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四川

打开了袁世凯的路子,不仅进军华夏的军火市场,最重要的是在晚清时代得到了军权最重的大臣的人情,对于美国在华夏的布局非常有利。亨利提议的布局并不是在东南沿海地区为主,东南沿海虽好,第一不是袁世凯现在能直接控制的区域,第二辛亥革命之后那里属于江浙集团的地盘,属于英国人势力最强的地带,一战后日本都没有太大作为,就别说美国了。

包括长江中游在内,美国资本进入都是非常吃力的。对美国最有利的投资省份还是河洛腹心之地,再有就是四川、甘肃、陕西等西南和西北地区,但又不能靠近边疆,边疆地区毗邻的国家往往是英、法、俄等国的势力范围,所以四川及其邻省贵州以及河南、陕甘两省就成了美国资本进入的最好选择。再一个好处就是,这些地方会是抗战时期华夏的大后方,在这些地方建立工厂至少能有30年的安稳。

现任四川总督陈夔龙,此人属于保守派官员,还是那种老儒家的保守派,虽然对各种皿煮革命不感兴趣,但对关怀乡梓、办学一类事物却是非常上心,在四川就任期间对于官民合营修建出川铁路也是比较支持的。此时,艾克通过与袁世凯的军火交易拿到了袁世凯的帖子,派出美国钢铁公司的工程师拿着找到陈夔龙,陈夔龙看着袁世凯的面子,想必不会为美国资本进入四川设置障碍。

只要没有大清官府设置的障碍,大清任何地域都挡不住美元的威力!美国人有这个自信。最重要的是,按照亨利的计划,到四川和河南、甘陕投资主要是建设钢铁冶炼企业,为30年以后的战争做好准备。华夏需要充足的钢铁去造qiā

g造炮,去武装自己奋起维护国家尊严、领土完整!

亨利的灵魂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华夏啊!

亨利知道,四川的攀枝花有铁矿,川南有煤矿还有铜、铅锌矿;贵州的六盘水和毕节有煤矿,中部还有储藏量巨大的铝土矿,开阳的磷矿,遵义的锰矿,这些都是当年上学时在地理课上学到的,记得最清楚的就是攀枝花,那里后世成为了四川乃至西南地区最大的钢铁工业基地!

据说攀枝花地区没有大量的煤矿,在这个以煤矿为主要冶炼能源的时代,似乎不太适合建设冶炼工业,但是别忘了还有一种炼钢的方式叫做电弧炼钢,去年也就是1907年,埃鲁先生改善了电炉炼钢的方法,采用三相交流电弧炉成功的进行了工业化生产,而且功率大、方法灵活、钢铁质量好,是这个时代最先进的炼钢方法。

针对攀枝花这里水力资源丰富的特点,先建水电站,然后利用水电炼钢就是再完美不过的炼钢流程了!

与陈夔龙和四川铁路的众位股东们联手之后,亨利就从美国公开招募了优秀的地质专家、水利工程师、水电工程师先期出发到四川考察攀枝花和贵州的地理因素,为建水电站做好准备。同时开始在华夏和美国采购基建物资:钢筋和水泥。并且招募建筑工程师,包括水电方面有建造大坝经验的工程师、有钢铁冶炼经验{尤其是制造铁轨}的工程师,也一并出发奔向华夏。

资本的力量是无穷的,四川的地主士绅对于美国资本的进入并不排斥,并且因为美国资本的目的是钢铁冶炼,目的是制造铁轨,帮助四川建设铁路的,这些地主士绅对此还是非常欢迎的。美国人的钱进来变成了工厂和大坝,这是不会飞走的,钱花在四川,他们也能分一杯羹:远道而来的美国人要吃放吧?要娱乐吧?还不是要把钱花在四川吗?更重要的是,铁路建好了,四川就有了更快捷的出川通道,四川与外界更加顺利通商,四川的商人、地主们还能挣更多的钱。谁会跟钱过意不去呢!

