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初战

1917年总的来说,西线还是能算得上比较平静的。经过1916年的凡尔登和索姆河两次大规模的会战,不管是英法还是德国,大家都是伤亡惨重,都在默默地舔着伤口,憋足力气,好进行下一场战斗,看看谁到底先支持不住,谁坚持到最后,谁就是胜利者!

不过德国人是最先绝望的,因为美国参战已经让德国人遍体生寒了。不过,协约**队了还是有不少的奇葩存在,称之为猪队友也一点不为过,就是那位号称是“凡尔登英雄”的尼韦尔将军。

就在前后两批美军登陆法国之后,得到60万美军支援的协约**队得以腾出足够的人手,准备开始进攻了。这场被称为“尼韦尔攻势”的作战,让参战的法军四个集团军伤亡惨重,使得已经经历了两年多的法军开始厌战,并且有整师整团的法军开始拒绝执行任务——法军哗变了!

就在美军登陆的同时,得到情报的德军,在回转西线任职的鲁登道夫的巧妙指挥下,从索姆河已经凡尔登战线后撤至法德边境的兴登堡防线,最多后撤了50公里,德军从进攻状态转入了防御。

而在1916年年底,接替了小心谨慎的霞飞的信任法军总司令尼韦尔将军在这种情况下,开始膨胀的忘乎所以,这位好大喜功的将军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成功地劝服了法国政府,认为德军的撤退代表着德军已经无力抵抗协约**队的力量,是时候发动一次声势浩大的进攻,,来彻底地击败德军,迫使德国投降。

法国政府总理潘勒韦被说动了,因为尼韦尔在凡尔登的胜利,让潘勒韦充满了信心。

尼韦尔和他的助手芒让将军设计了一个战役计划,准备调动120万兵力和7000门大炮对一个无掩护的巨大的德军突出部进行打击,同时还需要英军和已经登录的美军协同作战,这样总兵力将达到180万人,对突出部的德军形成了绝对优势。

芒让指挥米歇尔的法军预备集团军,从苏瓦松到兰斯的64公里的战线上发起进攻,目标是夺取曼代达姆;英军则在兴登堡防线西北的维米岭进行牵制性进攻,而美军从亚眠出发,向阿尔贝和佩罗纳发起佯攻,牵制该方向上的德军。

狂妄的尼韦尔认为德军在1916年的两次会战中伤亡惨重,此时法军对面的德军兵力薄弱,因此不打算让英美军队在他的计划中捞取战功,所以所有的攻击重点都由法军承担。可是,正因为尼维尔的狂妄,让德军获得了法军进攻目标的情报,在这个方向上准备了充足的兵力和足够的大炮、炮弹!

同时,德军在兰斯防线上对原有的堑壕工事进行了加强,可以说钢筋混凝土浇筑的碉堡密布整个战线,法军的进攻第一天就碰了个头破血流!按说吃了大亏的法军应该停止进攻,重新进行炮火准备什么的,但偏偏法军遇到了一个为战争而活的偏执狂,就是那位芒让将军。

这位偏执狂将军毫无人性的命令他非常赞赏的精锐——来自塞内加尔的非洲部队冒着德军旺盛的机qiā

g火力发动冲锋!试图用这种人海战术击溃德军的战斗意志,,不想德军没有被击溃,这些英勇的精锐的非洲军团的意志反而被击溃了!仅仅只有5天、12万人的伤亡,还有法国4月份冰冷的雨雪,让非洲军团的士兵们在失去了进攻队列里的指挥官后,彻底崩溃了:他们转身就开始了大溃逃!

随着法军进攻受挫到非洲军团的溃退,几乎所有的法军部队的士气都崩溃了!从一个连到一个团,再到一个整师,都开始了拒绝执行命令!甚至还有士兵开始组织了反战示威!

