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商人

作为战败国交出的军火装备是必须要销毁一部分的,但销毁什么就不一定了,这些权利掌握在法国和比利时人组成的监督委员会手里,当然了,作为委员会领导层的高级官员是不会亲自去监督的,具体的权利都在那些军衔不过少尉、中尉、上尉的手里,就连校级军官都很少插手这些繁琐的事物:战争结束了,军官们要开始享受胜利带来的舒适生活。

收买这些低级军官的活,当然也不需要亨利亲自出马,作为前美国远征军副参谋长的少将军官,如果还要亨利亲自与法、比两国的低级军官接触也太掉美国人的架子了。

别忘了亨利还有一个庞大的私人安保公司,从建立到一战结束,这家以亨利长子命名的亚历山大私人安保公司已经吸收了不下10000人的美国退役士兵,即使其中有大量的士兵和军官再次服役,但依然还有大量的前军人在公司服务。就在亨利重返欧洲之后,亨利调动的1000多名安保人员就化身亨利的贸易公司成员来到了战火停息后的法国和德国、奥地利。

军人和军人的接触往往很顺利,作为军人有一种天然的一致性,再加上战争结束,没有一个现役军官不想多捞些钱的:服役获得的工资和津贴哪里比得上私下倒卖军火挣得多呢。何况,这种钱都不用自己去找买主,人家直接送上门的干净钱——美国人给的各种顾问费、出差津贴、伙食补助等等。

天哪,这些美国人居然还是直接和委员会上层沟通好的,只要在这些庞大的军火中挑出状况最好的部分就可以踏踏实实收钱,自己还不用担风险,这种好事要是能一直干下去就好了。——这是当时一位比利时上尉的感叹。

在堆积如山的500多万支步qiā

g中挑出状况最好的200万支,并不费劲,因为有至少30万支步qiā

g是全新的未开封的,其他100多万支已经基本装箱,只要在这些箱子里随便抽检一下就可以,而且为了保证质量,还会按照10%的残损给一部分多余的,也就是总数220万支。至于重机qiā

g,4万多的数量就让那些投降了的德国人去重新装箱就是了,拿出损毁严重的就足够用于销毁的部分了,足足有9000多挺,再补上一部分损毁不多的凑够2万就完事,剩下的就都归美国人了。

最明显、块头最大的就是火炮,美国人把所有状态最好的火炮都要了,不过数量也不多,150的105的还有75的加起来不过2500门,干脆都按损毁严重上报,卖个废铁价,反正上头的大佬们都捞大头了,自己这些小兵拿个小头吧。于是亨利的安保~~啊不,现在是贸易公司的成员就只用了100万美元的价格{包括给小军官们的}就拿到了这些损毁的“废铁”。

至于数量更多的dà

yào,亨利不着急,没了发射dà

yào的qiā

g炮,这些dà

yào要销毁一样麻烦,不如送给自己好了。当然了,德**工厂里的dà

yào生产线也是需要的,按照亨利的计划,dà

yào生产线出了要留在美国国内研究德国的技术之外,最需要的投入的地方就是华夏,仅次于华夏的是芬兰,下一个才是土耳其。但从军火销售的利润角度来说,这个顺序要掉一个个,利润最高的是土耳其,其次是芬兰,最后是华夏。

不是说华夏没有钱,或者不能拿到巨额利润,而是亨利在华夏的布局,现在填充进华夏不是时候,1919年和1920年都不合适,只有到了1924年民党与红党合作建立黄埔军校之后,这批数量庞大的军火才能最终落地。

现在,最优先的客户是距离德国最近的芬兰。

就在俄国发生革命的时候,芬兰也独立了,与俄国的情况不同,芬兰人对狂热的布尔什维克党人很不感冒,因为大部分的芬兰人都属于保皇党人,于是内战的风险一触即发。

芬兰人的救星、天才的统帅曼纳海姆被独立的芬兰议会任命为芬兰国防军总司令和芬兰jū

shìwěiyuá

huì主席,全权负责镇压布尔什维克党人发动的起义。

数天后,反应迟缓的芬兰革命委员会宣布暴动开始,一开始芬兰起义者就占领了大部分城市的政府,看起来革命形势一片大好。

但芬兰革命委员会的背后是俄国人,俄国布尔什维克,他们主张的政治理论是要消灭一切资本家和地主,这天然就与俄国之外的所有国家成为了天敌,即使是德国人通过种种手段和列宁取得了默契,但这并不是德国放任俄国布尔什维克发动的革命四处蔓延,帮助芬兰解决或者说阻止俄国的势力对外渗透,就成了依然陷入西线麻烦中的德国的必然选择——“俄国怪物”是被德国人放出来的,德国人就有义务不让他再跑出来。

