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风雨飘摇

不管马歇尔怎么想,烈日要塞被德军占领是事实,从8月3日德军到达,8月4日开始炮战,到8月16日要塞被摧毁殆尽,最后两个堡垒投降,仅仅12天。德军完全实现了施里芬计划中所规定的时间表,比利时人寄予全部希望的坚固要塞实际上没有起到多少迟滞德军进攻步伐的作用。

马歇尔在忐忑不安的心情中再度进入被摧毁的要塞,对要塞进行评估。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实际上能真正看出问题的还就是这一片废墟的要塞堡垒,完好的时候,一切都被掩盖在了干净的表面之下,坍塌之后,所有一切都呈现出来了,所谓“大潮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

现实告诉了马歇尔一切,很多堡垒的混凝土浇筑都是问题,按说用来抵抗大口径重炮轰击的混凝土防御应该是整体浇筑,可是马歇尔看到的却是一层一层的浇筑情况,这样的方式面对重炮的攻击,只能像剥洋葱一样一层一层被炮弹炸开,即使层次多,但单层薄弱的防御又能顶得住多少次攻击呢?况且,分层浇筑的混凝土中间并没有加强装甲钢板,难怪比利时上尉回答马歇尔问题时含含糊糊,不说答案了:偷工减料的dòufǔzhā工程,让知情的比利时上尉怎么回答!

当一个国家在军事装备和设施上**到了一定程度,凭着士兵和军官们的勇气和信念要想打赢这一场战争,就成了非常困难的一件事,除非他有巨大的战略空间,还有可能使用空间换时间的战略方式拖垮对手,否则像比利时这样的国土面积狭小的国家,就连抵抗都是一个问题。仅仅12天,比利时就成为了过去。

马歇尔坚持在被摧毁的烈日要塞观察了几天,一边等待亨利的通知,一边记录自己对烈日要塞一战的心得。8月20日,随德军第二批增援部队到达的美国观察团给马歇尔带来了等待已久的命令:经荷兰,返回伦敦述职。落款是亨利鲍尔默。

第二天,马歇尔带着肖特和萨默维尔开始动身,前往鹿特丹。

同一时期,8月14日,法军开始在色当附近的阿登山区开始fǎ

g。

当马歇尔辗转来到荷兰鹿特丹时,进攻洛林的两个法国集团军被巴伐利亚王国王储鲁普雷希特率领巴伐利亚军团{巴伐利亚第六和黑林根第七两个军}牢牢挡在萨尔布尔和莫朗日两地,不能前进一步。

派出到巴伐利亚军团的美国观察员是史迪威。约瑟夫华伦史迪威,马歇尔的好友,两人在菲律宾相识,马歇尔担任中尉连副,史迪威是少尉排副;马歇尔为人宽厚,史迪威为人尖刻,谁也不知道为什么性格悬殊的两人能成为好朋友。

在巴伐利亚军团的史迪威亲眼看到了法军是如何向德军的莫朗日地区的防御工事发起攻击的。

铺天盖地的炮火肆虐在德国的土地上{阿尔萨斯和洛林在普法战争被割让给德国,以德语人口为主},梯恩梯zhàyào的狂猛掀起一簇一簇的黑灰色烟柱,大地在颤抖中、shē

着,释放着无比的愤怒。

德军的防御工事第一线的官兵们躲在避弹坑、避弹壕里苦苦地等待炮击的结束,不管这些士兵躲得有多好,总是有士兵被法军的炮击从战壕里翻出来,身穿灰色军装的身体在半空中就被bàozhà的弹片和气浪撕成粉碎,漫天的血雨不等落地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过巴伐利亚军团的士兵们应该感谢这几年不断访问德国、与德军总参谋部进行军棋推演的美军交流团,因为经常在推演中出现的大规模炮击让德国人学会了提前开挖更深的战壕和更多的掩体、避弹坑,使得推演中的德军伤亡减少了至少30%~~40%。现在巴伐利亚军团就是用上了这一方式,部署在一线的士兵在炮击中的损失还在鲁普雷希特王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当然,也托了法国人的福,自从在1900年的侵华行动中显示了75小姐的速射威力,法国人就喜欢上了这种速射火炮,一度形成了“75小姐”万能派。而75小姐普遍装备了法军部队,也让法国人忽视了对其他种类火炮的研究,就连更大口径火炮的研究、设计、生产,都停滞了下来。

而德国不同,德国最主要的火炮生产商克虏伯发现他们不能做的比法国人更好:同样口径的火炮射程和射速都比不上75小姐,干脆就改弦更张,不玩75mm口径了,同级别火炮我用88mm,射程我用105mm,还有更大射程的150mm,形成了火炮口径、射程和射速上的梯级配备。

