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铜甲尸!

“张道友,你过去是否有过什么奇遇啊?”

“又或者遇到过什么神仙点化?”

“你父母是谁?”

“哦,原来你父亲就是张玄啊!有所耳闻,当年他可是茅山第一天才弟子,名气就算在北方,也是颇为响亮。不过,就算你父亲,命格也不至于如此惊奇吧?”

回家的路上,王慧还在不断打听着张敬的过往。

看来她胜负心很重,对于不能推算出张敬的命术耿耿于怀,就算因此受到了秘术反噬也一点不长教训。

她家住址离她算命的铺子很近,没走几分钟就到了。

是一座占地很广阔的大宅子,院子里都能种很多菜那种,花园假山都有,虽然装饰得不是多么豪华贵气,但却处处透露出精妙,悠然脱俗。

“到了,张道友请进。”

王慧推开大门在前面带路,张敬走在后面。

嗯?

张敬刚进屋就眉毛一掀,定神朝着前方看去,只见一只僵尸朝着他们两人飞扑而来,气势汹汹。

来不及想太多,条件反射,张敬下意识就准备出手。

运气太好了吧?

难道刚来就有功德值可以刷了?

不过张敬还是马上忍住了出手的冲动。

这诸葛孔平的家里,怎么会有僵尸存在?

他之前认为王慧是徒有其名的江湖骗子,觉得诸葛孔平说不定也是。但是后来事实证明,王慧的确是精通易经八卦、命格数术的高手,自然诸葛孔平也不会浪得虚名。

果真。

看见扑过来的僵尸,王慧一点也不慌乱,反而眼神一蹬,面孔一板,气沉丹田,仿佛刚才算命时受的伤都好了很多,做出河东狮吼状:“诸葛孔平!诸葛小方!你们又在搞什么鬼!”

说完之后,抬起右腿就是飞身一脚,直接将僵尸给踢飞了过去。

噗!

僵尸被踢倒在地,里面宅子也传来‘哎哟’一声惨叫,很快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少年捂着胸口走出来,喊道:“妈,你下脚轻一点啊!”

此人正是王慧和诸葛孔平的儿子,诸葛小明。

他们还有个女儿,叫诸葛小花。

一儿一女,当初生的龙凤胎,运气好得很。

就是名字取得有点过于随便。

小明、小花……

也太省事了。

王慧瞪了眼自己儿子,说道:“我踢僵尸,关你什么事,你捂胸口干什么。”

诸葛小明委屈道:“还不是爹,他那我做实验,搞什么‘人僵通灵’,现在把我搞得和僵尸通灵了。我现在能控制僵尸,我干什么僵尸就干什么,但刚才僵尸被你踢,我也感觉到痛。”

王慧和张敬同时转过头,朝着刚才被踢飞的僵尸看过去。

果真,那僵尸和诸葛小明动作同步,也正双手捂着胸口,一副痛苦的样子。

王慧见状气得不行,又河东狮大吼道:“诸葛孔平,你给我滚出来!”

“怎么了,怎么了?又怎么了?你不是才刚出去没一会儿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说话间,从里面屋里走出来一个矮胖矮胖的男子,身高估计不到一米七,但体重估计超过一百八,头大肚子大。

张敬见状,顿时明白王夫人为何要称呼她丈夫为大胖子了。

王慧生气起来,完全忘了旁边的张敬,气冲冲地质问道:“诸葛孔平,你是不是因为一天到晚没生意,闲得无事可做啊?”

诸葛孔平被戳中痛脚,反驳道:“我这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跟你那忽悠人算命的生意不一样,别拿我们做对比!”

“不做对比好啊。但你实验你那些稀奇古怪的法术,用老鼠来实验就行,为什么还在我儿子身上做实验?你缺不缺德?”王慧怒声骂道。

诸葛孔平理直气壮地辩解道:“我这不是小白鼠已经没用了嘛,才想着让儿子来帮帮忙。你还别说,之前我用老鼠来实验这招通灵术,怎么都不成功。今天让儿子来实验,一下就成功了!”

张敬在旁边听着这对奇葩夫妇的对话,不由得对他们儿子诸葛小明投过去同情的眼神。

这真是亲爹啊!

让儿子来做实验法术的工具,而且还是控制僵尸的法术,也不怕出什么问题?

把你儿子搞成僵尸怎么办?

王慧闻言,更是气得不行,当场就要诸葛孔平扭打过去。

还好诸葛孔平见状不妙,瞧见了一旁的张敬,连忙转移话题道:“咦,有客人啊?这位是?”

王慧这时候也想起了张敬,冷哼了一声,暂且放过,道:“这位是茅山派的张道友,游历天下途径吉川县,特意来见见你诸葛孔平大师!”

“原来是茅山派的道友!快快请里面坐!”

诸葛孔平热情的招呼,拿着张敬往屋里走去,说道:“说起来,我和你们茅山派的一位大师还是老朋友呢,认识十几年了!”

张敬闻言有些惊讶,问道:“不知道是谁?”

“第一雄,他自称第一茅。”诸葛孔平胖乎乎的脸笑呵呵地道。

第一茅?

