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张道友,请你务必全力以赴!

张敬和诸葛孔平父子赶到陈村乱葬岗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有一会儿。

张敬和诸葛孔平两人打空手,轻松潇洒。

至于诸葛小明,则是肩上扛着扁担,挑了两个箩筐,里面装满了各种法器道具。

一般的倒是杀鬼杀僵尸,就算准备工作做得足,不过也就一个小背篓就能装完。但诸葛孔平并不只是为了杀僵尸,而是为了捉僵尸。

捉到之后,还要将僵尸带回家。

所以准备的东西,自然也就更多。

好在诸葛小明也已经是修炼有成,肉身被洗涤淬炼过,身体素质远超普通人,要不然扛着两个箩筐,赶路十几里地,还真的很困难。

“咦,怎么没看到王道兄?他难道还没到?”诸葛孔平看了眼乱葬岗,没有发现人影。

王道士离开他家的时候说先走一步,直接在乱葬岗碰头。

本来诸葛孔平想着对方应该先到,但却没看见人影。

要是王道士不来,铜甲尸也不出现,他们可咋整。

张敬眼神也扫视了一圈,很快便有所发现,大步向前,朝着乱葬岗中心位置走去。

那里,赫然摆放着一具棺材!

而且这具棺材还并非横放着,而是竖立着,诡异之极!

棺材本身除了雕刻了一些符箓外,倒是没有太大的古怪之处,只是看上去很古老久远,有年头了。

但张敬却是隐隐能够察觉,棺材内暗藏着令他都有些心惊的血气与尸气。

如此程度,就算在他除僵尸这么久的生涯中,也是极为少见的!

诸葛孔平紧跟上来,发现了棺材后,虽然灵识不如张敬那般精准,却也能发现棺材里面有古怪。

“看来僵尸就在这竖立棺材里面!”

诸葛孔平一脸严肃地说道,随即对自己儿子喊一声:“家伙拿来!”

诸葛小明连忙将扁担放下,从里面拿出绳子和一柄桃木剑。

诸葛孔平接过来,剑握在手中,绳子则是先捆在了自己身上。

这些绳子是用来等会儿降服了铜甲尸后,捆僵尸用的。

“你就先在旁边等着,不要插手。我叫你时,你再配合我!”诸葛孔平吩咐道。虽然这趟捉铜甲尸充满危险和不确定,他才不让宝贝女儿跟来,让儿子来打下手。

但儿子终究还是儿子,干点粗活累活可以,还是要竭尽全力照顾的,不能让儿子犯险。

嘱咐完儿子,诸葛孔平又对张敬说道:“张道友,铜甲尸厉害得很,让我先过去查看情况。”

说完后,他便手持桃木剑朝着棺材跨步过去。

别看诸葛孔平身材肥胖,至少一百八十斤以上,但却是个步伐灵活的小胖子。看他冲刺腾挪移的身位,几乎可以和将三步丁罡升到了满级的张敬相媲美,灵活得像一个猴子。

没有遇到危险,诸葛孔平顺利接近棺材旁,而后桃木剑插入棺材板下隙缝中,猛地关住法力,剑气爆发,想要将棺材板给撬开。

诸葛孔平毕竟是法师境的高手,用力一剑爆发下,威力不俗。

这棺材本来就已经被铜甲尸破封了,自然承受不住剑气的爆发。

轰!

棺材板当即被撬得在半空中旋转飞到几米开外,棺材内被压抑的尸气也随之隐藏不住,朝着四面八方弥漫开,棺材内接连弹出来三道被浓郁黑色尸气包裹着的身影。

“嗯?”

诸葛孔平十分小心谨慎,手中桃木剑横空连续劈出三道剑气,目标是弹出来的三道影子,同时在不清楚情况的状态下,看见如此浓郁的尸气,想必不会简单。

所以身形猛地往后退。

怎么冒出来三道人影?

难道一次性有三只铜甲尸?

嗤嗤嗤!

来不及想太多,诸葛孔平‘盲劈’出的三道剑气,准确无误的劈中三道人影。

这不足为奇。

毕竟是法师境宗师。

但令诸葛孔平意想不到的是,自己随手劈出的三道剑气,不但命中目标,而且还轻而易举的将三具身影全部一剑斩断,变成两截,落在地上。

“什么情况?”

诸葛孔平大为惊讶,凝神望去,只见三具尸体上的浓郁到黑色的尸气逐渐散去,露出本体。

原来并不是僵尸,而是刚刚被吸了精血,死去后不久的尸体。

难怪被他一剑就斩成两截了。

不过,当诸葛孔平眼神落在其中一个穿着道士袍的上半截尸体上时,忍不住又惊又怒地大呼一声:“是王道兄!”

他刚才还在纳闷,为什么王道士还没到陈村,明明比他先出发。

原来。

不是没有到,而是提前一步到了,却死于铜甲尸口中了!

