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商人之休闲时光

当亨利和艾丽丝洗过脸,换过衣服后,保镖过来告诉亨利,羊靠的差不多了,费萨尔的卫队长请他们过去。不错,香喷喷的烤肉味随着一阵小风飘了过来。跟着亨利也成为老饕的艾丽丝随着亨利做了同一个动作:深深地用鼻子吸了一口气,没错,好香的味道。夫妻两个对视一眼,心仪已久的ālābó烤全羊啊,闻着好,待会儿吃起来一定也很棒嗒!

走到进行到最后阶段的烤羊跟前,看着黄澄澄、泛着油光的小羊,不等吃,口水似乎都要流出来了。

负责操刀的也是费萨尔的卫队副队长阿明,这个中年人和自己的祖、父几代都是费萨尔家族的卫队出身,是费萨尔信任的不能最信任的人了,可见这位未来的叙利亚和yīlākè国王对亨利的看重。

作为ālābó武士,骑马、舞刀都是必须的,而且必须是精通,,还得会使用qiā

g械,做一个卫队队长级别的人物,这个职位那里是那么好当的,不仅必须是哈希姆家族忠实的家臣后裔,而且必须是武艺出众的勇士,他们还是随时可以为自己的主君去死的死士。

作为卫队的副队长,阿明的小刀使得跟他的弯刀一样的好,能把烤好的羊肉削成薄如纸片一样,用手送到口中几乎不用怎么嚼,就会在美味感染下消灭的干干净净。

对于阿明的手艺,亨利和艾丽丝的表现就告诉了这两位费萨尔的朋友是如何的满意:两个人的手都忙不过来了!因为阿明的刀术实在太好了,用小刀削羊肉,那动作快的,亨利和艾丽丝只能看到一道道残影,最快的时候,手的影子好像连成了一片。一次捏一片羊肉的两个人哪里吃得过来,很快两个人手里的盘子上就被摞起了一小堆薄薄的羊肉片。{注意哦,在ālābó国家,吃东西是不能用左手的哦,只能用右手。}

一边吃着香喷喷的烤羊肉,又嫩又滑的烤羊肉,一边看着美丽的ālābó少女跳着欢快的舞蹈,旁边还有保镖们和卫队成员两种语言一起的不知道歌词的歌唱,啊。这日子,真美啊!

、不要不解为什么亨利要把携带的重机qiā

g送给费萨尔,两挺机qiā

g真不算什么,就算加上2万发子弹也值不了多少钱,费萨尔其实看重的也不是这个,他看重的是这两挺机qiā

g背后,亨利这个名义上的商人能够给ālābó民族带来更多的军火装备!就像当初费萨尔在巴黎和亨利的一次相遇时,他问亨利的问题,亨利的回答一样。

当时,费萨尔正遭到巴黎和会的冷遇,而亨利提议让美国支持他们、给ālābó人帮助的建议被费萨尔使团成员知道了,这让费萨尔对亨利大生好感。于是费萨尔就委托朋友{金法郎是最好的朋友}打听了亨利的身份等信息,发现亨利很了不得,居然还是战时美国远征军的主要将领之一,战后就立刻退役并以美国总统特别顾问的名义再度出现在巴黎。

正在想如何感谢亨利,找到认识的机会的时候,一位法国商人邀请他参加一次舞会,在舞会上不经意之间就遇到了亨利。而这次舞会还有一个活动,就是久负盛名的葡萄酒庄玛歌酒庄的主人因为战争失去了他所有的儿子,因此不想再经营下去了,希望有人能在保留酒庄所有传统的条件下接手过去。

而亨利恰恰就是那个看起来似乎很傻的家伙。好奇之下,本来就站在一起的费萨尔就主动和亨利攀谈起来,于是两个人就这样认识了。因为聊得投机,费萨尔就问起了一个问题:“鲍尔默将军,您认为最值得您佩服的商人是哪一个?”

亨利最佩服的商人是哪一个?

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亨利给出的出乎很多人的意外,答案是一个古代的华夏人,名字很古怪,叫做“吕不韦”!

