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任家的血脉!

表白失败,被拒绝的阿豪很伤心,伤口的尸毒都清除干净了,也像是丢了魂的行尸走肉。

拒绝人的任珠珠,其实也照样有些心烦意乱。

因为她不是一个善于拒绝人的人,她看出了阿豪被拒绝时的伤心,所以其实有些于心不忍。

但是没办法,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这件事没办法强求。

所以当天晚上,任珠珠和任婷婷姐妹两人睡在一起,躺在一张床上,任珠珠就开始向任婷婷诉说心事。

说着说着,两人就聊到了任婷婷和张敬身上。

任珠珠好奇的问道:“婷婷,你和张敬平时是怎么相处的啊?”

任婷婷认真的想了想,手指敲着自己脸蛋儿,半响后才笑嘻嘻地道:“就是很愉快的相处啊。反正和敬哥哥在一起,我就觉得很开心,很快乐,什么烦心事都没有了。”

“咦,要不要这么肉麻……”任珠珠闻言不由得浑身打了个摆子,表示自己受不了两人那股腻歪劲。

过了会儿,随即又好奇问道:“那你们两人平时谈恋爱的时候会做什么,讨论什么事情呢?你们都是道士,也算是同门师兄妹了,讨论的是怎么杀鬼,怎么抓僵尸吗?”

任婷婷好笑道:“怎么可能。道士也不会是整天讨论抓僵尸的好吗?”

任珠珠瞪圆眼睛,问道:“你们不讨论怎么抓僵尸,难道还会说甜言蜜语啊?”

“当然!”

任婷婷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白皙滑腻的脸蛋儿微微有些发红,眼睛笑眯眯地完成月牙,幸福地道:“你别看敬哥哥平时不怎么会说话的样子,但是私下里是很会说情话的。”

“他也会说情话?”任珠珠撇了撇嘴,总感觉有点不对劲。

张敬给她的感觉,就是一个有点榆木脑袋的男人,很不解风情。

他们才相处没几天,她都好几次觉得张敬完全不懂女人心。

这家伙还会说情话?

而且,昨晚他捉僵尸那么专业的样子,就跟雷神一样,与喜欢说甜言蜜语的形象,也太不符合。

“唔……”

任婷婷抿了抿嘴,想了想又笑着道:“其实吧,他有时候说的情话会有点怪怪的,让人忍不住想笑,但我听了还是蛮高兴的啦!”

任婷婷这是典型的情人眼里出西施。

如果不是她喜欢张敬,张敬某些所谓的情话,她听了估计就得想打人了!

比如,有时候她开心的笑,张敬估计是想夸奖她笑容很好看。

可张敬怎么夸奖的呢?

张敬:为什么你的笑容没有酒,我却醉的像条狗?

任婷婷:????

这说的都是什么话啊!

再比如,在来饶州的路上,他们看见路边的山洞口有一只猴子,张敬就问她:婷婷,你知道你和猴子什么区别吗?

任婷婷一脸茫然,摇头说不知道。

张敬却深情款款地回答:你们的区别是,一个住在山洞,一个住在我心里……

任婷婷当时真的挺想打人的,但是她忍住了。

除了这些情景剧。

甚至。

有时候两人相处,明明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忽然张敬就会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婷婷,你闻到空气中有烧焦的味道吗?那是我的心在为你燃烧!

啊,婷婷,你闻到什么味道了吗?没有啊。怎么没有,你一出来空气都是甜的了。

婷婷你是属什么的?我属猴的呀。不,你是属于我的!

猜猜我的心在哪边?在左边吧。错了,我的心在你那边!

……

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每次弄得婷婷都一头雾水,要等好半响才反应过来。

可是张敬每次说完,都似乎很高兴,觉得自己干了一件很浪漫的事情。

婷婷看见他这么开心,也就只好陪着他一起开心咯。

仔细回想起来,敬哥哥有时候真的好傻哦!

不过,也很可爱!

嘻嘻!

