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以身饲魔

一弯彩虹挂在蓝月湖上空,绚烂夺目。

向来心态平和的草庐居士,脸上也有着几分老夫聊发少年狂的得意,仿佛花白的头发胡须也变黑了几分,感慨道:在天师境第一阶段的最后关口,足足困了我三十余年。今日,总算是跨出这一步了。”

厚积薄发这种事情,是羡慕不来的。

也没必要羡慕。

草庐居士三十年的积累,在这次与张敬的轮到过程中,终于得到了回报,犹如水到渠成般的突破了瓶颈。

不过。

也就仅限于此了。

三十年的积累在昨晚被消耗一空。

从今以后,草庐居士的修炼将会一马平川,再天师境第三阶段之前,不会再有瓶颈。

但是他的修炼速度,却不会因此变得很快,依然要一点一点,慢慢的去积累。

这过程,恐怕得以百年来计算!

所以草庐居士此刻很开心,很高兴。

但在张敬听来,不知道为什么,莫名有点为他感到心酸。

三十年被困在瓶颈不得突破,哪怕每天勤修苦练也没有任何收获,原地踏步,是怎样的的一种体验?

反正张敬从来不曾体验过,难以想象。

也不想去体验。

不过说到时间,张敬也准备像草庐居书询问心中最后的一个问题。

也是这次他来十万大山,最想要搞清楚的问题!

那就是十几年前,他父亲张玄是否真的到过此地?如果到过,又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才会不知所踪。

在这之前,张敬在万妖谷的时候,已经询问过天云观的徐观主,也询问过景空寺的宗庆大师。

他们安州府实力最高的两人,有着炼师境的修为。

本来张敬满怀期待,但是却从两人口中,并没有得到太多有用的东西。

或许当年他父亲张玄,说是去了安州府,但其实是直接进入了十万大山中,所以在安州府城内的徐观主和宗庆大师,并不知晓。

但草庐居士作为天师境的存在,万妖谷的众妖又基本上可以说是他的手下,十万大山中发生的大事情,他必然知道!

“草庐道友,我还有一件关于十几年前的事情,想向你打听……”

张敬收拾好心情,整理好思绪,缓缓开口。

草庐居士脸上有着淡淡的笑意,道:“张道友尽管问,贫道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张敬沉声道:“大约是十五年前,可曾有一位名叫张玄的茅山派弟子,来过十万大山?”

“嗯?”

本来心情大好的草庐居士,忽然神色中浮现出一抹讶异,脸色慎重的地看着张敬,问道:“张道友你怎么知道……”

话刚说到一般,草庐居士就停住了。

他重新打量了一翻张敬的相貌,又联想到了张敬的名字,当即便猜到了什么,眼睛睁大了几分道:“张道友你和张玄是……”

张敬点点头,说道:“张玄,正是家父!”

“额……”

草庐居士本来只是有些惊讶,听到这里惊讶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浓了!

他本来的猜测,是张敬和张玄是兄弟之类的关系。

哪曾想,张敬竟然是张玄的儿子!

他之前并没有刻意去打听张敬的背景和年纪,只是心中大致有所猜测,知道张敬比起他来说,肯定是十分年轻。

但却没想到,年轻到这种地步!

张玄的儿子,才多少岁?

额……

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二十七岁?

三十岁不到啊!

“大约十五年前,家父说要出远门,办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从那以后,却再也没有回去过,下落不明。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寻找他的消息。”

张敬顿了顿,才看向草庐居士,继续说道:“草庐道友,可知道我父亲的消息。”

这段时间来,对张敬可谓是知无不言的草庐居士,此刻却是有了些许犹豫。

张敬见状,却是心中激动起来。

草庐居士这般的表情,就说明他真的知道十五年前,自己父亲张玄的消息!

要不然,他不会犹豫,直接说不知道就好了。

所以张敬连忙再次道:“草庐道友,如果你知道些什么,请务必告诉我!”

草庐居士眼神几经转变,似乎想到了很多往事。

看向张敬的眼神,也变得更加复杂了许多。

最终他还是叹了口气,点头道:“十五年前,令尊的事情,我的确知道。虽然当年令尊的修为和实力,远远比不得现在的张道友你,但他的却也照样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我父亲他现在是否还活着?”

张敬闻言瞪圆了眼睛,下意识的攥紧拳头,不等草庐居士说完,便迫不及待的问出了心中最想要知道的问题。

但是草庐居士的回答,却让张敬再次心沉了下去。

草庐居士叹声道:“你父亲,已经死了……”

哗!

