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0章 迷雾

所有一切都在此刻静止。

不管是是阴间的阴气、地府鬼气,又或是赢勾带来的黄泉之力,都停息了波动。

那挥斩出去,斩向舍利的巨勾也不例外。

这种感觉,就像是降维打击,仿佛有远超出他们这个层次的规则降临了。

赢勾这具分身本来信心十足,遇见了神光禅师的传人,看见了神光的舍利,它觉得这是上天也在帮助他。

但此时,心中却生出莫名惊恐。

这种惊恐,比千年前神光牺牲他自己的性命,连同整个兰若寺、无数正道高手一起,发动的攻击都更加令它感到不安!

它用尽全力想要抵抗、摆脱这种被压制的感觉,却做不到。

等回过神来,才恍然发现,整座地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完全被雷霆充斥。

变成了一个雷霆的世界!

是真正的雷霆世界,自成一界!

不管是在阳间还是阴间,都对其没有影响。

而眼前被他认作是神光传人的家伙,正是雷霆界的主人!

定住了一切后,张敬手再一拍,嘴里轻吐一个字:“散!”

嗡!

赢勾分身上紧紧包裹着的黄泉之力,顿时就像是纸糊的一般,不断消融,不断从它身上被剥离抽走。

哪怕赢勾被封印在黄泉数千年,早已经对黄泉之力操纵得如臂指挥,也完全没用。

在外界或许它凭借黄泉之力可以兴风作浪,足以压制住大部分的天师境。

但在雷霆界中,它只有被压制的份。

等所有的黄泉之力被剥离干净,赢勾的这具分身就赤果果的出现在张敬眼前。

“这是什么东西?”

张敬皱着眉头,伸手一招,赢勾便像是木偶,直接吸扯到他跟前,一动不动,只剩下一双通红诡异的眼珠子能勉强转动。

它很想声张它那锋利无匹的爪子,或者咬动长长的獠牙,都是徒劳。

“你这是什么分身?”张敬开口问道。

分身,张敬并不是没有见过。

当初在龙虎山天师府时,他就曾斩杀了后卿的一缕分身。

但现在赢勾的这一缕分身和后卿的分身截然不同。

后卿的分身,乃是它的一缕魂魄分割出来,张敬将其灭掉之后,后卿神魂会大受损伤,没有足够长的时间是弥补不回来的。

可现在后卿的这具分身呢?

在将外表的黄泉之力剥夺后,张敬发现这其实说分身很勉强,更不如说是一具傀儡!

是的。

就是傀儡!

其中虽然也蕴含有一丝丝赢勾的魂魄在其中,但是份量却不多,至少比当初斩杀后卿分身的魂魄‘量’少很多!

这么一点魂魄,是怎么能够形成分身的?

而且最关键的事,形成分身之后,还具有这般强大的威力。

轻易横扫岭南地府,将一众阴司正神压倒跪地!

连金佛舍利都被其压制住!

绝对是达到了天师境门槛的实力!

这种秘法,让张敬都难以理解,感到惊讶。

“不过,这种傀儡手法,我似乎有些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曾见过。”张敬在心里暗暗回想。

不断搜索记忆。

片刻后,张敬忽然一惊,回忆起了什么。

当即手指并剑,一道剑气凝现,朝着被控制住毫无反抗之力的赢勾手臂斩过去。

咔嚓!

干涩的声音传来,没有黄泉之力包裹的赢勾手臂直接被斩断。

手臂从赢勾身上被斩断落到地面后,竟然迅速改变形状,最终露出本体。

竟然是一片黄色、诡异的纸张!

“纸人!”

张敬眼神凌冽地盯着赢勾,喝问道:“你怎会此术?谁传授你的!”

他此刻回想起来了。

赢勾现在的傀儡分身术,竟然和当年在任家镇作乱,陷害任家幕后凶手的纸人有几分相似!

当年陷害任婷婷一家的幕后黑手究竟是谁,可至今依然是个谜题!

本来张敬以为这件事可能会永远也解不开,当年那幕后凶手在夺舍失败之后,说不定就魂飞魄散了。

没想到。

今日竟然在四大僵尸始祖之一的赢勾身上,见到了类似的手段!

当然。

现在赢勾的分身傀儡术,比当年陷害任婷婷一家的幕后凶手,要高明无数倍,实力也强大了无数倍。

但张敬可以肯定,这两者之间,必然是有关联的!

可是……陷害任家的凶手,怎么会和赢勾有关联?

不可能是赢勾自己。

赢勾这些年来,一直被封印关押在黄泉中,应该是最近才冲破封印跑出来兴风作浪的。

那么此人,究竟是谁?

