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炮火轰鸣之马歇尔的冒险2

其实要是真说起来,美国人如果没有亨利提前多年就开始扩军,一旦参战还是大量征召新兵入伍,仅仅进行新兵的基本训练估计就要六个月,可只经过六个月训练的新兵上了战场能干什么?炮灰?给敌人送人头吗?

好在现在美国还有拿得出手的经过长时间训练的50万联邦常备陆军,如果按照亨利那种以老带新的编练方法,腾出20万老兵用来带领新兵,1:5的比例就可以编练出100万人,六个月时间,就可以把其余已经上了一线的部队轮换回来,到时候3个已经参过战的老兵就可以配合经过六个月训练的新兵4个,就可以拉起两个班24个人{美军新编制12人/班},比例就从1:5变成了1:8,即使能从前线撤下10万人,六个月之后就是80万人,看着数量是减少了,但又经过实战的老兵带领,部队的战斗力会不降反增,再加上到时候会有新的装备投入,估计新的80万军队的战斗力能再超过原来第二批部队战斗力20%以上。如此经过几轮轮换,美军只要人力资源充足,1年时间就可以把军队扩充到300万以上。

而实际历史上,不管一战还是二战,美军的扩军都属于非常仓促的。尤其是二战,如果日本人在偷袭珍珠港之后,立刻进军加利福尼亚,等美军反应过来训练出足够的军队,估计日军的兵锋最少要抵达落基山脉西侧了——美国西海岸国土会被日军全部占领。——这当然是最糟糕的设想。

如果真的发生了这种情况,美军再像历史上一样击败日本,就会付出更加高昂的代价,世界霸主的梦想会付之一炬。

还好的是,美国孤悬两洋,不管是欧洲列强还是疯狂的日本对于登陆美国本土作战都是胆怯的。日本尤其如此,山本五十六最多敢想一想偷袭珍珠港能给日本带来至少一年左右的时间,让日本占据战略优势,迫使美国和谈,承认日本的势力范围罢了。

不提美国的战略优势,还说马歇尔。

马歇尔进入烈日要塞已经是德军炮击要塞的第四天了,从前一天开始,德军的210mm臼炮就开始对堡垒进行炮击,勒芒将军收到的战报已经出现堡垒受损严重的报告,守军伤亡惨重,到处都在向勒芒将军求援。而勒芒将军也不断地向比利时国王阿尔贝一世求援。

这时候的阿尔贝一世也是慌得一b,比利时军队一共不过14万人左右,派到烈日要塞的就有8万多人,剩余的5万多人还要防御比利时的其他防线,实在抽调不出来兵力,而作为盟友的英国虽然已经同意出兵,可第一批援兵还要最快14日才能到达。现在是8日,到14日还有一周时间呐!

阿尔贝一世只能寄希望于勒芒将军能够坚守要塞拖延时间了。

在德军32门210mm口径臼炮的轰击下,5日,也就是马歇尔进入要塞的当天晚上,第一座被炮击毁的堡垒出现了。守在运河河口铁桥的要塞被臼炮攻击的最早、中炮最多,钢筋混凝土浇筑的穹顶开始出现了一个又一个大洞,5日夜,终于有一发臼炮炮弹击中一个弹坑的边缘靠中心的位置,堡垒被击穿了!

还好是在夜里,即使比利时士兵人心惶惶,但只要德国人没有发现,就还能组织反击。

马歇尔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没别的,勒芒将军派那个上尉通知的马歇尔,希望马歇尔能及时撤出要塞,因为有一个堡垒被击穿,被摧毁就是下一步,而其余的堡垒陷落仅仅是时间关系,危险迫近,勒芒不希望看到美国人的伤亡!

但马歇尔知道后,反而不想走了!美国是中立国,即使堡垒陷落,德军也不会对中立国的观察员怎么样!德国人是绝对不希望因为一个观察员而迫使美国加入自己的敌对阵营的!

战事进入第六天、第七天,到了第八天,德国人的210mm臼跑已经摧毁了12座堡垒中的8座,而12日到达前线的奥匈帝国的大贝尔沙巨炮第二天就命中了庞蒂斯堡垒四发炮弹,将堡垒化作一堆钢筋混凝土坟墓!6000名比利时士兵成为庞蒂斯坟墓中的英灵!

第九天,8月14日,大贝尔沙发射的炮弹击中了勒芒将军所在的隆鑫堡垒的dà

yào库,即使是黑huǒyào,12吨的黑huǒyào也把重达39吨的装甲旋转炮台炸飞到了天上!

