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女侠盗!

“你们干嘛?”

张敬抬头瞥了一眼不请自来的母子二人,出声问道。

“大胸弟……”女人对张敬的称呼变了,不在叫傻子了,脸上也换上了一副和煦的笑容,看着满桌的饭菜,不矜持的吞了吞口水,厚着脸皮问道“你一个人啊?”

“对啊。”张敬淡淡地回答。

他的确是一个人,不过旁边还有一只女鬼而已。

“那你一个人点这么多菜,肯定吃不完吧?不吃完太浪费了,要不我们帮你解决一点?”女人讨好地问道。

感情吃想来蹭吃蹭喝啊!

张敬心中没好气的想到。

这对母子不但一个熊德行,而且脸皮也不是一般的厚啊!

刚才还都在说他是傻子,现在就敢厚着脸皮过来蹭饭吃,谁给他们的勇气?

不过看了一眼隔壁桌,这两人伙食的确不怎么好。

来这么大的饭店吃饭,就清汤寡水的点了一点东西,别说好吃了,估计都不容易填饱肚子。

不过看这母子二人的衣着打扮,都挺光鲜亮丽的,也不像是没钱的穷苦人家啊。

“多谢!我食量大,吃得完,不劳你们帮忙了!”张敬想也没想便直接拒绝,顿了顿,还补充道“就算我吃不完,我还能打包。所以你们母子二人,还是请回吧!”

看着张敬冷言冷语的样子,被拒绝后的母子二人自然抹不开脸,有些不高兴。

不过即便是这样,两人也不会说什么,因为他们还有后续计划呢。

但是张敬后面补充的一句话,却让女人直接恼羞成怒,也顾不得伪装了。

她手掌重重‘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瞪着张敬怒声问道“谁说我们是母子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是母子了?”说着她还一把将旁边的小男孩的脑袋被掰过来,跟她凑到一起,问道“你看看,我们像是母子吗?我黑玫瑰这么年轻,能有这么大的孩子吗?我看你是眼睛瞎了!”

小男孩脑袋却是被拽得直喊“疼、疼、疼!玫瑰姐,放手啊!”

张敬也有点懵逼,没想到这两人不是母子。

不过,这女人的反应也太大了吧?

明明至少都三十岁的人了,有个十来岁的孩子,不是很正常吗?

“行行行,我为我刚才的话道歉,说声对不起,行了吧?”张敬摆了摆手,无奈地说道。

“哼!”

黑玫瑰重重哼了一声,松开了小男孩,恶狠狠地瞪了眼张敬,威胁道“以后说话注意点!”

小男孩苦着一张脸,揉了揉自己发疼的脑袋,也对张敬抱怨道“你能不能有点眼力啊。不知道三十岁还没出嫁的女人,有些问题是绝对不能问的吗?”

“闭嘴!小虾米!”黑玫瑰爆喝一声。

“哦。”小男孩赶紧捂住了嘴巴,不在说话。

张敬闻言倒是明白过来了。

原来这年纪不小的女人,还没嫁出去啊,怪不得这么忌讳别人说她当人妈,有孩子了。

三十来岁,要是在后世的话,还没出嫁不算什么,特别是在大城市,这般年纪还单身的大有人在。

但在这个时代,三十岁以上还没结婚,那就真正的是老姑娘了。

难怪不许别人说。

不过张敬对这也不怎么感兴趣,说道“如果没什么其他事的话,二位就请回吧。”

“请回就请回!”黑玫瑰站起身,准备离开的样子。

但却忽然脚下一滑,身体朝着张敬倒了过来。

张敬见状脸上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

这是干嘛?

蹭饭不成,难道还想se诱?

龟龟……

为了一顿饭,这也太舍得下血本了吧?

不过,我也没有特殊爱好,少妇什么的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啊。

我张某人,又不是尝谕……

所以张敬眼疾手快,在黑玫瑰倒向自己的时候,迅速伸出手,抓住了她的胳膊,笑眯眯地问道“你这是干嘛?”

黑玫瑰微微一惊,似乎被张敬的快速反应惊讶到了。

但是她慌而不乱。

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

她的手,快如闪电的从张敬一副兜里抹了过去,然后眨眼间又收了回来,普通人几乎肉眼都反应不过来,根本看不清发生了什么。

就算是当事人,也不可能有察觉。

而且黑玫瑰还面不改色,顺势站起身,理直气壮地道“脚滑了不行啊!”

