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炮火轰鸣之马歇尔的冒险

当数千门火炮开始轰鸣的时候,当huǒyàobàozhà的橘红色染红天空的时候,任何语言的描述都是无力的。只见千百条赤红的红线划过天空,好像来自地狱的死神张开了双臂,问候着数公里之外的敌军阵地,大地翻涌着浪花,无数股黑烟、灰烟扑向天空,不计其数的房屋建筑四分五裂,士兵的肢体在火焰中化为齑粉。

威廉二世在向比利时发出要求借道通过的通牒后,遭到比利时的严词拒绝,为了抢占先机,德军第二军tuá

pài出3万余人的部队直插列日要塞。

烈日要塞地处默兹河与伍尔特河汇合处,易守难攻,比利时用了数年时间在这里建造了规模庞大的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永久工事,共计12座间隔3~6公里的炮台,炮台群周长50余公里,配有400多门大炮,号称固若金汤。因此处是数条火车线路的交汇点,不拿下这里,德军的后勤补给就无法满足前线的需求,是德军必占之处。

有意思的是二战时,烈日要塞也是德军一举轻下的,号称固若金汤两次变成了德军轻取的笑话。

按照施里芬计划,德军应该在22天内解决比利时并越过法比边境,然后在39天内就能进攻巴黎,迫使法国投降。然而比利时国王阿尔贝一世坚决表示不向侵略者做任何让步,德军司令官艾米赫将军命令对烈日要塞开始炮击,并用飞艇投掷zhàdà

。这是第一次在大规模战争中使用空中力量直接作战。

烈日要塞指挥官勒芒将军指挥炮台守军用大炮还击,“士兵们,我们的身后就是我们的首都,我们比利时是一个小国家,但我们有最勇敢的战士,守卫我们的国土,维护国家的尊严,是我们神圣的使命!不管是哪个国家,要想让自己的军队进入比利时,就让他们踩着我们的尸体过去吧!”超过8万人的守军在勒芒将军的号召下,冒着德军超过两百们大炮的密集炮火,奋起反击。

装弹、射击,装弹、射击,装弹、射击,炮兵们反复重复这个动作,直到把自己累到,或者在德军的炮火中被炸成碎片。值得庆幸的是,烈日要塞有着足够厚的钢筋混凝土保护,厚厚的混凝土成了士兵们最好的保障。不管是德军的105mm口径的榴弹炮还是150mm的榴弹炮炸到要塞上最多炸出一个大窟窿。厚达三米的混凝土除非被多次击中同一个部位,150mm的炮弹是炸不穿的。

艾米赫将军看到炮火之下的要塞纹丝不动,心里又是着急又是恼火,命令部队加大攻击力度,数次发动团一级的部队冲锋,结果都在勒芒将军指挥的烈日要塞守军的炮火和机qiā

g的封锁下,被迫退了回来。

恼羞成怒的艾米赫将军向小毛奇请求增援,“前线要想解决烈日要塞需要更大口径的火炮!”

得到德军进攻烈日要塞受挫的消息,亨利立刻派出马歇尔带上两名少尉前往烈日要塞的后方,对烈日要塞进行观察,并叮嘱马歇尔不允许进入要塞区,“乔治,你必须记住,我们是观察员,虽然承担的使命是观察战场战况,但是你同样是军人、必须遵守纪律的军人!给你的命令不是让你进入要塞,看要塞里面是什么情况、守军如何战斗,而是要看比利时人是如何保证要塞的补给以及伤员的后送。”拍了拍马歇尔的肩膀,亨利再一次告诫:“虽说观察员的身份能保证你们的安全,但万一飞来一颗流弹,照样会要了你们的命!有谁知道那到底是不是流弹呢?人死了就什么都不重要了。记住,你们的命金贵得很,不允许冒险,绝对不允许冒险。如果有人违背了命令,如果不死就准备回家抱孩子去吧。美国不需要不遵守命令的军官!”

亨利知道马歇尔是一个非常知道上进的军官,即使自己再三叮嘱,恐怕还是难免发生他私自跑到要塞里面的情况,自己只能先打预防针了。

从安特卫普登陆欧洲,沿公路经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转向烈日市大约150公里。马歇尔带着沃尔特肖特和萨默维尔在安特卫普向比利时军队要了一辆汽车,三个人只带了随身的自卫手qiā

g就匆忙赶往烈日市,那里激战正酣。

烈日市距离要塞不过3公里左右,尽管德军的炮弹是对准要塞落下的,不过也还是有零星的炮弹落入市区范围,一路上马歇尔三人不时能看到有被炮弹炸毁的房子,砖头瓦片散落在街道上,一整个凄凉的景象。

而正因为德军的主要攻击对象是要塞,所以在后方的比利时后勤辎重部队还能比较有秩序地向要塞不断补充物资。

要说马歇尔也是一个胆子很大的军官,在烈日市停留了一天,看着比利时人近乎平静的给要塞补给,他待不住了。

“沃尔特、布里恩,我打算进入要塞,实地去看看德军的进攻和比利时人的抵抗。”

“长官,可是将军在出发前就严禁我们靠近前线,只允许我们在要塞后方观察......”

