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风雨飘摇2

仅仅开战20余天{8月1日~23日},西线参战**队的伤亡就好像已经超过普法战争时期的伤亡了。因为整个普法战争中法军的损失是不到11万人,而德军更少不到1万人。而现在,仅仅法军的损失就超过了30万。战争,变得不同以往了!

潘兴参加过当年参联会关于芬斯顿将军报告的大讨论,对报告中对军队战术、战法、装备之间的关系有自己的看法,但总的一条与芬斯顿一致的是:随着技术的发展,装备的更新、提升,军队必须要适应,否则就会被日新月异的军事变革带去失败,而不是胜利。

现在法军糟糕的表现让潘兴觉得,法国人还活在上个世纪,如果把德国人换成美**队,可能法国人会输得更惨!~~美**队的火力配置比德军更强:更多的机qiā

g配置到班一级,更多的火炮配置到排一级{60迫击炮},同时还有射程更远的重炮{155mm48倍径}配置到师一级,而编制到了军或者集团军层级,美军配置的更多的就是安置在拖拉机地盘上的重型火炮,亨利鲍尔默管它叫做自行火炮,对,很形象的叫法。

来到法国的这10几天时间已经让潘兴对法**队有了一个比较直观的判断:“这是一支默守陈规的军队,没有活力,体系僵硬,行动迟缓,但还是有不少优秀的军官。不过,法国人也仅此而已了。”

“那么,将军,如果和我们美**队作比较呢?”小乔治巴顿在在一旁问。

“我觉得没有必要,如果需要比较,还是德军比较适合。”潘兴参加过一次访德交流团,也进行过兵棋推演,回国后也多次组织自己的部下用兵棋推演战役、战术,对德军还是属于很了解的。

“时代在变化,而法国人还不能放下所谓世界第一的陆军的称号,思想僵化是必然的。”巴顿自从跟着亨利、跟着潘兴,无论经验还是见识都增长得很快,眼光也更长远了。“如果法军当中不能出现一个作战思想能够跟着时代前进的领军人物,那么即使有英国人的支持,再加上我们美国一锤定音,他们就算赢得这场战争,也会输掉下一场战争。”

“乔治,不仅如此。你还要看到一点,士兵们的勇气、士气。如果这一次的战争让法国人伤亡惨重的话,他们就会丧失勇气。过于骄傲的反面就是无比懦弱。”

随着前线的法军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集团军纷纷败北,德军的突破似乎可以用势如破竹来形容。可惜的是,一战不是二战,战争双方的主要运输工具不是汽车,而是马匹。马车的运力有限,无论前方的步兵跑得有多快,都必须停下来等待后边用马匹拉动的火炮和辎重物资跟上,才能保持战斗力。

一战时期,战争双方的火炮都是动辄数吨重,靠马匹拉动,就比利时一带的平原道路情况,不下雨时还能保持每天60公里的公路前进速度,如果下了雨再加上道路被破坏,前线等待炮火支援的部队就可以祈求上帝保佑了!

德军在击溃法军和英国远征军后,士气正旺,向着巴黎方向前进,不断打击他们在路上遇到的任何一支协约**队,但因为后勤补给和火炮部队移动速度远远落后于轻装的步兵,终于被精疲力尽的英国远征军和提前撤退的法军第五集团军挡住了。

然而美国派驻德国的观察团团长约翰比德尔少将却不这么认为,因为就在德军击溃了前出到比法边境的英法联军之后,小毛奇命令从西线抽调了32列火车大约30万人的部队转向了东线,才使得西线的德军进攻乏力——后续力量没有了。

至于为什么调兵到东线,说穿了一文不值:俄军没有等到完全动员,就派出了大批军队对东普鲁士和加里西亚发动了进攻。尽管德国吸取兵棋推演的教训,把施里芬计划安排的十个师增加到了5个半军18个师,但面对俄军铺天盖地的人海战术,一样是吃力万分。对于东线总司令本身就是属于保守性格的普里特维茨将军来说,只能一步步后退,进行被动防御,再退就要推到马祖里湖地区了。

小毛奇面临东普鲁士容克贵族的压力,不得不从西线抽调部队,并任命兴登堡为司令官、因攻克烈日要塞表现出色的鲁登道夫任西线参谋长,并晋升少将。

普里特维茨将军就此下课,换上了敢冲敢打能动脑子的兴登堡、鲁登道夫组合,同时也解放出了更能折腾的马克斯霍夫曼,天才的参谋和战役策划者。

兴登堡一经上任立刻改变东线的作战方式,不再进行被动的线性防御,而是放开一个口子,利用从西线转移过来的军队再突破口两侧布下重兵,形成一个包围态势,力图歼灭闯进包围圈的俄军。

