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湘西赶尸王(求月票!)

湖光西洋两相和,湖面未风镜未磨。

张敬一行五人赶到彭泽湖之时,正是夕阳西下,晚霞满天之际。

骑马行走在岸边大道上,远眺一望无际仿佛与天相接的湖水,辛劳了一天的打渔人划着小舟归来,嘴里唱着不知名的地方小调,湖边芦苇丛中,时而有鸟鸭飞起又落下。

真有几分‘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意境。

当然,像麻麻地这样的大老粗,肯定是感受不到任何美妙的,赶路一天的他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好好休息,然后美美的睡上一觉。

他的两个徒弟阿豪和阿强也是差不多,对于这样的美景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好欣赏的。

正好,众人打听清楚了前面不远处,就有一座镇子,名叫大方镇,镇上有客栈,众人便在镇上的客栈落脚。

“走吧,走吧。咱们赶紧到前面的镇子上,好好休息休息一晚上!赶了一天的路,骑了一天的马,快累死我了!”麻麻地翻身上马,毫无茅山高人的形象,叫苦道。

这人性格一贯如此,懒惰、怕受苦,贪图享乐。

所以办事经常很不靠谱。

张敬却是不为所动,拉着任婷婷说道:“那你们先去吧,我和婷婷在湖边散散步。”

生活不止眼前的功德值,还有诗和远方啊!

张敬平时都为了功德值、为了修炼而奔波,废寝忘食。

这次难得出来一趟,而且还遇到了这么漂亮的美景,自然得好好欣赏一番。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生活也是需要仪式感的嘛!

张敬自诩恋爱达人,岂能这点常识都没有?

他张某人可是很懂女人,很懂烂漫的!

果真。

听到张敬的话,任婷婷脸上顿时笑靥如花,点头道:“嗯,师伯,你们先去镇上吧。我和敬哥哥等会儿再来找你们。”

任婷婷的确是觉得眼前的湖景很漂亮,想要多逗留游览一会儿。

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湖泊。

所以任婷婷听到张敬的提议很开心,心想敬哥哥总算开窍了,真正的做了一件烂漫的事情。

至于以前他那些烂漫的手段嘛,e

mmmmm~~

不提也罢!

“散步?有什么好散的?真是臭毛病……”

麻麻地比张敬还要直男癌,默默嘀咕了一句,完全不知道散步有什么意义。

不过张敬也没让他们留下来陪着,他也就懒得多说什么了,道:“那行吧,你们慢慢散步。阿豪,阿强,我们走!”

“是,师傅。”

于是师徒三人快马加鞭朝着前方的小镇奔驰而去。

张敬和任婷婷则是手牵着手,另外一只手牵着马,在湖边溜达起来。

不一会儿,夕阳便完全落下去,天边只剩下一抹绯红的余晖还映在天边,天色将暗未暗。

举目看去,湖上泛着一片青烟似的薄雾,远望微山,只隐约辨出灰色的山影。湖水在芦苇丛里微微波澜,远处不时传来一两只鸟儿的扑翅声,格外清脆,使得这傍晚的湖边更加的冷清与孤寂,但也更加的漂亮了。

可惜,这么好的风景,要是在后世早就被开发成了几A级风景区,各种基础设施完善。

但是在这个朝代,湖边连个可以供人休息的凉亭都难以找到。

张敬拉着任婷婷的小手走了好半响,才终于看到一个破旧得不行的凉亭,两人这才赶紧将马在柱子上拴好,走进凉亭坐着,欣赏这黑夜来临之前,最后绚烂的湖景。

任婷婷轻轻靠在张敬怀里,脸上带着甜甜的微笑,看着远方的湖面,忽然开口问道:“敬哥哥,你说湖里会像传说中的那样,有龙宫住着龙王,还有虾兵蟹将这样的水族精怪吗?”

