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 坐而论道

“这几天,张道友修为竟然有所精进?”

草庐居士看见张敬显露出来的气息,明显比前几日与旱魃大战时更强了一筹,也没有藏着掖着,诧异的直接开口询问。

张敬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虽然与旱魃大战一场,受伤不轻,但也收获颇丰,所以修炼的功法突破了一层。”

他也没说假话。

的确是与旱魃的交手中,他收获很大,足足三千点大功德值。

“大战之后马上就突破了?这就是天才吗?”草庐居士喃喃自语。

其实在一百多年前,他也曾是闪耀一个时代的天才,风华绝代,无人可比。

要不然。

他也不可能打破天地桎梏,成为当今修道界仅存不多的天师境高人了。

只是现在面对张敬,草庐居士觉得自己所为的天才,实在是不值一提。

难怪年纪轻轻便拥有不逊色于他的实力!

不过草庐居士隐居避世修炼上百年,除了修为愈发精深之外,心境也愈发平和,短暂震惊后很快便调整了心态,与张敬一起朝着外面走去。

接下来,便是草庐居士‘开坛讲道’的时间了。

这是他向来的惯例。

不过这次,因为有张敬在,草庐居士盛情邀请张敬与他一起为众妖、众人讲道。

本来张敬因为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感觉不适应,也不擅长。

可是在草庐居士的带领、牵引下,很快就从最开始的词穷,变成了侃侃而谈,畅所欲言。

原来。

当打破天地桎梏,跨入天师境后,从粗浅的运用天地之力施展法术,变成了领悟天地规则,的确已经站在了修道界的最顶端。

即便以前没有传授教导他人的经验,但只要将自己一些粗浅的感悟说出来,都足以让他人受用无穷。

而他人在修炼路上遇到的困难与疑惑,就算这门功法、法诀你不曾修炼过,但是因为你站得更高,也可以高屋建瓴般的去提出不少有用的建议,让他人受用无穷!

而张敬自己,在为他人传道、解惑的过程中,梳理自己的修炼,竟然也有不少新的感悟与收获。

这或许就是温故而知新吧!

草庐居士经常为万妖谷众妖讲道,除了心怀仁慈,教化万物,想来也是将这一点作为自己修行的一部分。

讲道进行了半天的时间,从中午时分到傍晚才结束。

结束之后,草庐居士没有继续在万妖谷停留,而是邀请张敬一起前往他隐居之地,十万大山的禁地,蓝月湖!

在下午的讲道过程中,两人虽然聊得很愉快,但很多更深奥、牵扯到天地规则的方面,都是浅尝即止,并不尽兴。

所以不但张敬有很多问题想向草庐居士讨教,草庐居士也想和张敬坐而论道,好好畅聊一番!

于是。

两人抛下了万妖谷的妖怪和众多修炼者,先一步连夜去了蓝月湖,他们明日再赶来。

万妖谷离蓝月湖还有百余里,不算近,但对于可以御空飞行的张敬和草庐居士来说,就很近了。

无尽大山和原始森林在脚下不断后退,一老一少两人在空中并肩而行,浩浩乎如冯虚御风,傍晚的晚霞披在两人身上,犹如踏着霞光而行。

“张道友,你御空而行的法术有些粗糙啊,没有专门创造一门加快速度的飞行法门吗?这样赶路会快捷许多。”

草庐居士看旁边张敬御空飞行的速度稍稍有些慢,于是笑呵呵地问道。

创造飞行法门,对于天师境的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也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以他们对于天地规则的领悟,只要多花点时间,就能轻松创造出来一门。

所以草庐居士这么开门见山的问,也不是什么不礼貌的事情。

“这个倒是没有刻意去研究,只是创造了一门在飞行时防风的小法诀而已。”张敬说完,又拍了拍自己身后的剑匣,说道:“不过如果平时着急赶路的话,我会御剑飞行,这样飞行速度就会快很多了。”

“御剑飞行?没想到张道友竟然还精通剑法!”

草庐居士有些惊讶,御剑飞行可就不属于正常飞行法门的范畴了,而是属于剑法!