德国的援助让芬兰国防军就像变了一个人,有了德国的武器装备,有了作战经验丰富的德国老兵做骨干,曼纳海姆迅速开始解决那些正在到处镇压阶级敌人的革命者,3个月,仅仅3个月,芬兰的革命就被消灭镇压了。

虽然暂时阻止了芬兰的布尔什维克化,但是曼纳海姆就没有忘记提醒自己,身边还有一个巨人在对芬兰虎视眈眈,以俄国人对土地的渴望,战争随时可能卷土重来。

曼纳海姆对战争的忧虑却让亨利喜上眉梢。

1919年8月,就在亨利和法国人、比利时人确定了可以从德国得到的优惠价的军火份额之后,就携带夫人来到了结束了总统大选的芬兰。

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一个国家喜欢军人出任政府首脑的,芬兰人也一样。曼纳海姆本来以为凭借自己在镇压内战时期的威望,可以轻而易举地战胜其他候选者,但忽视了国民本能的他,出乎他自己意料的落败了,于是心灰意冷,退出了政治舞台。

不过,退出了政治舞台的曼纳海姆还是那个深受国民敬爱的英雄,在军队中依然是几乎所有军官的偶像,以及不是领导人的领导人。亨利的拜访可谓是正是时候,雪中送炭啊,对曼纳海姆来说就是如此。

芬兰是个美丽的国家,此时亨利不是军官,而是商人,既然是商人就要有商人的做派,商人的奢华。

送亨利夫妻去芬兰的是战前亨利在意大利特别定制的游艇,一艘体长超过200米的超级游艇。

这艘艾丽丝号是亨利总给妻子结婚十周年的礼物,1915年完工后因为战争的原因,没有敢走直布罗陀~伦敦~冰岛~纽约这条航线,而是跟着英国地中海舰队的主力舰一起过的直布罗陀,然后直奔大西洋上的西班牙加那利群岛,然后再次横渡大西洋,依靠游艇超乎寻常的自持力直奔加勒比海的牙买加,最后返回亨利的彩虹城堡。

在彩虹城堡休息了3年之后,这艘巨型豪华游艇终于能派上用场了,1919年一月,亨利的上千名雇员中80%是搭乘这艘豪华游艇和另一艘属于亨利家族航运公司的邮轮来到法国的。

8月份的芬兰正是气候宜人的时候,平均气温13~16度,而在过一两个月就是芬兰的冬季,下了雪的芬兰更有一番美景。

亨利带着艾丽丝来芬兰当然不仅仅是做军火生意,生意虽然重要,但陪妻子对亨利来说才是最重要的。结婚十年来,艾丽丝和亨利一共有了三子一女,这些年亨利在军队天天为国事奔忙,只有每年不多的假期,而艾丽丝的时间更是大部分交给了孩子们,然后还要操持亨利的慈善基金会,和亨利一样忙起来的时候脚不着地,最重要的是,亨利这个妻控知道自己基金会打交道的对象基本上都是各家政要的妻子和女儿,都是女人才能让亨利放心。

然后就是2年的战争岁月,这两年艾丽丝同样在美国国内配合美**方和政府的宣传,帮助组织慈善酒会销售战争债券,组织老兵协会,组织民间的伤残士兵安置,还要抽出时间到伦敦陪亨利,就连四个孩子都交给了彼得和斯嘉丽帮忙了。

所有这次到芬兰,就是亨利借助谈军火生意的机会,拉着艾丽丝再次开启环球旅行的机会。上一次旅行就因为艾丽丝的怀孕半道中止,这一次可不会错过了,亨利现在就快40岁了,人生有几个40岁啊!

