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沙漠马匪

ālābó的沙漠十分广阔,沙漠里有无数的不为人知的绿洲,生活着很多的部落。比如贝都因人就是游荡在这广袤沙海中的绿洲之间的。而很多的凶残的强盗、马匪也是这样,没事的时候,他们就是游荡在沙海绿洲之间的部落,有值得出手的目标之后,他们就是最骁勇、最凶残的战士和强盗。

亨利想到的就是阿明要告诉他的事情:费萨尔卫队的斥候在附近发现有鬼鬼祟祟的人在观察他们。经验丰富的卫队队员们立刻就意识到这是有强盗盯上了,能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一呆好几天不动地方的队伍,即使不是商队,那么里边也有大人物,那么随身肯定带有很多的财务,如果能抢到手,就可以让强盗们逍遥一段时间了。

“将军,我的人说,有五六个骑马的人在附近出没,可能是附近的部落强盗,我们在这里停留的时间有些长了。”

“哦,没关系的,阿明兄弟,只要来的人没有重型武器,我们就不会有什么危险。”

“可是,将军,我想不能让您冒险。如果今天夜里不遭到袭击,我们最好明天就离开这里。”

“阿明兄弟,真的没有关系,正好让你看看我的人是如何作战的。我想这也是费萨尔愿意知道的。”

阿明只能提出自己的意见,没有替亨利做主的权力,见到亨利很自信,也只能暗自让自己的弟兄们提高警惕,不要被强盗给夜袭喽。

亨利跟阿明了解完附近的部落情况之后,把自己的保镖们召集起来:“兄弟们,多久没打仗啦?”

这些保镖虽然最小的一个年龄都快要三十岁了,但一个个都是曾经参加过真正的战争,见过血的老兵,自从去年一战结束之后,就是再想打个活靶都不容易,早就“我心狂野”了。一听亨利的问话,立刻肾上腺素奔涌——有机会玩战争游戏啦!

真是盼望已久的机会啊!

“兄弟们,可能有一帮不开眼的沙漠强盗打上了咱们的主义,我们要不要给他们机会啊?”

“给他们机会!我的长qiā

g都已经饥渴难耐啦!”一个老兵第一个喊了出来。

亨利给他的公司雇员们的工资并不是很高,基本工资和国内一个工厂的高级工人的收入差不多,但是只要有作战任务,大家的津贴就会大大超过日常的工资水平,一个最少的只有几天的作战任务,就是相当于平时一个月的工资,然后还有超过2天的假期{假期可以积攒},这样算下来,比和平期间的收入高多了。

没有一个老兵雇员不盼着执行作战任务,只不过这种任务在美国参战后太少了!很多老兵过惯了花钱大手大脚的日子,这两年可是觉得过了苦日子了!

“好的,兄弟们,我估计今天夜里可能就会遇到夜袭,但不会在刚入夜的时候,后半夜是人最困的时候,也是强盗最可能的袭击时刻。我需要你们做好准备,尤其是后半夜。你们需要判断出强盗可能来的方向,然后安排好陷阱,安排好阻击阵地,机qiā

g阵地,我要你们尽可能的把这些强盗一网打尽!你们可以吗?“

最后一句是亨利大声吼出来的,这是亨利一贯的军旅习惯。但老兵们偏偏就吃这一套,于是他们也一样大声吼道:”yes,sir!“一样的军人风格。

就连在一旁观看的阿明都浑身一紧,这他猫的哪里是保镖啊,这可是军队中的精锐才有的气势。亨利将军真不愧是将军,不管去哪里都带着军队精锐,难怪不担心有强盗打他的主义。

入夜之后,不必亨利吩咐,保镖们就各自行动了,悄无声息的离开,如果不是费萨尔卫队的队员们一直都在盯着这些人的动作,估计还会觉得这是遇到真主显灵了呢。而且即使看到他们离开,仅仅几分钟之后,在明亮的月亮下也找不到人影了。