“我知道。亨利将军是这样命令的。但是,如果不进入要塞,我们怎么能够看到真实的情况?听比利时人吹牛吗?你看看这里,”马歇尔指着平静的市区,“除了偶尔落到市区的炮弹,根本不像是战争。”

两个军官沉默了,沃尔特肖特现在不过是一个中尉,而布里恩伯克萨默维尔不过是一个刚从西点毕业的少尉,而马歇尔现在挂的军衔时临时上校,即使是永久军衔,马歇尔也是少校,在马歇尔坚持的情况下,他们两个小军官除了服从,还能做些什么?

两个军官怕死吗?怕。但是在烈日市用望远镜能清楚地看到要塞的情况,在厚厚的钢筋混凝土的保护下,进入要塞的危险还不一定比留在市区更大。

“好吧,上校。我们服从您的命令。”

马歇尔松了一口气,“要知道,我们美**队是必然会参战的,现在看看德军和比利时人的战斗至少能增加一些经验,你们将来是要到一线连队任职的,有了这些经验,对你们来说是好事。不过,为了不必要的麻烦,我觉得进入要塞这种事就不要上报了。”

说服了两个下属,马歇尔立刻找到位于烈日市政厅的守军后勤司令部,说明了自己的要求,开出了进入要塞的通行证。

进入要塞不难,可是要进入要塞火炮射击的位置却不容易。因为要塞指挥官热拉尔勒芒将军是一个非常执拗的老兵,任马歇尔费劲口舌,也不能说服这个六十三岁的老头松口,无奈之下,马歇尔只好换了一个观察方式,要求能看一看要塞被德军击中的地方,或者到一个能看到德军炮兵阵地的地方看看德军的情况。勒芒考虑了一会儿,还是同意了马歇尔的要求。其实,要塞和德军进行了两天的炮战之后,已经开始有炮台被击毁了,勒芒将军不愿意让马歇尔去炮台射击口的想法无非是不愿意让马歇尔看到比利时人的狼狈,那些混凝土的浇筑实在是不怎么样,还有就是那些地方正处于德军轰击之中,万一美国人受点伤啥的,比利时人承受不了。

马歇尔带着肖特和萨默维尔来到烈日要塞最靠后的一座炮台上,这里可以清晰地看到德军发起炮击的阵地。

“上尉先生,我们从望远镜里可以清楚地看到德军的炮兵阵地,可以估计出距离并不远,可是为什么要塞炮兵不对他们的阵地进行炮击呢?”

“哦...嗯...咳咳...”陪同马歇尔几人的一位比利时军官感到很尴尬,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的确不好回答,能直接说要塞的大炮就是糊弄吗?射程不够是事实,炮弹威力小也是事实,谁让比利时国小人穷志不短,建造要塞的钱被黑心的建筑商们贪污了一小半呢?就连大炮都买的是旧货!这种丢人现眼的事,在比利时上尉这种知"qingren"甚至是贪污参与者的心里,还真是说不出口啊。

马歇尔看着比利时上尉的尴尬表情,秒懂。这种事马歇尔也明白,和平时期有几个人会知道什么时候打仗?就连美国人自己不也是这样吗?别说马歇尔没拿过这些钱,那是因为马歇尔现在不过是终身少校,即使一样在参联会任职,接触到这些方面的事情也是很少。

想到这里,马歇尔不由得庆幸,庆幸自己有个好上司,庆幸美国有一个头脑清醒、能够放眼未来的引领者。不仅提前很久就预测到了欧洲的必然爆发,还能投入大量精力整合美国的工业生产、尤其是军工生产;投入了大量的精力用来扩充军队、训练军队!

看看现在的比利时军队的情况,很多士兵是抵抗很坚决、意志很坚定,但更多的还是依仗坚固的堡垒作战,如果某一做堡垒被德军突破,这些士兵可能立刻就会溃不成军吧?眼前的上尉估计就是这种情况,别说什么为国尽忠,到时候丢qiā

g弃袍而逃是真的。

看到此处,马歇尔感觉索然无味,没意思了,烈日要塞是挡不住德军的铁蹄的,失陷的时间就看要塞堡垒被德军击毁的时间了。

“我们回去吧,在要塞休息一晚,明天返回安特卫普。”

“是,长官。”萨默维尔和肖特两人不知道马歇尔怎么了,好像一下子没有了精气神,还是立刻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