“喂,婷婷,你在想什么呢?”任珠珠伸手在任婷婷眼前晃了晃,问道。

任婷婷止住了脸上荡漾的笑容,摇头道:“没什么。”

“不对,肯定想到了什么,不然不会笑得这么开心!”任珠珠摇头笃定道,然后八卦之火熊熊燃烧,问道:“是不是想到了你和张敬之间的什么事情?快,说出来分享一下,我听听。”

任婷婷坚决的摇了摇头,说道:“不要!”

这是她敬哥哥说给她听的情话……虽然怪怪的,但也是两人的小秘密,不能说给别人听。

“说不说?”

“不说!”

“不说我就挠你痒痒了哦?”

“挠我痒痒我也不说!”

“咯咯咯,痒不痒?说不说?”

“哈哈哈……好痒,好痒,我说就是了……”

……

……

第二天。

张敬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种错觉,似乎任珠珠这女人看他的眼神很不对。

本来昨晚看见他大发神威,轻而易举杀死僵尸,看他的眼神中还充满了崇拜。

怎么现在看他,就充满了嫌弃?像是在看神经病?

没理由啊!

张敬又看了看她旁边脸蛋儿微红,有些羞涩的任婷婷。

心中顿时了然。

呵!这女人是羡慕婷婷,有他这么懂得浪漫又厉害的男朋友吧?

不过张敬也没心思理会她。

现在僵尸被杀了,任天棠的尸体找回来了,任家镇也恢复了平静。

他和婷婷,也该办正事了,询问关于任家血脉的事情。

前几天任家上下人心惶惶,老太爷尸体不翼而飞,任老爷忙得那是焦头烂额,吃不下睡不着,张敬和任婷婷也没好再打搅他。

就准备等事情尘埃落定之后再询问。

早晨,任老太爷的尸体举行了隆重的重新安葬仪式,一直到中午才回到任家。

饭桌上,就任老爷、张敬、任珠珠、任婷婷四人。

就在张敬和任婷婷准备向任老爷打听关于任家祖上、血脉的事情,任老爷倒是忽然先开口问了一些事情,让两人不得不暂缓。

“婷婷,张敬,你们两人在一起应该也有一段时间了吧?”任老爷问道。

“差不多有半年了吧。”张敬说道。

“半年,时间也不短了。”任老爷点了点头,看着张敬说道:“我相信婷婷的眼光,既然她选择了张敬你,那你一定就是值得托付终生的人,张敬你可不要辜负我们婷婷。”

张敬笑着头:“不会的。”

他倒也没有介意。

因为他知道,这位任老爷也是出自于好心。

毕竟现在任婷婷父亲已经死了,没有亲人长辈,他这样是处于对婷婷的关心。

但哪知道紧接着,任老爷就继续问道:“那你们有考虑什么时候成亲吗?”

“咳咳……”张敬不由得咳嗽了一声,有些尴尬地道:“婷婷年纪还比较小,现在还不满17岁。我们准备等到明年,她满了十八岁之后才商量这件事。”

说到这里的时候,张敬不由得看了眼任珠珠。

这女人之前不是说他和未成年少女处对象嘛?现在仔细看看,我张某人还是很有原则和底线的!

任老爷和他女儿自然不一样,不赞同道:“十七岁哪里小了?这个年纪成亲多正常啊!”

“额……”张敬为之语塞。

正想还说点什么的时候,任婷婷接过话,解释道:“伯父,其实敬哥哥说的年纪并不是主要原因。现在我们不能成亲,还有个更重要的问题,没办法解决。”

任老爷慨然道:“什么问题?是你的,还是张敬的啊?说来听听!伯父能帮你们,肯定帮你们解决!”

任婷婷也不再犹豫,说出了他们这次来饶州最主要的目的:“主要问题在我身上。我现在体内,存在一个很大的隐患。但是这件事说来话长,得从大半年前,我爷爷迁坟开始说起……”

很快,任婷婷将大半年前,她家里发生的变故大致诉说了一遍。

关于她爷爷的迁坟,以及她父亲的死。

之前任珠珠和她父亲只知道任婷婷父亲死了,但却不知道其中的内幕。

现在听任婷婷详细说了一遍,才知道任婷婷爷爷任威勇也曾变成了僵尸!而且,变成僵尸之后,还要杀了她父亲任发!