虽然张敬经说着对方是自己的便宜父亲,没有给他留下任何的福利和好处,反而倒是让他收拾了不少烂摊子。

可是,当听到对方真正已经死去的,张敬心里却是不可避免的落空空,很难受。

这是这具身体血缘关系带来的。

“死……死了……”

张敬喃喃自语。

有点难以接受这个消息。

可是他明明利用大因果术,隐隐中能感知还有自己还有一位关系十分重要的亲人还在世啊!

除了他父亲张玄,还能有谁?

沉默了半响,张敬才重新抬起头,问道:“草庐道友,十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草庐居士不再隐瞒,将当年他认识张玄的事情缓缓道出。

原来。

十五年前并不是草庐居士第一次认识张玄。

真正第一次认识,是在二十八年前!

那时候张敬尚未出生,张玄从龙虎山天师府拐走张敬母亲张幼微,两人恩恩爱爱,一起游历天下美景,尤为喜欢探寻名川险峰。

两人来到安州府,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蓝月湖的传说,在稍微思量之后,便决定进入了十万大山中,一探究竟。

张玄那时就已经有了法师境初期的修为,实力更是不逊色于法师境中期。

十万大山对于普通人来说危险重重,但张玄就不怎么惧怕了。

结果两人和张敬这次一样,还没找到蓝月湖,就先遭遇了万妖谷的众妖。

万妖谷众妖听说两人想去蓝月湖,自然是不允许他们去打搅草庐居士的清修,要将他们赶走。

但正如草庐居士所说的那般,张玄很有人格魅力。

他并没有像张敬这次,一言不合就跟万妖谷众妖大打出手,以实力硬生生将众妖压服。

张玄和众妖在接触之后,反而成为了朋友,相谈甚欢!

甚至不少妖怪放弃原则,主动带路,引着他来了蓝月湖,拜访草庐居士。

虽然张玄的修为实力,和当时也已经达到了天师境第一阶段巅峰的草庐居士相差甚远,但张玄依然给草庐居士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张玄和张幼微夫妻两人,在蓝月湖住了一段时间后,并没有返回安州府,而是继续西进,横穿了十万大山,前往南洋看看。

但却没想到,两人在南越之地遭遇大难。

一年之后,张玄一个人失魂落魄的抱着刚出生不久,还是婴儿的张敬回到蓝月湖。

而张幼微,却是死在了南洋。

“所以,我父亲十五年前再次到安州府来,其实真正的目的地,是南洋,去为我母亲报仇?”张敬沉声问道。

草庐居士点点头,叹声道:“你父亲也是惊才绝艳的天才,十五年前修为便已经到了法师境后期。若是潜心修炼,相信将来打破天地桎梏,跨入天师境的并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他却不想再等下去,再次前往南洋,替你母亲报仇……”

张敬攥紧了拳头。

他不知道十五年前他父亲张玄有什么样的修为和实力。

但是既然现在龙虎山常月真人,都已经法师境极限,只差一步便能跨入天师境。

而王常月当年,比起张玄还逊色不少。

那么十五年前,张玄拥有法师境后期的修为,也不足为奇。

“那一次我听说了后,曾陪你父亲亲自去了一趟南洋。”

“只不过,杀害你母亲的凶手,并非是邪修,也不是妖兽、厉鬼,而是一缕被封印禁锢的上古魔头魂魄!”

张敬闻言眼神一凛,问道:“上古时期的魔头?难道是像旱魃这般的存在?”

草庐居士摇摇头:“比旱魃等僵尸始祖更加诡异,更加匪夷所思!就算是我拿它也没什么办法,本源规则之力都难以对它带来伤害,堪称是真正的不死不灭!”

“最后,是你父亲用尽毕生修为,施展出一门秘法,以身饲魔,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与此魔头同归于尽!”

张敬听完后,久久不言,心中诸多念头浮动。

不死不灭的魂魄,天师境都难以将其斩杀。

不知为何,张敬脑海中再次浮现出了那似龙、似虎、似鹰的异兽虚影。

“草庐道友,等过几日,可否请你陪我去南洋走一趟?”张敬抬头问道。

现在张敬恨不得马上就去南洋,看看父母当年去世的地方。但今天是草庐居士一百八十岁大寿,万妖谷的众妖马上就要来蓝月湖为他庆生,现在走不合适。

“有何不可,你也应该去南洋看看。”草庐居士似乎猜到了张敬的想法,直接说道:“也不用等几日后了,我先去告诉万妖谷众妖,今年的寿宴就取消了吧。我们等会儿便动!”

张敬还想说不用急,过两日也无妨,他能等。

草庐居士却是雷厉风行,不等他开口,便直接去告知众妖取消寿宴了。

~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