“额……”

张敬倒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沉思了一会儿,才说道:“龙宫龙王什么的,多半是不会有的。不过精怪,多半会有。比如鳖精、鲤鱼精什么的。”

这个世界,虽然对比张敬前世的世界,已经算是宛若神话一般。

有修道之人,也有僵尸鬼怪,魑魅魍魉。

但其实当张敬真正了解了这个世界后,才发现这个世界其实也是某种意义上的‘末法时代’。

僵尸鬼怪横行,但妖精却很少有。

就算有,也最多是一些小妖,威胁力甚至还不如高阶的僵尸和厉鬼。

修道者虽然有,但仙路早已经断绝,几乎不可能有修道者,目标是为了得道成仙。

就算是修为能够跨入天师境,也离传说中的飞升成仙,相差甚远!

所以不管是湖泊,还是江海,都不大可能像神话传说中有着龙宫,居住着龙王。

最多,偶尔能够有蛟龙成精,就算不错了!

至于河伯什么的,张敬也不确定会不会有。

但是水鬼,肯定是有不少。

张敬一路走来,除了在观赏湖光山色之外,也留意了一下湖边是否有鬼气、妖气什么的,如果有的话,他自然是不介意顺道收割一波功德值。

可惜并没有。

其实说起来,张敬的运气挺差他。

这大半年来,他虽然赚取的功德值不少,但基本都是靠着他的‘预知’能力,都是他事先大致知道哪里可以刷副本。

除此之外,意外找上门来的,基本上还没有遇到过!

就像他这次从岭南来江右,这么远的距离,一路上竟然也没有遇到任何的麻烦敢信?

简直就顺利得不像话!

“算了,今天是说好了要好好陪婷婷看风景,谈情说爱来着,不应该考虑功德值的事情。”

张敬在心里默默的想到。

于是酝酿了一会儿情绪,张敬就又开始了。

“咳咳……”张敬先咳嗽了一下。

听到张敬的咳嗽,本来靠在张敬怀里笑得幸福开心的任婷婷,忽然眉毛微微蹙了蹙,心中颇为无奈地想道:敬哥哥,这是又要开始了吧?

不出所料。

只见张敬咳嗽之后,眼神顿时变得深邃起来,眼神眺望远方,尽量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刻意的样子,而后才开口道:“婷婷你知道吗,其实,我是个俗气透顶的人。见山是山,见海是海,见花便是花。唯独见了你,云海开始翻涌,江潮开始澎湃,昆虫的小触须挠着全世界的痒。你无需开口,我和天地万物便通通奔向你。”

“……”

任婷婷沉默片刻,才强忍住笑意,也用深情款款的眼神回望着张敬。

张敬则是看着任婷婷的表情,满意的点了点头。

很是满意。

他真的感觉,自己可以把自己这些语录记录下来,写成一本书,书名就叫《如何泡到美少女》,对于广大的单身狗来说,绝逼管用!

听听,这些情话,哪个女人听了能够顶得住?

谁都顶不住啊!

绝逼会爱心泛滥,卸下防御,马上接受你的爱意!

毕竟这些情话,当年可都是写情书的金句啊!

就在张敬正准备搞点浪漫的时候,忽然远处传来马蹄声,由远及近,打断了张敬和任婷婷的你侬我侬。

抬起头一看。

竟然是刚才朝着要先走一步,去镇上找客栈先休息的麻麻地师徒三人。

不知道为什么,这三个不懂风情的单身狗,竟然又返回来了。

张敬和任婷婷分开,站了起来,任婷婷好奇的问道:“师伯,你们怎么回来了?是也准备来看看晚霞风景吗?”

“不是!”

麻麻地脸色有些不好看,语气也有些不好听。

平时的时候,他因为九叔的原因,对张敬有些看不顺眼。但是对任婷婷,却是很和颜悦色的,毕竟婷婷是蔗姑的徒弟。

现在他却是没有,似乎遇到了很糟心的事情。

不过去住客栈能够遇到什么糟心的事?

