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火药桶

土耳其的偃旗息鼓,使自己得到了喘息之机,巴尔干各国因为胜利战败土耳其,已经开始膨胀了。第二次巴尔干战争爆发!这一次战争的起因还是领土问题!

塞尔维亚认为自己在击败土耳其的战争中出力最多,但是收获最少,连出海口都丢了,因此需要得到亚得里亚海的马其顿赔偿;而罗马尼亚也对保加利亚的多布罗加提出领土要求,希腊调解时希望保加利亚做出牺牲、满足罗马尼亚的要求。

得到德奥保证的保加利亚在1913年6月29日夜率先对希腊和塞尔维亚发动了进攻,可怜的保加利亚人高估了自己军队的战斗力,对塞尔维亚的进攻处处受阻,还被塞尔维亚打了反击,保加利亚军队被迫撤退。见到保加利亚被塞尔维亚揍了个满头包,罗马尼亚和土耳其先后对保加利亚开战,而保加利亚面对四国围攻,几乎无力还手,7月29日仅仅一个月就投降了。

战后,巴尔干半岛的国家势力进行了重组,罗马尼亚靠向了协约国,而战败者保加利亚投入了同盟国的怀抱,土耳其遭到重大削弱,塞尔维亚则因为两次巴尔干战争使得民族意识高涨,成了奥匈帝国胸口上插得一根刺!

奥匈帝国本身就是一个二元帝国,国内mí

zúmáodù

也不少,面对塞尔维亚高涨的民族意识,尤其是奥匈帝国对塞尔维亚的压制,使塞尔维亚成了各种民族主义者的温床,导火索已经被塞尔维亚拿在手里了。

从1903年,亨利在美国开启了军火装备的科技化进程,美军的各种实验性武器装备层出不穷,各种战法也不断进行试验,一直在寻找最适合美军的战斗方式。通过频繁的军事交流,不仅美军的规模在扩大、装备在更新,欧洲的两大阵营国家的武器装备也在不断的更新。

火炮的射程、口径和射速都得到提升,机qiā

g也开始大量装备,飞机也开始实际应用。无线电、装甲车也初现身影。战争的方式开始改变——战线往往长达数百公里,机动作战受限于运输工具开始困难,堑壕战开始初现萌芽。

1914年3月,萨拉热窝。19岁的波斯尼亚青年加费格里{加夫里洛}.普林西普很早就参加了民族主义团体“青年波斯尼亚”,是一个充满理想主义的年轻人,他出身的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原本是奥匈帝国的统治区域,由于受到从土耳其独立的塞尔维亚的影响,波黑地区的南斯拉夫人都想和塞尔维亚合并,建立一个统一的南斯拉夫国家。1913年两次巴尔干战争中,塞尔维亚的不断胜利,使波黑地区这一要求更加高涨。

奥匈帝国对于这种民族分离的思想十分痛恨,认为是塞尔维亚在幕后操纵支持,其具体组织则是“国防会”和“黑手社”,奥匈帝国经常对塞尔维亚政府施加压力,要求塞政府取缔这两个组织。尽管塞政府受到政府内部民族主义者的干扰,做不到彻底取缔这两个组织,但对这两个组织尤其是“黑手社”进行了渗透,基本能够掌握“黑手社”的情报、动向。

普林西普虽然很早就加入了“黑手社”——“青年波斯尼亚”组织,但此人木讷迟钝,反映总是比别人慢上一拍,所以一直都是组织中的小马仔,不是太受重视,虽说如此,普林西普坚定的fǎ

ào思想让黑手社认为他很可靠,许多横向联系的活动也愿意交给他。

今天24日,普林西普秘密参加了一个军训活动,内容就是由塞尔维亚军队中的民族主义者教授他们这些青年人怎样使用手qiā

g和zhàdà

。作为一名在贝尔格莱德求学的中学生,普林西普在波斯尼亚属于知识分子,掌握知识的人对掌握武器是很快的,普林西普虽然迟钝,但学习使用武器并不费力。

半个月的训练后,普林西普就能用手qiā

g准确地击中10米距离上的靶心,在一起参加训练的青年人当中还是属于比较好的。这时候消息传来,奥匈帝国的皇储斐迪南大公要到波黑访问,还要庆祝他和妻子索菲亚的结婚纪念日,时间是6月28日。

对于斐迪南大公来说,这应该是个美好的日子,可是有一点大公忘了,这一天还是塞尔维亚人的耻辱日,因为525年前,这一天是土耳其击败塞尔维亚和波斯尼亚联军、吞并塞尔维亚和波黑的日子!而且,奥匈帝国还要在波黑进行一次针对塞尔维亚的军事演习!

在塞尔维亚和波黑的南斯拉夫人眼里,奥匈帝国的演习和斐迪南大公对萨拉热窝的访问无疑是对他们的挑衅,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的南斯拉夫人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于是在贝尔格莱德进行武器训练的普林西普等波黑黑手社成员就迎来了一群黑手社的高级成员。

“先生们,年轻的革命者们,万恶的奥匈帝国一直在压迫我们南斯拉夫人,过去是、现在是、他们还打算将来一样要把我们当做奴隶,你们能允许吗?”黑手社的领导人“蜜蜂”看着召集起来的青年们。

“不能,我们决不允许!”接受训练的年轻人一起吼道。

“现在,有一个机会,奥地利的费迪南要去萨拉热窝访问,时间是6月28日!这是我们塞尔维亚和波黑的耻辱日!我们该怎么办?”