马歇尔三个美**官此时正在勒芒将军的指挥部,与勒芒将军一起被剧烈的bàozhà震昏了过去。

当马歇尔清醒的时候,看到的是一队队满脸硝烟的德军士兵!

隆鑫堡垒被德军攻占了,马歇尔和比利时指挥官一起成了德军的俘虏。尽管军装不同,但在巨**àozhà的冲击波之后,马歇尔等人一样的灰头土脸,普通的德军士兵可是看不出来他们与其他的比利时军官有什么不同。大概托了勒芒指挥部的福,德军把马歇尔当成了勒芒将军指挥部的成员,在救助幸存者时顺手把他们几个也救了出来。还好,马歇尔三人除了头晕、恶心等脑震荡的症状,别的倒没有出现问题。

“长官,这几个人醒了。”一个德军士兵发现了马歇尔的动作,立刻就向旁边不远处的德军军官报告。

“好的,士兵。继续警戒。”

“你们说他们的军服和比利时人不一样?可能是英国人?”远处的德国将军的声音传来,一边说着话,一边向马歇尔待着的地方走了过来。

“就是这几个人吗?”

“是的,将军。”一个德军军官在回答。

“喂,你们几个站起来!”一个看守士兵用很粗暴的语气对着马歇尔几人叫喊,用的是英语。

“你好,将军阁下。”马歇尔站了起来,头很痛,勉强给对面的德国将军敬了一个礼。

美式敬礼和英国人的不同,这一点德国人还是能分辨过来的。

“你们是什么人?看你的敬礼,不是英国人?”

“是的,将军阁下。我们是美国陆军观察团成员。我是观察员马歇尔陆军上校。另外两个是我的部下肖特中尉和萨默维尔少尉。我们受命到烈日要塞观察战事。”

“啊,你们好。很抱歉让你们受惊了。有没有负伤?哦,我是o.vo

.艾米赫将军{有称埃米希},默兹河特别军团指挥官。”对面的德国将军回礼。这一刻,双方都很客气,很绅士。

不远处匆匆走过来一名德军军官,到艾米赫将军耳边说了几句话。艾米赫将军转过头对着马歇尔,“上校,我的军官告诉我,比利时指挥官勒芒将军也清醒了,要一起过去吗?”

“好的。”马歇尔也不迟疑,既然受到邀请,作为观察员的身份过去看看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下一刻,马歇尔见证了一段完全是绅士之间的对话。

作为战败一方,将领向胜利者献上自己的指挥刀,这是必要的礼仪,勒芒将军也不例外,不过交出指挥刀后他说了一句话:“我是在昏迷中被俘的,请你务必在战报中说明这一点。”言外之意就是“我可不是投降,昏迷中被俘属于不可抗力。”

艾米赫将军听得出来老头的意思,德**人对于勇敢抵抗、不愿屈服的军人都是比较佩服的,这种被俘的军官往往能够得到德军的尊重。“你的指挥刀没有玷污军人的荣誉。你可以留着他。”同时把指挥刀郑重地交还给了勒芒将军。

送走了勒芒,当然是去战俘营,而不是回比利时或者是回到上帝的怀抱,艾米赫将军还要知道马歇尔等人的下一步去向。毕竟艾米赫所率领的部队中也有美国观察员,只不过他们这会儿正待在艾米赫的后勤部队中,并没有得到艾米赫的允许去参观炮兵阵地。即使是观察员,也是该保密的要保密,不能看的一样不能看。

倒是像马歇尔几人能钻进勒芒的指挥室纯属那里是最坚固的防护所,而战役进行到了最后关头,比利时军队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战败在即,有什么秘密能瞒过德国人?美国人是中立一方,看就看吧。

“艾米赫将军,我们可以去看看被摧毁的堡垒吗?如果可以,我们打算看完之后转道荷兰,回到观察团去。”马歇尔想了想说道,“当然,我们是中立国,能说的不能说的,我们都清楚。”苦涩的一笑之后,马歇尔又说道:“这次进入要塞是我私自做出的决定,违抗了团长阁下的命令,估计会去之后可能就会被强迫退役了。”

“上校,你说的是真的吗?哦,那可是太可惜了。你是一个真正的军人。祝你好运吧。”

此时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的马歇尔,并不知道会去之后亨利会怎么处置他,如果没有今天这一出,还能利用权力压一压肖特和萨默维尔,让三个人保持一致,瞒过去就算了,可是现在估计瞒不住了——在艾米赫将军的部队里也有两个美**官作为观察员的,他们属于美国派驻德国方面的观察员分团,他们和马歇尔可没有隶属关系。只要他们上报,亨利也就会知道了。可是马歇尔能让他们闭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