亨利认为,吕不韦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商人,当别的商人都在为鸡毛蒜皮打算的、为金银珠宝扣扣索索的时候,这位商人在投资皇帝。吕不韦不仅做到了把自己投资的对象成功扶到了皇帝的宝座上,而且还把自己从一介没有政治地位的商人投资到了高高在上的帝国宰相。如果不是因为时代的局限,吕不韦的投资不会半途夭折,但这个案例可以说是后世任何商人不能比拟的。

就连后世美国的政治形态也和吕不韦开创的案例类似,都是商人们在背后支持政客,政客在前台为商人们争取利益。而且在美国这种两党轮流执政的环境下,吕不韦如果活在这个时代绝对是如鱼得水的,说不定还能取得比两千年前更辉煌的成就。——这就是亨利最佩服吕不韦的地方。

人这种生物,能够屹立于无数种族生物之巅,号称万灵之长,没有一出生就强壮的爪牙和身体,柔弱无比,但是能成长到睥睨万物的地位,靠的就是甚于学习,从所有先辈那里学习,向自然生物学习,向一切比自己强的物种学习,然后才有了今天。

亨利也是如此,为什么不向先辈学习呢?有吕不韦成功在前,亨利只要认真去学习、去实践就可以了。

卖军火给芬兰、给土耳其、给阿根廷、给华夏,不如说是在投资未来。以美国的的国力为背书,实现自己未来的商业帝国,不好么?这才是世界顶级商人应该做的事!

现在,得到了费萨尔的友谊,就便于亨利开发死海黑泥;未来也是美国把手伸入中东这个未来的世界热点的支点。亨利不喜欢未来特没谱在全世界搅风搅雨的做法,低级,太低级了,根本分不清美国到底需要的是什么!

自从美国国内的一帮眼皮子太浅的政客让工会那帮吸血鬼占了上风之后,美国的工业制造业就像被抽掉了脊梁,一天不如一天,高工资高成本让美国的重工业、重型制造业纷纷移出美国,搞起了金融、互联网,还有什么高科技的轻工业,但是现在的法国就是未来的美国,gāolìdàidìguózhǔyì国家的下场就摆在亨利面前!

两次大战之后,缺乏重要工业制造业的欧洲衰落成了什么样子!如果不是德国还保留了一定的工业基础,恐怕欧洲早已变成了新的中世纪经济状况:小国寡民!

即使如此,后世环保口号喊得依然响亮的欧洲,仔细扒拉扒拉也一样快变成空壳子了。

而坚持全部工业类别的华夏,逐渐开始发力,要以替代美国的工业实力成为了世界经济发展的原动力,这不能不说是必然发生的事情。

华夏古代就有先人总结过“无农不稳,无工不富,无商不活”的经验,这就是普世的真理。

所以,在亨利看来,只要一个国家没有足够的工业类别,那么他就必须加入所谓的全球工业圈,他的工业制成品的循环就必然存在弱点——上游供货或者下游销售,这都是美国可以利用的地方。只要条件合理,这些国家就必须接受美国的价值观,办符合美国利益的事情。

不出卖,只是没有遇到足够高的价码。

停留在死海的另一件事就是等着运输机器的船队安然越过苏伊士运河,亨利不敢肯定英国人会不会给自己捣乱,在苏伊士运河玩个检查、审查之类的玩意,虽然影响不了亨利这个美国人,但谁愿意踩一脚狗屎呢?伤不着但是恶心啊。

“艾丽丝,亲爱的,有个好东西。”

“是什么?啊!怎么是这东西?多脏啊?!”

“哦,亲爱的,这可不是脏啊。这是死海沉积无数年的矿物质。亲爱的,你想一想,这里的水这么咸,有什么生物能在这水里生活?咱们来这里已经两天了,你看看不仅是水里,还是周边都是寸草不生的地方,这黑泥还能脏吗?”

“也对啊。但是亨利你拿着它要做什么?”

“亲爱的,你看我脸上的皱纹是不是更浅了?”

艾丽丝凑到亨利跟前,仔细地在亨利脸上看着,还有手指头在亨利脸上摸了摸,“是啊,好像是浅了。”

“还有这里,”亨利挽起袖子,亨利手臂上和背后都有伤痕,这是当年在西点时留下的,“你看看是不是快看不出来了?”