难道是身上的钱不够,被店家打出来了,所以才会这么不高兴?

“到底怎么了?”张敬问道。

麻麻地语气欲言又止,愤怒中又有着尴尬和羞恼,张了张嘴半天没说出话。他的两名弟子阿强和阿豪也都是如此。

等了好一会儿后,麻麻地才说道:“今天我们连夜赶路吧,就不在这里落脚了!”

“为什么?”张敬好笑道:“你们刚才不是才在喊累,说赶了一天路,骑了一天马,浑身不舒服吗?现在怎么又要连夜赶路了?”

麻麻地眼神有些闪躲,说道:“因为……因为我现在突然感觉不累了!是把,阿豪阿强?”说完他就将眼神看向了两个徒弟。

阿豪和阿强自然不敢和他们师傅对着来,连忙也讪笑着点头道:“对对对。现在我们一点也不累了,还是连夜赶路好了。”

张敬自然不可能可相信这师徒三人的鬼话。

这三人实在是不善于说话,隐藏心事,一眼就看出来有问题。

他们三人想连夜赶路,他可不想。

于是张敬说道:“既然你们不肯说实话,那我和婷婷就只有自己去镇上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别……”麻麻地被逼迫得没办法,连忙拦住了张敬,别扭无比地道:“好吧。我实话实说。我之所以想连夜赶路,不在这里落脚。是因为这座镇子,在闹僵尸!”

“闹僵尸?”张敬闻言眼睛一亮。

不说还好,一说闹僵尸,张敬肯定是更加不可能走了啊!

他刚才还在抱怨,这几次出门都一帆风顺,顺得简直就不像是主角该有的命运。

一般来说,主角就不应该是自带麻烦buff,走到哪里,哪里就该有祸端的吗?

他可完全没这种待遇。

以至于他想刷功德值都没地方刷。

现在好不容易遇到了僵尸,怎么能错过?

张敬顿时板起了脸,大义凛然地道:“师叔,这我可就得好好跟你说道说道了。咱们身为茅山弟子,降妖除魔乃是我们分内之事!没有僵尸,我们都要找僵尸来杀,怎么能看见了僵尸,还能躲着走,仍由其为祸苍生,残害百姓?这岂是我茅山弟子能做的事?大方镇既然闹僵尸,那这僵尸,我杀定了!”

被晚辈训斥了一顿,麻麻地顿时更加没脸了。

虽然在饶州的时候,他的脸其实就已经没什么了。

实力各方面完全被张敬碾压。

但是他也受不了张敬教育他该怎么做人啊!

这让他想起了当年林九教训他的时候。

于是麻麻地瞪眼道:“茅山律令,我比你小子清楚!要是这大方镇闹僵尸没人管,我可能直接走,坐视不理吗?大方镇的僵尸,现在已经有人接手了,用不着我们理会!”

张敬闻言,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已经有人插手接管了?

我擦!

好不容易发现了经验怪,竟然有人跑来抢怪!

太倒霉了吧!

下意识的,张敬便要不管三七二十一,去把怪给抢过来再说。

不过张敬正要动身的时候,却又停了下来,皱了皱眉像是想到了什么,看着麻麻地问道:“是谁接管了?难道是龙虎山天师府的人?”

麻麻地作为茅山派中坚一派的道士,虽然人不怎么靠谱,名声也不怎么好,但实力还是有的,并不是江湖上的臭鱼烂虾,小角色。

怎么说,修为也已经跨入了炼师境初期,和张敬一样。

只是实力相差巨大而已。

但是,江湖上能够让麻麻地这样毫不犹豫的直接退出,不管不顾,甚至连逗留都不想再逗留了,直接要连夜赶路。

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而此地是江右,并且还在九江,离那龙虎山天师府并不算远。

所以张敬猜测,或许是龙虎山的某位高人,才会将麻麻地吓成这样子。

“不是。”麻麻地摆了摆手。

“不是啊……”