复姓第一,名字倒是挺特别。

对于他,张敬还真听说过。

不过此人算不得是真正的茅山派弟子。

这家伙好像当年是某位富家公子哥,因为家里的长辈对茅山派的一位前辈有恩情。后来第一茅从这位茅山派前辈手中学了一些茅山法术,他天赋也颇为不错,很快入门。

本来当初这位茅山派前辈是要将他引入茅山派,正式成为茅山弟子。

但是那之后不久,第一雄就被家里安排出国留学好几年。

等回国,那位茅山派前辈已经死了,第一雄也因为家族的关系,一直在北方,不曾有机会真正去茅山派拜师。

但是后来,听说这家伙在北方还闯下了不小的名声,并且把自己第一雄的名字改成第一茅。

甚至自称天下第一茅,闹出不少笑话。

不过第一茅也不为非作歹,反而还做了不少好事,名声大多都是正面的。再加上茅山派向来在南方活动,很少来北方,自然也就没有理他。

说起第一茅,诸葛孔平的话就比较多,不过埋汰的成分居多。

似乎他们两人不像是朋友,更像是死对头,经常会斗法比较高低。

“对了,张道友你准备在合川呆多久?”诸葛孔平问道。

“应该会呆一阵子吧。”张敬回答。

他在合川留多久,就看在宜安县碰到的那三人什么时候行动。

等他们开始行动,自己趁机把功德值刷了,就可以撤了。

“如果可以的话,能多留几天最好。因为过一阵子,第一茅会来找我斗法,到时候咱们可以三方都切磋切磋。”诸葛孔平笑呵呵地说道。

高人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刚才拉着张敬进门的时候,诸葛孔平其实‘不经意间’的测探了一下张敬的实力。

他发现,这位看上去年纪轻轻的茅山道士,修为一点也不弱。

就算是他,也看不出深浅。

修为境界恐怕至少也已经达到了炼师境。

再加上刚才妻子王慧稍微提了一下她帮张敬算命的事情,就愈发彰显此子的不凡。

所以虽然张敬看年纪比他要小一辈,但诸葛孔平一点也没有端架子,完全当做了同辈来对待。

而要是张敬能在合川多留几天,到时候三方会谈,以张敬正宗茅山派弟子的身份,说不定能够让第一茅吃点亏!

只要能让第一茅吃亏,诸葛孔平就喜闻乐见。

“有机会的话切磋切磋倒也无妨。”

张敬随口答应道。

交谈聊了一会儿,便已经到了傍晚时分,张敬便起身准备告辞。

就在这时,一名少女蹦蹦跳跳的跑了进来,对诸葛孔平大喊道:“老爸,好消息,有好消息啊!”

少女活泼可爱,样貌也清秀得很,再过两年肯定会出落成为大美女。

她就是诸葛孔平和王慧的女儿,诸葛小花了。

还好,诸葛小花长相没有从她父亲,而是有八分像她妈,所以才会这般漂亮可爱。

“乖女儿,什么好消息啊?”诸葛孔平笑着问道。

对于儿子诸葛小明,诸葛孔平经常当做工具人来使用。但是对于女儿,他就疼爱得很了,恨不得宠上天。

标准的女儿奴一个。

“王道长来找你捉鬼了!你有事情可以做啦!”诸葛小花高兴道。

诸葛孔平宠女儿,诸葛小花自然也经常向着她老爸。

她知道自己老爸经常被老妈挤兑没生意,打听到了有什么妖魔鬼怪作乱的消息,她第一时间通知自己老爸。

“真的?”诸葛孔平闻言眼神一亮,连忙问道。

“嗯,真的!他就在后面,马上就到了!我先跑回家来通知老爸你!”诸葛小花笑嘻嘻回答。

诸葛孔平当即不淡定了,连忙走出屋,去外面迎接。

张敬见状不由得无语。

我擦。

怎么听说有鬼怪,这诸葛孔平比他还要兴奋啊?

难不成他也有功德系统傍身?

当然,张敬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估摸着,也就是诸葛孔平平时‘饥渴’太久了,也被他妻子王慧打趣太久。

所以遇到有鬼怪,就迫不及待。

不过,诸葛孔平就算再饥渴,想要跟张敬抢怪也是不可能的。

这个怪,张敬预定了!

此时张敬心中大致已经猜到,诸葛小花口中的王道长,恐怕就是他在宜安县遇到的三人组之一,那位穿着道袍的王道长。

果真。

没一会儿,见到人后,和张敬猜测的一样,来找诸葛孔平的王道长,就是张敬在宜安县碰到的那位。

不过他现在的装扮和早上有点不同。

虽然依然穿着一身道袍,但是左手手臂却包裹着掉了起来,像是受了伤的样子。

“王道友,快快来请坐。听说你是来找我捉鬼的?什么鬼啊?”诸葛孔平兴奋的问道。

王道长一脸严肃,说道:“不是鬼,是尸!”

诸葛孔平闻言更兴奋了,问道:“竟然是僵尸?”

王道士点头道:“这只僵尸绝无仅有,凶狠霸道,乃是传说中的铜甲尸!”

“铜甲尸!!!”

诸葛孔平眼神发亮了,“没想到,竟然是如此稀罕又强悍的品种!上百年也难得一遇啊!”

但他却没注意到,张敬闻言也是眼神大亮。

没想到,竟然是铜甲尸!

又是一个可以刷功德值的大boss啊!

铜甲尸,乃是飞僵的进化版本。

一般来说,飞僵正常修炼积累,慢慢就能进化成为千年飞僵。

但是某些飞僵因为比较特殊,进化的过程中会遇到一些特殊的经历,不会进化成千年飞僵,而是进化成铜甲尸!

所以说。

铜甲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就相当于是千年飞僵!

就算真正的实力比不上千年飞僵,但是稀罕程度,却是比千年飞僵还要更少。

就算上百年,也未必遇得到一只!

~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