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刷黑卡的第十四天

直播间里的观众都嗷嗷叫着要磕糖。

【今早怎么没有爱的抱抱?】

【乘风是睡迷糊了吗?哈哈哈。】

【怎么回事,乘风直接翻过身自顾自睡,之前他不是这样的啊?疑惑.jpg】

【呜呜呜,今早的糖呢?没糖磕的话我一整天都要不好了。】

别明月压下了心底的不满和不安,她撩了一把柔顺的长发,笑着说,“算了,昨晚闹太晚,他可能太困了。我去准备早饭”。

即便别明月才刚刚醒来,她这一头光亮柔顺的长发依旧随时都可以去拍洗发水的广告。作为顶级名媛,她的每一分每一秒过得都极为精致。

她起床去洗漱的时候,直播间的观众都get到了她的言外之意。

【昨天晚上直播间里黑屏了足足两个小时。】

【原来如此!我懂了,你们呢?】

【呜呜呜,不愧是清风明月cp,甜度超标!】

在一溜的好评里,有一条评论很快被淹没在了其中。

【吓死我了,还以为清风明月cp要凉了。】

另一边,苏晚一脸心满意足地拿着空了的保温盒离开了医院。

直播间里的观众还一脸恍恍惚惚。

【我想象中的霍总:投喂?不可能,我怎么可能会接受女人的投喂?现实中的霍总:好。】

【过度投喂之后,我想象中的霍总:够了,你被辞退了!现实中的霍总:好。】

【准备去重温一遍合伙人综艺,好好压压惊。】

【想要压压惊+1】

有行动力强的观众很快打开了合伙人综艺。

第三集合伙人综艺的一开头就是新来的女助理一脸讨好地为霍骋准备了早点。上一个女助理因为笨手笨脚,将咖啡不小心倒在了霍骋的西装上而被霍骋辞退了。在职时间不过短短的几小时。

女助理准备的早点是一个煎成了爱心的荷包蛋,六个小笼包,外加一杯热乎的牛奶,看上去营养极为均衡。

女助理的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表现得格外贴心,“霍总,您前两天咖啡喝太多了,咖啡喝多了伤胃,今天就喝牛奶吧。”

霍骋的目光漫不经心地从心形荷包蛋上扫过,他英俊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一贯低沉的嗓音里带上了几分不近人情。

“让张秘进来,你可以走了。”

干脆,利落,绝不拖泥带水。

是他一如既往的风格。

女助理一脸茫然,“霍总,请问我做错了什么?”她才刚来没多久,不想步前一任女助理的后尘,要是她现在就被辞退了,那她比上一任女助理都不如。简直可以刷新最短在职时间了。

不管怎么说,她总得“死”个明白。

霍骋两手放在办公桌上,不带什么情绪的目光漫不经心地放在了她的身上,他看着她的眼神就和看一盆花,一盆草没什么两样。

他冷沉的声音在空荡而豪华的办公室里响起,“我不吃蛋制品。以及,我不需要做多余事情的助理。”

这个多余,指的是女助理将荷包蛋特意煎成了心形。以及自作主张,把他的咖啡换成了牛奶。

女助理面色瞬间苍白,她早就听闻过霍骋的不近人情,没想到这一回的“不近人情”,落在了她的身上。

【很好,这才是我熟悉的霍总,霸气侧漏。】

【霍总说不吃蛋制品,可是他刚才不是把一整颗白煮蛋都吃光了吗!】

【也许是因为荷包蛋是用蛋煎出来的,而水煮蛋是蛋本身,不算蛋制品?】

观众纷纷加入猜测的时候,霍骋的男秘书正站在他的病床边,一脸担心地说,“霍总,您对蛋白过敏,您刚刚怎么……”

霍骋头也不抬地处理着文件,语气平静,“反正在医院。”

男秘书叹了口气,因为在医院,所以就可以不顾身体状况,吃了一整颗水煮蛋吗?明明可以拒绝吃蛋白,偏偏……他心里这般无奈地想着,行动上倒是很有效率地第一时间请了医生过来。

苏晚回家的时候不过上午十点,她刚准备躺沙发上休息的时候,她再次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虽然这个号码她之前从未见过,但是她心底很快就猜到打这个电话来的人是谁了。

原身没什么朋友,她穿过来之后忙着了解自己的现状,也没什么时间结交新的朋友。

打电话来的,除了原身的父母,没有第二个人选。

看到屏幕上不断闪动的电话号码,苏晚心里升起了一丝好奇,这一回,郑女士打电话来又是为了什么事情?

怀揣着这么一丝好奇,她找了一个摄像头照不到的地方接起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郑女士的声音就从话筒里一板一眼地传了过来,“你有游轮吗?”

苏晚没想到郑女士这么直接,连开场白都没有就直接表明来意,她也直接回答对方说,“没有。”

“那游艇呢?”

“也没有。”

郑女士的语气里带上了几分明显的不满,那股嫌弃似乎都能顺着无线电传过来了,“你怎么回事,连一艘游艇都没有。你没有,那霍骋有没有?”

苏晚不知道原身的极品父母又有什么打算,她没回答霍骋有没有游艇,而是干脆问,“你问这个做什么?”

