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犁庭扫穴

消灭了来袭的马匪强盗,自然不可能就这么完事,不管是亨利还是阿明,对强盗都是深恶痛觉的,犁庭扫穴就是下一步行动。斩草要除根,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费萨尔难道等着强盗们的报复吗?阿明作为费萨尔的卫队副官,是绝对不会让麻烦找上费萨尔的,不要给自己的主君添麻烦是下属要遵循的第一件事哦。

顺着马群的来路,阿明带领着一部分卫队队员配合亨利保镖的强大火力,提前出发前往强盗的老窝,而亨利则和艾丽丝在剩余人手的保护下,作为大队跟随:艾丽丝也要见识见识ālābó强盗的老窝的样子。

有马群经过的痕迹,还有几乎全部的强盗战马领路,第三天傍晚的时候,阿明就先赶到了强盗的老巢,距离死海不远的内盖夫沙漠边缘靠近阿拉德的一个小山谷外,强盗的老巢就在小山谷内。

经过阿明的亲自侦查,发现山谷里的成年强盗并不多,大概是属于倾巢而出了吧。山谷的防守也很松懈,只有少数两三个人在山口守卫,不仅没有把精力放在警戒上,而且还有人依偎在石头边上睡觉!

一模一样的方式,回敬疯狂的强盗。阿明对自己的队员和亨利的保镖说道。

一样的后半夜时间,阿明带着人先干掉了山谷口的守卫,然后包围了谷中的营地。强盗的营地里没有养狗,也就让阿明轻易地控制了营地中的所有帐篷:留在营地的男人太少了,控制了所有帐篷之后,阿明只找到了十几个男性,成年男人只有5个人了,即使加上还在看守山口的3个私人,也不过8个,看来正好是夜间换班的3个人两组,白天2个人的安排。

看到明显正规军穿着的阿明,留守的强盗里年龄最大的一个制止了其他还在挣扎的几个,对阿明说:“阁下,能用什么换回我们的命?”

很上道。阿明的第一感觉。“不着急说你们的命能不能保住,因为能决定你们结果的不是我。还是说说你们能交代出来什么吧。”

“明白。我们的首领的藏宝地不在这里,这里只是临时性的营地。藏宝地在迪纳摩那边的一个山洞,我去过那里,可以带老爷们去。但是请放过这里的女人和孩子。”

“明天,你自己和你们冒犯的贵客交代吧,你们这里所有的人按照规矩都是那位大人的奴隶了。”阿明的话很干脆明白,ālābó世界的规矩就是规矩。

第二天中午,姗姗来迟的亨利和艾丽丝才在大队人马的护送下,来到这个小山谷,听了阿明的报告,亨利把那个足有六十岁的强盗老头叫了过来。

见到亨利的第一时间,这个老强盗就知道面前这个男人就是阿明说的尊贵的大人。老强盗立刻就五体投地的趴在地上:“尊贵的大人,我们的首领冒犯了您,真主在上,我们不敢奢求您的宽恕,但请允许我们成为您的奴隶,为首领的冒犯赎罪。首领所有的财产都是您的。看在我们还能有用的份上,给我们一个赎罪的机会吧。”

亨利不了解ālābó世界的规矩,但亨利知道,到了自己这个身份地位和财富,所谓的规矩就是属于自己这种人制定的。于是,亨利微笑着说:“那么,你能做什么呢?”

老强盗知道,亨利问的不是他知道的藏宝地的位置,能被穿正规军制服的大人称为贵客和大人的,肯定不是贵族领主就是豪富大商人,队员他们来说,藏宝又算得上什么?那位大人问的是除此之外,自己还有什么本事!