“干掉他!给奥地利一个教训!萨拉热窝不是谁都可以来的!”

“我们需要你们自愿报名,去执行这个任务!”

一群热血沸腾的青年人纷纷举手要求参加这次行动。黑手社挑选了30多人,普林西普因为他坚定的信仰入选了,其他入选的人还有查布里诺维奇、拉格贝日、巴斯克、伊万诺维奇等人。

蜜蜂通过塞尔维亚政府内部的民族主义者为刺杀小队准备了手qiā

g、zhàdà

,还有氰化物,有塞尔维亚海关的内线掩护,普林西普等人携带武器顺利的通过塞尔维亚和波黑的边境,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波斯尼亚。

黑手社的行动并不能瞒过塞尔维亚的内政部,毕竟“蜜蜂”本人就是塞尔维亚内政部的官员,黑手社也具备半官方的特点。但是塞尔维亚内政部和塞政府并没有制止这一行动的能力或者说没有打算去制止。最终只是塞尔维亚内政部向奥地利提供了一些有人要刺杀皇储的情报,并建议斐迪南大公不要到萨拉热窝访问。

“不不不,我不接受你们的建议,波黑是奥地利的领土,我连自家的领土都不敢去吗?”斐迪南大公拒绝了塞尔维亚的建议,如果不去完成既定的行程,这就是身为皇储的耻辱!

更何况斐迪南大公的日子过得并不宽心,爱妻索菲亚的出身并不是贵族,而是伊萨贝拉公主的宫廷侍女,因为讨得了费迪南的欢心而成了大公夫人,但索菲亚并不能得到帝国贵族的承认,如果不是费迪南的一再坚持,贵族们也不会妥协,即使这样被认为是贵族耻辱的索菲亚也是不能出现在维也纳的公众场合的,不能同大公一起乘坐同一辆马车,看歌剧不能同坐一个包厢......

在波黑,在萨拉热窝,没有人会在意这些宫廷礼仪,费迪南可以和索菲亚在任何地点同出同入,在宠妻狂魔费迪南心里,波黑是补偿爱妻的最好的地方!费迪南打定了主意,不仅要去萨拉热窝,还要尽情的秀恩爱!日期不改,视察完军事演习就入城,接受波黑人的欢呼。

也不知道奥地利驻波黑的军政长官波蒂奥雷克怎想的,即使斐迪南大公不想他的访问与奥地利的军事演习联系在一起,可是在一个遍布fǎ

ào民族主义的地区,当地的军政长官也应该提高警戒程度,就算做不到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也得出动大批的军警作安全保卫吧?可是没有,波蒂奥雷克和萨拉热窝市长楚尔皮茨以及当地警察专员盖尔戴只安排了很稀疏的警戒,出动的宪兵最多只能略微地维持一下秩序,街边的人群可以轻易地走到皇储乘坐的马车边上,距离皇储可以说只有几步之遥。

危险在迫近,而皇储还一无所知,正在高兴地挥着手跟路边的波黑人打着招呼,兴高采烈的欣赏这座美丽的城市。

参与行动的“黑手社”和“青年波斯尼亚”成员除了接应撤退的一共7个人,分布在皇储可能经过的几条路上,普林西普被安排的街道原本不是皇储计划中的路线,执行第一波攻击的应该是查布里诺维奇。

刺客们被萨拉热窝稀稀疏疏安保惊喜了。

查布里诺维奇手持zhàdà

埋伏在米利亚茨卡河与阿佩尔码头并行的路上,混在人群里靠近了皇储夫妇乘坐的马车,随即投掷了zhàdà

,可惜不知道是不是查布里诺维奇太过紧张,他的动作太快,而zhàdà

的引信还有几秒钟,结果zhàdà

在皇储乘坐的马车后边bàozhà,没伤到皇储,只炸伤了几个波黑老百姓。

皇储没有惊慌失措,人就是一脸镇定自若的让马车继续前进,而身后的警察却慌得了一b,让乘机服下氰化物的查布里诺维奇跳进了运河。

皇储按照行程参加完市政厅的欢迎典礼之后,坚持要求去约瑟夫大街参观博物馆,而受到惊吓的波蒂奥雷克和警察局长改变了原有路线,这下可是阴差阳错的送到了普林西普眼前。

一腔热血的波斯尼亚青年早就等在这里,原以为自己无法完成伟大的事业的青年耐心等着皇储的汽车,当汽车在拉丁桥路口减速转弯时,普林西普冲了过去,就站在皇储身边连开两qiā

g,第一qiā

g击中了皇储的妻子腹部,第二qiā

g击中抬起身保护妻子的皇储的脖子。与此同时反应过来的皇储随员哈拉吉伯爵扑过去把波斯尼亚青年扑倒在地,载着皇储的汽车也急忙掉头驶往医院。

15分钟后,一贯希望和平的皇储夫妇相继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