说完,便带着男孩小虾米回到了他们的桌位上。

紧跟着,两人匆匆把他们桌子上的粗茶淡饭吃完,就离开了合兴楼。

从头到尾,了无痕迹。

这时一直鼓着品尝美食的小丽,才笑嘻嘻地开口道“张公子,他们两人偷了你的东西,你就不着急,不追上去吗?”

张敬继续吃着饭,淡淡地道“他们偷的是你的家,你都不着急,我着急什么?”

是的。

这黑玫瑰和小虾米二人组,虽然偷术出神入化,几乎毫无破绽。

但张敬和小丽是谁啊?

一个是法师境高手,当今天下绝对一流的存在;另外一个也是来历神秘的女鬼。

他们两人那点小把戏,怎么可能骗得了他们的法眼?

不过不得不说,这两人的眼光也是挺毒的。

只是过来坐了片刻,就迅速的找到了张敬身上最值钱的玩意儿,并且顺手牵走。

他们偷走的,正是平时小丽用来藏身的玉佩!

先不论这块玉佩的特殊功效,就算玉佩本身得材质,也是难得一见的美玉,拿出去卖绝对可以卖出个高价钱。

张敬没有戴玉佩的习惯,而且玉佩平时还得用来给小丽藏身,他总不好挂在脖子上,于是放在了兜里。

刚才黑玫瑰伸手一弹,就将这玉佩给偷走了。

如果是普通人,恐怕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玉佩是什么时候丢的,她就真的成功了。

但是对于小丽来说嘛,什么都能丢,但这块玉佩,是丢不了的。

因为她在这玉佩内住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就像张敬所说的那般是她的家,早已经有了她的气息。

两人拿着玉佩,就算走再远,小丽都能找回来。

“那接下来咱们怎么办啊?”小丽饶有兴致的问道。

张敬想了想,道“既然他们喜欢偷东西,那等会儿咱们吃完饭,你就回到玉佩内,给他们点惊喜好了!”

很难想到,这对妇女和小孩的组合,竟然是神偷。

张敬一开始还真是走了眼,完全没猜到两人的身份。

不过既然敢偷他张敬的东西,那就得涨点难忘的教训,让他们以后都不敢再偷鸡摸狗!

想想,等会儿当这两人拿出偷来的战利品开心的鉴赏时,忽然玉佩内冒出一个女鬼,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会不会被吓尿?

想想都挺有意思呢……

“好啊好啊!”

小丽闻言也拍手叫好,十分高兴。

性格跳脱的她,最喜欢做这种事情了。

……

……

“玫瑰姐,刚才那个人咱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人,这样偷他的玉佩,是不是不怎么好啊?”

“怎么不知道了?你看他那样子,一看就知道是为富不仁的家伙!眼光差不说,而且一个人吃饭点那么多菜,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多浪费!”

“也是哦。一个人点那么多菜,一看就是狗大户,偷他一个玉佩也没啥……”

离开合兴楼后,黑玫瑰和小虾米两人嘀咕交谈着。

七绕八拐,确保没人追上来,两人才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将偷来的玉佩拿出来,端详了一番。

“哇,这个玉佩好漂亮哦!”

两人看着这玉佩的造型和材质,不由得纷纷感叹。

他们也算是‘见多识广’了,这些年来见过的好东西数不胜数,但是这般上品的玉佩,还真是很少见。

“发了发了!”

黑玫瑰一脸财迷的表情,将玉佩攥在手心,眼神放光地道“这么好的玉佩,不卖一千两,也得卖八百两银子吧?这下有钱了!”

小虾米也兴奋道“既然有钱,咱们就去吃好吃的吧!我都好多天没吃过肉了,今天饭都没吃饱。”

黑玫瑰心情不错,把玉佩收起来,大手一挥道“走,咱们吃肉去!”

“好耶好耶!”小虾米高兴得跳起来。

他们也是最近刚来到甘田镇,还没来得及挑选好目标劫富济贫,反而是把自己的盘缠散出去了不少。

所以两人虽然是飞贼,但最近还真是囊中羞涩,需要数着钱过日子。

要不然。

刚才在合兴楼的时候,两人也不会只点清汤寡水的饭菜,肚子都填不饱。

现在有个品质上好的玉佩在手,一看就值不少钱,黑玫瑰也就不用再拮据了,准备把兜里为数不多的银子都拿出来,先饱餐一顿过过瘾!