“尊贵的大人,我是这一带最好的向导,熟悉死海周边所有的小路和沙漠中的绿洲、水源。我还知道阿西尔山南边还有一种黑油。”说完话的老强盗心里开始不安了起来,这些对这位一看就不是ālābó人的大人都没有什么用啊。

亨利也不说话,只是盯着老强盗不动,不一会儿功夫,老强盗的脸上就开始流汗,而且越流越多,几分钟的时间,老强盗的后背上都能看出汗渍了,而脸上的表情也是越来越绝望。

亨利知道这个老强盗的心理快要崩溃了,如果这时表示宽恕,那么老强盗肯定会忠诚一辈子。容易得来的宽恕不是宽恕,那只是背叛的前奏。

抬了抬手,亨利示意老强盗不要在趴在地上了,这是表示宽恕的信号。

老强盗的表情一下子就凝固了,突然而来的狂喜让老强盗的心跳几乎停顿了。半跪着爬到亨利腿前,用非常虔诚的态度,亲吻亨利的鞋子。吻脚礼这是很古老的礼仪,在这里表示的是被征服对象的臣服。

“去吧,告诉你的那些族人,成为我的奴隶吧。”

可以不死的的老奴隶再次吻了亨利的脚,然后弯着身子倒退着离开了亨利所在的帐篷。

晚上休息的时候,老强盗从这个强盗团伙留下的女人里挑出了最年轻漂亮的两个,送到了亨利和艾丽丝的帐篷,她们是伺候主人的起居洗漱的。

下午亨利就让阿明给自己和艾丽丝介绍了ālābó的习俗,ālābó女奴地位实际上并不低,有很多ālābó帝国时期的哈里发都是女奴之子,这些女奴里有很多的事非常精明能干的女强人。

对于亨利来说,用不着这些ālābó女人满足自己什么yùwà

g,更多的是看中这些女人有什么能力。现代的欧美国家是不能拥有奴隶的,但ālābó世界不同,这种成为自家奴隶的人和他们的后代,才是未来自己家族可以信任的人——即使带回到美国也是一样。

亨利就是再有金手指,对自己的产业也一样需要有足够亨利信任的人帮助亨利监督那些职业经理人的行为——在这个世界上被职业经理人架空的投资者还少吗?!

从阿拉德到迪纳摩的距离并不太远,只不过那个藏宝的山洞十分隐秘。

洞口在几块巨大的岩石后,需要穿过一个一人多宽的石缝,然后再绕过几块巨石,才能发现一个半掩在峭壁上的洞口,这个洞口前有一个小平台,正好被峭壁前的那几块层层叠叠的巨石挡住,而不登上平台,是看不见山洞的。

山洞里很平坦,看得出来这里曾经被人平整过,山洞不高但很深,走进去七八米后,很突然的直接向旁边拐出了一个直角,再向里走进十几米后,就到了一个在山洞一侧的洞口,洞口里边是一个比较宽敞的洞厅,有大半个篮球场大小的平地和洞壁上大大小小的洞窟。

在火把的照耀下,能清楚地看到平地上凌乱地摆着很多的箱子,还有大量零散的未装箱的金币和金银器、宝石仍在地上。

阿明和亨利派来的保镖一起监督手下把洞窟里的财宝收拾、清点清楚,并且运到洞外,现在这里的藏宝就是姓鲍尔默了。保镖知道亨利是一贯地慷慨,自己曾经参与过两次亨利先生的挖宝行动,知道只有自己的手不犯贱,就会有不菲的赏赐,一路上和阿明成了朋友,那么就不要让财宝成了朋友决裂的引子,于是就把亨利的习惯告诉了阿明。

阿明很感激保镖,拉着保镖的手连连说“好朋友,好朋友”,原本阿明是没有想过自己和卫队手下还能得到收获。阿明很清楚,自己的这些人除非近距离和亨利的保镖拼刀子,否则很可能在接近亨利之前就会被子弹达成筛子。

不等亨利的保镖再说什么,阿明自己就把亨利可能会给大家赏赐一些金银的消息告诉了手下,同时告诫手下,不要贪心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然有命拿没命花,如果因为这个被亨利大人杀了,就算是费萨尔殿下也只会鼓掌,不会为他们求情的。最后这一句比什么都重要,这些卫队都是费萨尔家族的死忠,任何会被主家认定为背叛的行为都是家族的耻辱!他们没有一个人想成为耻辱,所有人都是以自己的勇武为费萨尔家族获得胜利为荣耀,当然容不得自己因为手长而被主人和同僚轻视甚至鄙视。

“幸亏带来的骆驼多,不然这么多东西一趟可是运不走啊。”阿明拍拍胸口。

这一趟过来,就是专门运东西来的,不仅用上了强盗们的几百匹马,还有大约300多匹骆驼,一共100多个20×40×60的皮箱,还有250多个装满金银币的30×50的羊皮袋,这就能占300多匹骆驼,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羊皮卷轴、精美的波斯地毯,东方的精美瓷器.....