郑女士不认为苏晚会翻出什么花样来,所以也没瞒着她,“明月明晚要在游轮上举办生日会,你要是有游轮或者游艇的话,不如借你妹妹出出风头。”

说完,郑女士很快追问了一句,“霍骋这么有钱,肯定有游轮,就算没有游轮,游艇肯定有。你把他的游艇借你妹妹玩玩。”

苏晚一脸感慨,郑女士每次总能刷新她对极品父母的认知。

苏晚故意问,“借她了,那我怎么办?”

郑女士想也不想的说,“明月又没邀请你,反正你也用不上,不如给你妹妹。”一开始郑女士用的还是“借”字,现在直接用了“给。”

听到这个回答,苏晚有些意外,书里的剧情自然不是这么发展的。在书里,别明月邀请了原身,不过他们全程把原身当透明人。她就是鲜花边上的绿叶,存在的全部意义就是为了衬托他们。

别明月和盛乘风拥吻的时候,她独自待在角落里,与这样热闹的场景格格不入。她就像是误入热闹宴会的丑小鸭一般,没人把她当一回事。不过手拿摄像机的苏冉茶还是故意将她照了进去。

镜头前方是一对幸福的夫妻,两人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而在他们身后,是一脸茫然孤独,满脸黯然的陪衬者。

想到书里的那段剧情,苏晚的心情不大美妙,她直白地说,“就算把游艇送给陌生人,我也不会把它给苏冉茶的,你死心吧。”就算把游艇扔掉,捐掉,她都不可能便宜苏冉茶。

说完,她没等郑女士反应,再次挂断了电话,并且直接拉黑了对方。

挂断电话之后,苏晚心底很快有了主意。她走到了老管家面前,准备问他一点事情。

老管家正在给家里的绿色植物浇水,注意到她的目光,老管家嗓音温和,“太太找我有事?”

苏晚嗯了一声,她有些局促,“那个……霍骋有没有游艇?”作为霍骋的太太,她问一下霍骋的个人资产应该没问题吧?就在不久前,老管家还建议她直接问霍骋本人他有多少钱呢。

老管家慢慢笑开,“没有。”

没有?苏晚听到这个回答一脸意外。霍骋竟然没有游艇?这不符合他的身份!

她又问,“没有游艇,那游轮呢?”

老管家哈哈笑了一声,“没有,都没有。”

竟然都没有!一般的有钱人,游艇不是标配吗?

老管家慢慢解释说,“先生赚钱能力一流,不过他并不耽于享乐,也从来没有享乐的时间。”解释完,老管家顿了一下,接着说,“太太以后要是方便的话,可以带先生一个。”

带什么?带霸总玩乐吗?

可以倒是可以,就是现在有个问题。“明晚之前,我想要有一艘游轮。”

老管家笑容和煦地看着她,“太太何不去买一艘呢?”

苏晚微微惊讶,“买一艘?游轮不需要提前订做吗?”

“一般情况下是需要提前预定的。不过就我所知,陆家那小子之前预定的游轮会在今天交货。太太若是预定来不及的话,可以从别人的手中直接买。”

苏晚眨眨眼,“别人肯吗?”

老管家学她的样子眨了眨眼,“您不是有先生的黑卡副卡吗?黑卡在手,那就没什么不肯的。”

苏晚懂了。老管家这是要她再次运用钞能力!

鉴于别明月的生日宴就在明晚了,所以下午一吃过午饭,苏晚就决定去和陆早买游轮了。

她之前和这位陆家小公子从来没有交集,今天她还是第一次主动找上门。

为了明天有一个出其不意的打脸效果,她让摄像小哥等会坐车上,不要下车。要是摄像小哥等会依旧跟拍她,那明天就没有期待感了。

她坐车赶往港口的时候,直播间里的观众正在讨论别明月刚刚在她自己直播间里宣布的事情。

【晚晚,隔壁的别明月说明晚会邀请苏冉茶,穆菲菲一起参加她的生日宴。】

【晚晚,大家同为《豪门style》的嘉宾,她唯独漏掉了你,她是不是故意的啊。】

【晚晚,你要不要主动跟她说一下,说你明晚也想去啊。不然她们都在游轮上庆祝生日,就你一个人没法去,真的怪怪的。】

【晚晚,明天别明月会举办游轮生日宴,我想看你也去,。】

这时候,苏冉茶准备的水军再次开始干活。

【人家态度很明显了,就是不想苏晚参加,就算她主动要求,也会被拒绝,懂?】

【苏晚到时候去不了,你们看清风明月cp,粗茶淡饭cp的直播间不就可以了吗?】

【苏晚就算去了也没什么意思啊,她就一个人,没看头。】

【给没知识的观众科普一下,豪门和豪门之间是有差距的,有的不过是伪豪门罢了。苏晚没被邀请,就说明她没那个资格,懂?】

苏晚刚巧看到了这一条弹幕。

她单手撑着下巴,问,“我没资格,那谁有资格?和苏家压根没有血缘关系,只是被人故意抱错的苏冉茶?”

直播间观众:!!!

一不小心,好像吃了一口大瓜!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