反正等明天去把这玉佩卖了,手里就宽裕了。

决定好后,两人便风风火火的朝着镇上的另外一家酒楼走去。

只是,两人刚走到酒楼门口,闻到了饭菜的香味,都开始流口水,准备进去大吃大喝一顿了。

可就在这时,旁边不远处有几名衣着褴褛、瘦骨嶙峋,一只手拿着棍子一只手端着破碗的男男女女看见两人走过来,顿时眼神一亮,赶紧围拢过去。

这群人,都是真正的难民。

可不是后世的职业乞丐,是真的吃不上饭快要被饿死的人。

他们在酒楼外面等着,就是期望着酒楼老板大发善心,有时会将客人吃不完的饭菜扔出来,他们就可以捡来吃,填饱肚子了。

“是大善人啊!”

“仙姑!”

“谢谢仙姑!谢谢救了我儿子一名。要不是你,我儿子几天前肯定就饿死了!”

“仙姑今天,又来给我们送吃的了吗!”

“仙姑救救我们吧。我女儿已经三天没吃饭了,快不行了,求求你大发慈悲,再施舍我们一点吧……”

一群乞丐将黑玫瑰和小虾米两人团团围住,眼神中流露出欣喜的光芒。

因为他们都认得黑玫瑰和小虾米,就在几天前这两人曾经给他们分发了好多米和面。

黑玫瑰和小虾米面面相觑,这下尴尬了。

如果是一般人,面对这种情况,有钱的话就量力而行,没钱的话肯定就直接把人打发走,或者不理会就行。

但偏偏黑玫瑰此人,看似泼辣不讲道理,是个十足的财迷,很多恶习惯,实则极为心软。

她虽然是飞贼,但做的都是劫富济贫的事情,虽然经过她手偷盗的好东西很多,但却没有一件是她自己留了下来的,全部都转手换成银子分散给穷人了。

甚至她自己,就有时候会大吃大喝一下,但大部分时候都省衣节食,过得艰苦。

就像现在……

哪怕小虾米死死抓着她的手,一双眼睛渴望的望着她,拼命的摇头,示意她不要再当善财童子,打肿脸充胖子了。

他们自己都饿的不行,吃不饱饭了,再把钱给出去,他们吃啥?

可惜,黑玫瑰眼神很快变得坚定起来,毫不犹豫的从钱包里将仅剩的碎银子,全部拿了出来,分给了众人,让他们自己去买东西吃。

于是乎,一众乞丐很快就感恩戴德离开,欣喜的去买吃的去了。

留下黑玫瑰和小虾米两人站在饭店门口,面面相觑。

小虾米虽然也学得一声好的飞贼本事,人小鬼大,古灵精怪。

但终究还是小孩子心性。

眼见自己的钱财眨眼间被散干净,自己得饿肚子,都急得快哭了!

他悲愤地道“黑玫瑰,你想饿死我就明说!你倒是大方,把钱拿出去帮别人,那你为什么不帮帮我!我还只是个孩子啊!我还需要长身体啊!”

黑玫瑰也有些不好意思,心怀愧疚,于是弯下腰双手捧着小虾米的脸蛋儿,宽慰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你还是孩子。不过你放心,咱们就再坚持一晚上!扛过今晚,明天我去找人把玉佩脱手,马上就有钱了!到时候,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什么都给你买!”

“不行!我抗不过去了,我现在就要吃好吃的!”小虾米委屈道。

“乖啦,走吧,咱们回客栈睡觉去。睡着了就不饿了。”黑玫瑰安慰道。

“你骗小孩子呢!我回去只有饿得睡不着!”小虾米虽然愤愤不平,但就算再不愿,最终还是只能被黑玫瑰牵着鼻子走,乖乖跟着回客栈了。

他们都没注意,客栈旁边不远处的阴暗角落里,有一个人正在默默注视着他们。

不对……

应该是一人一鬼。

正是吃完饭,找过来的张敬与小丽。

刚才的一幕,张敬恰好都看见了。

看着有气无力,饥肠辘辘从酒楼门楼离开的两人,张敬有些发愣。

龟龟……

感情这位还是个盗亦有道的女侠盗?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