“真的唉。怎么弄的?”艾丽丝很熟悉这几处伤痕,当年艾丽丝可是因为亨利负伤,照顾了亨利很长时间的。虽然亨利不是瘢痕体质,但弹片伤的伤疤也不是那么容易消失的,即使经过10多年也不行。

但是现在来死海才是第三天,即使没有看亨利背后的伤痕,仅仅胳膊上的似乎有些淡了,很神奇的事情啊。{人的眼会有错觉哦,再加上心里暗示,呵呵}

亨利得意的笑了笑,举起手里的一团黑乎乎的泥团:“亲爱的,你试一试就知道了。”

艾丽丝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对自己的皮肤的爱护占了上风,“那我试一试吧。先在背上试一试,亨利。”

“好的,亲爱的。不过背后你自己看不到,在手臂上也涂抹上吧?方便你自己看呢。”

“好吧。亨利。”

亨利温柔地用手一点一点把黑泥涂到艾丽丝的后背上。

“一点儿也感觉不到黑泥有渣滓划过的感觉,滑滑的,润润的,这东西说是泥,可是怎么感觉像是...像是...嗯,牛奶,对,就像牛奶一样的感觉。”

艾丽丝这时候很享受亨利的服务,这是难得的体验,似乎两个人结婚这么多年来,很少能有这样悠闲的时候,能够放下一切,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来到ālābó,还有一项运动是很值得体验一番的,就是骑骆驼。ālābó半岛的骆驼主要是单峰骆驼,这种骆驼骑起来和"shuangfeng"骆驼不太一样,"shuangfeng"驼可以骑在驼峰中间,就像马鞍子一样;单峰陀不一样,只有一个驼峰,骑着单峰驼奔跑的时候,不要想着向"shuangfeng"驼一样在中间,而是要骑在骆驼驼峰后边的位置,身体要略向前倾才行。

对于从小就和单峰驼打交道的ālābó人来说,单峰还是"shuangfeng"无所谓,可是亨利和艾丽丝这种来自美国的人就不行了,即使亨利夫妻马骑的再好也一样。

第二天,亨利和艾丽丝一直睡到上午10点钟才被保镖们叫醒,难得的休闲时间自然要睡个足足的懒觉。现在要去骑骆驼喽。

到ālābó地区的***教信徒们都有一件实现愿望的事,就是去麦加朝圣。

那里是mùhǎ

mòdé先知传教的地方,也是先知第一次收到迫害的地方,离开麦加前往麦地那时,先知就是骑的骆驼。所以,骑骆驼也就在后来成了一项著名的运动{比赛}。

阿明是一个好教练,当然,亨利和亨利的保镖们也都是骑马的好手,学起骑骆驼就比较快了。最主要的是,骑骆驼要掌握好骑在骆驼的部位还有骑骆驼的姿势。刚刚学会,是不能跑的,不然很容易被骆驼颠下来:骆驼皮厚,可也是一样会痛的。

当骑着骆驼奔跑在死海附近的荒漠上的时候,那种融进大自然的感觉就涌上心头,不由得亨利就开始大声的喊了起来,带动了艾丽丝也一起喊了起来:在美国,艾丽丝可没有这种机会,去肆意的放纵自己。

傍晚的夕阳下,死海的海水的颜色变换得更为剧烈,似乎大自然中能看到的颜色都能在海水里找到,可惜的是,亨利现在使用的照相机还是黑白的,彩色底片有,但是没有带着,真是遗憾呐。

当夜色再次来临的时候,亨利的保镖找到亨利,说是阿明队长有事情找亨利,但具体是什么事情,阿明没有说。

亨利一头雾水,但过去十几年的军队生涯告诉亨利,这一定有问题。作为熟悉地形和周边环境的地头龙,阿明能神秘兮兮地找自己的就只会是一件事了:附近有强盗!而且还是人数比较多的大股强盗!阿明自己没有把握能否击败这些该死的强盗,所有才来找自己,估计是希望自己能早点儿向耶路撒冷靠拢过去吧,应该是费萨尔在派阿明来的时候嘱咐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