可以说是一对公私分明的好基友。

亨利和罗尔夫交流过对德国海外殖民地的看法,两个人有共同的见解:一旦德国和英国之间发生战争,德国在太平洋地区的殖民地势必无法保卫,只不过失去的时间早一些还是晚一些,而比洛首相对殖民地却非常看重,不愿意放弃之中的任何一个,主张武力保卫。如果要是完成亨利的土地换食品计划,加强德国的战争潜力,比洛就是一个绕不去的钉子,虽然罗尔夫不知道明年比洛就会下台,但这不影响他愿意为此做出努力。

晚宴开始时间不长,罗尔夫就把小毛奇请到一间小茶室,单独为小毛奇再次介绍了亨利,并且强调了和亨利的关系。双方互相致意之后,亨利开门见山。

“总参谋长阁下,因为罗尔夫爷爷的关系,我也不跟您客套了。单独请您过来,为的就是几个问题。”

“没问题,只要不涉及帝国的机密,我可以回答您任何一个问题。”小毛奇虽然性格软弱,但身为军人还是不愿意和朋友绕来绕去的说话。

“现在欧洲的局势可以说很危险,自从首相阁下拒绝了英德联盟的提议,英德两国就开始滑向战争了,您同意吗?”

小毛奇轻轻点头,即使是军人,但作为总参谋长看到这一点并不难。

“而且,比洛首相拒绝了英德同盟还带来了另一个问题,就是德国的宿敌法国和英国结成了同盟,加上俄国的参与,德国面临的是两面作战的境地。那么,我想知道的是,德国总参谋部认为,一旦发生战争,多长时间能结束他?或者说德国能取得胜利?”

问题很尖锐,但不难回答。亨利可以断定德国总参谋部对此进行过无数次兵棋推演。

小毛奇眼中闪过一道精光,面前的年轻人很精明,或者说美国人对欧洲一直很关注,现在是寻求答案吗?“亨利先生,我们总参谋部认为,我们可以轻松击败法国,时间不超过8个月。”小毛奇在这里把时间放宽裕了。因为1871年的普法战争不过才是从7月14日进行到9月4日,时间不过是50天{拿破仑三世在9月2日投降}。

“那么,小毛奇阁下,您有没有注意到速射武器的使用呢?”亨利不等小毛奇接话,直接说:“上一次战争是1871年,速射武器还没有被重视,如今,机qiā

g在德**队里已经成为基本配置了吧?那么,面对机qiā

g的射击,以重兵集团的集群冲锋来说,面对机qiā

g还有多少效果?恐怕唯一的效果就是获得惨重的伤亡。”

小毛奇也知道这一点,重机qiā

g的配置还是他提议的呢,又怎么可能不了解这一点。

“因此,德国是不是要考虑万一不能速战速决,会面临的局面呢?古老的华夏曾经有一句军事方面的名言,叫做为虑胜先虑败。总参谋部应该有针对各种不同局面的推演吧?能告诉我最悲观的那一种吗?”亨利很不客气。

“有的。”小毛奇其实也对亨利的话感到不舒服,凭德军的战斗力,考虑战败的可能确实很憋屈,但亨利的话又没毛病,一个国家的总参谋部怎么可能不研究最悲观的前景呢,即使小毛奇坚信德军所向无敌也不行的啊。“我们最悲观的前景是陆地上不能迫使法国投降,而海战不能击败英国大舰队。”

“好的。我的问题就和这个前景有关。我想知道的是,在料敌从宽的前提下,德国考虑过被长时间封锁进口渠道以及长期战争情况下,国内物资的供给能坚持多长时间?”

“我们估计国内物资可以坚持两年。”小毛奇不知道亨利问这个问题的用意是什么,难道美国人为了加入德奥同盟国,在进行评估?

“好的。我的问题没有了。”亨利很满意小毛奇的坦诚,其实这个数据亨利早就因为金手指的存在而记得清清楚楚。“阁下,按您的答案,如果战争持续到第三年,德国就会陷入物资短缺的困境,而到了第四年,德国有可能因此而陷入崩溃的边缘。对吗?”

“没错!”小毛奇很郁闷,真是不想承认这个答案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

“那么德国考虑过以什么方式或者渠道去补充第三年或者第四年的供给不足呢?”

“?.......”小毛奇还真不好回答这个问题,能说没钱吗?现在德国的财政收入都投入到海军和陆军的扩张上了,哪里有额外的钱投入到更多的地方!难道亨利要说的就是这里?

“想过用土地换物资吗?”

小毛奇脑子里“轰”的一下,震惊之下站了起来。“你说什么?土地换物资?用哪里的土地?”

亨利的建议实际上是很有建设性的。从小毛奇担任总参谋长开始,就对欧战进行了多次推演,但不管哪次推演都证明德国的海外殖民地在战争取得胜利前是必然要丢掉的,不存在侥幸。而亨利也不可能提出用德国本土或者德国在欧洲的占领区换物资这种不靠谱的建议,能用的只能是海外殖民地!而且最有可能的是亚洲的德国殖民地!这就很有操作性了。

果然不出小毛奇的所料,亨利提出的地点就是德国的亚洲殖民地:青岛和马里亚纳、萨摩亚。这些地方都是远离德国,支援困难,而且地域狭小,纵深太浅,布置在那里的德军很容易被击败。即使德国经营最好的青岛也一样,面对英国的亚洲小弟日本,德国能派过去多少军队?多少都不够使得!后世一战开战前,威廉二世就打算把青岛永无偿交还华夏的名义杜绝协约国的进攻,结果被日本给gg了。

小毛奇笑了,“亨利先生,这就是美国访问团的真是目的吧?”

不等小毛奇说完,亨利就打断了小毛奇的话:“不,阁下。说实话,我们美国并不看好一旦发生战争,德国能取得胜利!因为,无论陆海军还是工业潜力、还是人口粮食等方面,德国都不是协约国的对手。但是,美国有很多德国后裔,军队里更多,我们不想看到德国战败,所以我们希望能弥补德国的弱点!狠狠教训英国佬!如果我们两个国家的关系更加紧密,也许美国......”说到这里,亨利与小毛奇还有罗尔夫互相对视,然后会心一笑,大家好像都了解了内心所想。

小毛奇起身,与亨利主动握手,“我会专门找时机向陛下汇报,争取实现朋友们的期望!不过,首相阁下,对此有不同看法,我这里帮不上忙。”

“没关系。首相阁下那里我会与他单独沟通。谢谢您,总参谋长阁下!”亨利很有眼色,知道这是小毛奇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