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出发寻宝2

虽然有个红酒爱好者在两家人中间掺和,但毕竟年轻人能聊的话题更多。亨利此时纵然没有找女朋友的想法,但跟前有两个不同风韵的养眼美女也是很赏心悦目的啊。更何况丽芙文静细腻,莉莉丝娇憨大气,两种不同气质看得亨利心动不已,再想到还有一个对自己心有好感的艾丽斯李,亨利简直凌乱了:选哪个好呢?三个美女各有各的好处,一时间亨利有点羡慕我大清了:啥时候在美国也能三妻四妾就好了!不过这也就是想想罢了。以美国这个时代的风气还是以清教徒的教义占上风的,还没有后来1960年以后那种开放的不得了的环境。

不过虽然没有下决心追求那个美女,但火车上的时光显然让亨利感觉快了起来。圣路易斯到了。

告别了布鲁斯夫妇,也和依依不舍的莉莉丝拥抱了,最后是文静细腻的丽芙,这女孩的眼圈也微微有些发红,在感叹自己强大男人魅力的同时,亨利也有些舍不得,多好的一家人啊,如果还有机会娶丽芙做老婆肯定是个好事:按丽芙的脾气,估计自己能够家里红旗不倒啊。意淫了一下,亨利还是没敢露出sèlá

g的本性,轻轻地和丽芙美女拥抱了一下,走出了车站。

手里只提着一个简单的帆布包,亨利很悠闲地在产前广场四处踅摸起来。亨利离开纽约的时候就给家里的老彼得发了电报,{对,是电报,磐石牧场没有联通电话线,故意的。}说明了到达圣路易斯的时间,这会儿家里的车应该就在车站前才对。可是,为什么没有呢?就在亨利东张西望的时候,从广场西侧一辆老爷车{这么叫方便大家知道车的样子}冒着突突的黑烟冲了过来,那动静,把亨利吓了一跳。“我的上帝,家里的汽车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亨利不是没有开过家里的车,一个重生者怎么能不会开车呢,甚至家里的两个哥哥和姐姐都还是亨利教会开车的呢。车“嘎”的一声紧紧挨着亨利的皮鞋停了下来,“哈哈哈,呜哇!”驾驶员的位置传来一声狂笑,“小五,看到三个来接你,会不会很感动啊?”说话的是一个留着粗狂络腮胡的家伙,如果不是亨利知道他的这个三哥仅仅比自己大两岁,还以为来了一只牛仔,还是那种刚刚将牛群经过长途跋涉赶到过冬地之后的邋遢牛仔:浑身上下脏兮兮,散发着刺鼻的汗味。亨利以手扶额,这个三哥从小就给亨利留下了一个不靠谱的印象,总以为这两年他会变得稳重点,没想到还是过去的一副德行。“戴维,你难道是直接从过冬地过来的?”亨利打算问问清楚。亨利的三哥戴维鲍尔默说:“当然是。磐石牧场一个人都没有。爸爸妈妈都去了加州,只留下老彼得因为年龄太大没有跟着。所以接到你的电报就只有我来接你了。快上车吧!”随手打开车门,戴维催促道:“那么,我们是先回牧场还是先去办事?”亨利坐上汽车副驾驶座,沉吟了几秒钟:“爸爸妈妈都去了加州,我就不回牧场了。戴维,我们直接去小石城!对了,车里的汽油还够吗?”“放心,我亲爱的弟弟。现在我可是牧场冬迁的领队,早就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了!”“好吧好吧。我们出发,目标小石城!”

经过一路颠簸跋涉,亨利和戴维轮换开车,总算赶到了小石城。在小石城补充了足够的帐篷等野营物资后,两个人才随便找了家酒店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不到六点钟,兄弟二人就起了床,一番洗漱之后,戴维就忍不住问:“小五,我们到底要去那里,昨天还买了帐篷,桶装水,香肠...你是打算横穿美国吗?”“不不不,我亲爱的哥哥,你听说过这里有一处钻石花园吗?”“钻石?!”戴维的眼睛都红了:“钻石谁不喜欢!但阿肯色能有钻石吗?从来没有听说过啊!”亨利一愣,难道是我的重生改变了历史,蝴蝶效应?不管了,既然没人听说过阿肯色的钻石故事,那么我就有更多的机会!“好吧,戴维,我肯定得告诉你,阿肯色有钻石,但是你必须保守秘密。”戴维伸手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表示明白。兄弟二人又驾驶着老爷车开始了继续颠簸的路程。

小石城西南方向,大约开了老爷车两个多小时后,亨利停下了车,眼前是一小片草原,还有湖泊,黑色的土地上长满草,“可惜是冬天,不然真是个美丽的地方。”戴维不愧牛仔本色,看到草原湖泊就想到牧场,“这里还是一块无主之地,戴维,我看你可以和爸爸妈妈商量一下,把这里买下来。估计这一片大约有四十英亩,连带周边土地买个一百多英亩就可以了。这里的钻石就姓鲍尔默了。”“上帝,亨利,我们不能贪婪,上帝会惩罚那些贪婪的人。”听着戴维一本正经地赌咒发誓,亨利才不信呢。拥有那么多历史知识,亨利知道这个地方的钻石如果进行长期大规模开采成本太高,得不偿失,但前期没问题,因为还没有人发现,说明几千几万年来地质运动带上来的钻石在地表部分应该还是很丰富的,被发现的机会更多,时间更短。亨利有点迫不及待了!