其他两具尸体,诸葛孔平也仔细辨认了一翻,发现也是两位同道中人!

这两人虽然和他并不是很熟,但却也算是认识,有过交集。

“三位道兄,我一定帮你们报仇!”

诸葛孔平不知道这三人的谋划,其实是为了杀他才玩火自焚,把自己折在了这里,还以为他们是为了除僵尸而死。

所以觉得三人死得伟大,死得光荣,心中颇为悲切。

“孽畜!还不显形!”

诸葛孔平盯着棺材愤怒大喝一声。

“犼!”

一阵奇异的声音传来,棺材内的铜甲尸蹦出,终于现身在三人视线之中。

吸了三名高手的精血之后,相比刚刚被王道士三人唤醒时,铜甲尸不管是外形还是气息,都强大了不止一倍!

现在的它,可谓说是真正的凶威滔天,超过了当初它最巅峰的时候!

一般来说,铜甲尸比千年飞僵更加稀有,但是实力确实比千年飞僵弱不少。

但现在这只铜甲尸,在被三个作死小能手一番折腾加buff后,实力已经不逊于真正的千年飞僵!

而真正完整的千年飞僵,张敬目前其实真正意义上,并没有遇到过一只。

当初在腾腾镇遇到的千年飞僵,已经是被封印数百年,本源尸气都所剩无几,境界已经从千年飞僵跌落下来;

后来在江右遇到的那只飞僵,虽然厉害,但却是被一缕远古凶兽的残魂所操控;

至于慈禧老妖婆,是因为生前位高权重,死后龙气与风水局的蕴养,就更不是真正的千年飞僵了。

这只铜甲尸,才是真正最接近千年飞僵的!

“果真是铜甲尸!”

诸葛孔平看着铜甲尸那身上金灿灿犹如铠甲般的鳞片,以及恐怖翻涌的尸气,心中又生出了见猎心喜之感。

不再犹豫,剑气凌云,朝着飞僵劈了过去。

他手中的桃木剑别看外形不显,但却并非一般桃木剑,而是他们诸葛家流传了好几代的一柄驱邪宝剑,乃是由一棵数百年不死,而且被雷击过的桃木所炼制,坚硬无比的同时,对于鬼物更是有着极大的克制作用。

嗡!

发力翻涌,胖乎乎的诸葛孔平此时就犹如绝世剑客,眨眼间便从七个方向劈出了七道剑气,分别封锁住了铜甲尸面门、脖子、胸、腹、腿等要害部位!

铜甲尸不知道是闪躲不及,还是牙根就懒得闪躲,任由剑气劈过来,直接用肉身硬抗。

砰砰砰!

闷响声接二连三响起,铜甲尸身上冒出了几道火光,那是剑气劈落的后果。

但剑气过后,铜甲尸却是毫发无伤,诸葛孔平几大杀招,对它竟然没有效果!

“这么厉害?”

诸葛孔平脖子向前伸,忍不住瞪大眼睛。

他早知道铜甲尸不好收拾,但是这只铜甲尸目前的厉害程度,超出了他的想象!

就算是真正的千年飞僵,肉身也不至于如此坚硬吧?

他那里知道,千年飞僵本来就肉身坚不可摧,几乎不可毁坏,更何况铜甲尸还有一层‘铠甲’护体。

“犼!”

铜甲尸低吼一声,看向诸葛孔平的眼神,又像是看见了美味的猎物。

身形猛地一跃,便犹如鬼魅般,瞬间就来到了诸葛孔平身前。

好在诸葛孔平身法好,在看见自己剑气毫无寸功的时候就有了准备,一个驴打滚堪堪躲开。

而后他不知道从身上什么地方摸出了几道符箓,朝着铜甲尸激射而去。

符箓碰到铜甲尸后,当即像是被点燃,有熊熊烈焰开始燃烧,将铜甲尸包围住。

这些火焰都不是凡火,专门克制鬼怪僵尸。

一般的僵尸鬼怪,只需要一张符箓,就能被烧得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但诸葛孔平见识了铜甲尸的厉害后,一点也不担心其被符箓烧死,反而一口气扔出了三张。

果真。

符箓烈焰爆炸开,令铜甲尸赶到了有些难受,痛苦的怒吼了两声,身体表面仿佛也有火焰燃烧,变成了火人,它不停的扑腾拍打着。

但片刻之后,火焰熄灭,它浑身冒烟,铜甲变得滚烫,但气势并没有减弱多少,本源尸气已然浓烈,笼罩整个乱葬岗。

“嘶……”

它的喉咙震颤,发出一个奇异的音节,但是结合它的表情,就知道它的意思。

它是想说:死!