要将剑法修炼到足以御剑飞行的地步,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需要在剑道上潜心修炼,有着足够高的造诣才行。

他其实也早就注意到了张敬身后的剑匣,但是在与旱魃大战的时候,张敬都不曾动用过剑匣,所以他也没有放在心上。

“精通谈不上,目前也就在对付普通妖魔鬼怪可用用剑法。但若是对付旱魃这般存在,我这点剑道修为,估计还不够给它们挠痒痒的。”张敬谦虚说道。

《侠客行》他目前提升到了第五层,配合斩妖剑,杀伤力勉强达到了天地桎梏的门槛。

对付天师境以下的妖魔鬼怪,没什么问题。

可要对付天师境以上,就得将侠客行再升级才行。

但侠客行第五层以后,提升消耗的就已经是大功德值,所以张敬暂时将其搁置。

说完,张敬伸手一招,斩妖剑剑匣便腾飞而起,绕了圈,从背后落到了张敬脚下。

尔后张敬施展出剑诀,飞行速度立即飙升。

草庐居士见状哈哈一笑,也不再压制自己的速度,施展飞行法门。

两人童心大发,从本来并肩而行的飞行状态,变成了你追我赶,比拼睡得速度更快。

最终的结果,还是张敬略胜一筹。

虽然草庐居士的飞行法门是他花了不少心思创造出来的,颇为精妙。

但张敬的《侠客行》花了将近十万小功德值,将其提升到了第五层,也算是法师境极限。若是换做其他人,哪怕是剑道天才,比如燕清风、燕赤霞,他们努力修行数十年也未必能达到!

一盏茶的时间不到,便横跨了百里,来到了烟波浩渺、水草丰茂的蓝月湖。

蓝月湖宽阔无边,风光旖旎,湖水不但清澈而且还呈现出淡淡的蓝色,从高空往下看,整座大湖犹如一弯月牙扑在地面上。

蓝月湖因此得名。

此时天边还有最后一抹晚霞,暗淡的光芒洒落下来,在湖面上折射出绚烂的波光,湖面上还有零星一些鸟儿在盘旋着,大部分倦鸟都已经归巢。

真是好一片安静祥和的世外桃源!

张敬见了,都忍不住喜欢,有想要回去将婷婷接过来,一起在这边常住的冲动。

也难怪草庐居士会在此地隐居百年之久。

张敬站在空中静静的欣赏了湖光片刻,草庐居士才从后面赶到,笑着称赞道:“张道友,好精妙的御剑飞行法门啊!走,咱们下去吧,那座湖心小岛便是我的住处,我请你喝茶。”

两人从空中落下。

湖心小岛上很简单,除了一座草庐之外,便是一出篱笆小院。

院子里有石桌、石凳。

平平无奇的房屋,可是放在这样人间仙境般的湖心岛上,也就成了世外桃源。

坐下。

煮好茶后,草庐居士给张敬倒了一杯,两人才开始交谈起来。

“张道友御剑飞行的剑诀,似乎不是出自茅山派吧?”草庐居士问道。

张敬也没有隐瞒,喝了口茶,道了声‘好茶’,尔后再点头道:“我这门剑诀名叫《侠客行》,的确不是出自茅山派。而是我在游历天下,偶然间得到一位名叫燕赤霞的侠客留下的传承。”

“果真是燕赤霞。”草庐居士对此没有多少意外,似乎早就猜到了。

张敬见状心神一动,问道:“草庐道友,也知道燕赤霞?”

草庐居士点点头,一脸回忆地感慨道:“何止知道,当年我和燕道友可是交情匪浅,曾一起喝过酒,也一起斩杀过妖魔!”

“额……”

张敬虽然很惊讶。

但是仔细一想,却也合理。

毕竟。

眼前这位草庐居士,可是足足一百八十岁。

算起来年轻的时候,他也的确曾和燕赤霞一个时代。

只不过草庐居士打破了天地桎梏,活到了现在,而燕赤霞没能突破,所以老死在了兰若寺。

想到此处,张敬便正好开口问出心中的疑惑:“草庐道友,你可知当修为达到天师境,可以活多少岁?”

草庐居士笑笑,道:“虽然打破天地桎梏,并不代表跳出了三界,但寿命的确是会很大程度增长。如果不出意外,至少就可以活三百岁。而且随着修为的加深,寿命还会不断增加。”

“三百岁以上么。”

张敬点点头。

这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寿命,但其实相当于僵尸、精怪来说,就比较短了。

僵尸或许算不上生命,但是鬼怪妖精,却是动不动道行就是数百年、上千年。

“那天师境以后,还有更高的境界划分吗?天师境本身,又该如何划分层次与实力的高低?就像法师境时,分为初期、中期和后期。”

张敬再次询问。

“天师境以上,已经没有更高深的境界。不过正如张道友你所说,天师境本身,却是有实力、层次高低的划分……”

草庐居士没有嘲笑张敬的无知,开始将他知道的信息,缓缓道出。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