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玩火自焚的三人组

听到铜甲尸的消息,张敬兴奋,诸葛孔平也兴奋。

因为诸葛孔平不仅是降妖除魔的大师,也是一个有着僵尸鬼怪收集癖的的爱好者!

比如他家里,不但有刚才用来试验新法术‘人僵通灵’的僵尸,而且还有鬼仆!

当然,这些僵尸都是被彻底降服了的僵尸,鬼也是好鬼,并非厉鬼,等着有机会就能送去地府投胎转世那种。

总得来说,诸葛孔平并非遇见了僵尸鬼怪就想着赶紧除恶务尽,斩杀不误的道士,反而是想着抓来研究,很有‘科学家’精神。

铜甲尸,他找了很多年,一直都想抓一只这样的稀有品种来做实验,但一直没机会,这次好不容易等到机会了,他绝对不会错过!

“孔平兄,这只铜甲尸凶残无比,实力深不可测,实不相瞒,我现在这手臂上的伤,就是拜它所赐!单凭我一个人,恐怕是难以将其降服了。不知孔平兄能否助我一臂之力!”王道长抬了抬自己手上的胳膊,诚恳的问道。

“放心,义不容辞!”诸葛孔平想也没想就回答,并且迫不及待的问道:“不知道这只铜甲尸,在什么地方?”

王道长也没有隐瞒,说道:“就在合川县东边二十里外的陈村乱葬岗!它都在最近夜里出没!”

“这么近?”诸葛孔平微微一惊。

合川县附近二十里的地方,可还算是他的地盘啊!

竟然在他的地盘上,隐藏着这样一只恐怖僵尸,他也一直没有发现!

为什么,现在突然冒出来了?

不过诸葛孔平也没有想太多,他现在已经被兴奋和激动有点冲昏头脑了,当即便说道:“那今晚咱们就行动!”

王道长点点头,但却没有说和诸葛孔平一起行动,而是说道:“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回去准备一番,顺便疗伤。咱们今天晚上,直接在陈村乱葬岗碰头!”

诸葛孔平点头道:“行!王兄慢走!”

王道士在走之前,有些皱眉的看了眼张敬。

不知道为什么,这人总给他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似乎是在哪里见过。

但是对于诸葛孔平家里人,他都很熟悉,很确定此人不是诸葛孔平家的人。

于是他指着不远处的张敬,对诸葛孔平多问了句:“诸葛兄,这位是?”

诸葛孔平看了眼,介绍道:“他是茅山派的张道友,今日来我家做客的。”

茅山派?

王道士再次皱眉,在脑海中搜索了一遍,发现自己不认识此人,也就摇了摇头没多想,迅速离开了。

张敬默默的看着这一切,稍微有些心惊,担心王道士认出自己。

要是他认出自己,是早上在宜安县吃水煎包的邻桌,说不定心中会有所警觉,直接就放弃陷害诸葛孔平的计划了。

还好。

早上他们三人谋划的时候太投入了,并没有注意到旁边一言不发,并不起眼的自己。

等送走了王道长,诸葛孔平终于忍不住仰天大笑起来,笑的时候脸上的肉都一颤一颤的:“哈哈哈!这次发了!我的封鬼窟,这次又要多一个稀有绝世品种了!哇哈哈哈哈!”

在旁也跟着偷偷高兴的张敬,听到诸葛孔平的笑声,忍不住再次眼神一亮,心中活泛起来。

等了片刻后,才看着旁边的诸葛小明,笑眯眯地着:“你爹有一个封鬼窟?这是怎么回事啊?”

诸葛小明没回答,诸葛小花倒是先抢着说道:“我爹的封鬼窟啊,就他这么多年来收集的各种僵尸、厉鬼。因为这些僵尸厉鬼都无法降服,凶性难消,只能斩杀或者封印。但是我爹喜欢研究新法术,所以这些厉鬼僵尸他都没有除掉,只是封印住了!”

闻言,张敬眼神中的笑意更浓了,心头大喜。

诸葛孔平真是……真是太好了!

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还弄了这么个藏宝库!

这些僵尸鬼怪都是没办法降服渡化的,凶性难消,那么要是自己找机会除掉,还是会获得功德值!

