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出发寻宝1

在西点军校试验部队进入第二阶段训练的前夕,亨利找到米尔斯校长,为自己准备了一个月的因公假期,理由是为未来部队进行各种环境下的军事训练寻找合适的地点,米尔斯校长也批准了这个满是高大上的理由,心知肚明的了解这个小子肯定是借机偷懒去了。

亨利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此行虽然是要为自己未来寻找初始资金,但考察场地也是有的,不过是按照后世历史上美军在各州的军事基地位置实际看一看,省的自己的记忆不深刻,回去汇报时穿了帮而已。

亨利的假期旅行的第一站自然是先回家,伊利诺伊州的磐石牧场,这是个占地超过两万英亩的巨型牧场。当然鲍尔默家不止这一个牧场,如果把鲍尔默家的牧场都加起来,大概会超过16万英亩,而磐石牧场也不是鲍尔默家最大的牧场,最大的牧场是位于蒙大拿州花溪牧场,而亨利这次打算获取第一桶金的地点在阿肯色州州府小石城附近,距离小石城大约只有后世一小时的车程,但1903年的美国按照现在汽车的速度,一小时就呵呵了。

这个时代的汽车还没有开始大规模的工业制造,著名的福特汽车公司、流水线生产还在襁褓当中。

亨利.福特先生这位和我们的重生者同名的现代流水线的开创者,现在还在为筹款和建设工厂而努力当中。福特的t型车会在今年福特先生的工厂建设好之后才能从流水线上走下来。

虽然现在已经有了现代化意义上的汽车,但不是所有的地方和人能够拥有,现在的汽车是富豪们显示自己身份的玩具。如果亨利要是去这个后世七十年代开始开放的钻石公园,到了阿肯色州小石城之后,估计只能靠马车或者就是骑马过去了,再加上还要在那里翻土找钻石,那时间可就耽误的就长了。

亨利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在这里,所有先回家弄上老爸彼得鲍尔默的汽车再去通过铁路连人带车一起去阿肯色才是正确的做法。甚至,亨利可以直接开车去小石城,反正磐石牧场位置在斯普林菲尔德和圣路易斯{密苏里州首府}之间。离小石城也就几百公里。{呵呵呵了}不过对于现在还没有各州际高速公路的时代,还是选择火车出行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亨利对于自己的家还是感到很温暖的,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是小儿子,上边还有三个哥哥和一个姐姐,更因为父亲彼得鲍尔默和母亲斯嘉丽从来都是那种会引导会尊重孩子们的家长。虽然鲍尔默家属于美国的顶级富豪家族,在外边的时候,彼得总是显得很有上位者的气质,威严,冷静甚至冷酷,但是对于朋友和家人就不同了,套用一句话,那就是春天般温暖。

不仅彼得夫妻两人在亨利眼中从没有吵过架,也从来没有因为哥哥姐姐干了错事或者比较出格而受到打骂,父母总是循循善诱地给孩子们讲道理。尤其是亨利,因为重生的缘故,前十五年的人生总是显得呆傻迟钝,{但那只是反应力差而已,亨利的感官可没有出问题,似乎还比一般人更强了},故而感受到了比哥哥姐姐们更好的关爱,弄得后来已经成年的哥哥姐姐经常在亨利面前念叨爸爸妈妈对亨利偏心。

1903年1月8号,坐火车自纽约经费城、巴尔的摩,再经俄亥俄哥伦布市、印第安纳州印第安纳波利斯市,最后到密苏里州首府圣路易斯下车的亨利,只感觉自己浑身都要散架了,在火车时速不过3、40公里的时代,虽然亨利做的是卧铺车厢,可以睡觉,但是连续几天在火车上也让亨利受不了了。

亨利现在十分怀念那个飞机满天飞的时代,以纽约到磐石牧场的距离,小型公务机也就一个小时的时间,还包括起降和等待起降的时间,就是换了螺旋桨飞机......亨利很庆幸的是,这几天火车没白做,途径印第安纳波利斯时,在火车上遇到了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一家四口,父母和两个美女,大美女不到20岁,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物理系二年级学生,小美女15岁,正在上九年级。这一家四口两个包厢正好挨着亨利,于是漫长的旅途中就开始互相熟悉了起来。

说来很巧,火车刚刚开动的时候总有一下子震动,亨利刚刚打开自己包厢的房门,一个小美女就一头装了进来,亨利毕竟是军人,手疾眼快,一手就把小美女搂在怀里,一手紧紧抓住房门扶手,没有让自己被撞了个大跟头。

“哇哦,”亨利站稳之后,看着莫名其妙撞进自己怀里的女孩,说道:“这是怎么啦?天上掉下了一个小仙女吗?”

“谁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明明是你突然打开房门,害得人家没有站稳!”女孩根本不领情,反而十分愤怒地说。

“嗯?”亨利有点意外,看来这是个有些刁蛮的小公主啊,“有道理,看来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打开门,差点让你摔跤。那么,我向你道歉。”亨利说着道歉的话,可是半点松手的意思都没有。

女孩似乎也没有注意,盯着亨利说:“本小姐接受你的道歉!不过还是要谢谢你,没有让我摔跤。”

“莉莉丝,你去哪里了?不收拾你的东西吗?”