这一个山洞就把阿明带来的所有骆驼都驼满了,还占用了200多匹马,弄得得有30多个人要步行了。

没有时间清点财宝的具体数量,这样多的人和牲口会吸引人的注意的,就连亨利都不能再停留在阿拉德了,一旦汇合就必须马上返回特拉维夫的船上,要不然就得让费萨尔派出更对的士兵来保护,不然本来就有可能被强盗们盯上的亨利,就有可能让更多的强盗甚至很多的ālābó部族武装动手,那么就危险了。

阿明知道,就算是亨利带着两挺重机qiā

g,射速惊人,杀伤力惊人,可是机qiā

g射击需要子弹,亨利这些人随身能带多少dà

yào?一旦消耗殆尽,就算加上阿明的这两百人也是一样的会在众多部族武装的人海中消失的无影无踪,就算事后费萨尔殿下能为自己报仇,把强盗、部族都血洗喽,可是自己也看不见啦。

阿明带着人一路就没有停下,连夜里都是在行军当中,以最快速度赶回了亨利停留的阿拉德小山谷。

第二天一早,亨利就看到了脸色苍白、眼窝深陷的阿明和自己的保镖。听了阿明和保镖的担心,亨利知道这是很有道理的。因此也不犹豫,除了让阿明等人好好吃些食物之外,立刻让留守的人员收拾起帐篷等物资。

老强盗也一样疲惫至极,但越是这种时刻越是自己的表现时刻,顾不得疲劳,马上给亨利划出了从这个山谷到特拉维夫最近的道路和最隐蔽的小路。亨利一看,如果真要回特拉维夫的港口,才是真的麻烦,还不如顺着死海北上,沿着耶路撒冷到特拉维夫的路走那样快呢。

看着亨利对路线不满意,老强盗想了想,对亨利说:“尊贵的主人,我知道离这里最近的港口只有大概100公里,就是汉尤尼斯,那里有一个隐蔽的港湾能够停下大船。”

亨利笑了,拍怕老强盗的肩膀:“告诉我你的名字。”

“阿里,我尊贵的主人,您就叫我阿里。”说出名字的老强盗非常兴奋,这是主人对自己认可。

“阿里,你去找一个熟悉这里小路的人,带着我的一个人和阿明的一个士兵,骑马赶到特拉维夫我的船那里,让他们立即启程,赶到汉尤尼斯,在那里等我们,到时候用三股烟柱联系,如果是夜里就是三个火堆。多带几匹好马,一路换马不换人。”对阿明点点头,然后对老阿里说:“就这样,你去吧。他们出发后,你就带着我们去汉尤尼斯。”

亨利一行人走得很快,就在走后一天的旁晚,这个小山谷就冲进了十几匹骑马的ālābó人,所有人都裹着ālābó头巾,只露出一双眼睛,腰上插着弯刀,马鞍上插着步qiā

g,衣服都是ālābó长袍,不仅颜色不一,样式也不一样。——其他地方的强盗来了。

沙漠中横行的强盗都很善于追踪,第三天,刚刚越过贝尔谢瓦,赶到采埃莉姆附近的亨利一行就发现有强盗追上来了。断后的是亨利的保镖和阿明的卫队士兵组成的小组,他们看看远远追上来的飞扬起的尘土,就知道来的人不少。而这时候才刚过中午,离汉尤尼斯还有至少10多公里,如果这是被追上,一经缠斗,那么很可能就会在这里被无数的强盗包围,都没有机会突围出去,也不会有机会等来援军:亨利他们携带的重机qiā

g还是太少,只有两挺,dà

yào也有限,而强盗们都是骑马的,战马跑起来的速度和人跑起来的速度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危险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