啧啧……

张敬看着诸葛孔平胖胖的背影,眼神中饱含深意。

而正因为得知了铜甲尸消息而高兴不已的诸葛孔平,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心底一凉,有种十分不妙的感觉!

“嗯?怎么回事?难道说这个铜甲尸真的特别厉害,这次去有危险?”

诸葛孔平皱眉想到。

修炼到了他这种境界,第六感有时候还是很灵的。

但即便这样,也依然不会阻挠他的决心。

这样的千载难逢的稀有品种僵尸,就算再危险他也必须去!

自从修建封鬼窟以来,他也算是收集了当今天下大部分各种种类的僵尸、厉鬼,但是能和铜甲尸相提并论的,也就一个罢了。

铜甲尸太过于特殊,要是能够抓回来,说不定他就能在研究法术上,取得很大的突破!

傍晚时分,离天还还有一段时间,本来这时候应该准备吃晚饭了。

但现在有要事在身,陈村有一只传说中的铜甲尸在等着自己,他就什么也吃不下了,准备先出发,去陈村等着再说。

等天黑,铜甲尸一出现,自己立马就出手将其抓住!

“小明,小明!准备吃饭的家伙,咱们马上出发去陈村!”诸葛孔平大喊道。

诸葛孔平不似九叔或者毛小方,收徒弟打下手,他的徒弟就是自己儿子女儿,平时捉鬼捉僵尸,也都是他儿子女儿在旁帮忙。

今天是去抓铜甲尸这样厉害的僵尸,比较危险,而且他感觉还有点不妙,就不带女儿去了,让儿子去正合适。

诸葛小明当然不知道他父亲心里想什么。

反而听说有活了,可以去抓僵尸,而且还是铜甲尸这样的稀有品种,心中也高兴,屁颠屁颠的去准备法器道具了。

有其父必有其子嘛。

诸葛孔平对于僵尸有着收集癖,他这个做儿子的耳濡目染,也是有点这方面的爱好。

要不然他也不会愿意做父亲实验新法术的小白鼠,搞什么人僵通灵。

不过。

要是他知道自己父亲是觉得太危险,所以不带女儿,专门带上他,他心里估计又是另一番想法了。

“诸葛道友,既然遇上了,今晚陈村我也走一趟吧。我也想见识见识,传说中的铜甲尸究竟是什么样。”张敬恰如其分的开口道。

他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才刚来吉川县,他对于周围也不熟悉,不知道所谓的陈村究竟在什么地方,没办法一个人前去,只能跟着诸葛孔平一起了。

“张道友愿意去当然好。”诸葛孔平当即答应下来。

虽然他对铜甲尸渴望无比,但是他心里也很清楚,这种几乎相当于千年飞僵的厉害僵尸,想要对付并不容易。

他并没有必胜的把握。

现在张敬愿意前往帮忙,自然再好不过。

毕竟张敬的实力修为,他也看不透深浅,很不简单,是能够帮上忙的。

“但是,我有个请求,还请张道友答应。”诸葛孔平说道:“在降服了铜甲尸之后,还请道友手下留情,不要将其斩杀,留给我做研究。如何?”

“如果能够留手,我会留手的。”张敬笑着说道。

嗯。

能留手的话,就留手。

不过肯定是不能留手就对了。

“多谢多谢!”

诸葛孔平当然不知道张敬的想法,笑得开心得像个两百斤的孩子,高兴得很。

半柱香时间过后,天幕即将暗淡下来。

因为是过年,县城内家家户户开始点上灯笼,炊烟袅袅升起,饭菜的香味飘散于街坊,炮竹声和小孩儿的嬉笑声交错。

而张敬和诸葛孔平、诸葛小明父子,在这时候出了县城,朝着陈村的方向赶去。

……

……

陈村。

乱葬岗。

天色已黑,乌鸦乱叫。

有三人却凑在一起,旁边摆放着一具雕刻满符文、缠着墨斗线的奇怪棺材。

这三人,正是张敬在宜安县遇到的道士三人组。

留着八字胡的黑袍道士、一身华贵明黄色衣服高个道士、以及前不久才去了诸葛孔平家里一趟的王道士!

“哈哈哈,这次诸葛孔平上当了!此人喜欢收集僵尸,听到有铜甲尸,想也没想就过来了!”

“在中原,就他诸葛孔平最逞威风,将我等的名气都掩盖住了!所有人都只知道他诸葛孔平,而不知道我们!今天,就要让他身败名裂,而我们将一飞冲天!”