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本来张敬和九叔当初推测,这位幕后凶手的目标,只是想要单纯的利用任家的特殊血脉,制造一具千年飞僵。

现在看来。

恐怕他们当初想错了,幕后凶手的目的,不会这么简单!

所以张敬死死地盯着赢勾,盘算着怎么能让他吐露实情。

逼问,应该没用的。

这就是赢勾的一具傀儡分身而已,逼问不出所以然来。

那就只能使用老办法了。

就像当初对付后卿的魂魄那般,使用舍利子,摄住其魂魄,而后自己进入它的梦境之中,探索它的秘密。

神光禅师留下的舍利,在这方面才是最具威胁力的。

就算是天师境中招后,也会在张敬面前变成待宰的羔羊。

可就在张敬即将要悄悄催动舍利时。

赢勾狞笑盯着张敬,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咧嘴道:“原来是你!是你,杀了旱魃!”

张敬闻言一惊。

赢勾,连这都知道了?

刚冲破黄泉封印的他,怎么知道几年前自己在十万大山斩杀旱魃的?

难道说,僵尸四大先祖之间,还真是有某种感应联系?

“没想到,你竟然这般厉害!”

“幸好,我今日前来的,只是一缕分身!”

嗡……

趁着赢勾说话的时候,张敬没有再犹豫,已经悄无声息的催动了舍利子。

当即佛光照耀,梵音阵阵,无形的波动朝着四面八方蔓延。

若是被波动触及,神魂就会被牵引,陷入昏迷之中。

赢勾不过是一缕分身,而且还被张敬完全压制住。

如果一旦中招,绝对是抵抗不住的。

可是让张敬没想到的是,赢勾十分果断,它的这一缕魂魄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爆炸了!

它似乎知道张敬有这一招能够夺人魂魄的手段,所以一旦察觉到有丝毫的不对劲,马上自爆,不让张敬得逞。

“哈哈哈哈!不管你多厉害,你的死期也照样已经不远了!”

狞笑声过后,地府内就彻底没了赢勾的气息。

周围天地间的黄泉之力,也迅速消散。

张敬脸色铁青,仔细感应了一番后,也不得不将雷霆世界撤去。

于是,空荡荡的地府,恢复了引起阵阵、鬼气森森的模样。

他倒是不在乎赢勾自爆之前最后的威胁。

张敬感到可惜的是,没能斩杀赢勾获取功德值就算了,竟然连一点有用的消息也没有打探出!

赢勾是如何知道自己斩杀了旱魃?

又与当年陷害任家的幕后黑手有什么关系?

这两个问题,都让张敬心中犹如猫挠一般,求答而不得。

等了好半响。

大殿内的城隍、鬼差、判断等阴司正神,才缓缓从压抑惊恐中勉强回过神,由城隍颤颤巍巍的走上前,对张敬毕恭毕敬的弯腰道:“见过张道长。”

这些年来,张敬回到任家镇,也算是隐居了。

但张敬就算再怎么低调,但在阴间地府,有卞城王帮张敬传递名声,岭南地界的地府城隍,早就知道了张敬的真正道行和实力。

所以九叔被误拉入阴间后,那几名鬼差才会让九叔回去通知张敬。

张敬点点头,问道:“你们伤势如何?”

本地城隍苦笑回道:“魂魄之力已经被那赢勾抽走了七成!如果不是张道长及时前来救命,我等此刻已经魂飞魄散了。”

听到城隍的回答,张敬才忽然响起,他刚跨进来时,赢勾是在施展某种秘法,抽取众鬼的魂魄力量!

而且。

赢勾看样子抽取魂魄的力量来,也不是它自己用的,而是被运转去了不知名的地方。

张敬询问道:“你们可知赢勾为何要抽取你们的魂魄?”

城隍、判官等纷纷摇头。

张敬皱起了眉头。

看来赢勾这次来到岭南地府,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海量的魂魄之力,它这么做显然是有什么阴谋。

甚至。

张敬怀疑并不只有岭南阴间被赢勾这般摧毁,还有其他很多地方的阴间城隍,也遭了大祸!

它是在积累祭炼什么邪恶的大招?又或者说,是跟这傀儡分身的有关?

张敬也无法确定,猜不出原因。

只好问道:“十殿阎王何在?赢勾如此大闹地府,难道他们就不管吗?”

当年在兰若寺时,卞城王就想坑自己,盘算着有朝一日如果赢勾再次冲破封印,就让张敬打头阵。

不过现在赢勾没有第一时间来找张敬,反而为祸阴间。

十殿阎王总不应该坐视不理才对。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