8月13日,俄军动员了65万人的兵力直扑东普鲁士,从俄属波兰出发向西到柏林不过300多公里,北面是东普鲁士,这里夹在俄属波兰和波罗的海之间大约130公里的宽度,正是俄军最好的打击对象,只要切断与德国西普鲁士地区的联系,那么这块土地就是俄国的囊中之物。同时,柏林也将两面受敌。

俄国人设想得很好,不过从这里出发进攻德国的东普鲁士,根本在德军总参谋部的预料之中,因为按照雄才大略的施里芬计划,东普鲁士是可以牺牲掉的。

设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施里芬能够压制不同生音,但小毛奇不同。先是修改西线的作战计划,加强了左翼的巴伐利亚军团,让鲁普雷希特觊觎军功而提前发起反击,丢掉了诱敌深入、围歼法军第一、第二集团军的好棋,也让西线右翼的德军不能连续进攻已经开始溃败的法军主力和英国远征军,使得法军有机会得到喘息;最后又受到贵族们的压力从西线抽调军队增员东线,即使全歼俄军入侵部队,也没有根本性地改善同盟国的困境——俄国地盘太大,在西线的牵制下,德军无力占领俄国的地盘,用来补充粮食等消耗性物资。这几点开战之初的错手,可以说奠定了一战德国战败的根基。

同样的错误,二战时德国人又犯了一次,就是敦刻尔克。心慈手软的小胡子希望能迫降英国远征军,并且希望英国人能与自己结成同盟,所以没有命令前线的坦克师和步兵师继续进攻,而是修整,结果放跑了数十万英国远征军和法、比、荷兰、波兰的军队,让这些经验丰富的老兵成了后日fǎ

g欧洲大陆的中坚力量。如果与之相反,英国将失去训练有素的打破军队,能阻止德军登陆英伦三岛的英国陆军就剩下老头和小孩了——空军和海军毕竟不能在陆地作战中占领一块地面的。

兴登堡、鲁登道夫加上天才的霍夫曼设计的作战计划就是利用沙皇尼古拉二世的表现欲——应英法的请求提前出兵、并且要最先击破当面德军,迫使威廉二世何谈乃至投降,俄罗斯帝国还是那个欧洲压路机!大英帝国海军再强大可是你上不了岸,上了岸的英国陆军就是菜鸡;而号称欧洲第一陆军的法国更曾经是俄国的手下败将,拿破仑失败在俄国,后世的法国人一样不灵!所以,尼古拉二世不管俄军面临的困难是什么,一再催促俄军第一、第二集团军迅速进攻,也就是第一集团军从马祖里湖北侧切断东普鲁士,第二集团军从湖西直插柏林。

这种情况在规模更大的几次兵棋推演中出现过,当时应对的预案还是霍夫曼与亨利一通制定的,就是利用俄军的分兵,先吃掉俄军第一集团军,再不计疲劳的切断俄第二集团军北撤的通道,同时南方的德军北上从俄军东侧迂回,知道合围俄军、吃掉俄军。这样俄军在德国北方将必须进行至少六个月以上的时间进行集结、修整、补充,才能再次发动进攻。而获得了六个月的时间,足以让德军各个击破进攻德国和奥地利的其余俄军,使得德军和奥军可以腾出几十上百万的军队用于西线,发动对协约国的强大一击,争取能攻入巴黎,迫使法国投降。一旦法国投降,俄国即使占据再多的德奥土地,也必须要吐出来————赢者通吃!

既然不出当年的兵棋推演的范畴,具体计划也就很容易做出来,不到一天的时间,部队就开始按计划行动力!而且,如果不是现翻现找的时间用的多了点而,命令会下达的更快!

不过与原来推演的棋局有所不同的是,现在前方突出的不是俄军第一集团军,而是第二集团军萨姆索诺夫的部队,而萨姆索诺夫为人谨慎、战场经验丰富,险些让霍夫曼的诱敌深入计划失败,幸好,萨姆索诺夫有一个猪队友,啊是猪上司——坐镇300度公里之外的俄军总司令吉林斯基,他不认为德军还有还手之力,命令萨姆索诺夫必须连续南下进攻,而不是扮演懦夫!这句话一说,就直接把三个军的第二集团军中路交代给了德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