如果这时候鲁登道夫能够获得这个情报,除非美国把已经动员的100万兵力一瞬间运送到法国战场,否则仅仅依靠英国远征军和美军的60万军队,是不可能阻止德军再次挺近巴黎的,甚至可能德军一进攻,法国政府就会投降的最糟糕的情况发生。

然而,这一战役还是有亮点的。

这一亮点就来自于刚刚登陆不久的美国远征军。负责在亚眠出击牵制德军的美军第一集团军,并不甘心只给法军做佯攻,打配合。此时的美军兵强马壮,论士兵,这批士兵中70%的士兵经过了至少3年以上的各种训练,堑壕战这种方式是出发前一年开始训练的,即使是30%训练不足3年的士兵,都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论武器,美军一个步兵师配属有牵引式155mm口径的重型榴弹炮24门,105mm的48门,还有用拖拉机地盘改装的同口径自行榴弹炮24/48门,团属和营属75mm火炮不计在内,连属20mm机关炮{亨利就是把原来马克沁机qiā

g放大了一倍的口径、修改了qiā

g架、降低了射速的产物}都排除在外,仅仅全师装备的重机qiā

g和轻机qiā

g的数量就达到了1300多挺,远远超过英国的400、法国的432、德国的324。换了哪个将军都不甘心被盟友轻视的,何况美国远征军的总司令是潘兴!

美军对阿尔贝和佩罗纳的进攻成果很大,伤亡不多,成了整个1917年4月唯一的亮点。

防御阿尔贝和佩罗纳的德军防御工事并不比法军进攻的苏瓦松到兰斯一线的工事要差,按说美军的进攻如果是佯攻不算什么,但美军并没有装样子般的雷声大雨点小,而是实实在在地攻克了阿尔贝到佩罗纳一线的德军阵地,然后还施施然主动退到了阿尔贝进行防御{法军此时已经开始有拒绝执行命令的部队了,为了防止美军孤军作战,所以潘兴命令后撤了一段距离}。

至于美军伤亡不大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战术,另一个是装备。

与法军装备的坦克不同,法军的雷诺17,纯属薄皮,最大装甲厚度22mm,最薄处只有6mm,号称二战敲门砖的37mm战防炮干掉它是轻而易举;但亨利主导下设计定型的坦克不同,这款命名为m17的坦克装甲最薄处也有60mm,最厚处的坦克正面装甲厚度足有80mm。

还有,雷诺17的最大速度只有10公里,美军的m17最大速度是40公里,所以慢吞吞的雷诺在德军的炮火下能冲到德军防御阵地的是凤毛麟角,而美军的坦克越野性能也很好,冲击德军防线的时间缩短到了法军的1/4,德军的战防炮往往要用75mm加农炮多次集火攻击才能瘫痪一辆美军坦克,相反只要被美军坦克发现德军的火炮位置,德军就一般是死定了。

如此状况,你让德军怎么打?在装备上是完全被美军碾压了。

还有战术,美军不想法军,进攻前的炮火准备之后,就开始步兵的集团冲击。美军的战法是利用众多的火炮{9个师一共400多门155和900门105}分成几个炮群,利用已经赶到前线的美国战斗机掌握制空权,并引导炮兵开火的方式,以多个炮兵集群分别开火,吸引并摧毁反击的德军炮群。最重要的一点是,美军有出色的无线电对讲机,可以方便的联系指导炮群分散布置,集中开火,而德军因为通讯方试落后,一个炮群的火炮只能布置在间隔不远的范围内。这就让美军炮兵的损失远远小于德军。

说实话,远征军里美军将领谁也想不到这种骚操作,只有开了金手指的亨利能干出这种事来。

——亨利鲍尔默在威尔逊宣战的当天,就有远征军副参谋长的身份随潘兴一起出发了!而亨利的得力干将们这会儿也是倾巢而出,一战可是大家捞功劳、捞资历的好地方啊!好多1913年、1914年、1915年毕业的少尉们——未来二战的美军中坚将领们,被亨利扔到远征军的师级以上部队的参谋部,去混经验资历,而像马歇尔这样的统帅型人才则再次被亨利带到潘兴的司令部干活了,当然有了1914年军事观察员经历、并险些死在烈日要塞的经历让马歇尔实实在在的晋升了永久中校的军衔,而且会在战后十拿九稳地晋升少将。而艾克亚当斯则直接被亨利踢去了美军第一步兵师,当他的团长去了,有了古巴作战的经验,亨利认为艾克当个团长绰绰有余。而巴顿则因为和潘兴的良好私交,再次成为潘兴的副官,加上亨利的关照,这家伙在美军远征军司令部里简直就是如鱼得水。