不过,这倒是让阿明放心了,有这样气势、有这样表现、有这样充足的武器的保镖们,是不会被强盗打败的。

前半夜就像亨利估计的那样,强盗也不是傻子,他们也知道越是接近清晨,人们睡得越熟。往往夜袭就会发生在凌晨时分这个人最困,精神最不集中的时候。

死海这个季节的日出时间一般是在6:30左右,凌晨袭击一般就是指的3:00到4:00这段时间,离日出还有一两个小时,方便袭击者的动作,如果袭击成功,那么可以战斗到天亮,方便撤退;如果袭击失败,那么袭击者还有时间利用黑夜撤退,而被偷袭者往往不敢在黑夜中追击,那样会比遭遇袭击更可怕。

前半夜,亨利的雇员们不仅换哨的时间间隔比较长,而且还有斥候~侦察兵携带了qiā

g机qiā

g前进到距离营地1000米以外的地点埋伏了起来,他们要做的就是在强盗们发起对营地的进攻后,干掉看守代步工具~~马或者骆驼的看守人员。没了坐骑的强盗怎么可能逃过老兵们的追杀呢。

前半夜刚过,从死海海岸西边偷偷摸摸地过来了几个人,压低了身体,但是随身带着的弯刀还是暴露了他们的身份——强盗们来了。很警觉、很有经验、很熟悉地形的强盗,这回来的这几个肯定不是全部人马,这是强盗们的斥候。

斥候到了,那么强盗们的大部队也就不远了。看到这么有经验的强盗斥候,亨利更可以肯定他们不会在上半夜来袭,只会在下半夜进行。那么上半夜除了值哨、潜伏的伙计们,其他人都可以放心地休息,养精蓄锐了。

ālābó民族很早就有做强盗的传统,这里地处ālābó半岛,沙漠纵横,缺乏农耕基础,人要活着,那么就学会了不择手段的夺取生活物资,强盗也就随之而出,然而陆地上的强盗收入还是很少的,只有海盗才是最疯狂、最富裕的。著名的ālābó海盗巴巴罗萨就敢于抢梵蒂冈教皇的船,而蒂皮蒂普这个海盗的名字更是和消失的盖地古城宝藏联系到了一起。

”不知道这帮强盗有没有什么藏宝可以收拾。“这是睡觉前亨利嘟哝的话。

后半夜时分,值哨隐隐地听到了一些声音,经验丰富的费萨尔的卫队老兵也有感觉,立刻就使用了一招古老的判断方法:地听法。说着很高大上,但实际上就是把耳朵贴在地上,这样能听到很远处的脚步声。听声的ālābó老兵听了一会儿,就神情紧张地做了几个手势,亨利的老兵虽然不懂ālābó语,但是能看得懂ālābó老兵的手势:这是来人超过了400人,而且是步行过来的,离这里很近了。

亨利的老兵马上做了几个动作,后边专门盯着前哨位置的其他值夜人员立刻就起来通知了所有还在睡觉的人员,不仅是亨利的保镖,还有费萨尔卫队成员。按照提前准备好的安排,由阿明带领卫队保护亨利和艾丽丝,由亨利的保镖执行wàiwéi作战任务。

强盗的到来可不是大张旗鼓的,那是傻瓜才干的事情。这帮好几百人的强盗的都是手持弯刀,而且是弯刀上抹上了泥土的弯刀,为的就是不漏刀面反光,不出一点声音的移动了过来。亨利估计,听不到声音,应该是强盗们都是赤脚的,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踩到荒土上不出声。

亨利悄悄地给部下们做了几个手势,最先看到的部下一愣,心道老大好阴险呐,猜人家可能没穿鞋,告诉我们一旦发生肉搏就先踩脚再剁手,不由得浑身发冷,但还是迅速把命令传达了下去。

强盗们顺着地势一点点靠近了营地,他们可不知道,两挺重机qiā

g那黑幽幽的qiā

g口正对着他们来的方向。久经战事的老兵们可不会犯新兵蛋子的错误,重机qiā

g绝对不会布置在阵地正面,而是布置在战线两翼:机qiā

g侧射的威力是最大的,能最大数量的利用每一颗子弹消灭敌人。

500米,400米,300米,越来越近了,阿明这时候已经手心里冒汗了”这么近的距离,跑起来半分钟的事,到时候万一打起来,自己死不死没关系,如果让强盗把亨利将军伤到了,那可就是塌天大事啊!“