做军火生意当然不能随便找人介绍,不过亨利倒是不用这一环节,作为美军的前高级将领,这点面子还是有的。再说,亨利又不打算直接找上芬兰国防委员会,有那个功夫扯皮不如直接找对芬兰军队影响力最深的曼纳海姆简单。只要能说服曼纳海姆,就省事得多了。

拜访曼纳海姆很简单,这位已经离开军队的前芬兰军队的统帅比亨利大13岁,战前和德国鲍尔默家族就有过家族之间的往来,曾经是鲍尔默家生意在芬兰的合作伙伴。该死的欧战,差一点就摧毁了两家之间的友谊。但后来,随着德国支持曼纳海姆镇压布尔什维克,两家又开始了联系。

即使德国投降后,曼纳海姆清洗了芬兰国防军中亲德的军官,可一样不妨碍两家继续战前的合作。

芬兰本身的资源只有铜矿和泥碳的储量比较高,而工业里是以木材加工业为主,可以说战前鲍尔默家族的家具生意里的一大部分木材都来自于芬兰,而芬兰所依赖的很多工业制成品、零部件都是鲍尔默家族帮助芬兰进口的。

只用这一个理由,亨利就顺利见到了曼纳海姆。不得不承认,欧洲贵族的交际圈是实在的广泛,也实在是方便。

亨利和曼纳海姆不一样的是,亨利是放弃了贵族头衔、移民到了美国的德国贵族后裔,而曼纳海姆的男爵头衔是继承了家族的传承,两个相差13岁的前军官都保留着贵族做派,这次会面也没有搞什么宴会酒会,就是简简单单的家宴。

家宴上吃得就是芬兰的特色菜肴,烟熏三文鱼,扒鹿肉,卡累利阿派,小鱼馅饼,肉桂卷,小龙虾配合着伏特加,简直美味极了。这位瑞典后裔的芬兰人在俄**队服役了30年,早就把俄国人对伏特加的热爱也变成了自己的热爱,家宴中更是不拘小节,大口大口的喝着烈酒,还不忘记邀请亨利。

对于亨利来说,伏特加就是酒精加水,喝起来够劲道,但味道不怎么样,世界上最好的烈酒还是华夏的。跟曼纳海姆喝酒旗鼓相当之余,亨利在世界上哪里的酒最好喝上挑起了话头。

果然,去过华夏的曼纳海姆果然回忆起来十几年前在华夏的经历,那时候曼纳海姆还是刚刚因为在日俄战争中的奉天战役中表现出色而晋升上校,受命参加伯希和考察队进入新疆。两年中,曼纳海姆途径新疆、甘肃、陕西、河南、山西、河北,每到一地都能得到当地官府的热情招待,也品尝了当地的各种美酒,华夏的美酒给曼纳海姆留下了美好的记忆。一直到今天,偶尔回忆起来,都在心里咂摸滋味——芬兰与华夏之间往来的商人太少了,自己为了和到华夏美酒要付出的代价太大,承受不了啊,即使到了现在,自己的收入也支撑不起的。

“这就是突破口!”亨利暗暗对自己说。

“卡尔,啊,我这么称呼你没有问题吧?”

“当然,我们是朋友,好朋友!”

“好的,卡尔,你一样要叫我亨利。”

“哈哈哈。”两个人都笑了。亨利有心接近曼纳海姆,曼纳海姆也希望通过亨利获得美国的支持——芬兰现在还是太穷,再加上3个月的内战的摧残,要恢复芬兰经济靠芬兰自己还是比较困难的。

“我有一个提议。我们合作,我帮助芬兰国防军改善装备,卡尔你帮我从芬兰政府那里得到足够的林场,我打算在芬兰建设一个造纸厂。”

“我能得到什么?”曼纳海姆很直接,朋友嘛,把事情说清楚,不遮遮掩掩才能不在利益上有冲突。

“卡尔,我知道你是一个坚定的爱国者,为了自己的国家,你可以变成最凶恶的魔鬼。但我要做的事情不会和你的愿望冲突。现在我只是一个商人!商人!我能够拿出来的就是利益!可以交换的利益,而不是那些不切实际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