现在,在莫朗日两地,巴伐利亚军团的防御上就开始体现这一梯级配备的好处了。

法军炮击开始的时候,德军并没有开始还击,直到德军后方的炮兵观察员解算出了法军的炮兵阵地,德军的炮兵才开始发起炮击,目标:法军的炮兵阵地;目标:法军的步兵进攻集结地!前者是105mm和150mm口径重炮的目标,而后者是77mm口径加农炮和榴弹炮的目标。

双方的炮战,是德军的胜利、法军的不幸。法军的不幸就在于过分依赖75小姐,75小姐是加农炮,俯仰角很小,弹道平直,对弹道上的堡垒墙体命中率很高,但炮弹的bàozhà威力比较小,因而墙体损毁也同样比较小;大口径火炮数量很少,现装备的105mm口径的施耐德1909型最大射程6000米,152mm口径的1910型榴弹炮射程12400米。

而德国人嘞,克虏伯1902式150mm射程12500米,完克施耐德1910型152榴弹炮;1909型105轻榴弹炮射程7000米,完克施耐德1909型105;只有75mm这个级别上不如法军,75小姐射程8500米,而德军88mm的射程也不过6500米。{以上是历史真实数据。}

史迪威在望远镜里看着被德军暴揍的法军炮兵,不禁摇了摇头。今非昔比,得到美国资源支援的德军,装备比历史上好的太多了。现在德军装备的77mm榴弹炮射程提高到了7000米,88mm提高到了9000米,105mm提高到了12000米,150mm更是达到了15000米,更是狂虐法国人装备的各型火炮。

德斯卡尔诺{第二集团军}和鲁夫的第三集团军以及德朗格尔的第四集团军、迪巴依第一集团军互通战情后,发现不仅是自己的集团军面对德军的严密防守进无可进、兵力损失惨重,就连鲁夫和德朗格尔的部队进展也极为有限,此前的顺利进军就是德军诱敌深入的计划,而不是德国人无力抵抗,那么危险就来临了,德军很可能在自己的军队疲惫的时候开始反击,并争取合围自己的集团军。

德斯卡尔诺自己的集团军在前几天的进攻中,士兵穿着红衣蓝裤排着队进攻,面对铁丝网、机qiā

g的封锁、重炮的轰击,往往走不到一半,就会溃退下来。然后再一次组织进攻,再一次伤亡惨重的溃退下来。红衣蓝裤这么鲜明的色彩,好看归好看,不过也是德军射击的最好目标。所以几天下来,德斯卡尔诺就已经无力再次发起冲击力。

攻击不顺,但德军却没有发起反冲击,一次都没有,这让德斯卡尔诺感到十分不安,德军的表现太过反常了,德斯卡尔诺隐隐地感觉自己对面的鲁普雷希特巴伐利亚军团要开始反击了,而且会是全线反击!会是一场能够葬送自己和其他三个集团军的猛烈反击!第二集团军必须撤退!

德斯卡尔诺是一个非常果断的将领,8月22日命令部队停止进攻,并优先撤离了野战医院和伤员、后勤部门,重炮部队也开始收拾行装。

得到各个集团军进展乏力、伤亡惨重的报告,霞飞也是无能为力,尤其是接到德斯卡尔诺的报告后,霞飞不得不下令让第二集团军和其他集团军一起开始撤退。付出巨大牺牲进攻了7天的收获被迫丢掉了。

数以十万计的军队停止进攻并准备后撤的动静是一点不小的,鲁普雷希特很快得到法军的情报,命令自己的第六集团军开始向法军的第二和第四集团军侧翼开始反击,一举将法军第四集团军的左翼击溃迫使法军第四集团军退回到斯特内和色当,法军第二集团军退回萨尔布尔,第三集团军孤掌难鸣也被迫退往凡尔登。

与此同时,8月23日,击溃法军第四集团军的南下德军从比利时出发,向郎勒扎克将军的第五集团军侧后发起包抄,而郎勒扎克的右翼因为第四集团军的溃退失去了屛护,面临被包围的危险,郎勒扎克也就没有等到法军总司令部的命令,命令部队开始撤退,放弃了桑布尔河防线。

结果从8月14日法军开始进攻到8月23日第五集团军开始撤退,法军一共损失了超过30万人,英国远征军也损失了超过15000人。

坐镇巴黎的美国驻法观察团团长潘兴将军在8月24日得到了法军失败的消息,巴黎市民也知道了,前所未有的恐慌在巴黎蔓延。到9月2日,超过50万巴黎人抛弃一切逃出了巴黎。这一切,都让潘兴将军大开眼界——法国人的坚强在哪里?法国人的骄傲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