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迫击炮

收获了第一批钻石原石后,亨利和戴维在这里有停留了两天,这两天里兄弟两个把这片接近四十英亩的小平原粗粗地清理了一遍,收获真是让兄弟二人喜出望外,仅仅白色钻石原石就找到了近四百克拉,还有彩钻十一枚,白钻最大一百二十克拉,最小一克拉;彩钻一枚粉钻,两枚蓝钻,一枚红钻,剩下七枚黄钻,最大是的黄钻接近七十克拉。亨利估计了一下,这些钻石可以为自己带来上百万美元金券的资金,继续下一步计划所需的资金已经足够了。接下来,就是建立一个迫击炮工厂,还有准备发掘下一个宝藏!在获知《步兵连火力配置》论文通过的时候,亨利就计划好了行动步骤:“挖宝赚钱,建工厂;在挖宝,再建工厂——军火商;继续挖宝,积累足够资金到一战。”现在该把迫击炮提上日程了!

结束一共三天的土狗生活,晚上睡觉的时候戴维还在激动中,一直在喃喃自语:“天哪,真不敢想象!”“上帝,我找到那么多钻石!”“哦妈妈,我发财啦!”亨利哭笑不得,不过换了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得到这么多钻石,估计比戴维也好不了多少。忍受了戴维念叨和梦话几乎一夜的亨利顶着一双熊猫眼,叫起了戴维,原计划中的行程是返回磐石牧场,现在彼得和斯嘉丽都在加州,那么就继续西行直奔旧金山,纳帕溪谷就在加州首府萨克拉门托到旧金山的路上,至于戴维就让他带着钻石先回牧场,让老彼得管家帮助把钻石换成现金吧。毋庸置疑的是彩钻亨利要带走,不像白钻,彩钻更有价值,每一颗彩钻都是大自然赋予的精灵——不找自家大富豪老爹怎么能卖出高价呢!再说,还得先取得了老爹的同意才好扛着大旗去找卡内基,要造迫击炮弹至少得用无缝钢管,卡内基是钢铁大王,不找他找谁。不管在哪个国家,办事情效率最高的永远是上层重视的事情。亨利在豪门生活了二十多年,对此心知肚明:如果没有老爹这杆大旗,卡内基先生能不能见到还两说呢。

加州纳帕溪谷雷顿酒庄。亨利得意地坐在沙发上,来个一个“葛优瘫”,沙发前边的茶几上散落着十一枚彩钻,在中午明亮的阳光下,散发着璀璨的光芒。彼得鲍尔默和斯嘉丽看着这些钻石,两人是同样的表情,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阿肯色州竟然有钻石!你听说过哪个富豪嫌钱少?富豪是怎么来的?最简单的一条就是抓住每一个赚钱的机会。现在,一个钻石产区放在眼前,彼得鲍尔默怎能放过!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从阿肯色州挖出质量很好的宝石级钻石,意味着一大笔财产收入,为了钻石,儿子坐没坐相就不算什么了,家教让家教见鬼去吧!找卡内基是吧,我彼得亲自去,儿子歇着就行!对,迅速买下那块地,必须抢在别人知道之前拿下那块地!“卡尔!卡尔!”彼得鲍尔默一下子又变成了那个精明强干的大富豪:“卡尔,你立刻给律师打电话,让温特斯亲自去买那块地,最快速度,价格可以比正常价格高一成!”卡尔.斯内克应声而去。彼得鲍尔默坐直了身体,:“亨利,找安德鲁什么事?我亲自去办!算是对你这次发现的奖励。”“爹地,我现在正在进行的事业,您应该知道吧,别说您这个层次的不知道,去年9月去华盛顿找伊莱休鲁特叔叔还是你让我找大哥联系的。”谈正事了,亨利也就不再摊在沙发上,坐直了身体。“当然,政府那点事又怎么能瞒过我们呢。”彼得鲍尔默自傲的说“可这跟你找安德鲁有什么关系?”“哦,爹地!安德鲁叔叔是钢铁大王!哪一种武器不需要钢铁!”“别激动,儿子。”斯嘉丽不知道什么时候清醒过来,悄悄地给父子两一人端了一杯咖啡,“你爹地当然知道安德鲁是钢铁大王,也知道武器离不开钢铁,但是你没说清具体需要安德鲁为你做什么啊?”“对不起,爹地。谢谢妈咪。怪我没有说清楚。”亨利一拍自己的脑门,“爹地,我需要安德鲁叔叔研制一种新炮钢,质量轻,耐腐蚀烧蚀,用这种轻型钢制作无缝钢管。我需要这种无缝钢管造迫击炮。嗯,等我一下。”亨利怕说的不够详细,跑到书房拿了一支铅笔和几张纸,然后趴在茶几上画了一个迫击炮的简图。亨利指着简图说:“几个世纪前ālābó人打败西班牙人时最早使用过这种大仰角发射方式的火炮,现在海军也有类似的臼跑,都是曲射火炮,可以攻击距离自己很近的敌方目标。我设计的这种火炮就是来源于臼跑。”亨利看着彼得鲍尔默表示明白了的手势,继续说:“这种臼跑能攻击掩体、障碍之后的士兵,对于作战有很强大的支援能力。但是有一个问题,就同我通过麦克阿瑟找到勃朗宁先生开发轻机qiā