王道士低声鼓动两人。

富贵道士走到诡异棺材面前,一把将棺材推开。

里面当即露出一只缠满墨斗线、贴满符咒、浑身上仿佛长了一层明晃晃鳞片的僵尸。

这些鳞片成暗黄色,看上去就像是僵尸身上穿了一件通铠甲一般!

铜甲尸的名字,也由此而来。

富贵道士‘嘿嘿’一笑:“两位放心!我这只西双版纳铜甲尸,可不是一般的铜甲尸,而是千年铜甲尸!比起真正的千年飞僵来,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还无比的邪门!”

“怎么个邪门法?”黑袍道士问道。

富贵道士心有余悸地回忆道:“当年我师祖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抓到这只僵尸后,也是想将其封印住用来研究。结果没想到,抓到铜甲尸之后就一直走霉运。本来我师祖当年修为已经达到了法师境中期,甚至有希望问鼎传说中的天师境!可是自从抓到铜甲尸之后,修为便停滞不前,再难进步分毫,甚至后来堂堂法师境高手,意外摔断腿脚,成了个废人,郁郁而终!”

黑袍道士瞪眼道:“这么邪门?”

“就这么邪门!”富贵道士得意笑道。

王道士点点头,说道:“这下好了。不管孔平能不能降服这只铜甲尸,他都得玩完!要是他厉害。抓住这只铜甲尸,那他走霉运!如果本事不够,抓不到这只铜甲尸,那我们就大肆宣扬,败他名声!”

商量完,三人都嘿嘿笑了起来,但觉得还不保险。

人的名,树的影。

诸葛孔平作为诸葛孔明的后人,实力和名气是相匹配的。

黑袍道士想了想,走到棺材面前,一边施法一边说道:“这只铜甲尸已经被封印了几十年,说不定有所衰减。为了保险起见,让我来为它加上一道我们黑教秘术,唤醒它的凶性!”

轰!

很快,一道黑色的光芒从他指尖迸发,射入铜甲尸额头。

富贵道士也不甘示弱,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瓶子,将里面装着的药水灌入了僵尸口中,说道:“这是我独门的五毒水,僵尸喝了之后,会凶得冒泡!来,喝!给我全喝了!”

两个道士没有注意到。

在他们施展完秘法和灌完五毒水后,被封印在棺材内的僵尸,手掌已经开始有了轻微的扭动。

偏偏王道士见两位同伴都全力而为,他也凑了个热闹,说道:“为了绝对保险,我再来助它一臂之力!”

说着,他拿出一把匕首,道:“只要这铜甲尸再喝一点我们三位大师的精血,它必定会威力大增,远超当年巅峰时期!”

“对啊!”

黑袍道士和富贵道士闻言都是眼神一亮。

修道之人,特别是修炼有成的高手,他们的精血对于僵尸、厉鬼、妖怪来说,都是大补之物。

吸一个人,比百十个普通人都更有用!

就像当初在长安城外的蛾妖三姐妹,就专门猎杀修炼有成的高手。

“来!伸出手!”王道士拿着匕首对两人说道。

两人倒也不犹豫,很果断的撸起袖子伸出胳膊,准备放血。

王道士在两人手腕上各自喇开一道口子,足足放了大半碗血,便要往铜甲尸嘴里灌。

“等下,你的血呢!”

两人一边为自己止血敷伤口,一边问道。

王道士呵呵一笑:“用不着我的,你们两人的血足够了!”

说完就‘哗哗哗’的将大半碗血灌进了铜甲尸嘴里。

“靠!”

黑袍道士和富贵道士不由得同时骂了句。

真是个贱人!

王道士不以为意,自顾自的灌着血。

片刻之后,就看见铜甲尸身上本来暗淡的铜甲,仿佛瞬间光亮了几分,同时棺材内也开始冒烟,铜甲尸甚至有了明显的呼吸!

“效果这么明显?”王道士惊喜道。

其他两人也纷纷围过来观看情况,三人站成一排,围观着棺材内有着急剧反应的铜甲尸,兴奋得很。

就像是完成了某个伟大艺术品一样。

然而,就在此时,本来被封印着的铜甲尸,猛地睁开双眼,身体分离一挣脱,棺材上的诸多封印,不知道是威力不够,还是年久失修,瞬间全部被崩坏!