但这时候了,阿明也没有听到亨利下命令的声音,这个急啊。

200米,最后的100米了,终于听到亨利的命令:”fire!“

随着亨利的一声令下,两道粗大的火鞭就像不远处的强盗们扫了过去,眨眼间,毫无防备还在做发财大梦的强盗就被机qiā

g扫倒了一大片。而剩下的强盗们并不懂得遇到机qiā

g扫射要先卧倒,然后还击,这是正规陆军的做法,强盗们哪里懂得这些啊,不仅没有卧倒,反而齐声大喊大叫地高举着弯刀冲了过来。

亨利派出去埋伏的人手并不多,只有二十几个人,带了4挺轻机qiā

g,2000发子弹,用来打击溃逃的强盗足够了。埋伏在营地的人还有170多人,两挺重机qiā

g占用了4个人手,其他加上亨利还有160人,算上阿明的队伍,足足有将近300条步qiā

g。

就算强盗们能趁着重机qiā

g扫射的间隙往前猛跑,那将近300条的步qiā

g也能把他打成筛子。

当最勇敢的强盗一个个被打的跟血葫芦似的倒在地上的时候,后边的强盗们胆寒了,不少人站在那里一边哆嗦着,一边开始向后退。人后退的速度哪有向前跑快啊,而人跑步的速度又哪里能跟子弹比呢。当两条粗大的火鞭扫射了一圈开始往相反方向射击的时候,强盗们终于受不了这种光挨打的摧残了,不知道哪个强盗第一个转身的,亨利和阿明就看到大群的强盗轰地一声从营地前方逃跑了。

慌不择路的强盗当然是按照来的方向逃跑,路熟嘛。可他们不知道,亨利派出断后路的人就埋伏在了来时方向两旁的高坎上。他们这一逃,正好送到了4挺轻机qiā

g的qiā

g口下。

于是没多久,开始追击的保镖们,就听到了qiā

g机qiā

g那种清脆的点射声音:哒哒哒,哒哒哒......

遭到后路被埋伏的强盗们精神崩了,不知道向哪个方向跑,乱哄哄的又向刚刚逃过来的方向跑了过去。这次他们没有遇到重机qiā

g的扫射,但200多条步qiā

g也一样受不了啊。从一开始就被撂倒了足有100多人,逃跑时又被撂倒了40多人,现在强盗们已经不够300了,在人跑100米的距离上,足够亨利的保镖们开上2~3qiā

g了,以保镖们受过的训练而言,这个距离就是打靶的距离,哪个老兵打不出90环?

再次逃跑的强盗在两轮射击之后,能站起来的不足100,三轮之后,跑得最近的一个强盗距离保镖们还有20米,剩下的都倒在了30多米外。

不是保镖们qiā

g法不准,而是这个强盗是爬到差不多25~6米后冲过来的,然而,毛用没有,一样的倒下了,就连倒下前扔出来的弯刀,也不过就飞出了十米左右,能在中qiā

g的同时把刀扔出来,着这强盗肯定是团伙里最彪悍的一个,说不定就是强盗头子。

亨利没有让保镖和卫队们打扫战场,只让他们布置好机qiā

g,监视战场和周边动静,可不要被强盗们杀个回马qiā

g,那可就呵呵了。

朝阳似火,当第一缕金色露出地平线,天就亮了。该是打扫战场的时候了。

远处随着混杂的马蹄声,一股子尘土飞扬。打扫战场的人们立刻恢复到了战斗状态。尘土散去,最先过来的一匹马上的人挥起了手,看穿着是保镖中的一个。昨天战斗的时候没有出现的一个。

这是亨利安排去抄强盗坐骑的那一批人回来了。

慢慢地,尘土里露出了大批的战马,十几个曾经当过牛仔的老兵在赶着马群。严阵以待的保镖们和卫队队员们终于放心了。看来这一批强盗没有一个能逃掉,还真是被将军的安排坑了一个死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