“中国有句名言,叫做磨刀不误砍柴工。意思是先把做事的工具准备好,做事的时候才会更有效率。戴维,我们还是先把各自的帐篷搭好,省得到时候累了睡露天吧。”戴维点头,“那我们就干起来把!”“戴维,虽然我们是兄弟,亲得不能再亲的的兄弟,但是还是要提前说明,今天这里的所有收获只能给你一成,不管你找到多少,都是这样。因为要让爸爸出钱买下这里,所以有三成给爸爸和妈妈,一成给其他哥哥姐姐,另外一半是我的。我还有很多计划需要这里的钻石提供资金支持。”戴维张大嘴看着亨利,“啊啊啊,上帝!我竟然还有一成股份!太出乎意料了!原本我能自己捡几块就很满意了,真没想到...亨利,我的兄弟,你简直...太慷慨了!”亨利一笑:“戴维,你是和我最亲近的哥哥,也是我最能信任的,所以这片钻石出产地有你来管理就是最合适的。”亨利搭帐篷的速度很快,只不过五六分钟的时间,帐篷就搭好了;“戴维,牧场肯定有不少和你亲近值得信赖的牛仔,等咱们在这里先干几天看看收获,然后你再组织他们过来。戴维:“没问题,我手下有的是好小伙子,他们有的在咱们家干了几代人了,都是自己兄弟。”

兄弟二人一边说,一边开启了寻找钻石之旅。很简单,一把耙子,一只小铁铲就够了。不能不说,真的很幸运,不过十几二十分钟,亨利就听到戴维大家一声,“哈哈,亨利,你看这是什么?!”亨利抬头一看,戴维左手高举,指尖上熠熠生辉,那是上午的阳光照在钻石上散发出的迷人光彩。“好啊!”亨利跑了过去:“让我看看有多大。”在戴维手心里是一块规则的透明石头,裹着一层土灰,有半个拇指肚大小,亨利拿起石头,迎着阳光,眯起眼来看了一会儿,对戴维说,“这块钻石估计有三克拉左右,不过能切割出来多少不敢说。”“很棒了,不是吗?”戴维很高兴,出手告捷,更有兴致了。不一会儿,亨利也有所发现,这是一块两克拉左右的钻石,与戴维找到的无色钻石不一样的是这是一块粉钻,少见的粉钻。自从在印度发现粉钻以来,彩钻因为艳丽的色彩和稀少一直受到豪门贵族的追捧,亨利估计了一下,这块粉色的裸钻大概三千英镑或者六千美元{当时的银行金券,1913年才有现代美元概念},刚才戴维发现的那块估计值一千多美元。好吧,解释一下,1903年的美国工人月薪二十美元券就是高级技师级工人了,二十美元券能让一个五口之家过上不错的生活。好消息不断传来,仅仅一个上午的时间,兄弟二人就在一块两英亩大小的土地上扒拉出近三十块钻石,大大小小加起来将近六十克拉,能切割出一克拉以上的钻石就达三块之多,这还不包括亨利藏起的四块彩钻:一块粉色,三块黄钻,最大的黄钻估计有十三克拉,最小的黄钻也有一克拉。真是收获满满!看着戴维连饥饿都没感觉的狂热,亨利自顾自地到湖边洗手,人是铁饭是钢,天大地大吃饭最大,这一直是亨利的信条,就连给西点试验部队的训练都强调无数次的后勤供给要达到国际最高水准,更何况对自己呢。冰凉的湖水从手指缝间漏下,稍远处的湖面上还留着大块的冰,洗了把脸,在冰水刺激下,亨利感到极为清醒,低头看着被自己搅起犯浑的湖水,“自己重生到这个时代已经有二十二年了,终于开始了自己的事业了。时间过得真快,不知道另一个时空自己的爸爸妈妈会怎么样的伤心。”亨利毕竟还是一个心大的人,胡思乱想了一阵子就放弃了,是啊,既然已经来到这个时代,还怀恋过去有什么意义呢。亨利又一次把手伸进湖水,心不在焉之下,手竟然插入了湖边的淤泥当中。“嗯。”亨利一声痛哼,左手最脆弱的小手指触到了一块坚硬的东西——一块石头。亨利颤抖着擦了擦手,轻轻地摸索了一遍骨头,没毛病,就是指甲劈了,很痛但没流血,这下可以放心了。亨利甩甩左手,再次往湖边淤泥里摸去,万一撞到手指的石头是钻石呢?果然,涮过水的石头露出真面目,一块足有拳头大小的透明石头,毋庸置疑,这是钻石!而且还是有着天空大海一样颜色的蓝色彩钻亨利幸福的shē

了一声,这手指没白碰石头,太他么感谢上帝了。要知道,后世一块切割好的一百二十克拉左右的蓝钻能拍卖出1700万以上的价格,不考虑长期通货膨胀的影响,一百年前的今天这块钻石也不会低于150万英镑或者300万美元金券!第一桶金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