双眼冒着血光的铜甲尸冲天而起。

“草!怎么挣脱封印了!诸葛孔平还没来啊!”

三人当即匆忙后退,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

诸葛孔平还没来,僵尸就挣脱封印,他们是逃走呢,还是先出手对付僵尸?

要是逃走,僵尸也跟着逃走,诸葛孔平来到乱葬岗,可就看不到铜甲尸了。

这样他们的谋划自然也就落空。

可要是他们出手对付铜甲尸,且不说他们三人联手有没有这个实力。就算有这个实力,等会儿诸葛孔平来了也不好解释。

三人还在犹豫,铜甲尸却是没有犹豫。

随着它的复苏和破封而出,浓郁得恐怖的尸气开始蔓延,几乎眨眼间就将整片乱葬岗都充斥!

而它血红色的双眼,死死盯着眼前的三个道士,三个猎物!

铜甲尸几乎等同于千年僵尸,已经脱离了普通僵尸的范畴,几乎已经有了灵识。

所以它知道,是眼前的三个家伙‘放’它出来的。

但是,被封印太久的它,现在太饥渴,太需要猎物了!

刚才的三人的秘法、五毒水、鲜血,虽然唤醒了它的凶性,让它变得更强。

但同时,也更饥渴了!

这三个礼物很美味可口,它需要用来填补饥饿!

“犼!”

古怪的叫声从铜甲尸嘴里发出,周围浓郁恐怖的尸气仿佛形成漩涡领域,一股恐怖的力量横空落在三道士身上,给他们莫大的压力。

铜甲尸猛地吸一口气,三位修为都是炼师境以上的高手,竟然有些抵抗不住这种吸扯之力,魂魄、精血仿佛都要透体而出,被铜甲尸隔空吸走一般!

果真是千年级别的变种僵尸!

太恐怖了!

所以只是瞬间,本来犹豫不决,不知道该如何选择的三道士,就被破做出了选择。

逃!

必须马上逃!

计划赶不上变化。

他们错误的低估了铜甲尸的实力,为了能够成功陷害诸葛孔平,玩火一般的往铜甲尸身上加‘buff’,让其变得更加凶残厉害。

现在,他们玩火自焚了!

他们本来还觉得自己三人联手,可以和铜甲尸斗一斗。

但现在铜甲尸苏醒复活,破封而出,只是稍微出手,他们心中就有了惊恐之感,根本不能预知力敌。

如果不逃跑,恐怕他们三人性命不保,都得交待在这里。

别到时候陷害诸葛孔平不成,自己死在这里,那就太冤了。

所以三人几乎没有犹豫,分别就要朝着三个方向逃去。

但是,他们终究是晚了一步。

如果看见铜甲尸破封而出,就马上逃走,或许还有机会。

但他们刚才思考权衡的时候,犹豫了半响,再加上铜甲尸爆发出的浓烈的尸气,形成了场域一般的吸扯之力,也阻挡了他们片刻。

这或许短短一两个呼吸的时间,却足以致命!

嗡!

只见本来离他们还破远的铜甲尸,身形犹如鬼魅的闪过,瞬间来到了他们面前。

咔咔!

三人想要逃走时,铜甲尸已经犹如彪形大汉一般,直接将三人一圈拦抱搂住,强行拥入怀里。

三名炼师境以上的高手也不是等闲,拼命想要挣脱,可惜面对身上覆盖着鳞甲,刀枪不入、诸法不侵的铜甲尸,根本就犹如小女人的绣花拳一般软弱无力。

强烈的尸气和巨大的力量将他们笼罩,随着铜甲的操控,他们纷纷跟随者铜甲尸,被拉扯进入了棺材之内。

砰!

三人一僵尸进入棺材内后,棺材盖自动从旁边地上‘跳’起来,重新覆盖住。

棺材内刚开始还‘砰砰砰’很有节奏的震动个不停,犹如电动小马达,左右翻滚。

但片刻之后,一切动静就消失了。

乱葬岗安静下来,只剩下乌鸦‘呱呱’的叫声。

~

(这章大章节,六千字,稍微弥补一下……

昨晚码字码到一半,不小心打开了庆余年,然后……就没能停下来。万分羞愧中。)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