“啊!”听到旁边包厢传来的声音,女孩终于意识到自己竟然还被一个陌生男子抱在怀里,不由得脸红了起来,用力挣扎起来,压低声音叫到:“放手!”

亨利微微一笑,放开了女孩。女孩急忙钻出亨利的包厢回去了。亨利见女孩逃跑似得消失不见,抬起手看了看,无声的嘀咕着“还是白种人发育好,这小丫头满是稚气,大概只有14、5岁,这么小身材就很有料了。”略带猥琐的一笑,“看来旅途不会寂寞了。”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有人敲响了亨利的包厢,“请问有人在吗?”

亨利判断这应该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正在无聊中的亨利马上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拉开包厢门,“是的,有人。”站在包厢门正面的是一个把络腮胡打理的一丝不苟的中年男人,身材高大强壮,身上穿着标准的西装三件套,左胸上衣口袋插着一条叠的很漂亮的手帕,一脸严肃认真的神情。

中年男人看到亨利打开门,发现对面是一个穿着皮质猎装的年轻男子,个子足有195cm,比自己高了足足有10cm,金色头发,蓝色的双眼,硬朗的面部线条,眼前就是一亮。

无论哪个时代,人们对陌生人的第一印象都是从脸开始的。这个男人也不例外。

“你好,年轻人。我是来自加州的布鲁斯.盖特纳。感谢你刚刚帮助了小女,方便到我那里坐坐吗?我准备了红酒。”中年男人布鲁斯.盖特纳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为什么不呢?”亨利伸手和盖特纳握了一下:“我叫亨利,亨利.鲍尔默。伊利诺伊州。”

“伊利诺伊州磐石牧场的鲍尔默?帕纳溪谷雷顿酒庄的鲍尔默?”

“是的,盖特纳先生。是您说的那个鲍尔默。”看来这个男人至少听说过自己家,甚至可能认识自己家的人,有可能认识的还是自己的父亲。

“啊,那就太好了。我认识彼得鲍尔默先生,看来我们不是陌生人。来吧,到我的包厢坐一坐。”中年男人布鲁斯.盖特纳再一次发出邀请。亨利自然接受邀请,和盖特纳先生一起去了隔壁的包厢。

包厢中并不是空无一人,在床边还坐着三个女人,就是前面提到的一家四口中的另外三个人了。看到盖特纳和亨利走进包厢,三个女人站起来对亨利点了点头,为首的中年妇女对亨利说:“感谢你的帮助,年轻人。我是盖特纳夫人,杰妮丝.盖特纳。这个是我们的大女儿,丽芙,这个是你刚刚帮忙的小女儿莉莉丝。”

“您好!盖特纳夫人。你好,丽芙小姐。你好,莉莉丝小姐。我是亨利,亨利.鲍尔默。您可以叫我亨利。”亨利和三个女人一一打过招呼。

布鲁斯.盖特纳在旁边笑着说:“好了,亨利不是陌生人。他是鲍尔默家的,我们在纳帕溪谷小酒庄的邻居,雷顿酒庄的鲍尔默。”

杰妮丝笑着对布鲁斯说:“真是很巧。这样一说,这孩子的脸型还是真像斯嘉丽的。亨利,你就叫我杰妮丝阿姨吧。我和你的母亲可是好朋友的。”

亨利脑袋有点蒙,怎么自己走到哪里都能遇到母亲的好友闺蜜呢,母亲可是从来没有说过的啊。看来母亲也有很多故事可以挖掘一下。

“好啦,杰妮丝,帮我把墨菲送给我的那瓶玛歌拿出来,我要和亨利喝上一杯。”布鲁斯打断了杰妮丝和亨利的寒暄。“这瓶酒是我们家在密歇根的老朋友墨菲送的。这会儿认识了小鲍尔默,正好喝掉它。”

嗯,随时随地都能找到喝酒的理由,很强大,让人无法拒绝,看着杰妮丝阿姨和两位女孩的表情,亨利暗暗推测,看来这位一脸严肃的中年男人还是一个红酒爱好者{酒鬼的代名词},而且还是平时肯定被家人管束的很严的那种。

杰妮丝拿出酒,又从一个精致的小皮箱中找出两只小巧的高脚杯,放到车厢窗前的小桌上,这才对两个男人说:“你们自己倒吧,我和女儿们去旁边包厢,不打扰你们了。”说完就带着两个女孩离开了这间包厢,走的时候还轻轻关上了包厢门。

几个女人刚一离开,布鲁斯就高兴地把两支高脚杯倒满,一边开始向亨利倒苦水:“杰妮丝对我喝酒一直很不满意,包括前年买的纳帕溪谷的小酒庄都是不满意的。除了假日和朋友聚会,基本上我沾不到一滴酒。可对我这样搞基础理论研究的人来说,时不时喝点酒可以为我带来灵感,喝不着酒是一种多么痛苦的事情啊。”

亨利深表同情:“我理解,有时候喝一点酒,在似醉非醉的状态下,往往可以灵感如潮{满脑袋胡思乱想}。”一表正经地表示赞同的话,顿时让布鲁斯笑逐颜开。

布鲁斯举起酒杯:“为了灵感,干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