在亨利了解的历史上,四川刘家曾经自己建造过一个小型兵工厂,能够生产机qiā

g步qiā

gshǒuliúdà

,当年红色军队就是用过四川造的马尾shǒuliúdà

现在有了亨利这只大蝴蝶煽动翅膀,四川和贵州都会多出原本没有的工厂,多出能制造武器的兵工厂。

美国地质专家和水电工程师在1908年10月赶到了四川攀枝花,在四川总督陈夔龙专门派出的卫兵保护下进行了考察,

经过六个多月的实地考察,结合地质条件,最终选定在攀枝花和云南华坪县交界处{这是后世观音岩水电站的选址处}。

选址好找,但此地建造水电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事,幸亏初期发电工程不必要过高的发电量,只需保证即将建造的炼钢用电就可以,不然要想建造一个完整的截流大坝都至少需要两年时间,那时候在建设好钢铁厂浇铸出第一批铁轨估计没准辛亥革命都爆发了。

实际上,在攀枝花建设的第一个水电站不过才3000Kw/台,位置就在攀枝花冶炼厂选址处附件的一条落差比较大的小河大竹河上,直线距离大约15公里左右,十分方便。而一台炼钢容量5吨的炼钢炉每小时耗电不过2500Kw{别抠,时代如此},两台3000Kw的水力发电机装机容量足够第一期炼钢炉使用了。

按照一炉钢5吨的用料每小时出炉一次,不间断的冶炼,一天出钢120吨,按照后世重轨30公斤/米的标准计算单根铁轨12.5米重量就是375公斤,一天就是320根,能铺两公里的铁路,而后世设计的成都到攀枝花的铁路复线长900公里,仅以第一期工程的产量需要450天的产能。

随着陆续增建的水电站发电量的增长,可以想象电炉炼钢的产量也会持续增加,铁轨的生产速度会越来越快。

其实,在四川建设钢铁厂和水电站用在材料和技术上的钱并不多,花钱最多的是运输和美国工程师的人工费用。四川远啊,攀枝花更是四川的角落,还紧挨着藏区,一路上的路都是马帮一代代走出来的,没有能运输大件设备的公路,必须走水路,而金沙江又是出了名的水流湍急,可把听了亨利说的路线的工程师们急死了。

没想到的是,到了攀枝花找到了铁矿苗子之后,从负责保护他们的总督府卫队嘴里得知了一个消息,可让这帮工程师把告诉他们怎么走的亨利鄙视了,原来攀枝花到成都有600多公里的直线距离,但到昆明可只有不到300公里,路程近乎缩短一半!

还有就是滇越铁路已经在1904年动工了,历史上作为一条窄轨铁路,是在1910年完工的,在抗战初期成为了抗日军民的补给大动脉。而作为一条快捷的运输通道,即使云南段还没有完全贯通也不要紧,因为这条铁路的存在,一下子把转运到攀枝花的路程减少了一大半,大量的大件从武汉下船在通过三峡地区的纤夫拖进四川那可不是轻而易举的小事!且不说三峡有多难通过大船,就说纤夫恐怕就有不少人在这个过程中累死累活。

如果换了从昆明到攀枝花的路就好得多,毕竟从云南进西藏是要必经攀枝花这里的,只不过这路过去都是马帮走出来的,不过那也架不住用zhàyào拓宽呐。没错,美国人就说这么傲娇,不管什么山峡林谷,一概用zhàyào开路,因为经过测算实际上用zhàyào开山需要的zhàyào不过几百吨而已,别忘了著名的杜邦还有仅次于杜邦的奥斯丁公司,面对大批量采购是绝对会服务的尽心尽力的,况且还能借机会打入原本进不去的华夏市场。

尽管法国人面对美国人汹汹而来的举动有所不满,但法国政府也知道,在欧洲局势愈发趋紧的当前,再因为一些运输之类的商业活动与美国交恶,绝对是一种不理智的行为,因而当国务卿伊莱休鲁特约见了法国驻美大使,请他通报有着“老虎”外号的法国总理克雷孟梭,希望法国政府派出的越南总督能够协助美国人把机器设备和其他物质通过滇越铁路运入华夏,并且一再强调美国不会破坏法国在华夏的利益。

不能怪伊莱休鲁特的谨慎小心,实在是这位老虎总理凶名在外。因为这位再度重返政坛,当选参议员的原因,就是扳倒了当时的法国政府和军方的高官,那是1894年的事情。作为一个从政不得而成为记者的敏感人员,克里孟梭借助一名找到真凶却一人蒙冤的犹太军官德雷福斯事件,在《震旦报》上大力揭露****和教权主义,收获了巨大的声望。

1906年克里孟梭出任总理并兼任内政部长,使用铁腕政治国内秩序,比如进行新闻检查,设立劳工部对罢工进行wǔlìzhè

yā等,被各国成为“老虎”,意思是“能吃人”。

不过这位老虎总理实际上是一个很实际的人,他清楚地知道,现在不是法国四处树敌的时候,只要美国保证不干涉法国在华夏西南地区的利益,还能拉拢美国就是法国的胜利,不然把美国推向德奥联盟的话,如此工业体量的美国绝对是法国头上的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