张敬闻言顿时松了口气。

如果镇上有龙虎山天师府的人,张敬虽然不怕,但是因为他身份的原因,他也要注意顾忌一些。但要不是天师府的人,他就不用在乎了。

“那到底是谁?”张敬随即又好奇的问道。

麻麻地没开口,不知道怎么开口。

他的两个徒弟看不下去了,主动说道:“是湘西赶尸王,陈观泰。他是师傅的老仇家,刚才我们去镇上遇到了他,差点都和师傅大打出手了。”

“我让你们多嘴了吗?”麻麻地有些愤怒的瞪了两个徒弟一眼。

阿豪和阿强见状赶紧低下了头,眼观鼻,鼻观心。

他们是知道内幕的,还有些话没说话口。

这个陈观泰不仅是他们师傅的仇家,而且实力还比他们师傅强一筹!

当初两人结怨之后,还多次斗过法。

但是每次的结果,都是以他们师傅铩羽而归告终。

久而久之,他们师傅也就不敢再跟这个号称湘西赶尸王的陈观泰继续斗了。

看见他,他就尽量躲着走。

所以说,他们师傅再这世上有两个最看不顺眼的人,一个是九叔,另一个就是这个陈观泰了。

刚才在镇上遇见,两人见面自然就是针锋相对,差点没又斗法一场。

好在他们师傅最后理智了一次,选择了忍气吞声,转身离开。

张敬看了眼麻麻地师徒三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不用阿豪和阿强明说,他大致也猜到了是怎么回事了。

麻麻地的老本行,就是做赶尸的。

而这个陈观泰,既然号称是湘西赶尸王,那么两人作为同行,之间有仇怨也很正常。

不过看现在麻麻地如此愤怒,去了镇上之后二话不说转身就走,顾不得休息要连夜赶路。

事情就更好猜了。

很显然,麻麻地不是这个湘西赶尸王的对手。

念头至此,张敬也不再犹豫了,直接拉着任婷婷的手就往凉亭外面走去。

“喂,你们干嘛去?”麻麻地连忙问道。

张敬解开拴马的绳子,翻身上马,头也不回地道:“当然是去大方镇了!”

麻麻地急了,说道:“我不是说了吗。现在镇上已经被陈观泰接管,用不着我们了!”

张敬淡淡地道:“他说接管就接管吗?僵尸是他家养的不成?大家都是同道中人,看见了僵尸大家都有义务铲除!”

“可是……”麻麻地神色纠结。

张敬摇了摇头,淡淡地道:“放心。要是此人欺我茅山派没人,觉得我茅山派是好欺负的,我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这话意思很清楚了。

如果陈观泰敢找麻麻地的麻烦,那张敬就会提他出头,找陈观泰的麻烦!

说得简单一点,就是:麻麻地,被他张敬给罩了!

有人替自己出头,应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可麻麻地听着,却是哪里都觉得不对劲。

替人出头这种事情,一般不都是长辈帮晚辈出头吗?

晚辈受了欺负,长辈来帮忙。

现在你一个当师侄的,来帮我这个师叔出头,这关系是不是搞反了?

但是麻麻地却不得不承认,张敬完全有帮他出头的实力!

张敬的实力比其他来,可是强大了太多!

那陈观泰,百分之百也不会是对手!

虽然这么做有些羞耻……

但是想到陈观泰这些年来对自己的欺负,以及刚才他那趾高气昂、不可一世的样子,麻麻地又觉得给他一个教训,很不错。

于是咬了咬牙,对两个徒弟恨声道:“走!咱们回大方镇!”

~

(本来今天儿童节,想请假一天过节日来着,但是怕你们骂我,还是坚持码了五千字送上~

六月了,求保底月票呀!

有保底月票的同学,麻烦投一下啊!别让咱们月票拉了裤~)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