g一样的理由,他们太重了,移动困难,而且无法拆卸,在战场受到极大局限。因此,我设计了这种轻型曲射火炮,重量要求要轻,两个人能携带火炮并能带上部分dà

yào;最小射程应该不超过50~60米,最大射程800~1000米即可。”“明白了,亨利,你找安德鲁的意思就是现有的一些刚才不适合你设计的这种火炮,所以需要新的钢材。对吧?”彼得鲍尔默接过儿子的话。“是的,爹地。如果可以的话,这种轻型曲射火炮可以扩大口径,那么就可能需要不同的钢材。另外,我们家是不是可以在这方面与安德鲁叔叔合作,由他研发钢材并生产,然后由我们家自己建立工厂生产迫击炮,而且是各种口径的迫击炮呢?毕竟这种武器一旦问世,根本不存在专利的问题,美国有我们一家就够了吧?”彼得鲍尔默没有说话,反而默默地点起了烟斗,乳白色的象牙烟斗冒出的朦胧烟雾笼罩着彼得鲍尔默的脸,随着一闪一闪的红光,显得阴晴不定。

彼得鲍尔默在屋中走了几圈,突然停在了亨利身前,俯视着自己的小儿子:“亨利,你对自己的未来是怎样打算的?”

亨利知道,在父亲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就是父亲对自己的未来安排进行摊牌的时候了。毕竟再是美国的顶级豪族也不可能在没有前途的子女身上提供过多的资源,只有自己表现出应有的价值才会获得家族的倾力支持,自己一会儿要说的就将决定自己能获得何种支持。亨利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慢慢地说:“爹地,现在是二十世纪了,您觉得在新世纪什么行业还能够获得高额利润甚至是暴利呢?”彼得鲍尔默稍稍思考了一下,对这个问题有些拿不准,没有选择回答,而是继续等着亨利的下文。亨利也没有等彼得回答,“我觉得,不管在什么时代,何种环境,能够获取高利润甚至暴利的行业应该包括这几种行业:1.垄断2.新技术应用3.能源4.军火。”看了看彼得鲍尔默的表情,亨利知道爹地认可了这种说法,“第一种行业情况在现在和未来都是不能持续的,总统拆分洛克菲勒家的标准石油就是典型,虽然洛克菲勒家族为美国经济做出了杰出贡献,洛克菲勒家族是顶级家族、具备强大的政治经济影响力也是如此,所以我们家族也不能成为某种垄断行业的代表,这不符合我们家族的一贯宗旨。第二种,新技术层出不穷,尤其是新世纪更是如此,而且新技术应用的前景往往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我觉得我们家族应该做天使投资人,可以进行风险投资,但不能直接去管理和经营,专业的人去做专业的事,这是必须的。第三种能源,这个行业永远是暴利行业,我们家族要保持政治影响力,是必须要进入的。但从我自己的角度出发,是不合适的,我现在军人,应该去做我熟悉和专业的方向,就是我刚刚说的第四种:军火。现在在军队中,我已经至少获得了一部分人的支持,上到总统和战争部长,下到西点军校校长和刚毕业的军官~道格拉斯麦克阿瑟,您知道的,他是阿瑟麦克阿瑟的儿子,有他们的支持,我在军队会发展的很好。那么家族如果投身军火行业不仅能顺利获得战争部的订单,还能继续推动我的地位一步步提升,对家族和我来说更是双赢。”停顿了一会儿,亨利等父亲消化了自己说的内容,继续说道:“爹地,对于欧洲的形势,您有什么看法?至少儿子看起来,老欧洲列强之间必有一战,而且这一战的规模会很大,会带来很深远的影响:欧洲乃至世界格局将会打乱重新洗牌。”彼得鲍尔默知道自己的儿子不会胡言乱语,况且自己也不是没有经常和家族的智囊团讨论国际国内的格局,近几年智囊团的意见也是说欧洲局势日发趋紧,德国人越发不满意英国人对国际市场的控制,正在不断从各个方面试图突破英国人的封锁,从三皇联盟到海军战列舰的造舰竞赛两国之间的huǒyào味越来越足。但是和亨利的见解不同的是,智囊团并不认为两国之间会爆发战争,德皇威廉二世毕竟是英王乔治五世的表弟,两国具备互相妥协的基础。彼得鲍尔默想到智囊团的意见,再比较亨利的意见,觉得应该再问问亨利的不同意见为什么与智囊团不同:“我的儿子,你知道德皇和英王是表兄弟吧,为什么还要说两国会爆发战争呢?”亨利嘿嘿一笑,“爹地,欧洲gò

gchǎ

主义思想的创始人马克思先生曾经在他的《资本论》中说过:{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家就会大胆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

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

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死的危险。}我很赞成这一说法,不管换了谁,在巨额收益面前都会如同飞蛾扑火,即使危险再大也会不惜一切。那么,在关系到世界市场的重新瓜分这个问题上,这两位皇帝或者国王还会估计亲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