刚才它只是把诸葛孔平当做猎物,现在却是有些发怒了。

诸葛孔平也不害怕,他的攻击一环接着一环,看见火焰无法解决铜甲尸,他马上又在自己的家传桃木剑上贴了三张,令桃木剑当即有了暗红色的光芒。

而后他捏着剑诀,踏着步法,连续挥动七剑。

这次七剑并不再是从七个不同的方向分散开,刺向铜甲尸不同的方位,而是七道剑气犹如七星连珠一般,最后连贯起来,合二为一,化作一道巨大火红色光芒,犹如流星划过天际,刺向了铜甲尸!

这一剑,威力巨大。

乱葬岗浓郁的尸气,在这一剑的威势之下,仿佛都被荡得肃清,乱葬岗的阴森范围都没有了。

张敬在旁边看得也是赞叹不已。

不愧是诸葛孔平,中原第一道门高手。

虽然他的修为约莫也就和雷罡相当,但是实力,却明显要比雷罡更强一筹。

这一剑,如果自己没有得到斩妖剑,哪怕全力催动斩妖诀第五层,恐怕最多也就这个层次了。

甚至杀伤力还要逊色一些。

铜甲尸也是个识货的僵尸,媲美千年飞僵的它不但肉身无敌,更是会施展法术,拥有灵智。

诸葛孔平用尽全力的一剑,它不敢再像之前那般嚣张托大,以肉身硬抗。

这一剑瞄准的,可是它的额头眉心处。

要是抵挡不住,它的脑袋可就要被贯穿了。

千钧一发之际,闪躲也来不及,它能做的,便是抬起双臂,格挡在脑袋前面,用来抵挡七剑合一的剑气。

咯吱!

剑气携带着无尽的威势与锋利,刺在铜甲尸手臂的鳞甲上,虽然有些艰难,有些阻挠,但是剑气包裹的桃木剑,却是硬生生的贯穿了铜甲尸的手臂,从另一头冒了出来。

“嗷!!”

铜甲尸痛苦的哀嚎了一声,也彻底的激发了凶性。

当诸葛孔平想要抽剑而出,重新劈剑的时候,铜甲尸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直接将贯穿它手臂的桃木剑半截握住。

然后本源尸气灌注,两只手用尽全力猛地一撇。

咔嚓!

诸葛世家传承数代人的千年雷击木桃木剑,竟然硬生生被它折断了一截!

“什么!”

诸葛孔平见状又惊又怒,心疼不已的看着自己只有半截的家传宝贝,就这么被毁了!

而且没有了神剑,他一身的功力可就要大打折扣了。

“该死的畜生!”

诸葛孔平心里大骂的同时,看见又朝着自己扑过来的铜甲尸,只能闪躲逃跑了。

一边闪躲一边喊到:“小明,灭魔诛邪弓和破魔箭准备好!”

“是,老爹!”

诸葛小明不敢马虎,赶紧从簸箕里面拿出一张金黄色的牛角弓以及几只用符箓包裹住的箭矢。

诸葛孔平朝着儿子靠拢,又对张敬求救道:“张道友,麻烦你能暂时拖住铜甲尸吗?”

张敬已经等了半天了,等的就是诸葛孔平主动求救。

毕竟出发之前,自己还是答应了他,说尽可能的手下留情。

不好一开始,就全力出手抢怪。

现在诸葛孔平主动请自己出手,那就不客气了。

“锵!”

斩妖剑拔剑出鞘。

出发之前,经过张敬落脚的客栈,张敬想了想,干脆回客栈将斩妖剑取出来带在身上。

“诸葛道友,我出手,可就没办法留手了……”

张敬提醒道。

诸葛孔平慌忙逃到儿子身边,额头流冷汗,严正警醒道:“别留手!千万别留手!现在留手,可是要死人的!张道友,请你务必全力以赴,否则会有性命危险!”

现在的他,已经在考虑着,该如何脱身了。

灭魔诛邪弓和破魔箭,并不比他的剑法强多少。

现在他也就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尽量试一试。

如果弓箭也没用,他觉得自己一行人就该考虑逃走。

铜甲尸他虽然万分想要,但是如果实力不够,降服不了也是没有办法啊。

恳请张敬帮忙,也是迫不得已,只希望张敬能够拖住铜甲尸片刻的时间,让他好拉弓射箭。

至于靠张敬斩杀铜甲尸,是不可能的。

张敬就算是茅山派天才,看不透深浅,但年纪就摆在那里,再厉害能够有多厉害?

还能比他诸葛孔平更厉害了?

这不是开玩笑嘛。

不是他诸葛孔平自负,而是他的确有这个自信。

“那就承让了!”

张敬微微笑,手中的斩妖剑一挽,斩妖诀运转,暗金色的剑气轰然爆发,将整个乱葬岗彻底照亮。

那一刻。

诸葛孔平感觉自己好像看见了太阳!

~

(五千字)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