任珠珠闻言大惊失色。

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任家的先人死后,怎么老是变成僵尸啊?

而且,还都是直接变成高阶僵尸,厉害无比,破坏力惊人的那种!

虽然变成僵尸的原因各不一样,但总感觉他们任家和僵尸,特别有缘的样子?

而后,任婷婷又说了她现在体内,又两种截然不同的能量。

有一种,乃是她继承的她爷爷聚集了二十年的‘尸气’;另外一种,则疑似是他们任家的特殊血脉!

这两种力量在他体内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虽然平时任婷婷看上去没什么问题,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只要注意一点,体内的尸气倒也不会爆发。

可谁也不敢保证,这尸气一直会这么平静。

曾有一次尸气爆发,任婷婷差点就彻底变成了僵尸!

至于那次爆发的原因,是因为任婷婷和张敬情难自禁,做了不敢用文字描述一旦用文字描述就会被朝廷抓的事情……

就不用详细描述了。

难为情。

“婷婷,你体内……有尸气?容易变成僵尸?”任珠珠闻言抓住任婷婷的手,倒是没有害怕或者嫌弃,只有担忧。

“嗯。”任婷婷点了点头,道:“所以这也是我和敬哥哥,暂时不敢考虑成亲的原因。”

张敬从头到尾没说话,只是在默默的注视着任老爷的表情和反应。

本来张敬心里还有些担忧,害怕饶州任家这一支脉,也完全不知道关于任家特殊血脉的原因,到时候他们就得白跑一趟了。

不过现在,张敬却是有几分把握了。

因为他从任老爷的表情和反应来看,他听到关于婷婷爷爷被人陷害,炼制成僵尸,想要谋夺任家的特殊血脉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他虽然愤怒惊讶,但却又有一种‘意料之中’的感觉。

似乎,他能理解为什么会有人想要将任老太爷炼制成僵尸,而后谋夺聚集任家的血脉!

所以,这位任老爷,应该是知道一些内情的。

任婷婷也注意到了气表情的变化,讲述完之后,立即就紧张地问道:“伯父,你知道我们任家,到底有什么特殊血脉吗?我们任家,可否有本宗?”

任婷婷对于这个问题,很上心。

这不但关系到她自己的性命安危,更是关系到她和敬哥哥以后的生活。

要是她体内的尸气和血脉问题不解决,她就永远不能喝敬哥哥做情侣之间该做的事情,更不用说夫妻了。

所以不管是为了她自己,还是为了敬哥哥,她都要把身体中的隐患除去才行。

“哎……”

任老爷缓缓叹了口气,没有立即回答任婷婷的问题,而是神色复杂中又带着茫然,像是自言自语地道:“本来我以为,这些都只是传说,只不过是一个玩笑罢了,我从来都没有当真过。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任珠珠连忙问道:“什么是真的?爹地你在说什么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任老爷摇了摇头,半响之后,才看着任婷婷摇头说道:“我的确听说过这种说法,我们任家的血脉非同一般,甚至说是极为特殊。这是我们任家的秘密,不可告知任何外人,否则会被有心之人抓住,为我们任家招来大祸。只是在这之前,我虽然一直谨遵教导,保守秘密,但却从来没有当真,以为这只是谣传。”

“我们任家也不过就是普通人家,在小镇上是富豪而已,那有什么特殊血脉一说?”

“更何况,还是那么匪夷所思,让人实在难以相信的‘僵尸血脉’!”

僵尸血脉?

听到这个词,任珠珠和任婷婷都是满脸茫然,搞不懂这是代表着什么意思。

张敬也是嘴角抽了抽。

僵尸,还有血脉一说了?

这也太不靠谱了吧?

说是什么皇族血脉,任家曾经在某个朝代,当过皇帝什么的,虽然狗血,但张敬都觉得靠谱一点。

这也代表着任家血脉不俗嘛。

可是僵尸血脉,这也太扯淡了一点。

僵尸难道还能传宗接代,生孩子啊?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