还有萨默维尔、亨利阿诺德、斯特拉特迈耶、布莱德雷、史迪威、麦克纳尼、休伯特哈曼、倒霉蛋温莱特等人。与原时空不同的是,麦克阿瑟原本是新组建的第四十二步兵师的参谋长,在这一刻,却被亨利举荐为师长,以永久军衔上校领临时军衔准将的身份负责组建工作。

1917年6月,被陆军部长贝克出题考验的麦克阿瑟,完成了兵员来自美国全国26个州的美军中最独特的师的组建工作,他以自己出众的人格魅力和出色的军事能力,将这个来源最复杂的步兵师聚拢成为一个整体,获得了全师2万多名官兵的信任和一致认可。

每个战役最先发动攻击的都是炮兵,不过美军的炮兵攻击和以往协约国以及同盟国的都不一样,最先开火的2个师的炮兵192门105火炮在德军阵地上炸起冲天火焰之后,155火炮却没有发言,在等着德军的炮火反击。

果然,不甘示弱的德军开始了反击,但是因为美军的火炮布置的比较分散,反击效果很差,结果德军只好对美军的进攻路线进行炮火封锁。

利用大量数学模型解算出德军的炮兵阵地之后,美军的96门155火炮开始了对德军炮兵阵地的攻击。

当第一发校正炮弹落入一个德军炮兵阵地不远处的时候,德军的炮兵指挥官慌了,立刻命令所在阵地的德军炮兵转移,然而提前夺取了制空权的美军,利用起飞的专门的炮兵校射机的校射,已经开始对德军阵地的齐射,瞬时间不等德军把大炮从掩体了拖出来,更加精准的炮弹就落在阵地左右中间,德军炮兵阵地一时间犹如火山喷发,腾起的火球足足飞起数十米,就连远在七八公里外的美军步兵们都感觉大地在震颤!

不知道那一发落点略偏的炮弹正巧落入了德军阵地的dà

yào堆放区,眨眼间德军的阵地陷入了火海,一连串乱飞的炮弹四处bàozhà,德军的士兵是躲无可躲,藏无可藏,一个个消失在无数火球当中。人间地狱不外如是。

就在美军的大口径重炮对发现的德军炮兵开始攻击后不久,德军其他炮兵部队也发现的了美军的重炮位置,一发发的炮弹喷吐着复仇的火焰飞向了美军阵地。

尽管美军的炮兵阵地布置的很分散,但各个炮位之间的距离不可能太远,而且德军已经经过了两年多的战争,无论经验还是射击的精准度都高于美军,所以即便分散布置的美军炮兵阵地上也不断响起炮弹殉爆的炸响,美军炮兵一样受到了损失!

亨利的计谋起到了作用,不仅分散布置的炮兵阵地降低了美军的损失,而且逐个开始攻击的炮兵也不断击毁德军的炮兵阵地,让德军损失惨重。整个炮兵之间的交火持续了2个小时,德军在也经受不起这种惨烈的损失,逐渐停止了炮火反击。

随着德军炮火的减弱,越来越多的美军炮兵开始把己方的火力倾泻到德军的堑壕工事上。

德军的很多战壕都用钢筋混凝土浇筑了大量的碉堡和掩体,但在无休无止的重炮轰击下,只有那些最关键地方的巨大掩体工事保存了下来,其他的连排级、营级甚至团级的工事都被美军的大口径火炮击毁。

德军阵地上一片废墟景象。而美军并不是就这么完事了,炮击之后就发起进攻,这绝对不是亨利的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